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三天蒸發500億港元,雷軍的近憂和遠慮

  

  手機業務面臨長期業績壓力,短期面臨一批股票解禁。

  天下網商實習記者 章航英

  即使雷軍宣佈將小米股權禁售期延長一年,依然沒有擺脫小米股價下跌的窘境。

  1月8日,上市半年之際,小米股價創下新低,最終以11.1港元/股收盤。相比前一個交易日大跌7.5%,相比發行價下滑了35%。當日晚間,小米發佈公告:出於對公司長期價值的信心,雷軍及公司控股股東都自願承諾,在未來一年內,不出售手中的股份。

  這份公告顯示,雷軍在上市前獲得的不超過639,596,190 B類股將捐贈予慈善機構。這是2018年4月2日小米董事會向雷軍授予的約99億元股權獎勵,佔當時公司總股本的2%。

  不過在小米公司不斷下跌的股價面前,雷軍這一“感人”的舉動卻依然於事無補。1月9日,小米股價再次下跌6.85%,當天報收為10.34港元每股,再次創下歷史新低。

  1月10日,小米1.2億股股票通過大宗交易成交,成交每股8.8港元。當日小米開盤跌6.87%,開盤報9.63港元,小米股價不斷刷新低線。以今日低點算來,小米股價已經暴跌39%,市值蒸發逾1500億港元。

  近憂:股份解禁日到期

  2019年1月9日,上市180天后,小米30億股股票禁售期解禁。其中包括該7家基石投資者、超過50家機構投資者和4位個人股東持有的股份,數量高達63.1億股,佔總股本比達26.85%。

  半年前小米上市之際,雷軍曾在公開信中稱:“截至今天,我們一共有超過7000名員工持有股票或期權,IPO後大家將獲得資本市場給予的福報。”

  根據當時的股權書,這些員工平均每人能得到32831股作為激勵,上市半年後即可解禁套現。雖然目前小米的股價不甚如意,然而這些員工憑藉極低的入股成本,拋售股票仍能獲得不少利潤。因此,不排除“拋售潮”影響下的股價下跌,甚至還引來一波做空者。

  不過,對於小米上市後的基石投資者,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小米上市發行價為17港元每股,目前基石投資者已賬面浮虧三成。

  香港《明報》指出,根據小米招股文件,包括恆隆主席陳啟宗旗下晨興、聯合創辦人黃吉江等,都有權在小米上市半年屆滿後,可出售至少約6.28億股。

  摩根大通日前調低小米集團的評級,由原來的“增持”降至“中性”,並將原來18港元的目標價將至10.5港元,相當於其預測2020年市盈率的16倍。

  摩根大通指出,手機業務面臨長期業績壓力,短期面臨一批股票解禁。預估2019年小米將再迎來艱難的一年,市場佔有率恐難再提升。

  遠慮:手機業務的增長壓力

  智能手機行業的困難日子,從去年就開始了。

  據IDC此前發佈的報告,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總出貨量為3.552億臺,較去年同期下降了6.0%,這也是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連續第六個季度同比下滑。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佈的數據顯示,2018 年全年,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4.14億部,同比下降15.6%。其中,4G手機3.91億部,同比下降15.3%。

  Counterpoint發佈的2018年Q3全球手機市場出貨量報告顯示,小米在當季的國際市場出貨量漲幅為83%,但在中國市場下跌了16%。

  來源:Counterpoint 數據

  然而,在小米引以為傲的印度市場,也將面臨不同手機品牌的激烈競爭,這也為其股價的帶來陰影。

  Counterpoint數據顯示,小米在印度的市場佔有率按季遞減,至去年第三季度更是跌至27%,只比韓國三星高出5個百分點。

  在印度市場走俏的是以低價取勝的“紅米”手機,而在國內市場低價策略將不在奏效。

  1月3日,小米通過官方微博公佈全新獨立品牌紅米Redmi,並宣佈將於1月10日舉行新品牌發佈會。1月10日,小米集團正式任命原金立總裁盧偉冰為小米集團副總裁,兼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負責紅米Redmi的品牌打造,產品設計,生產,銷售。

  10日下午,小米集團將召開發佈會,發佈全新獨立品牌紅米Redmi新機。盧偉冰微博透露,他將在發佈會現場露面。

  根據小米公司的戰略,紅米將成立獨立公司獨立運營。與小米分家,各自按不同方向發展。紅米Redmi專注極致性價比,主攻電商市場,小米則專注中高端和新零售。

  1月8日下午,雷軍在知乎上關注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同樣是國產手機,為什麼華為是民族品牌,而在印度市場佔有率第一的小米卻不是民族驕傲。

  一個高贊回答是:世界第一的通訊公司做手機是降維打擊,而小米的成功更多是商業模式,營銷上的成功。

  面臨著國際化的挑戰、核心創新能力的競爭,僅有價格厚道是不夠的。小米關於手機的故事,還要唱很久。

  小米的出口

  小米的互聯網營銷技能,曾讓劉強東佩服不已,卻也因此曾受到老冤家董小姐的吐槽。

  董明珠多次不加掩飾對雷軍的揶揄。在一次節目採訪中,被問及與雷軍打電話是否會吵架。她回答:我跟他沒有能吵的東西。小米說穿了,是做手機的,只是在產品上增加了一些東西,圍繞著手機在轉,最近有電視,很快有空調,但是說穿了,他不就是投錢嘛。

  2013年在央視二者同臺,董明珠咄咄逼人,稱小米“樹大無根”,大手筆許下10億賭約,雷軍也只是在一邊面帶微笑,默默上了牌桌。

  那一年,小米的營業額為316億元,格力的營業額為1200.43億元。

  2018年賭約到期,董明珠在12.2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迫不及待提前宣佈了勝利,“今年格力即將完成2000億營收的目標,鑑於小米前三個季度營收只有1300多億,距離趕超格力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不太可能在第四季度逆襲,與雷軍的5年賭約已經基本勝出。”

  事實上,2018年也是小米的錦鯉年。這一年,小米試水線下零售、擴展實體門店、研發智能家居,直到 7月份上市,在發佈第三季度財報時與格力只差70億的差距。

  就在小米股價創歷史新低、雷軍帶頭宣佈把禁售股贈予慈善機構之際,董明珠卻慷慨地拿出10億人民幣,給格力員工加薪,每人每月漲1000元還不夠,連員工的通訊費也將全包。

  平心而論,雷軍輸了,也贏了。五年賭約結束了,但是戰鬥才剛剛開始。

  去年,大家電業務成為了小米集團的新增長點。小米上市後首次組織架構調整,就新成立了電視部負責電視業務,同時孵化空調等新業務。2019新年伊始,小米就入股TCL,通過與後者合作,加強供應鏈和代工資源,進軍家電市場,對於小米來說,這將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篇。

  公認的勞模雷軍曾表示:小米是他的最後一次創業。創業之路充滿榮光,卻也充滿艱難險阻。1月8日,雷軍發了一條微博,引用了他很喜歡的一句話——“生死看淡,不服就幹!”

  —今日話題

  #你怎麼看“生死看淡、不服就幹”#

  歡迎添加網商君好友互動交流

  等你的好故事:[email protected]

  已閱點個好看吧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