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課 | 十首納蘭詞,堪問真情歸何處!

  來源:詩詞天地(ID:shicitiandi)

  他是清朝最為風流倜儻的文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被稱為“滿清第一才子”,王國維稱其:“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他,就是納蘭容若。

  今天,我們來欣賞他的十首經典詞作。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與意中人相處應當總像剛剛相識的時候,是那樣地甜蜜,那樣地溫馨,那樣地深情和快樂。奈何人的心是善變的,感情不再依舊,只剩相離相棄。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逾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翻山越嶺,登舟涉水,一程又一程,愈走離家鄉愈遠,離家鄉越遠越想念家鄉,離家越久,越懂得家鄉的意義。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納蘭性德曾多次表達過他願意追隨盧氏而去的心情,如這首《畫堂春》表達了他和盧氏雖不能同生,但卻能同死的願想。

  一生一世一雙人,相思相望不相親,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臨江仙·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

  疏疏一樹五更寒。

  愛它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叢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

  湔裙夢斷續應難。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過是陰陽相隔,伊人永遠亡逝了,只留下無限的孤寂落寞和強烈的思念,只剩下滿滿的悲哀。

  眼兒媚·詠梅

  莫把瓊花比澹妝,誰似白霓裳。

  別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東牆。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淒涼。

  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詞人以梅花自喻,雖然梅花在冬天凌寒獨自開,有些孤寂冷落,但是就喜歡梅花清新雅緻,就喜歡它的高潔堅強。

  南鄉子

  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

  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

  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檐夜雨鈴。

  生老病死,離別之苦。愛人在世時,沒有好好對她,現在不在了,只剩下悔恨,願大家好好珍惜身邊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夢江南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急雪乍翻香閣絮。

  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黃昏的鴉群已經飛遠,獨自站在那裡,一個人更顯得傷感落寞,相愛的兩個人卻不能在一起,只覺得十分痛苦。

  採桑子·塞上詠雪花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

  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後誰能惜,飄泊天涯。

  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

  自己就像是雪花,清高、孤絕;又像雪花一樣的漂泊無依,落寞、悽慘,總覺得很悲涼。在外漂泊的遊子,是不是也是如此的感覺呢?令人傷感萬分。

  相見歡

  微雲一抹遙峰,冷溶溶,

  恰與個人清曉畫眉同。

  紅蠟淚,青綾被,水沉濃,

  卻與黃茅野店聽西風。

  遙遠的山峰上飄著一抹微雲,冷溶溶的遠山,那一抹微雲的遠山像極了妻子清曉畫的眉形。此時自己身在遠方,在意的不是自己的處境,而是遠在家中的妻子,實在是痴情的人兒。

  菩薩蠻

  朔風吹散三更雪,倩魂猶戀桃花月。

  夢好莫催醒,由他好處行。

  無端聽畫角,枕畔紅冰薄。

  塞馬一聲嘶,殘星拂大旗。

  看著周圍的景色,又想起了妻子。無論身處何方,心裡一直牽掛著妻子,至死不渝,天底下又多了一個痴情人。人這一輩子,遇見對你好的人,並沒有那麼難。但遇見始終待你如初的人,卻太不容易。

  對於人生,納蘭多愁善感;對於朋友,納蘭肝膽相照;對於亡妻,納蘭則是至死不忘,銘心刻骨。

  “家家爭唱《飲水詞》,納蘭心事幾人知?”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論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