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後的你,做好被孩子“教育”的準備了嗎?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Apple媽咪視角”

  大家好!歡迎收聽每週日的《人在新西蘭》欄目。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帶來的是 Apple媽咪 寫的一篇,關於“移二代”的深度好文。

  兩個月前,我的一位好朋友舉家回國了,在經歷了將近半年的糾結後。

  她說,“老大6歲了,正是國內小學一年級年齡,若現在不走,也許我們這輩子都會耗在這,再回不去家鄉。”

  朋友和我一樣,也是四年前來的新西蘭。若換旁人看,這是個挺幸福的新西蘭華人家庭:先生憑藉國內外企多年技術經驗、找到了一份雖不惹眼但穩定的工作並獲取了身份,太太全職照顧兩個小女孩,加之早年國內的積澱經濟上也算遊刃有餘。

  四年前,她用一個集裝箱把全家所有家當運到了這裡:孩子們一櫃子的圖書、填滿半個遊戲房的玩具、結婚時的巨幅相冊、幾件得心應手的家居擺設、一組用慣了的牛皮沙發……可如今這滿屋的溫馨,組成了她難以割捨的新西蘭回憶的一部分。這曾經是她多麼憧憬的生活,此刻但覺心疼不已。

  請不要誤解,朋友的兩個孩子在新西蘭生活和學習滋潤,毫無違和感。老大雖是女孩,但照樣參加校足球隊,運動體能靈活度巾幗不讓鬚眉;老二雖還在幼兒園,中文英文也早已順溜,每天幼托裡爬樹挖沙、怡然自得。

  朋友說,就是因為孩子們適應太快,才凸顯了自己的不適應。語言的障礙,加上照顧年幼孩子的忙碌,讓朋友的全職主婦生涯,感覺好似軟禁在孤島上。

  “老大才二年級(注:新西蘭5週歲上小學),她現在看的書,我讀起來已經很累,真不知道這樣下去,她長大了會不會看不起我這個做孃的。若換在國內成長,不管她遇到什麼事,作為母親,我總能自信地給她建議。可現在卻越來越不確定,感覺她正在以我所不可測的速度、在我所不可知的領域飛速成長。我已然看到,這條路走下去,孩子們的世界恐怕會離我越來越遠。”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而且,朋友所面對的教育挑戰,絕不僅僅是語言上的。

  當然,朋友最終決定回國,還有其他很多因素、比如雙獨+雙方老人年老多病痛、先生在國內有更好的發展機會、自身更適應國內的生活方式、已然獲得永居將來隨時可回新西蘭等等。但毫無疑問,這其中,對於“移二代”教育的迷茫感,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果說,國內的教育是“家長老師點著指揮棒領著孩子走”,那麼,“移二代”的教育很可能演變為“孩子點著指揮棒領家長走”。

  家有7歲、5歲、2歲三個孩子,說幾個最近的事兒。

  不知道笑點兒在哪

  老大迷上讀小說這個事兒,我原本挺鼓勵的:吃飯的時候邊上攤著書我由著他;老關房間裡不讓弟妹進去打擾我也由著他。我還單純地以為移民過來的孩子,多讀讀英文總是好事,直到意識到,這個過程到底是如何加速了我跟孩子的“脫節”

  開始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要上演戲劇性的畫面:老大興奮地跳過來,硬拽著我:“媽媽,你看你看呀!”然後巴拉巴拉飛速說一長段我摸不著頭腦的英文:“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媽媽,你覺得好不好笑,好不好笑啊?”我乾咳兩聲、放下小妹、硬著頭皮試圖再去讀那一大段文字,嘴上說著“好笑!好笑!”其實半天還沒搞明白笑點在哪。

  後來,我索性不試圖去讀了,吃力不討好,直接就假裝掃一眼,厚著皮咧著嘴說:“好好笑啊!”。

  再後來,孩子去找他爸爸說,結果他爸爸英文比我更爛,“好笑”說得比我更假。

  再再後來,孩子好像已經很久沒來跟我們說起他在讀的書了。

  有一次,和老大的好朋友一家一塊約去集市玩兒,他和對方的媽媽忽然用英文聊起了埃及的木乃伊和梵高割掉自己耳朵的故事,對方洋人媽媽循循善誘,老大娓娓道來。我暗暗心驚,一則老大從未跟我這個當媽的聊過哪怕一絲絲類似的話題;二則他們聊的內容涉及一些專有名詞,比方金字塔、比方法老,我幾乎要靠著猜來知道他們聊的是什麼,更不要提想要插話進去了,只能從旁附和幾聲。

  莫非在他7歲的年齡,我就已經和孩子失去了共同語言?

  不信邪,回到家我企圖用中文跟他聊木乃伊的故事,結果我用中文說“法老”,他不知道我是指什麼,瞬間又切回英文去講他所知道的那些。終究他講英文,我講中文沒法把這個話題給聊下去。一旦涉及到有些深度的故事或歷史,他用中文聊不起來,我用英文聊不起來,成為了難以逾越的鴻溝。

  最後我說,媽媽跟你說說秦始皇兵馬俑的故事吧,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國有一位皇帝……還沒開頭呢,孩子就跑去幹自己的事兒了,叫我欲哭無淚。

  其實我和先生的英文並不算太差,來新西蘭之前,我過了雅思4個7,先生也有均分7的水平。但考試和工作的英語,和歷史文化所需的英文相比起來,還是太弱了。

  痛定思痛,為了追逐我的孩子,我開始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讀20分鐘英文小說,來加強英文和對西方文化的理解。

  媽媽你什麼時候去打高爾夫

  得承認,讓孩子去學高爾夫這件事,我是跟風的。

  畢竟,在國內學高爾夫的成本不菲,而在新西蘭,高爾夫幾乎是平民運動,孩子的不少同學都在學,所以我根本沒過腦,一節試聽課後,我就給老大配齊了全部裝備,每週一次課,風雨無阻。

  學到現在,也有大半年了。孩子非常熱愛這項運動,週六常常會主動要求帶去練習場揮杆,他練習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弟妹妹在樓下的咖啡館歇著,他爸爸看他。

  說來這是有了孩子以後,我最喜愛的狀態---孩子上課,大人看著或歇著。

  大約在一個月前,教練跟我說,老大的水平現在可以去真實的高爾夫場了,恭喜!老大喜形於色,我卻不解其意。

  在我有限的想象裡,這不是教練您的事兒麼?能下真實場地了,那您上課的時候帶他去不就得了?

  原來,打高爾夫是新西蘭很多家庭的常規週末活動,老師的意思是,終於你們可以帶著老大一起下場子了,他該是默認我跟先生不可能連高爾夫都不會吧……

  當老大打高爾夫的同學們開始跟著家人週末去打高爾夫,而老大仍然只能在練習場揮杆子,說我沒有心裡壓力是不可能的。

  眼前似乎只有兩條路,要麼我和先生自己也去學下高爾夫,創造週末高爾夫時間,要麼老大長遠來說,恐怕只能放棄這項運動。

  只恨科班出身的我和先生,除了會上班之外,什麼興趣好愛都沒有,乏味得令人生氣。

  學校露營可以不去麼

  學期末家長會的時候,老師說,下學期開始,老大學校裡會組織孩子們去露營。自此開始,露營將變成孩子們每年2次的常規活動,低年級是1晚,高年級是2晚。

  老大的第一反應是:“怎麼洗澡呢?還有……我一定要去麼?”

  難怪老大,這裡的很多小孩子從還不會走路的時候開始,就跟著爹孃露營了,整個新西蘭遍佈著露營基地,配套完備,密度不輸酒店旅館。而我們來這裡四年了,竟還從來沒帶帳篷露營過。孩子缺乏經驗而有所擔憂,情有可原。

  可再一次,我開始憎恨自己的手無縛雞之力。自己懶就罷了,關鍵還影響到了孩子。別人家小孩得知學校露營都歡天喜地,而我家這位卻因為爹孃過去的懶惰,擔憂而裹足不前。

  這幾年帶孩子們在新西蘭旅行過不少,在這裡,露營是大眾行為,相比起來住酒店旅館的更多是海外遊客。儘管知道,但每次都還是覺得懶,一想到露營要置備的家當,就覺得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

  直到今天,才算真正認清現實,入鄉而不隨俗,是沒有好果子吃的,特別是當你的孩子正在迅速融入本土文化的時候。

  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去拜訪鄰居?

  羞愧地講,在一條街上住了四年,鄰居我只認識孩子同學家的,其他鄰居少有交集。原本,我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畢竟工作生活,各家有各家的忙碌,在國內住公寓樓的時候,鄰里也不怎麼認識。

  新西蘭這裡有個社交網絡叫做Neighborly(鄰里),註冊後根據你的地址,會把一個社區的家庭放在一起互相交流信息、互幫互助、或者鄰里的聚會之類,是本地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

  我並不熱衷這些,平時相關的信息也大都忽略。中國人有句古話,叫做“自掃門前雪”,我們做事總太有目的性,以至於忘記了如何無目的地跟鄰里打交道。

  所以當老大講,“我很久沒有看到住在對街的老爺爺了,他以前早上常常會在花園裡給我打招呼,我們什麼時候去拜訪他好麼?”

  無言以對。我當然知道,對本地的孩子來講,拜訪鄰居,寫聖誕賀卡給鄰里是每年聖誕節前的常規功課。孩子的請求合情合理,但是,我要怎樣才能就著孩子的“合理”去改變我自己,去塑造一個熱情好客好鄰居的形象,在隔著對街毫無交情地住了四年之後?

  可以說,在新西蘭養育"移二代"的每一天,我們都需要面臨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他們所走的、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我不曾有過的、毫無經驗的、惶惶不確定的。我們必須要放棄成見、走出舒適區、邁開大步、奮起直追,才不至於被甩得太遠。

  我們不得不放棄主導權,而站在一個更加平等的位置去陪伴孩子的成長。就好像才7歲的老大,我早已經不可能在未和他商量的前提下,為他安排哪怕一個課外班或者週末活動。商量和尊重,加上適當的引導,是我干預他處事的唯一路徑。正如紀伯倫的句子:

  你所生的孩子其實並不是你們的孩子。
他們是生命為自己渴求的兒女。
他們借你們而生,卻並非從你們而來。
儘管他們與你們同在,卻並不屬於你們。
你們可以給予他們愛,卻不能給他們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庇護他們的身體,卻無法庇護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棲息於明日之星,那是你們在夢中也無法造訪的地方。
你們可以努力地仿效他們,但是,不可企圖讓他們像你。
因為生命無法倒流,也不會滯留於昨日。
你們是弓,而你們的孩子就像射出的生命之箭。
那射者瞄準無限之旅上的目標,用力將你彎曲,以使手中的箭射得又快又遠。
讓你欣然在射箭者的手中彎曲吧,因為他既愛飛馳的箭,也愛手中握著的穩健的弓。

  確實,我們所能做的,大約只是努力追逐和仿效他們而已。

  

  Apple媽咪,在國內職場混跡5年後,DIY移民新西蘭,現自營澳新本土服務,並育有三個可愛的寶寶。讓我們一起分享身兼數職的職場媽媽,如何看待育兒、家庭、事業、自我,以及這個變幻莫測的時代。

  阿寶

  8歲老大,“心機擔當”

  

  貝貝

  6歲老二,“體能擔當”

  

  胖小妞

  3歲老三,“顏值擔當”

  

  育兒 | 移民 | 微留學 | 遊學

  或電腦登陸官網

  applemammy.com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