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容若這6首詞,唱盡人世悲歡

  他是清朝最為風流倜儻的文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王國維稱其:“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但是他卻情根深種,一生為愛所困。

  他是康熙朝最為聲名顯赫的貴公子,五花馬、千金裘,唾手可得,卻一片冰心,不屑弄權仕途,最後輕輕揮一揮衣袖,於凡塵俗世中悄然落幕。

  他,就是納蘭容若。

  他的一生所愛,就在這6首詞中,唱盡人世悲歡,美到極致。

  0 1

  《 木 蘭 花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有人說,年少時不能遇見太驚豔的人,否則這一生都會因為念念不忘而孤獨。

  他或她,一轉身就帶走了你整個青春,你說不出這人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太驚豔的人,一旦過早遇見了,要麼餘生都是這人,要麼餘生都是回憶的痛。

  十五歲前,納蘭容若度過了人生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兩小無嫌猜,竹馬繞青梅,他和表妹惠兒初識愛情的滋味,但是隨即也陷入了痛苦。

  封建家庭,男女之間的愛情,最是不堪一擊。表妹被父親安排入宮,做了皇帝的妃子。

  他自己一生的愛都被這個女子帶走了,帶進了紅牆深處,帶走了朝朝暮暮,帶去了來生來世。

  金庸在《白馬嘯西風》中有一段關於初戀的描寫: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

  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

  但李文秀很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人生若只如初見。真美,也真傷。

  與你初見,便驚豔了一生,此後再好,都是過客。

  0 2

  《 畫 堂 春 》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一入宮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納蘭容若身為一等御前侍衛,與皇帝朝夕相伴。

  紫禁城很小,小到他和她的距離,有時只剩一道低矮的圍牆。

  紫禁城也很大,大道咫尺之間,卻是海角天涯。

  明明是相約共度一生一世的兩個人,命運卻偏偏安排他們相思相望,而又不能相親相愛。

  藍橋相遇並不是難事,難的是即使有不死的靈藥,也不能像嫦娥那樣飛入月宮與她相會。

  如果能像牛郎織女一樣,渡過天河雙雙團聚,日子再貧苦他也心甘情願。

  可惜他們再也不能相見,無論是生是死。

  有那麼一首短詩: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愛你愛到痴迷,卻不能說我愛你……

  最好不想見,便可不相欠。

  

  在最美好的時間,最喜歡的人不在身邊,如果人生能夠重新來一次,我寧願沒有最初的相遇。

  0 3

  《 夢 江 南 》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

  急雪乍翻香閣絮,

  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原來,絕望是有顏色的。

  曾經生活中的五彩斑斕只因為你在,一旦你離去,我的世界只剩下灰白。

  作為豪門貴族,加之文采風流,納蘭容若身邊並不缺少女人。

  父親特地為他挑選了一位大家閨秀,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盧蕊。她長得極美,性子也極溫柔。

  納蘭容若看書看得很晚,她夜半醒來不見枕邊人,常會悄悄起床,為他掖被增碳。

  納蘭容若尚武,衣裝難免有破損之時,心靈手巧的她便熬夜在破損處繡上一朵木蘭花。

  娶妻若此,夫復何求?

  只可惜,他與她相遇的太晚——他已為了青梅竹馬而又今生無緣的表妹惠兒受了最重的情傷。

  只可嘆,他與她相遇的太早——他一生中第一次遭遇了愛情的不如意還沒來得及恢復,沒有準備好再去接納下一段深情無悔。

  人這一生,出場順序很重要。有時候不是不愛,而是不再期待。

  0 4

  《 清 平 樂 》

  風鬟雨鬢,偏是來無準。

  倦倚玉蘭看月暈,容易語低香近。

  軟風吹遍窗紗,心期便隔天涯。

  從此傷春傷別,黃昏只對梨花。

  人這一輩子,遇見對你好的人,並沒有那麼難。但遇見始終待你如初的人,卻太不容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起,他的心中漸漸有了盧蕊的身影。

  也許是那一天的清晨,她照例起床為他更衣,低頭係扣的時候,他沒有再和她說“謝謝”。

  也許是某一日的中午,她再一次地為他的碗裡添上喜愛的佳餚,他吃得乾乾淨淨。

  也許是那一日的晚上,他將身邊的她挽進自己的懷中,輕嗅著她的髮香,靜靜地憑欄望月。

  無論納蘭容若有多麼冷漠,盧蕊始終小心呵護,用一顆火熱的心,溫暖著另一個冰封的靈魂。

  終於,納蘭容若漸漸接受了她,並且兩人準備迎接屬於他們的新生命。

  但是,還沒等到彼此溫存,納蘭容若的心再次沉入冰谷。

  盧蕊難產而死。

  他欠盧蕊的太多,他本以為可以用自己的後半生去償還,但是命運偏偏不給他改過的機會。

  有些事,錯過了,就是永遠;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在愛情裡,也許最傷人的不是錯過,而是再也無法彌補的過錯。

  0 5

  《 南 鄉 子 》

  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

  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

  一片傷心畫不成。

  妻子去世之後,納蘭容若經常暗自落淚。

  人人都說他才高八斗,書畫雙絕。

  但是提起筆,想要為妻子畫一幅畫像,但每動一筆,心就宛如刀割,他竟然怎麼也描摹不出她眉眼間的溫柔。

  他陪伴在她的身邊實在太少,即使有朝夕相處的時光,也總是她對自己噓寒問暖,而他好像很少關心她那張笑盈盈的面龐下到底受了多少傷。

  《大話西遊》中的這段臺詞,很多人都能倒背如流: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但是任憑時光流轉,人間始終流傳著痴男怨女的遺憾。

  生老病死,離別之苦。人總是,美好在身邊時不珍惜,失去了之後才追悔莫及。

  0 6

  《 浣 溪 沙 》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盧蕊去後,納蘭容若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有時候,只是一場小小的感冒,都會病上很久很久。

  皇帝讓御醫來看,但是都看不出個所以然。

  他的病不在肉體,在心間。

  他太想她了:

  他喜歡深夜讀書,她貼心送來糕點和熱茶。

  他喜歡細雨霏霏,她匆匆幫他撐起雨傘。

  他喜歡寫詩作畫,她默默素手研磨紅袖添香。

  ……

  “飯吃飽了嗎?”

  “天冷了記得加衣啊。”

  “早安、午安、晚安。”

  以前總以為這些小事太過尋常,彼此的日子會很長很長,有更多的浪漫。

  但是驀然回首,才驚覺:平凡,是人生唯一的答案。

  人世間的各中情味,永遠只有在經歷後才明白。

  嚐遍酸甜苦辣,才更懂得相知相守的可貴;歷盡滄海桑田,才更珍惜相依相偎的平淡。

  康熙十四年(1685年)暮春,31歲的納蘭容若一病不起,七日後溘然長逝。

  納蘭容若把自己的一生,全都寫進了《飲水詞》。他這一輩子只願得一人白首,卻天不遂願。

  時光悠悠,承載著太多的悲歡離合。歲月無情,將我們的光陰付諸東流。

  勸君惜取眼前人,莫要辜負這唯一的人生。

  來稿請投:[email protected]

  歡迎讀者朋友以個人名義分享,未經授權,禁止轉載用於商業目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