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富豪圈史上最貴、最糟糕、最奇葩的離婚案件:有錢人真會“玩”

  說到告別,超級富豪之間的離婚可能會令他們的餘生受到巨大影響。世界首富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佐斯或許將切身體會到這一點:他上星期宣佈與結婚多年的妻子結束婚姻關係,她的妻子將獲得高達680億的分手費,這將是史上最昂貴離婚協議。但貝佐斯夫婦絕不是富豪大佬圈第一對離婚夫婦。

  羅曼·阿布拉莫維奇及伊麗娜·阿布拉莫維奇

  分手費:3億美元

  1991年,當羅曼·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還處於創業階段時,他們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羅曼後來收購了鋼鐵巨頭Evraz、Norilsk Nickel和英國切爾西足球隊的股份。十多年後,羅曼與前航空公司空姐伊麗娜被認為在莫斯科火速達成離婚協議,伊麗娜獲得3億美元分手費。2017年8月,他宣佈與第三任妻子達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分居。

  羅曼·阿布拉莫維奇是俄裔億萬富翁商人、投資者和政治家。在2018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阿布拉莫維奇以108億美元的身家位列第140名。2018年5月,羅曼·阿布拉莫維奇獲得以色列公民身份,並晉升為該國首富。

  Farkhad and Tatiana Akhmedova

  分手費:尚未敲定

  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大亨Farkhad自倫敦一家法院裁定他在2016年向前妻支付約6.5億美元以來,一直在為保住自己14億美元的財產而戰。據報道,Farkhad的妻子Tatiana扣押了他的一架直升機,並試圖收回因離婚爭議而扣押在迪拜的380英尺長的遊艇--她還沒有從離婚中獲得任何實質性的賠償。

  傑夫·貝佐斯和麥肯齊·貝佐斯

  分手費:尚未敲定

  兩人在紐約對衝基金D.E. Shaw工作時相識。因為他們在傑夫創辦亞馬遜公司前就結婚了,而且華盛頓是一個社區財產州,麥肯齊可能會得到她在亞馬遜公司所持股份的一半,根據最近的股價,這是一筆680億美元的鉅款。即使她得到了他全部淨資產的1%,這也將是最大的離婚賠償之一。

  謝爾蓋·布林與安妮·沃西基

  分手費:尚未敲定

  謝爾蓋(Sergey)是谷歌的聯合創始人,安妮是基因檢測公司23andMe的聯合創始人,兩人在結婚8年後於2015年年中離婚。這兩名企業家育有兩個孩子,據悉他們在2013年分居。據報道,這對夫婦簽有一份婚前協議,但協議的條款沒有公佈。謝爾蓋現在的身價約為488億美元,而安妮在23andMe的股份價值約為4.4億美元。

  Joe and Kathy Craft

  分手費:5億美元

  Joe Craft在煤田長大,他的父親是一名律師,。1980年,他加入Mapco煤炭部門,擔任助理總法律顧問,後來成為總裁。1996年,他領導了該公司的杠杆收購,並將其轉變為一家節稅的公共控股有限合夥企業,因此獲得了一大筆股份;Mapco後來更名為Alliance Resource Partners。

  Joe Craft於2010年首次登上福布斯400富豪榜(淨資產:14億美元)。在2011年與Kathy離婚兩年後,這位長期擔任Alliance Resource Partners的首席執行官就離開了該公司。作為離婚協議的一部分,Joe Craft將他擁有的Alliance一半股份分割給了他的前妻Kathy--但Joe仍保留所有股票的投票權。

  羅伊·愛德華·迪斯尼及Patricia

  分手費:6億美元

  羅伊(Roy E.Disney)和妻子在結婚52年後,於2007年分別以77歲和72歲的年齡提出離婚。羅伊是華特·迪士尼的侄子,當時身價約為13億美元。他曾是《福布斯》400富豪榜的中流砥柱,但因離婚協議損失了近一半的財富,因此跌落榜單。2008年,他與作家兼製片人Leslie DeMeuse結婚。羅伊逝世一年後,Patricia在2012年緊隨其後也相離開人世。設立了一個以他們兩名字命名的價值1.22億美元的家族基金會,用以支持環境和經濟事業。

  肯·格里芬與安妮·迪亞斯

  分手費:未披露

  2015年,對衝基金經理肯·格里芬(Ken Griffin)與安妮·迪亞斯( Anne Dias)離婚,此前兩人經歷了漫長的分居,一場法律糾紛大戰持續一年多。法庭文件顯示,肯聲稱自己遵守了這對夫婦2003年結婚前一天簽署的婚前協議,向安妮支付了3700萬美元,並將兩人在芝加哥的頂層公寓的共同所有權移交給了她。

  安妮從哈佛大學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在創建自己的對衝基金之前曾在高盛工作。她認為,應該廢除婚前協議,因為她是被迫簽署的。在審判開始兩天後,這對夫婦最終達成了協議,但協議的細節沒有透露。

  比爾·格羅斯及蘇·格羅斯

  分手費:13億美元

  格羅斯夫婦的離婚大戰成就了一個新的億萬富翁,但同時也拖垮了另一個億萬富翁。2016年,蘇(Sue Gross)向她的丈夫——資產管理公司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創始人——提出離婚,一年後,她分得了13億美元。其中包括一處價值3600萬美元的拉古納海灘別墅,以及畢加索1932年的畫作《Le Repos》,她後來以35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離婚後,比爾的個人淨資產跌至15億美元。在連續14年上榜後,他於2018年掉出福布斯400富豪榜。兩人現在都經營著各自的慈善機構。

  哈羅德·哈姆及 Sue Ann Arnall

  分手費:9.75億美元

  經過三年艱苦的官司大戰,石油大亨哈羅德·哈姆(Harold Hamm)在2015年試圖結束他與Sue Ann Arnall 26年的婚姻(沒有婚前協議),他從摩根士丹利的賬戶上給她開了一張974,790,317.77美元的支票。Sue Ann收下了錢,但後來改變了主意,決定爭取獲得更多利益,並提出上訴,要求從哈姆持有的上市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 75%的股份即價值137億美元中獲得更大份額。2015年4月,俄克拉何馬州最高法院結束了這場鬧劇,批准了哈羅德駁回上訴的動議,並從判例中推斷,Sue Ann已經同意和解。Sue Ann後來資助了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該委員會成功地罷免了主持其離婚的法官。

  柯克科克裡安及Lisa Bonder

  孩子撫養費:1025萬美元外加每月10萬美元

  已故的柯克科克裡安(Kirk Kerkorian)和他的嬌妻麗Lisa Bonder(兩人年齡相差幾輪)的離婚,是億萬富翁離婚史上最糟糕、最離奇的例子之一。

  Bonder曾是職業女子網球巡迴賽上的佼佼者,1986年,他遇到了科克裡安。科克裡安的財富來自於他在從戴姆勒-克萊斯勒(DaimlerChrysler)到米高梅(Metro-Goldwyn-Mayer)和美高梅(MGM Mirage)等公司的持股。法庭文件顯示,兩人確定戀愛關係,但科克裡安對結婚猶豫不決。1997年得知她懷孕後,科克裡安娶了Bonder。但是這段婚姻是維繫了28天。

  Bonder後來向加州的一名法官申請了創紀錄的每月32萬美元的撫養費,以便她的女兒Kira能夠享受她所期待的生活,其中包括每月6000美元的家庭鮮花和15萬美元的私人飛機旅行。隨著案件的展開,人們知道科克裡安不是Kira的生父:據他自己的律師說,科克裡安沒有生育能力。Bonder說,這位大亨聲稱Kira是他的,以保持自己的男性形象。

  法官最終判決科克裡安每月支付50316美元來贍養這個4歲的孩子。據報道,他同意在2010年支付1025萬美元的兒童保育費和每月10萬美元撫養費。五年後他便撒手人寰了。

  喬治·盧卡斯及瑪西亞·盧卡斯

  分手費:5000萬美元

  早在1983年,《星球大戰》的主創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和曾參與盧卡斯電影製作的奧斯卡電影編輯獲獎者瑪西亞(Marcia Lucas)在結婚14年後離婚。雖然當時她獲得八位數的分手費讓人印象深刻,但這還不到喬治目前財富的1%。2012年,他以41億美元的股票和現金將盧卡斯影業賣給了迪士尼。

  克拉格·麥克考及溫蒂·麥克考

  分手費:至少4.6億美元

  在離婚談判剛開始時,金錢並不是導致當時美國曆史上代價最高的分手的問題。溫蒂(Wendy McCaw)和未來蜂窩技術先驅克拉格·麥克考(Craig McCaw)在斯坦福大學讀大二時相識,當時兩人都是史學專業的學生。他們於1974年畢業並結婚。

  克拉格專注於收購相對便宜的移動電話資產,最終在1994年以115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美國電話電報公司。這之後不到一年,這對夫婦關係破裂。隨後,一場殘酷的離婚大戰將這對不願在媒體露面的夫婦的隱私暴露無遺。從克拉格年邁的母親到微軟的比爾蓋茨等很多人都現身。最後,溫蒂獲得了至少4.6億美元,基本上都為Nextel的股票,這是克拉格最近的投資之一。由於離婚費,溫蒂於1998年進入福布斯400富豪榜,但兩年後便掉出該榜單。

  結局比預期的要好:據說麥克考夫婦是朋友,也是活躍的商業夥伴。麥克考夫婦曾捐款數百萬美元,將熱門電影《Free Willy—from captivity》中的虎鯨Keiko解救出來。

  弗拉基米爾·波塔寧及納塔莉亞·波塔寧

  分手費:670萬美元

  弗拉基米爾·波塔寧(Vladimir Potanin)曾在俄羅斯總統鮑里斯·葉利欽(Boris Yeltsin)手下擔任副總理,2014年,他結束了與納塔莉亞(Natalia Potanina)長達30年的婚姻。據報道,在最初的離婚協議中,納塔莉亞只分得了大約700萬美元,但隨後她進行了多次上訴,要求得到前夫150多億美元財產的一半。由於在金屬、採礦和製藥等領域的投資,弗拉基米爾目前的身價達到164億美元。在俄羅斯法院駁回納塔莉亞的訴訟後,他獲得了最終的勝訴。

  斯圖爾特·拉爾及卡羅爾·拉爾

  分手費:2.5億美元

  2013年,當製藥億萬富翁斯圖爾特·拉爾(Stewart Rahr)和結婚43年的妻子離婚時,他不得不向妻子支付2.5億美元離婚費。當時的和解金額約為他個人淨資產的16%,但這位自稱“娛樂之王”的億萬富翁當時堅稱,他和前妻卡羅爾(Carol Rahr)的關係仍然很好。他說:“我和卡蘿爾離婚是件了不起的事。我愛那個女孩。”1944年,斯圖爾特的父親創建了Kinray公司,他接手後擴大了公司規模。2010年,他以13億美元的現金將公司賣給了Cardinal Health,由此發了大財。他現在的身價估計有23億美元。

  德米特里·雷波諾列夫及艾琳娜·雷波諾列夫

  分手費:估計為6億美元

  據報道,Elena厭倦了丈夫的不忠,在2008年新年前夜的派對上向德米特里·雷波諾列夫(Dmitry Rybolovlev)提出了離婚申請。她後來指責丈夫將資產轉移到海外信託機構,以使這些資產不受她的控制。這些資產包括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棕櫚灘的前豪宅,以及一度屬於Athina onassia的希臘島嶼。2014年,瑞士法院判給她45億美元。瑞士一家上訴法院後來將這一數字削減至近6億美元。2015年10月,兩人宣佈他們已經“就離婚條款達成協議”,其中包括結束所有法律程序。和解金額沒有披露。

  史提芬·永利及伊萊恩·永利

  分手費:估計為10億美元

  賭場巨頭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的聯合創始人在大學期間相識,1963年結婚,1986年首次離婚。五年後他們復婚了,但這段婚姻也沒能維繫多久。

  這對拉斯維加斯的權貴夫婦於2010年再次離婚。根據和解協議,2002年以來一直擔任永利度假村董事會成員的伊萊恩獲得了1,100萬股永利度假村股票,當時的估值約為7.95億美元。那年,史蒂夫還出售了價值1.14億美元的股票,作為協議的一部分,其中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話)給了伊萊恩。這讓伊萊恩首次躋身億萬富翁行列。2012年,她起訴永利度假村出售其9%的股份,三年後,在一場醜陋的代理權爭奪戰中,伊萊恩被踢出董事會。

  2018年2月,史蒂夫因性騷擾指控而辭去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一職,但他否認了這一指控。伊萊恩現在價值20億美元,是永利度假村的最大股東。

  本文來源前瞻網,轉載請註明來源。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只提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若存在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品牌合作與廣告投放請聯繫:0755-33015062 或 [email protected]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