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執著於上市,“她經濟”雖火但女人的錢並不好賺

  文/東方亦落

  近日,蘑菇街在紐交所正式掛牌上市。在雙十一前夕,蘑菇街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IPO申請文件,擬籌集2億美元資金,與半年前盛傳的計劃中的5億美元融資差距極大。

  而此次上市,蘑菇街最大募資額約為7650萬美元,與當初擬籌集的2億美元相去甚遠。蘑菇街IPO共計發行475萬股,每股發行價為14美元,在開盤首日IPO發行價下跌12.5%,但最終股價還是收於14美元。

  蘑菇街得以上市,是得益於“她經濟”的流行大潮。2007年,這一概念出現在《中國語言生活狀況報告(2006)》中,指圍繞女性消費和理財等需求形成的經濟現象。十餘年來,“她經濟”已成為越來越多的行業所重視的點。隨著女性消費需求的持續增長,社會消費也開始出現新趨勢,對於商家和資本而言,如何針對女性的角度與需求開發市場是必然要掌握的技能。

  在互聯網中,“她經濟”也吸引了許多電商平臺的目光。淘寶、京東等綜合型電商平臺都有專門針對女性的商品和頻道,而像小紅書、唯品會、蘑菇街這種平臺更是專門為女性而生的。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結構的變化,女性的消費潛力逐漸顯現出來,甚至有成為主流的趨勢,“輕奢主義”、“儀式感”、“種草”、“辣媽經濟”都是“她經濟”中值得重視和發掘的因素。

  這似乎是一個新“風口”,然而真正入局才會明白,女人的錢也不是手到擒來的。其實在此之前,蘑菇街經歷過多次轉型。開始是做消費者社區,用戶可以分享搭配和購得的商品。之後蘑菇街在圖片中添加了導流至淘寶的購物鏈接,當時蘑菇街的女性用戶超出600萬,平均每天給淘寶導入的交易數是80000筆,數倍於其他網站。

  然而在2013年,淘寶收緊了對導購平臺的政策,蘑菇街轉為垂直電商,與淘寶成為了競爭對手,並且抱住騰訊“大腿”,騰訊持有18%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蘑菇街在微信錢包中獲得了位置,微信對蘑菇街的營收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今年微信小程序對蘑菇街的成交額貢獻率達到17.8%,預計明年上半年該比率會增至31.1%。

  即使如此,蘑菇街的上市之路依然坎坷。從2015年開始,蘑菇街就有上市的意向,時值資本寒冬,因而計劃擱淺。如今雖得償所願,又背靠騰訊,但蘑菇街在2018財年的總營收卻比2017財年下跌了12%,現金流與去年相比減少了27%,而且蘑菇街的月活躍用戶人數從去年的6200萬增加至今年的6260萬,活躍買家數從去年的3170萬增加至今年的3280萬,幾乎就沒怎麼增長。

  從這些數據來看,蘑菇街在“她經濟”的道路上走得並不那麼順暢。甚至就連上市也可能包含著幾分“迫不得已”與“無可奈何”,如今蘑菇街的現金流狀況不能夠很好地維持平臺的運作,百億量級的估值又為其在一級市場融資增加了難度,所以除了上市,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了。

  除了靠上市來“續命”之外,蘑菇街還要與同行和綜合電商平臺競爭。淘寶、京東的實力自不必說,就是小紅書、聚美優品、唯品會等諸多以“她經濟”為主的垂直電商平臺也會給蘑菇街帶去不小的競爭壓力。更何況上市也並非一勞永逸,美圖上市之後市值被“腰斬”,多次尋求轉型未果,聚美優品股價狂跌,市值蒸發超出90%。對以“她經濟”為主的平臺而言,上市或許是一個暫時可行的辦法,但想要真正在市場中得以生存,提升用戶粘性、保持健康的現金流、思考如何實現盈利,或許才是重中之重。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