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筆墨“霸佔”港片半壁江山,你看過的經典大片都出自他手!

  這世上難的,不是做了多少大事,難的是,把一件小事做到極致。

  有這麼一個人,

  你叫不出他的名字,

  甚至沒見過他的樣子,

  但你一定看過他題寫片名的電影,

  周星馳的《逃學威龍》《大話西遊》;

  王家衛的《阿飛正傳》《一代宗師》;

  王晶的《賭神》《賭俠》;

  程小東的《倩女幽魂》……

  那些你能想到的大片;

  你能回憶起的經典海報;

  你會注意的別緻片名,

  都可能出自這位港片“字神”之手。

  俠與義,匪與警,人與鬼,情與愛,

  都在他的筆下,淋漓盡致。

  這位香港大片的“金字招牌”,

  從80年代中期就成為

  很多片商御用的電影片名書寫人 ,

  這一寫就是30年,

  在當今電腦造字風行的時代,

  他別具一格的手寫字體

  仍然是港產片的寵兒!

  人稱“華戈”,戈卻不是哥!

  他,叫馮兆華,人稱華戈,戈卻不是哥。由於脾氣好,沒什麼稜角,幾十年都沒跟別人吵過架,朋友說他軟弱,建議他將名字改得硬氣些——“用那個戈啊,武器那個戈”,“也好。”就這樣,馮兆華就這樣變成了華戈。

  幼時耳濡目染,愛上書法!

  華戈寫字

  馮兆華在八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因為家境不好,華戈永遠是用哥哥姐姐們用剩用殘的毛筆,但這無法阻擋他對書法的熱誠。他覺得,自己是用最不好的筆,寫最好的字。

  華戈題字影片《精武風雲》

  父輩們平日愛寫書法欣賞字畫,在這種氛圍下,馮兆華年幼時已養成興趣,主要出於模仿大人的心態:從模仿到學習欣賞再變成個人愛好,在比較當中得到的樂趣;亦在批評聲音中得到警惕。

  移居香港,比賽獲獎得“飯碗”!

  馮兆華祖籍原是廣東順德,1979年移居香港。初來香港,除了字寫得好,華戈別無所長,在親戚家的電器行代理國外的高級燈飾。不久後,“香港青年學藝比賽”開賽的消息傳出,天天看華戈寫大字的工友們慫恿他參加,結果,華戈拿了優異獎。從那之後,便有人找上門來讓他寫店名招牌、菜牌。華戈就此離開電器行,做起了“寫字佬”。那一年,他31歲。

  華戈題字影片

  過去老話講,名不正則言不順,中國人喜歡在牌匾上下功夫,在香港則尤其講究,80年代、90年代港片中,街道上形形色色的招牌,有一大部分出自華戈之手。

  他提上油漆與毛筆,到處幫他人翻新招牌,見哪家店鋪的招牌舊了,就主動過去幫忙。寫的時候不知道收多少錢,都是讓人家看心情隨便給。“收入好,有大肉飯吃;無生意,只好叉燒包填肚。”就這樣,華戈自給自足,將興趣做成了職業,似乎也是件挺好的事兒。

  成街頭“寫字佬”,可“麻煩”也不少!

  可沒幹多久,就被警察盯上了。因為他那時總是揹著幾罐油漆,插上幾支刷子,在大街上張望,紅色的油漆掉在鞋上,路邊的警察抓他問話,“你做哪一行的,為什麼鞋子上全是淤血?”以為他要“做大案子”。

  樓房之間伸展開來懸在半空中的各種“白手招牌”,是香港的標誌之一。所謂“白手招牌”就是在外牆或光身招牌上先刷一道白色油漆,待晾乾後再用紅色油漆題字。

  華戈題字影片《逃學威龍》

  當時,華戈接的最多的就是這種“白手招牌”。寫“白手招牌”,最大的問題是危險。二三十層的大廈要在外牆上寫大字,包工頭問他,“做唔做?”“當然做!我拿命拼的,不用幫我買保險,又可以自己設計字體直接寫。”華戈回答道。

  做一行,“賠上性命”也要做好!

  華戈用實際行動為我們詮釋了“危險也認命,做一行,就要做到最好。”

  那時,華戈常常獨自站在二三十層的樓層,腳底踩著五十釐米寬的竹棚架。一隻手扶著竹棚架,一隻手揮動著大毛筆,身子向後仰出,以便看清整個字。一路從上寫到下,幹完活就收錢。華戈還有位最佳戰友——一個油跡斑斑,印著卡通公仔的布袋子。這個從垃圾桶裡撿的,裝著油漆和刷子的工具袋,陪華戈走過香港的大街小巷。

  香港街頭因為它題寫的招牌而迷人。久而久之,華戈對各式店鋪的各式要求也總結出了自己獨到的心得:酒樓的字要敦厚寬容,書院的要端莊穩重,武館社團主要看氣勢……

  盤下寫字檔口,開始涉足“影視圈”!

  華戈題字影片《新少林寺》

  1983年,華戈在砵蘭街花2800元盤下一個檔口,專門寫字。那是當年來移民來香港的外來者聚集地,用他自己的話說,“是下層人生活的地方”,寫字佬開的檔口也有十幾個。華戈寫字時,來來往往的人很多都願意停下來圍觀一陣,這其中時不時也有影視圈的人,他的字也漸漸被傳到了演藝圈裡。

  一開始,華戈只是接一些道具活,到清水灣片場、邵氏的片場裡幫道具組寫電影裡各種招牌上的字。給道具寫字,並不容易。比如《半生緣》裡的舊上海場景,華戈需要翻閱各種舊上海的畫報、歷史的相片,看看那時候流行什麼字。香港流行北魏體,而上海則更西式一些,融合了仿宋體。一條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鋪招牌,還有店鋪裡的用品,華戈需要寫出完全不同的風格。”

  行業不同,老闆不同,不同的老闆找的寫字的人又不同,你就要寫出這種感覺給他。”有時還會“代筆”,即代替演員在電影中出現的手部寫書法的特寫鏡頭。周星馳拍《武狀元蘇乞兒》裡,揮著毛筆舞文弄墨的鏡頭,就是華戈的手“代筆”。當時華戈在手上抹了些粉,讓粗糙的手看起來更年輕一些。

  得貴人引薦,為電影寫片名!

  在寫字行當混到一定的名氣之後,華戈就以2800港幣在鉢蘭街租了一個小小的鋪位,算是開始創業了。

  到了1989年,這天有一個過路客經過他的書法檔,駐足觀看了半晌掛在門外散散落落的字幅,就問他:“這是你寫的嗎?”華戈點頭,擡頭打量面前這個人,身材魁梧且肥壯,面容熟悉,這不是武打明星洪金寶嗎?

  洪金寶很是欣賞華戈的書法,覺得他的筆鋒蒼勁有力,很適合題寫武打片的電影片名,於是就把他介紹給電影公司,自此,華戈又有了另一個副業——電影片名題寫。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從入行到現在,華戈寫過不下60部電影的片名。

  一發不可收拾,“包攬”港式大片題字!

  用“行雲流水,落筆生花,筆法靈動,切題百變。”來形容華戈的字,再合適不過,他的字獨佔鰲頭,他人很難模仿。究其原因,總因那份無可比擬的意趣。

  華戈常用的寫字工具

  1989年,華戈第一次給電影寫片名——劉德華和鐘楚紅主演的《愛人同志》。

  星爺算是華戈忠實的追隨者,早先的《逃學威龍》《食神》《大話西遊》,後來的《美人魚》,海報上的片名皆出自華戈之手。

  劉偉強的《古惑仔》系列,從第一部開始拍到最後一部,海報上的四字成語,都是華戈寫的。

  黑社會的題材,杜琪峰也找他寫,《黑社會——以和為貴》《放逐》等。

  80、90後絕對都看過的賭神系列之《賭神》《賭俠》,也是王晶找他寫的。

  還有王家衛,在澳門拍《2046》時,電影劇組在澳門搭了一條街。華戈寫字時,王家衛在底下張望。等華戈寫完,王家衛說,還是換成那邊好。華戈說,你拿主意咯。於是道具佬把字擦掉後,他到另一邊寫。王家衛看了看又說,華戈,還是這邊好。“咪咪摸摸(磨蹭)”,華戈如此評價王家衛。寫完《2046》,華戈決定不再接王家衛的活。

  拍《一代宗師》時,王家衛又請華戈到開平赤坎的片場寫字。華戈沒有答應。結果劇組找了幾個書法家來寫字都不滿意,只能再次找華戈出山。華戈不能拋下書法班的學生,最後在紙上寫好了五寸大的字,讓劇組把字拿去掃描放大。

  電影《一代宗師》中出現的所有招牌都是華戈寫的,而且都是一遍過。

  寫字要有靈氣,就像電影人物要有靈魂!

  華戈說,“人寫字時透的那種靈氣,跟看電影看小說,做閱讀理解都是一樣的。”在書寫電影片名時,也有其自己的理解和意趣,例如他說,《倩女幽魂》就要寫得幽幽怨怨、斷斷續續,藕斷絲連的感覺。

  把筆跡拖得纏綿,妖氣陰森,欲說還休,苦楚與幽怨,人鬼之間註定分離的苦痛,硬是被他展現得淋漓盡致。

  寫《魔警》,並不是說警察是魔鬼,而是這個警察又多重性格,主角覺得自己是警察,又是執行者,又是判官。所以必須在魔警這兩個字裡體現出這些點,可又不能把字寫得面目猙獰。

  寫《奪帥》,不僅加重了主筆的力道,更利如一把尖刀,英雄銳不可當的霸氣,就那麼徑自劈開。

  《葉問》第一集他覺得要寫得像詠春拳那樣勁道、乾脆利落一些,但到了《葉問前傳》,葉問還未成名,就決定寫得乾瘦、內斂一些。

  《志明與春嬌》他就決定要寫得女性化一些,柔軟一些。

  2013年憑《殭屍》一片讓人驚豔的新生代導演麥浚龍,就十分喜歡華戈的字,還讓他題寫了電影片名,其實在早之前麥浚龍參與編劇的《復仇者之死》,已經找他來寫了。

  不但如此,麥浚龍早在2009年出個人的唱片《天生地夢》時,全碟的中文都是由華戈所書寫。

  被問到哪部讓他印象最深,他脫口而出是《跛豪》:“內地朋友看到了這兩個字,就知道是我寫的。才知道我過來香港了。”

  屬於自己的書法,是別人偷不去的!

  很多人都會問華戈同樣一個問題:“會不會擔心書法會被電腦取代?”這時候華戈總是笑笑,說,“沒有靈氣的東西,誰都可以接過去。正如華戈的書法,就很難被別人偷去。因為別人學的,不是內裡,而只是臨摹。

  華戈認為毛筆的品質較墨水的品質更為重要

  “電腦有其好處,但現代忽略了寫字就是悲哀。對於中國文字的確是一種衝擊,不過仍然不可以被取代,因為每個中文字都以象形文字出發,每一個字都是藝術,中國書法近年也越來越蓬勃,很多外國人都會專程到中國學書法。”

  陪伴華戈十載的眼鏡

  華戈自己也對不同時期的書法名家先賢,王羲之、柳公權、 顏真卿、 趙孟頫 、唐伯虎等,都很敬畏地欣賞和學習。

  有人說華戈的字,

  是隨著主人公一起成長的,

  世間百態,人間愛恨,

  雖然僅僅幾個字,

  但已然是一個個動人的故事。

  或許以後看港片,

  我會注意那鏡頭中的老字號招牌;

  去電影院時,

  我會留心海報上華戈的筆觸;

  看完影片後;

  我會體味那字體與港式影片的韻味;

  或許,這帶來的種種變化,

  就是書法的魅力,

  就是港式的“手工”溫度~

  注:本文已取得馮兆華(華戈)授權,並由壹號收藏編輯整理。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金庸書法欣賞:江湖已遠,俠氣猶存!

    據香港媒體消息,2018年10月30日下午,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在香港病逝,享年94歲。這一次,他真的“退出江湖”了!金庸作品集錦金庸,原名查良鏞,1924年3月1…

  • 2019年臺灣中正迎春大拍重磅推薦:聖宋元寶母錢賞析

    藏品名稱:聖宋元寶母錢規格:重3.9g、直徑2.49cm類別:錢幣宋徽宗趙佶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始鑄。趙佶本是哲宗之弟,封端王。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

  • 康熙、雍正、乾隆書法,到底誰更厲害?

    當皇帝太累,所以大多都不長壽。乾隆是個例外,在位60年,活了89歲。採訪一下,他是怎麼做到的?可惜沒機會了。乾隆有兩大愛好,一是寫詩,二是寫字。他一輩子寫了四萬…

  • 馬未都:馮小剛的書法江湖氣太盛,只能算美術字

    (導讀:馮小剛的書法,字字有法度,充滿了江湖氣。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是“書法”,而是一種極具觀賞性的“美術字”。)馬未都:馮小剛的書法江湖氣太盛只能算美術字馮小剛…

  • 西泠印社新一屆領導班子出爐,社長一職繼續空缺!

    社員合影2018年,恰逢西泠印社創社115週年。社慶期間,西泠印社舉辦了一系列展覽活動,其中包括“紀念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暨西泠印社115年社慶”西泠印社社員作品展…

  • 金庸作品收藏,留住一點俠氣與浪漫

    2018年10月30日,武俠小說宗師、《明報》創辦人、被稱為“香港四大才子”的作家金庸(原名查良鏞)先生在香港逝世,享年94歲。不少人感嘆“屬於我們的武俠時代正…

  • 歷代原色法帖選——《王獻之中秋帖》

    歷代原色法帖選——《王獻之中秋帖》《中秋帖》傳為王獻之所書,與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珣的《伯遠帖》組成乾隆皇帝三希堂的“三希”,現藏故宮博物院。《書斷》中說…

  • 酒瓶上的書法,哪家更勝一籌?

    書法作為中國的國粹之一,同樣也普遍地運用在酒瓶包裝上。改革開放以來,釀酒企業從市場競爭的角度出發,越來越重視對酒包裝的美化。除在材質、造型方面不斷加以改進外,對…

  • “五億探長”真實原型的一生,遠比電影裡的精彩!

    呂樂,花名“雷老虎”“五億探長”;劉德華飾演的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中雷洛的原型其實就是此人。在60年代的香港,呂樂、韓森、藍剛及顏雄並稱「四大華人探長」,其實…

  • 據說:這枚錢幣可換一輛豪車

    說到宋代,第一印象便是以書法、繪畫、詩歌、陶瓷為代表的宋代美學,但其實除了領先千年的宋代文化藝術,宋代也是我國古代金屬鑄幣和使用非常發達的時期。其中最出名的莫過…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