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燈號|父母來隊那天 我終於明白了目送的意義

  點擊上方“人民武警”可訂閱哦!

  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龍應臺《目送》

  我是武警徐州支隊執勤中隊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等兵,高中畢業應徵入伍。上學的時候很喜歡龍應臺《目送》中的這段話,但是從未有過太多深刻的感受,但前不久父母來隊看望我時發生的一些事,讓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這段話的含義。

  入伍以後,父母一直說想來部隊看我,但我之前一直不同意,他們就沒來成。國慶節前夕,他們鐵了心說要來看一次,我也執拗不過他們,便答應了。最終確定了日期,9月29日,週六。

  父母訂了那天早上凌晨三點到徐州的車票,我怕他們人生地不熟,便預定了離中隊不遠的酒店。本想著週六放假不用調崗,但我忘了,國慶節前的那個週末因為調休不放假。

  那天早上正常出操,早操是圍繞目標單位跑步兩圈。一切都像往常那樣,隊伍勻速往前跑著,突然間我似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個子不高體態略顯臃腫,很像父親,難道是他?隊伍繼續往前跑著,又走近了一些,紅色挎包、米奇色外套,也是很熟悉的裝扮,難道真的是父親?再往前走,輪廓越來越清晰了,果然是父親。

  他站在路口,也看到了我。他擡起右手,嘴巴張開,準備打聲招呼。因為是排頭,隊伍還在正常行進,我不敢做太多舉動,只是下意識地用左手輕輕的對他擺了兩下,動作很小,以至於除了父親之外沒有第二個人看見。他也懂得了我的意思,嘴巴張開卻遲遲沒有發出聲音,擡起的右手也放了下去。他目送著我從他身邊經過,然後轉彎,消失在他眼前。

  第二圈的時候,父親已經在路口等著了,從隊伍出現開始,他的目光就始終沒有離開過。他再一次看著我從他面前經過,消失在拐角處。其實我也偷偷的多看了父親幾眼,他的頭髮稀疏了許多,體態也不如以前了。父親目送我遠去的目光中,有驕傲可也充滿了無奈。

  與父母短暫相處了一天便相互告別了,他們買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回程的車票。那天早上我六點到八點站哨,而哨位正好處在中隊跑操的那條路旁。早上六點中隊正常出操,當 隊伍行進到相同的路段時,我又看到了父親的身影,還是熟悉的裝扮,不同的是,這次他的身邊多了母親。

  他們倆站在那一動不動,只是急切的在隊伍中尋找著什麼,我知道他們一定在找我的身影。隊伍過去了,可能他們發現了我不在其中,又往前走了走,隊伍再次出現,他們的目送再次尋找了起來,還是一無所獲,他們似乎不肯相信我不在其中,又或許是以為我有什麼事不能參加早操而感到擔憂,他們的步子明顯加快了,快走到中隊門口時便停了下來,靜靜的等著隊伍帶回,試圖再一次尋找我的身影,可是,仍然是那個結果,我還是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只能慢慢地、慢慢地,邁起略帶年邁的步子回到了酒店。

  我親眼目睹了父母尋找我的整個過程。目送著他們走近又走遠,目送著他們失落的離去,我多想讓他們知道其實我就在那裡,哪怕讓他們多看一眼。可是,我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站在那裡,目送,僅此而已,任何事情在那時都顯得多餘。我甚至都能感受到父母在路旁那充滿期望又萬分失落的心情。我想起新聞裡看到的春運執勤哨兵,父母近在眼前卻一動也不敢動,頓時就熱淚盈眶。

  那天晚上發手機,我打開微信,收到了父親的兩條信息。六點三十七分發的“今天早上出操怎麼沒有看到你?”,十四點二十分發的“已安全到家,勿念”。我看著那兩條信息,腦子裡卻浮現出無數畫面。父親那天早上恰好看到我有多麼高興,他也一定跟母親分享這個喜悅;他們第二天早上一定早早就起來等在那裡,等著隊伍出現;他們一定在人群中找了我好久好久,一遍,兩遍,三遍。他們只是想在離開之前再看我一眼,可是,因為我沒有出現,所有的等待都沒有了意義,他們一定帶著失落回到了家裡。

  我想起這些,想起前一天目送著父母遠去的背影,又想起離家入伍那天母親偷偷拭去的眼淚,突然之間,我好像明白了目送的意義: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邊,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