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2019年底前蘇州軌交票務規則將修訂,低於七塊六也可進站!

  剛剛

  看蘇州一槌工作室

  從“蘇大女生狀告軌交公司案”庭審現場瞭解到

  經法院裁判式調解

  被告蘇州軌交公司與原告小吳

  達成調解協議:

  蘇州市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於2019年12月31日前

  按最低票價進站的原則對《蘇州市軌道交通票務規則》第十三條

  進行修訂並同步實行。

  原告小吳在調解書上簽字

  被告代理律師在調解書上簽字

  在今天的庭審現場,原被告雙方首先對案件相關問題進行了陳述,原告小吳宣讀了起訴狀,被告進行了庭審答辯,隨後,雙方進入舉證質證階段。

  小吳的訴訟請求有兩點:

  1、請求法院確認被告於2016年6月1日起施行的《蘇州市軌道交通票務規則》第十三條內容無效;

  2、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盡到告知義務,卡內餘額不能進站時顯示卡內餘額。

  

  通過梳理,法庭認為,案件主要有三個爭議焦點:

  首先,按照民訴法規定,提起公益訴訟的主體一般為機關或者社會組織。而如果此案是一起公益訴訟,小吳作為原告,身份是否適格?

  其次,卡內低於七塊六不讓進站,軌交的票務規則第十三條,是否違背了合同法?效力如何認定?

  第三,卡內低於七塊六,刷卡時,閘機是否要顯示具體金額?軌交公司是否要盡到告知義務?

  此前,軌交公司一方曾辯稱:票務規則第十三條這麼制定,主要是為了降低風險,避免在客流高峰期,餘額不足導致乘客滯留在出口閘機前,引發擁堵傷害風險。

  在今天的庭審現場,軌交公司在辯論意見中表示,公益訴訟的訴訟主體應為消費者協會,否定了小吳原告身份適格。其次,被告認為軌交票務規則第十三條合法有效,理由為不是所有的格式條款都當然無效,只有當格式條款免除了主要責任或主要義務的情況下才認為無效。而軌交公司的這一規定是為了讓乘客在乘坐軌交時享受更為舒暢的服務。

  

  庭審環節結束後,在爭得當事人雙方同意後,案件進入調解。

  案件回顧

  去年12月份,吳同學將蘇州軌交公司狀告到了法院。她認為,蘇州軌交公司制定的“卡內低於七塊六,進不了地鐵站“這一制度對乘客不公平。

  《蘇州市軌道交通票務規則》第13條具體規定是這樣的:“蘇州通/市民卡、江蘇交通一卡通本地卡餘額低於軌道交通線網最高票價的折後金額時將不能進站。江蘇交通一卡通異地卡低於軌道交通的線網最高票價時將不能進站。”目前蘇州軌道交通線網最高票價為8元,蘇州通享受95折優惠,卡內餘額低於7.6元時不能進站。

  小吳向記者介紹,她特地向16座城市的軌交公司進行了電話諮詢,發現大部分都是刷卡乘坐地鐵時按照最低票價限額才可以進站,而蘇州軌交公司則是按照最高票價折後價來限制,顯失公平。小吳認為,並不是所有人乘地鐵時都要坐滿全程,有的只需要坐兩三站,卡內餘額只要兩三塊錢就夠了。

  雖然錢不多,但是小吳覺得不公平。作為一名法學專業的學生,從法律的角度,她認為,《蘇州市軌道交通票務規則》是屬於《合同法》第39條所界定的“格式條款”,加重了乘客責任、排除乘客主要權利,屬於《合同法》第40條規定的無效情形。於是,小吳一紙訴狀將蘇州軌交公司告上了法庭。

  《合同法》第三十九條:採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並採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

  格式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複使用而預先擬定,並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

  《合同法》第四十條: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