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黃蜂》背後的男人:美版王思聰,失敗了就回去繼承千億家產

  《變形金剛1》

  “每個人都夢想著擁有一臺大黃蜂”

  12年前,由邁克爾·貝導演的《變形金剛1》登上大熒幕,開篇第一個出現的變形金剛就是大黃蜂,它也悄然成為許多男人夢想中的第一臺車。

  12年後,以《大黃蜂》為主角的獨立電影上映。

  與邁克爾·貝導演的《變形金剛》系列不同,這次大黃蜂一改往日英勇善戰的形象,搖身變成了一隻陪伴18歲少女成長的“金色哈士奇”,靠賣萌來博取女性觀眾的心。

  影片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87年,少女查莉在加州海邊小鎮的廢棄場發現了傷痕累累的大黃蜂,她把大黃蜂開進自己的車庫進行翻新維修。但很快,查莉就發現這不是一輛普通的甲殼蟲汽車。

  本片交代了《變形金剛》系列之前的故事,可以理解為系列電影的前傳。無劇透版故事情節可以總結為這樣:

  ofo小黃車瀕臨死亡之際,查莉繼承楊永信衣鉢,使用“電擊療法”使其死而復生,和TF BOY(Transformers)上演變形金剛版《水形物語》。愛如潮水,它將你我包圍。 導演:幸虧拍得不錯,不用回去繼承億萬家產了。——網友凌睿

  締造這個“少女心收割機”角色的導演,不是那個愛爆炸戲的邁克爾·貝,而是有著“美版王思聰”之稱的富二代,特拉維斯·奈特。

  一、

  他從小有個夢想

  擺脫父親的鉅額財富

  特拉維斯·奈特,是一家美國電影公司“萊卡”的CEO。此外,他還有另一個身份——耐克創始人菲爾·奈特的親兒子。

  菲爾·奈特和特拉維斯·奈特

  ▼

  自(you)信(qian)人士的微笑

  別人家小孩夢想是當科學家,而特拉維斯的夢想就有些不同——擺脫父親的鉅額財富。

  從小到大,在別人眼裡,他永遠是“耐克公子”或“菲爾·奈特的兒子”;而身邊的同學最關心的也是“能不能幫我搞一雙限量版球鞋”,就好像他是個鞋販子。

  17歲時,特拉維斯以班級第一的身份拿到了斯坦福大學的offer,但他覺得斯坦福錄用他只是為了從他爸那裡拿一大筆捐款,所以拒絕了斯坦福。

  20歲時,他去當說唱歌手,出了人生中唯一張專輯,《離我遠點》。這張專輯後來賣了10萬張,一開始他還很欣喜若狂,但當聽說這10萬張都是父親買的之後,他一怒之下退出了娛樂圈。

  更有意思的是,當時是他父親花錢買通了美國頂級唱片公司MCA,要不然他那張《離我遠點》連面世的機會都沒有。

  歌手當不成了,特拉維斯又重回學院讀書,畢業後喜歡動畫的他拒絕了父親的安排,去了威爾·威頓動畫工作室端茶倒水,將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定格動畫上。

  9·11事件之後,美國廣告業遭受重創,威爾·溫頓面臨破產。他爸當即買下了這家公司,條件是讓兒子進入董事會。知道這件事後,特拉維斯很是憤怒。

  甚至和父親大吵了一架:“我要跟你斷絕關係!”

  二、

  老父親中年失長子

  叛逆少年重啟開掛人生

  但一件事,徹底改變這一家人。

  2004年5月,特拉維斯的親哥哥、菲爾的大兒子馬修·奈特因潛水意外去世。

  得知這個噩耗的時候,佩妮(特拉維斯的母親)和我(菲爾·奈特)正在看電影。我們去看了5點場的《怪物史萊克2》。電影看到一半時,我們轉過頭,看見特拉維斯站在走道里。他在黑暗中小聲和我們說:“你們需要和我出去一下。”我們沿著走道,走出了影院,從黑暗走向了有光亮的地方。我們一走到光亮處,他就告訴我們:“我剛剛從薩爾瓦多接到一個電話……”佩妮摔倒在地上。特拉維斯把她扶了起來,雙手抱著她,我蹣跚著走到走廊盡頭,淚水噴湧而出。我腦海中縈繞著7個奇怪的字:路終於走到盡頭(So this is the way it ends),它們不請自來,一遍又一遍,像是某些詩歌的碎片。菲爾·奈特自傳——《鞋狗》

  大兒子馬修意外去世後,倔強的老父親,從一個商業上百經沙場的鬥士變成了,遭受喪子之痛的白髮老人。

  他辭去了耐克CEO,在兒子面前也不再強硬。同時,特拉維斯也頓時感到“鉅額財富”壓肩的重任。於是一邊接手父親的耐克帝國,一邊做著自己的定格動畫。

  31歲那年,特拉維斯決定以繼承人的身份加入耐克。

  “我的人生不再是對你的反抗,不再是向你證明我比你更強,而是和你風雨同舟、共渡難關,守護耐克家族,過好接下來的人生。”特拉維斯說道。

  他在萊卡參與過的項目:《鬼媽媽》、《通靈男孩諾曼》、《盒子怪》

  老菲爾砸下1800萬美元后,特拉維斯把動畫公司正式更名為萊卡工作室。在各種懷疑和質疑聲中,他在萊卡工作室完成了3部極具特色的動畫作品,每部都名利雙收。

  《鬼媽媽》獲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雙料提名,票房1.24億美元;《通靈男孩諾曼》獲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票房1.07億美元;《盒子怪》獲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票房1.09億美元。

  有人會問,為什麼他這麼多年就做了3部作品。因為可以說,每一步都是特拉維斯一滴汗一滴淚,一秒一幀捏出來的。

  定格動畫片中每一個靜態的角色,都需要動畫師先用模型定位。一個畫面拍好後,動畫師將對象稍做移動,開始拍下一個鏡頭,每次只拍攝一幀。

  精雕細琢,片中每一個精緻的場景,都是萊卡工作室獨具匠心的手工藝組合。人物的每一個表情、動作,場景的不同設置甚至是天氣變換,都需要動畫師親自動手操作。

  比如《魔弦傳說》中有27個動畫師分工拍攝不同的場景,每個動畫師每週的任務量是大約4.3秒的動畫內容,而實際上他們每人每週只能完成3秒。

  我們挑了最費勁的一種動畫形式,因為它具有別的動畫所不具有的美感和溫度,我們的所有努力,都是出於對定格動畫的喜愛。——特拉維斯·奈特

  這樣的美感和溫度,也被特拉維斯灌輸到《大黃蜂》的體內,它不再是一個冰冷的機器,它更像是一個陪伴青春期少女成長的玩伴。

  三、

  命運跌宕的派拉蒙

  靠中國資本打翻身仗

  兩年前,特拉維斯接到了派拉蒙的電話,問他是否有興趣執導一部變形金剛的電影。

  後來,特拉維斯和派拉蒙達成了一個重要的共識,即如果要講一個變形金剛的起源故事,就需要把它設定在變形金剛出現的年代——80年代中期。特拉維斯對豆瓣電影PRO表示:

  “這恰好和我第一次接觸到變形金剛的年代重合。”

  或許正是因為相似的童年記憶,還有他擅長抒情的表現手法。派拉蒙最終選擇把這部關乎公司命運的影片,交給了特拉維斯。

  在過去幾年裡,“過度消費的爆炸特效”、“商業化廣告侵佔大熒幕”,讓邁克爾·貝導演的變形金剛系列陷入“泥潭”,低迷的票房讓創造變形金剛這個IP的派拉蒙影業公司苦不堪言。

  變形金剛系列影片出現的頹勢,也是公司近年發展的一個側影。

  成立於1912年的派拉蒙,也曾站在好萊塢的頂端,《教父》、《奪寶奇兵》、《阿甘正傳》等知名影片,特別是2007年發行的《怪物史萊克3》和《變形金剛》把派拉蒙推向了頂峰時期,成為好萊塢票房收入最高的公司。

  成也“變形金剛”,敗也“變形金剛”。

  2017年《變形金剛5》,和悲慘的電影劇情一樣,變形金剛系列走下神壇。《變5》較《變4》票房收窄4億元,最終報收15.51億元,而在北美市場,《變形金剛5》也製造了該系列電影史上的最差票房,僅為1.3億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派拉蒙北美票房報收8.77億美元,位居好萊塢六大片商中的最後一位。

  在2017年,派拉蒙的情況仍未好轉,不僅暑期檔僅報收1.92億美元,較上一年暴跌33%,全年票房也仍處於好萊塢六大末位,不斷跌破下限,甚至被好萊塢六大之外的獅門影業趕超,且二者差距明顯。

  《變5》在豆瓣的評分僅4.9分,和國產抗日神劇的評分不相上下。而原本計劃今年上映的《變形金剛6》,因為慘淡票房和刻薄質疑而被迫延期。

  面對競爭壓力,派拉蒙選擇抱中國的大腿。

  以派拉蒙近年在國內上映的影片為例,《碟中諜5》與《碟中諜6》均與阿里影業進行了合作,《變形金剛4》選擇了一九零五影業作為聯合出品方,而《變形金剛5》則與華樺傳媒簽約,後者成為該片中國獨家合作伙伴。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萬達集團正在接洽派拉蒙的母公司維亞康姆集團(美國第三大傳媒公司),欲買走派拉蒙影業49%的股份。

  這次《大黃蜂》獨立電影,派拉蒙也再次抱上中國大腿,與騰訊影業合作。騰訊參與影片的全球投資和中國區聯合營銷工作,並助力市場推廣。

  除此之外,《大黃蜂》還與不同國產品牌進行授權合作,如特步、冷酸靈等。甚至還放出中國復古版海報,盡全力想抱中國人的大腿。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派拉蒙共實現全球票房16億美元,其中北美市場為5億美元,海外市場票房則接近11億美元。

  中國觀眾成了派拉蒙的票房主力,不僅為《變形金剛5》貢獻了36.8%的票房,還為《極限特工3》提供了46.3%。

  甄子丹C位出場

  內地公映2天的《大黃蜂》,截止昨日凌晨已斬獲4055萬美元票房,遠勝北美首週末3天的2165萬美元,內地首週末3天票房預計在6000萬美元。

  目前,內地票房已破3億元,排片佔比近50%。

  寫在最後

  在一定程度上,中國人對它的喜愛程度,決定了《大黃蜂》的票房走勢,也直接關係到《變形金剛》系列、派拉蒙公司的命運走向。

  如果《大黃蜂》票房撲街了,那導演特拉維斯·奈特,就要回去繼承千億家產了。

  “繼承家產這麼痛苦,不如讓我一個人來承受”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