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孔二狗看了會沉默,劉慈欣看了會流淚

  文丨郝圓

  看到自己的小說被拍成電影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當初孔二狗說要拍《三體》的時候就一直有人問這個問題,如今《三體》沒等著,等到《流浪地球》的大劉終於可以回答了。

  作為《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劉慈欣受邀參加了昨天的超前點映,他穿著一件寫有“流浪地球”字樣的白色帽衫坐在第四排正中位置,這是他的作品第一次登上大銀幕,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他的反應。

  “這部電影出乎意料的成功,很難想象這是我們國家第一次拍大成本科幻片,像流浪地球一樣,中國的科幻電影今天正式啟航了。”大劉第一時間給出了自己的影評。

  《流浪地球》會成為春節檔的最大黑馬?

  除去剛剛宣佈提檔的《情聖2》,擠入13部影片的2019春節檔依然堪稱“史上最慘烈春節檔”,這其中不僅包括剛剛刷屏的《小豬佩奇過大年》,前喜劇之王周星馳帶來的《新喜劇之王》,還有坐擁黃渤、沈騰兩大票房保證的《瘋狂的外星人》與韓寒新作《飛馳人生》……《流浪地球》在其中並不顯眼。

  根據貓眼電影最新排片數據顯示,大年初一《流浪地球》場次佔比8.5%遠低於《飛馳人生》、《瘋狂的外星人》和《新喜劇之王》,靠著劉慈欣這個大IP它不僅沒有C位出道,甚至連第一梯隊都沒擠進去,票房前景著實讓人擔憂。

  但是一場提前20天舉辦的試映會卻讓這部電影重新回到了大眾的視野中。除了原著作者劉慈欣的讚賞,影片也收穫了不少電影圈與科幻圈大V的好評。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戴錦華:它成功翻譯了大劉作品中那種特有的元氣,那種人類的勇氣和希望。這部電影真的向我們表明:中國電影工業的水準上了一個臺階。

  著名科幻作家韓鬆:即使放在世界科幻片裡,這也是一部很好的作品,它不光是跨出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第一步,好像還跨過了什麼新的門檻。

  著名科幻作家郝景芳:一直以為中國的科幻電影只能拍日常生活加一點科幻元素,但是這部電影確實一下拔高了觀眾對中國科幻電影的心理預期。

  

  為《流浪地球》背書的這些人個個兒都在相關領域頗有影響力,這一波好評也幫助《流浪地球》在春節檔的預售中怒刷存在感,但也有網友認為這不過是精心策劃的“營銷活動”。

  如果真如網友預料,那這無疑是一步險棋。多人背書的確會吸引更多的人走進電影院,提高票房甚至影響影院排片,但這無形之中也擡高了觀眾對此片的心理預期,若實際觀影效果低於預期,極易引發口碑反噬,到時候不僅電影本身票房將遭遇斷崖式下跌,恐怕劉慈欣剩餘作品未來的影視化道路也將充滿質疑的聲音。

  一押一個準兒的北京文化這次還能創造奇蹟嗎?

  改編自劉慈欣同名科幻小說的《流浪地球》講述了一場盛大的逃亡:太陽即將毀滅,未來,地球會被太陽吞噬,人類不得不向外太空逃亡……作為中國首部硬科幻題材影片,這一類型尚未經過市場的檢閱,前路充滿未知,敢下這個賭注的是風頭正勁的北京文化。

  近兩年憑藉對於現實主義題材的敏銳嗅覺,北京文化押爆款幾乎一押一個準,從《我不是藥神》到《無名之輩》,他們投資的影片經常在話題層面引發社會各界的廣泛探討。這一次涉足全新的科幻領域,他們不僅是金主,還承擔著宣發的任務,挑戰不小。

  據北京文化2018年1月23日公告披露內容,《流浪地球》暫由公司與中影北京電影製片分公司聯合投資。其中北京文化投資額不超過1.08億元,製片及公司墊付的宣傳和發行成本分別不低於7250萬、2500萬、3500萬

  在電影上映前,北京文化又先後發出公告,關聯公司“郭帆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也就是導演郭帆主導的公司分別對《流浪地球》追加投資3000萬元與900萬元。可見無論是北京文化還是導演本人都對電影的前景頗有信心。

  但在競爭激烈的春節檔中,想靠相對小眾的科幻迷來一決勝負遠遠不夠,為了幫助《流浪地球》出圈北京文化也想出了不少辦法。

  他們祭出的第一個大殺器就是電影最大的IP—劉慈欣,除了偶爾出席科幻圈的重要活動,大劉一直偏安華北小城山西陽泉,但這次為了給電影造勢,大劉不僅接受了各種媒體訪問,為時尚雜誌拍攝大片,甚至開通了微博賬號,這樣一來影片至少穩住了自己科幻圈與大劉飯圈的基本盤。

  吳京、吳孟達、歐豪等知名演員的加盟也幫助影片擴大了影響力,其中“吳京的加盟”也引發了不小的爭論,有科幻迷擔心吳京會把電影拍成“科幻戰狼”,但這些爭論也在客觀上為影片的傳播製造了話題。

  上映前的推廣曲可以視作這次宣發活動的一個亮點,他們邀請到了因《創造101》爆紅的孟美岐演唱電影的推廣曲,充分地利用了一把“偶像效應”,同時這首《有種》也衍生出了不少剪輯版本,如航空航天主題、中國女排主題等,反向出圈,但最終成績如何,還要等待影片正式上映後的市場反饋。

  《流浪地球》會開啟中國科幻元年嗎?

  《流浪地球》站的位置很特殊,在一眾好評中它被賦予了“開啟中國科幻元年”的重任,但同時它也是中國科幻電影未來發展的風向標。

  2010年前後,劉慈欣憑藉《三體》將沉寂許久的中國科幻小說市場激活,大家欣喜德發現我們中國偉大的科幻作品,“劉慈欣”也成為了一大IP,緊接著大家關於IP的影視化有了不少期待,關於《三體》電影的新聞越來越多,孔二狗遊族影業的《三體》項目從2015年起屢次被傳“流產”,至今也沒個蹤影,2018年3月更是有傳聞稱亞馬遜將投資10 億美元在購買知名科幻小說《三體》版權和製作上,計劃製作成三季電視劇,後被證偽……在虛虛實實的傳聞中,劉慈欣作品能否影視化成功一直是一個大疑問,而停滯的《三體》項目也成為了中國科幻電影的縮影,僵局無人打破,大家都在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在這種背景下,《流浪地球》來了。如果它成功了,那將成為整個中國科幻電影市場的正面代言人,為中國科幻保留更多期待;如果它失敗了,關於“中國人拍不了科幻”的言論將甚囂塵上,影視人和資本或許都在“失敗”面前望而卻步。

  根據目前反饋,《流浪地球》形勢一片大好,不僅被視作中國科幻片時代的重要一步,甚至被盛讚比肩世界級科幻電影,但這其中究竟有沒有誇張的成分,還需上映後市場和觀眾來評定。

  如果《流浪地球》真的成功了,毫無疑問中國電影會迎來一個“劉慈欣IP改編”小高潮,創造中國的“大劉宇宙”指日可待,但中國科幻不能只有大劉,一個科幻電影時代的開啟需要的除了有好的劇本,還需要懂科幻的導演、高水準的特效團隊和成熟的觀眾群體等等,這是一個漫長而複雜的演進,不是一部電影就可以輕易決定的。

  但我們仍要抱有希望,正如《流浪地球》原著中的那段話:希望是這個時代的黃金和寶石,不管活多長,我們都要擁有希望。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