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爆炸哭泣!新一季的Moschino也為了兼顧商業而選擇了低頭!

  在時尚圈,設計師在完成自己心中的藝術夢想的同時,還要為變現和銷售考慮,時裝設計藝術性和商業性往往不可兼得。

  曾經的鬼才設計師John Galliano為Dior創造了一次次的美好瞬間,大秀獲得了無數的關注,報紙媒體給了不少很好的評價,但卻在商業上慘敗,只因為他在追求藝術的同時沒有兼顧實穿性。

  記得《美國犯罪故事:範思哲槍殺案》裡有一個經典的片段,Gianni Versace為妹妹Donatella設計了一套皮帶裙,後成功吸引了超多關注,也讓不少客戶來店面觀摩,卻因為設計過於大膽,銷售額卻反而減少了。

  最後,Gianni Versace氣憤地把自己的設計剪爛。

  無法變現,這算是所有藝術家最沮喪的事情!

  因為不是所有的客戶都能接受過於藝術性的衣服,也正是因為這樣,身處大集團的設計師往往選擇妥協,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把財報做好。

  這一季時裝週已經悄悄的開啟了,而Moschino算是時裝週最值得關注的一場秀,因為除了Off-White,這幾年時尚圈最大的黑馬當屬Moschino,一個九十年代設計師去世後就一落千丈的品牌,突然一瞬間成為了時尚圈最熱門的當紅炸子雞!

  近幾年的Moschino也算是最具有藝術性的一個牌子,設計師Jeremy Scott從前似乎從不考慮市場喜好,就做著自己概念性的衣服。

  但無心插柳柳成蔭,也正因為這樣吸引眼球的設計,Moschino在Jeremy Scott入職以後,兩年業績就增加了十倍以上,現在已經五年品牌已經從當時的落寞輕奢變成了明星超模的最愛。

  幾乎是近年來的時尚圈奇蹟!一個人撐起了整個集團!財報一年比一年高,牌子一年比一年響亮!

  但或許是集團急於求成,想要把品牌做大,想要走大眾路線把Moschino做成潮牌賺大錢,這一季的Moschino變了。

  在這一季度Moschino把羅馬卡拉卡拉浴場遺址化為費里尼電影《甜蜜的生活》中的一座舞廳,回到了古羅馬時代。

  從第一件開場造型就知道了本季度的風格,現代的服飾加上古典的配飾。

  但其實雖然整體造型看起來有點古羅馬的意思,但是其實Moschino在這場秀上還融入了現代的時裝風格,比如大Logo印花,撞色,塗鴉,賽車手服。

  比如下面的這個造型,除掉黃金甲,就是一款非常經典的晚禮服長裙。

  第一個出場的男模便是設計師本人Jeremy Scott的男朋友,一段絲綢貫穿西裝,看起來好像很藝術,但是,仔細看褲子鞋子包包都是基礎款。

  後來的造型,在古羅馬戰士的主題下,竟然出現了街頭風的飛行員夾克和工裝褲。

  向市場妥協一直不是Jerey Scott的風格,但這一季他卻做了。

  比如,在下面的這套造型裡,除掉黃金甲和項鍊,就是H&M檔次的衛衣和衛褲。

  後面出場的造型雖然看起來好像很藝術,但是單品都很基礎款。

  把配飾拿掉,大概就是很普通的皮夾克西裝衛衣和襯衣。

  更直觀的舉個例子,Jeremy Scott從前是一個把包包做成熊頭形狀的設計師

  如今為了賺錢,變成了一個在普通的包包上印熊的圖案的設計師,從藝術性時裝變成了商業時裝。

  用概念性吸引人關注,但在秀場上看到的造型,最終會被還原成基礎款單品,只是略帶有一些古羅馬風格的印花和配飾。

  這或許對於商業性來說是非常聰明的,因為大多數人真的不會買太過誇張的時裝。

  這些有點特別,又不是很誇張的設計,反而更正中大眾顧客的下懷,更好賣。

  但作為一個粉絲,我還是希望Moschino做回從前的奇葩,不妥協,做一個瘋狂的奇葩。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