春節回家遇堵車,3男子竟先後離奇消失,結果2死1傷!真相太可怕

  離過年只剩幾天了,

  許多在外打拼了一年的人們,

  都開始陸續踏上回家的路……

  他,是東莞一名摩的司機,

  攢下多年積蓄買了輛新車,

  想趕在春節前

  回到廣水老家給堂弟接親。

  他,是深圳一工廠的技術骨幹,

  時隔兩年,

  帶著妻子和一雙女兒北上,

  回漢川老家和父母團聚。

  (配圖,圖文無關)

  ,是一名在讀研究生,

  趁寒假到廣州的表姐那玩耍後,

  一起開車回襄陽過年。

  三個互不認識的湖北人,

  卻同在返鄉之旅中,

  因為一次堵車發生了交集。

  他們的家人朋友先後發現

  三人蹊蹺消失,

  後來當找到他們時,

  已是兩死一傷!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糟心的堵車!

  28日晚7時許,武深高速江夏法泗段,咸寧往武漢方向的高架橋上,堵成了一鍋粥。因為前方路段發生車禍,大量北上車輛滯留,各個車道都擠滿了車,幾乎停滯不前,還有不少人下車透氣。

  這是一段開通才一個月的高速路,許多在廣東工作的湖北人開車返鄉,都選擇了這條新路線,包括37歲的胡濤。

  胡濤是湖北廣水人,在東莞石排鎮開了多年摩的,妻子在當地工廠打工。去年9月,胡濤用打拼多年積攢下來的13萬元,買了一輛小轎車,準備開網約車謀生。

  臘月二十八,老家的堂弟就要娶親,胡濤決定提前將新車開回老家,幫堂弟迎親。因自己是新手,沒上過高速,胡濤便請在東莞打工的廣水老鄉雷先生幫他開車回家。

  27日晚上10時許,胡濤夫婦、雷先生和另一名老鄉從東莞開車出發。雷先生說,他曾建議走京港澳高速,但胡濤選擇走武深高速,因為這是新開通的,可能不那麼堵。

  ▲武深高速(資料圖片)

  一路上主要是雷先生開車,胡濤有時也會開幾個小時。武深高速沒有他們預想的通暢,途經湖南時就堵了幾個小時。直到28日傍晚6時30分,胡濤一行才開到咸寧嘉魚和江夏法泗交界處。

  坐在副駕駛位的胡濤,還用手機拍了一段視頻給孝感的堂哥,堂哥問他何時能到孝感,正等著他吃晚飯。不想,胡濤又被堵在了高速上。

  漢川人田雄舟一家四口也被堵在了武深高速上,離胡濤的車幾十米。

  33歲的田雄舟是深圳一家工廠的技術骨幹,妻子馮女士是湛江人,田雄舟不會駕駛,回漢川過年全程由妻子開車。27日清晨5時30分,夫妻倆帶著10歲的大女兒和3歲半的小女兒從深圳出發,中途在湖南株洲住了一晚,28日上午繼續行程。眼瞅著到了武漢境內,卻遇上了堵車,更糟糕的是汽車快沒油了。

  田雄舟擡頭看了一下路牌,前方7.2公里處就是魯湖服務區,心想可以在服務區加油。但他用手機一查,該服務區沒有加油站,夫妻倆不由得緊張起來。於是,馮女士將車停到應急車道上,田雄舟跟保險公司聯繫,請他們派施救人員送汽油到堵車路段來。

  他們蹊蹺消失了!

  馮女士家的車,在堵車路段等到晚7時許。這時,丈夫田雄舟在車上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是汽油送來了,人在馬路對面。田雄舟馬上下了車,準備去和對方接頭。

  馮女士馬上意識到,車是堵在黑漆漆的高架橋上,丈夫翻到馬路對面可能會有危險。她下車查看,卻沒有丈夫的蹤影,隨後反覆撥打丈夫的手機,遲遲沒人接聽。

  晚上8時許,高速公路逐漸恢復暢通,田雄舟依然沒有回到車上。馮女士坐在車內心急如焚,只能一邊開著車慢慢走,一邊望著窗外搜尋丈夫的蹤跡。

  到了前方的服務站,馮女士報警求助,路政人員幫她的車加了油。民警趕來,開著警車帶馮女士返回堵車路段搜尋,仍然沒有發現田雄舟,馮女士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在同一時段消失的還有胡濤。當時,胡濤的車堵在了快車道,他下車後透了透氣,看到對向車道比較空,想翻越隔離帶到馬路對面方便一下。

  雷先生說,高架橋上沒有路燈,隔離帶只有1.2米左右高,胡濤翻過去後卻瞬間不見了。一開始,雷先生還以為隔離帶與對向車道的隔離帶之間,有一個下凹的隱蔽區域,胡濤在裡面方便。雷先生剛好也想方便了,於是雙手扶住隔離帶,準備翻過去。但他低頭一看,隔離帶外側黑黑的,看不見底。

  雷先生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他意識到,胡濤從橋上掉下去了。

  致命的翻越,兩死一傷!

  昨天上午,楚天都市報記者來到發生堵車的高架橋底下看到,看到橋面離地有十多米高。北向和南向的車道其實是兩座並排的高架橋,中間有半米多寬的縫隙。其中,北向的車道一側,有高約1.2米的隔離帶;南向車道的隔離帶上,安裝有防眩板。

  ▲三人就是從這道縫隙裡墜下的

  高架橋底下,全是被挖開的黃土,縫隙的正下方是1米多深的水溝,部分區域有積水和軟泥,部分區域底部較硬。雷先生指著一處踩了腳印的水溝說,胡濤就是在這裡被發現的。

  說到搜救過程,雷先生眼泛淚花。他說,當晚他發現胡濤從縫隙跌落後,馬上打電話報警。一開始,他還想著橋底下可能是水,好友還有生還可能。

  後來警方通知他,已在橋底下救起一人,送往江夏區人民醫院。雷先生趕到醫院急診科發現,獲救的並不是胡濤,而是同樣從縫隙跌落的襄陽人小李

  雷先生趕緊開回到高架橋底下,跟民警一起在溝裡找到一名男子,其身子砸在一截排水涵管上,已不幸身亡。不過他也不是胡濤,而是此前消失的田雄舟。

  繼續搜尋,在南邊約50米遠的水溝內,民警終於找到了胡濤,他也沒了呼吸。隨後,兩名死者的遺體被送至江夏區殯儀館。

  獲救的小夥子還沒脫離生命危險

  而獲救的小李,因全身多處骨折傷勢嚴重,連夜被轉到協和醫院搶救。其表姐趙女士說,小李今年27歲,在北京讀研究生,寒假到廣州找她玩耍。前日凌晨,趙女士和小李等4人開車從廣州回襄陽,當晚到了武深高速江夏法泗段遇上堵車。

  趙女士說,當時小李在離車1米遠的地方爬到隔離帶上,想看看隔離帶是空心的還是實心的,如果是實心的,就翻過去方便一下。結果,小李在她眼前跌落,趙女士嚇壞了,趴在隔離帶上朝底下呼喊,好半天才傳來表弟的聲音。

  原來,小李掉在了軟泥上,人還有意識。趙女士撥通了表弟的手機,讓他不要怕,接著又報警求助。目前,小李仍住在重症監護室,尚未脫離生命危險。

  

  心痛!返鄉之旅就此中斷!

  田雄舟在高速公路上消失後,妻子馮女士徹夜未眠。直到昨日上午,她找到了江夏殯儀館,卻怎麼都不能接受丈夫已經去世的事實。

  33歲的田雄舟高中畢業後就去深圳打拼,靠著努力奮鬥,成為工廠的技術骨幹,收入也算不錯。他和馮女士結婚後,相繼生下兩個女兒,馮女士負責照顧兩個孩子,田雄舟努力掙錢養家。

  馮女士說,她和丈夫約好,輪流在婆家和孃家過年,上一次回漢川過年還是兩年前。不曾想到,這時隔兩年的返鄉之旅,田雄舟卻再也無法完成了。

  ▲胡濤的親人悲痛不已

  胡濤的命運更加坎坷。堂哥舒先生說,胡濤本不姓胡,而是姓舒。他三歲時父親就去世了,哥哥和姐姐由大伯撫養,胡濤則跟著母親改嫁。胡濤小時候得了小兒麻痺症,右腳是跛的,曾在東莞的工廠打工,後來一直在開摩的。他的妻子在當地工廠打工,母親也在東莞做環衛工。

  舒先生哭著說,堂弟以前日子過得清苦,努力攢錢買了一輛新車,便想著開回老家幫忙接親。出發之前,胡濤特意跟舒先生說,從沒到他孝感的家裡看看,這次開車方便,一定要來玩。當晚堵車時,舒先生已讓妻子在家準備飯菜,就等堂弟下高速,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噩耗。

  如今,那輛買了才4個月的新車,停在江夏紙坊一處院子裡,主人胡濤再也不能開著車,回到他的故鄉了。

  原本過年回家是最開心的事,

  你在外又辛苦了一年,

  親人在家又盼了一年!

  所以春節回家,

  一定要注意安全!

  切記!生命無法重來!

  千萬別去翻越高架橋隔離帶!

  趕緊告訴身邊的親人和朋友,

  不要讓悲劇再次發生!

  來源:楚天都市報 記者:滿達 曲嚴小編:路路通責編:晨曦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繫

  春節臨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今天,台州一小女孩的遭遇,把媽媽都急哭了

  喝酒喝瘋了!台州:男子跳海後被救起,又跳了下去;還有人摔得頭破血流

  提醒!香港冬季流感已奪逾百人命,現首例兒童死亡個案

  因為一句俗話,浙江21小夥半身癱了!媽媽崩潰大哭:本想過年討個吉利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