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飛湯火命如雞。

  獄中寄子由二首·其二

  蘇軾

  柏臺霜氣夜悽悽,風動琅璫月向低。

  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飛湯火命如雞。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後牛衣愧老妻。

  百歲神遊定何處,桐鄉知葬浙江西。

  蘇軾所作的《獄中寄子由·其二》,是第一首《獄中寄子由》的續篇,他託弟弟蘇轍將此詩轉交給自己妻子。在這首詩中,蘇軾寫了對妻子兒女的想念、對自己的感懷,還有自己死了之後屍體埋葬何地的囑託。其哀傷之情濃郁,昔日氣勢全然不見,所以讀此詩又不同於蘇詩其他之作,別有一種情深悽愴之感。

  詩的前兩句描寫御史臺森然陰風陣陣的蕭瑟環境,蘇軾在陰冷孤寂的獄裡睡不著,想起面對劊子手的情形,心驚膽戰。第三、第四句用“命如雞”表達出蘇軾對自我命運任人魚肉的無奈和沉痛。這是一個亮節高格者的悲嘆,不管身處何地何時,蘇軾都始終追求這種自由、自我的堅定人格。第五句和第六句是蘇軾覺得自己罪無可赦,思念起孩兒們,希望他們的才華和能力都平常就好,能夠平安喜樂才是最重要的。自己快要死了,還沒讓妻子過上富貴平安的日子,覺得特別愧對共患難過的妻子。這其中不無詩人悟透人生,平常就好的淡泊哲理。結尾兩句,蘇軾希望葬在為官過的杭州。這表現出蘇軾的忠直秉性,展現出他當官為民的作為和風骨。

  這位為國為民的忠臣,身陷囚籠之時,對妻子和孩子的愧疚掛念,讓人傷悲心痛。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