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巨嬰”的養成:你替孩子避開的小坑,將成為他人生最大的危機!

  點擊藍字關注

,開啟終身學習之旅。

  文源 | 留學全知道(ID:EduKnow)

  作者 | Shasha & Cara 編輯 | Myra

  這一季的Ni說,我們講了國際教育的很多正面的關鍵詞和方法。也有讀者問,有沒有什麼負面的詞,或者說有什麼坑,是需要育兒時避免的嗎?

  今天來說一個很普遍的問題:巨嬰。

  (留學全知道獨家採訪,點擊播放觀看)

  “巨嬰式”教育,很多大咖都沒能避開這個坑。

  前段時間,俞敏洪老師在一次演講中談到教育的方向,前半場講的挺好,但後來他說:“如果女性喜歡男生背唐詩宋詞,男生就會去背;如果女生愛錢,男生就會拼命賺錢;所以呢,今天中國是因為女性的墮落導致了整個國家的墮落。”

  

  俞老師憎恨女性嗎?我不知道。但新聞裡說,他有一個非常強勢的媽。俞媽媽頻頻插手新東方的業務,發生矛盾時還說:“要把新東方學校的執照揣回江陰老家去!”搞得俞敏洪也很無奈。

  就好像,俞敏洪把他媽媽對他的控制,擴大聯想成天下女性一定都控制著男人,男人一切的行為,一定是女性造成的。

  他的言論一出,引起網上一大片攻擊;但從根源上說,真正傷害他的,恐怕不是網民,而是他身後過度控制、不肯放手的母親。

  這樣強勢的、對子女不放手的父母,我們常常在媒體裡看到,比如前不久說,藝人蔣勁夫打了日本女友,而出面收拾爛攤子的,卻是蔣勁夫的父親;之前張國立的兒子張默打女友、吸毒,出面道歉懇請社會原諒的,並不是張默本人,而是張國立。

  替孩子擋掉的小坑,將會成為他人生中的大坑

  我從事教育諮詢事業很多年,經常見到這樣一類孩子:他們在同齡人中很能講話,甚至很受歡迎,但是一見到自己父母,就沉默了;他們的父母往往至少有一方講話滔滔不絕,你剛問孩子一個問題,家長就一個箭步上來,替孩子回答。

  有的孩子嘗試過反抗,最終卻在父母的教訓中敗下陣來;有的孩子樂得輕鬆,覺得有個“代言人”也挺好。

  不管是過度管教,還是過度溺愛,都會導致一個嚴重的問題:當孩子脫離家庭環境後,往往會倍感無助。比如見到老師、見到面試官,總覺得對方是權威,是大人,於是不敢多講話,表現的很不成熟、不自信。

  這種心態在心理學上叫做習得性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孩子會覺得努力了很久,卻依然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循環往復,他們就會不再樂觀,不敢嘗試,彷彿一切努力都是無益的。

  他們也很脆弱,不承認自己的問題,不能面對質疑。然而,無論是留學,還是走向社會,孩子怎麼可能不遇到質疑?在學校面試那一關就有質疑,而有的孩子因為面試官的挑戰,當場情緒崩潰,成績再好也無法獲得錄取。

  這樣的孩子長大後,也許就會變成啃老的巨嬰。例如之前的一則新聞,今年48歲的大衛,大學讀的是同濟,後來又在加拿大的滑鐵盧大學拿到了工程碩士學位。

  但2012年他回國後,卻一直不肯工作,整天宅在家裡打遊戲,怎麼也不肯出去工作,靠82歲的老母親3500塊的退休金生活。

  而母親丁阿婆患有尿毒症,每週要坐三次公交車去透析,醫療費要花掉2000多。身心俱疲之下,丁阿婆準備去法院告兒子,讓他出贍養費,以此逼迫他工作。

  兒子卻認為是丁阿婆毀了他的前途,將自己無法找到合適工作的原因都歸咎於母親的身上,還打算以後靠母親當年給他買的房產過活。丁阿婆懊悔不已:“我教育不對,樣樣包辦,他從小樣樣現成的,依賴慣了……”

  

  所以我們常說:家長替孩子擋掉的一個個小坑,未來都會成為他們人生中的一個大坑。小的時候不經歷挫折,不學習獨立,在升學時、工作時想要彌補,已經太晚了。

  長大成人,情感上卻還是嬰兒

  前些日子有篇文章很火:《北大畢業美國留學生萬字長文數落父母,12年春節不歸決裂,拉黑父母6年》。

  文章的主人公王猛(化名)是普通人眼裡“別人家的孩子”:市高考理科狀元,北大高材生,美國Top50名校研究生...

  結局我們也從標題裡看到了。他和父母的關係極其糟糕,即便是長大成人後飛得夠高夠遠,卻依舊消化不了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寫下萬字控訴長文,字字泣血。

  諸多細節,先是父母的高度管控:不尊重他的意願,強迫他入讀不喜歡的高中;逼他與三觀不合的人交往;就算離開家鄉讀了北大,還讓姨媽時時“監控”他的生活...

  與生活中的步步緊逼相對的,是情感上漠視:不會剝雞蛋而被親戚朋友嘲笑,父母沒有保護他;對奧數的熱愛,卻因一次失誤,受到了母親的嘲諷...

  (文章節選)

  如果說小孩子尚且無法應對以上的情景,那麼這一段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王猛大三時萌生了想要出國留學的想法,父母為他引薦了一位在美國的阿姨“姚奉獻”。

  王猛說,“我知道,他們是在不顧一切地尋找以後控制我的代理人”。但迫於父母的敦促,依然時常與姚奉獻電話,郵件交流。

  幾次交流之後,王猛發現“不僅與姚無共同語言,而且愈發感覺此人心術不正”,但他始終沒有斷掉和她的聯繫。

  一直忍到畢業,他終於忍無可忍,先是給父母寫了一封4000字長信,“列舉了姚為人的各方面問題,向他們解釋我為什麼與姚已無可能再交流”,果不其然遭到了父母的呵斥,又給姚奉獻寫了一封絕交信,“直截了當地指責我父母沒有骨氣。”

  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看,確實不太能理解他處理這段人際關係的方式。姚奉獻此人你不喜歡,默默遠離就是了。何必隱忍這麼多年,絕交還要徵求父母的同意呢?

  他無能為力的還有很多,比如面對重要選擇時,無法堅持自己的決定;

  不當面表達真實感受,強顏歡笑附和他人,卻在背後偷偷埋怨;

  ......

  明明已經留學萬里,他依舊沒有脫離父母的精神控制,反倒像個孩子一樣,不停地向父母證明自己“可以獨立”,深陷在幼年的無法自我掌控中。

  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都被牢牢抓在手心裡,才導致他沒有形成強大的獨立人格去面對自己的情感,面對困境。

  王猛也說,因為他的訴求被父母反覆忽視,讓他變得內向敏感,一度陷入痛苦迷茫,心理諮詢師也說,他幾乎有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的所有症狀。

  在父母過度控制中長大的巨嬰,即使曾經取得一定的成功,但他們內心往往有一個繞不開的恐懼,比如對於異性、對於長輩等。

  當他們走向社會,或者來到很像社會的美國私立高中,這樣的恐懼很可能引發衝突、對抗,甚至是抑鬱和焦慮。

  榮格曾說:每個人窮盡一生,都是在極力整合自己自童年時期就形成的性格這樣的孩子已經很努力地長大成人,但情感上依舊是個稚嫩脆弱的“嬰兒”。

  你的保護,正在搶走孩子的人生

  面對犯了錯的孩子,這位父親的做法可謂是有點“虎”。

  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一位老爸,知道自己10歲的兒子在校車上欺負同學,被警告三天不可以再乘坐校車後,決定懲罰兒子。

  接下來整整一週,即使外面還在下雨,他都堅持讓兒子跑步去上學,自己在後面開車跟著。他還在FaceBook上進行直播打卡,記錄對兒子每一天的“鍛鍊”。

  他說,他不希望孩子把父母開車送他們上學看作特權,這不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欺負了別的孩子,就一定要體會到“被欺負”的痛苦,承擔自己的行為造成的惡果。

  不包庇不護短,用實際行為讓孩子自己得到反思,是對他們未來最大的負責。

  孩子升學時,家長總希望孩子能夠一夜間變得成熟、大方,被學校喜歡。然而,一遍遍訓斥孩子並沒什麼作用,您不如多問問自己以下問題:

  

  我是不是總是控制不住,想要代替孩子回答我認為的“標準答案”?

  我是不是害怕孩子犯錯,一旦孩子錯了,我就會茶飯不思?

  我是不是不相信讀中學的孩子能照顧好自己,總想囑咐他吃飽、喝水?

  

  如果您有這些現象,說明你跟孩子處在嚴重的“共生狀態”,您的焦慮,非但沒有幫助孩子,還搶走了孩子的人生。

  這其實很現實,由於社會經濟形態的轉型,家庭需要集中資源幫助年輕人,父母對於孩子生活的影響已經超出了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延伸至對未來教育,事業,甚至組成小家庭的擔憂。90後,00後的人生軌跡大都有父母設計,一時之間難以轉變角色這很正常。

  但在過分關注的環境中長大,孩子很容易會產生依賴父母的心理,會覺得只管自己開心就好,不喜歡聽到批評,我不喜歡挑戰超出我現有能力界限的東西,遇到困難便會習慣性放棄。

  美國有一種教育理念,倡導培養孩子的成長型思維—— Growth Mindset,這個思維模式由美國頂尖心理學家 Carol Dweck 提出,需要孩子直面自己的困難,能從錯誤中去學習,喜歡挑戰自我。

  而那些令人羨慕的成熟、受人歡迎的孩子,身後往往站著敢於放手、尊重差異、給予孩子空間的父母。

  而這,也正是優秀的學校希望合作的家庭。

  願每個孩子都能雄鷹展翅、抵擋風雨、並懂得感恩和回饋。也願父母們找到方法,少操心,多享受親情和快樂。

  好了,這裡是ni說,謝謝和我一起思考教育、迎接成長。

  點好看的人會越來越好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