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體,是如何被寫死的呢?

  

  面對後人寫的“今歐”

  歐陽詢表示“呵呵”

  

  歐陽詢的書法由於熔鑄了漢隸和晉代楷書的特點,又參合了六朝碑書,所以說是廣採各家之長。風格上的主要特點是嚴謹工整、平正峭勁。字形雖稍長,但分間布白,整齊嚴謹,中宮緊密,主筆伸長,顯得氣勢奔放,有疏有密,四面俱備,八面玲瓏,氣韻生動,恰到好處。點畫配合,結構安排,則是平正中寓峭勁,字體大都向右擴展,但重心仍然十分穩固,無欹斜傾側之感,而得寓險於正之趣。

  今人學歐陽詢楷書,從戰略上講過於冒進、急於求成。從戰術上講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錯誤:

  一、運筆不正。

  如三點水的第一點,很多人都是斜鋒入筆,寫出的點不夠圓潤,寫不出“點水”的味道。又如長撇的結尾,很多人都是“拖”出來的,到後面拉著一條細線,有點像蒼蠅的幼蟲。又如橫折鉤之折,因運筆不正,有些人寫出“塌肩”之相。

  二、過於求穩。

  楷書從隸書脫胎而來,其最大的進步就是“站起來了”。為了追求歐體嚴謹工整的藝術特點,有的人把歐楷又給弄得“坐下去了”,寫出來的字就像坐在地上,一堆肥肉,四平八穩,沒有學到歐楷峻峭的特點。

  三、缺乏生機。

  歐楷於險中求穩,但能保持氣韻生動。有的人為了求穩,求好看,把一筆一劃寫得太慢太準,導致字的整體失去生機。

  四、神氣不凝。

  有的人學歐楷學了好一陣子,但用“掃、描”的方法運筆過多,不敢、也不能用逆鋒起筆,寫字時神氣不凝,不能好寫長豎。如“刑”字的利刀旁,歐陽詢的豎鉤是直的,能受千鈞之力。但今人學出來的是彎的,不能受力,這是現在學歐楷最容易有的通病。

  第五、沒有力度。

  有的人只看到歐楷結構緊湊、疏密得當的有點,偏重於用筆劃的粗細變化來拼湊字體,忽略了楷書應有的筋骨與力度,整個字沒有找到字體的重心與受力點,看起來像是用一堆散木搭建而成,筆劃和空白擺放得很均勻,但整個字疲軟無力。

  六、寫成了美術字。

  歐楷因其整齊嚴謹,便於學習。有的人為了走近路,在最短的時間內出成績,按照美術字的方法臨習歐楷,生搬硬套,照葫蘆畫瓢,寫出的字千篇一律,好看的永遠是那幾個字,一些難寫的字只能用異體字代替。時間一長,歧路難返,不僅耽誤自己,還帶壞書壇風氣。

  總的說來,歐楷看似易學,實則難精。歐陽詢的《九成宮》是其晚年比較成熟的作品,字字珠璣,爐火純青,收放自如不留痕跡,已到了“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地。這一特點,在“分焉如響,赫赫明顯”等字中表現的很明顯。初學《九成宮》者,容易犯“小心翼翼,大氣不出”的毛病,越要學其緊湊峻峭,越學越放不開,越學越拘謹。學歐楷者如不能好好理解《九成宮》其中這方面的精妙之處,恐怕多數會誤入歧途。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如有不同意見可在下方留言評論

  擴展閱讀:歐體楷書《滕王閣序》,一個字“太正了”!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