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ate:“真實即美”的旗幟之下,我們還能談論美醜嗎?

  #Debate 是好奇心日報的一個新欄目,它希望探討富有爭議的有趣議題。我們知道,我們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

  我們還能談論美與醜嗎?

  多少沒有以前那麼自如了。最好別在韓國女性面前提及整容,這個夏天她們發起了運動,拒絕整容以及化妝品,抗議嚴苛的審美標準以及對女性以貌取人的態度;也小心不要讚美零號模特,時裝界對骨感的熱愛已經被認定為一種對肥胖人士的歧視,現在他們強調 T 臺走秀務必增加大碼模特;同時還要避免表現出對於大胸細腰的過分追求,否則很大概率會直接被貼上男權洗腦的標籤。在當下的社會中,看似只是表達個人偏好的一個判斷,卻會招致無窮無盡的批評。

  審美在歷史上一直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像這樣將道德標準加諸於關於美的討論卻是近幾十年來的新鮮事。人們逐漸確信,評價美醜的背後,是壓迫、是強權、是社會對於某個族群的系統性歧視,因此美或者醜不值得,也不應該被討論。

  “做你自己”,如今這口號再普遍不過了。

  有兩種不同的關切讓人們接受了這樣的觀點。一種是對權力的擔憂,時尚界喜歡使用纖瘦的模特,不得不保持自己身材的女孩因此染上厭食症,最後悲慘的離世。當代版本的楚王好細腰,後宮多餓死。另一種則是出於對文化多樣性的尊重,唐代鍾情豐腴,清朝崇尚裹足,如果美在每個時代都有自己不同的表達,那任何一種表達都只不過是社會的產物,每一種所謂的美也就沒有了高下之分。

  人們似乎相信,拒絕評價美與醜尚不足以對抗作惡的權力,並保存審美的多樣性。“看看我吧,我做了頭髮,化了妝,修了指甲,穿著漂亮的衣服。我不可能被解放出來。”韓國影星林秀香如此感嘆韓國的嚴苛的審美標準。

  關於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祕密”是否過分強調所謂的“美好肉體”,社交網絡已經爭執了一陣子。而美國服裝品牌 Universal Standards 近日發佈了一則廣告,一名女性身著白色貼身衣物,層層疊疊的脂肪堆起道道褶皺。這則看起來幾乎稱得上極端的廣告,通過不斷展示大碼本身,來論證大碼與小碼不應該在審美上有任何差異。

  

  Universal Standard 廣告。事實上,擁有類似的身材的人很可能也有健康隱患。

  萬事皆不能走極端。美醜觀念儘管可能是個人化,但就整個人類文明而言,人類對於審美的確有共識,它建立在人類歷史經驗之上,不斷演變。演變因素裡面有男權的成分,也有“女人認為這是男權且不得不尊崇”的成分,自然,也有女性本身認為這就是美的成分。

  回到那些出現在時尚雜誌和 T 臺上的大碼模特身上,我們現在可以提問:

  人們在交口稱讚、為多元審美而歡呼的時候,真的認為這就是女性應該有的美感嗎?

  那些讚美“這就是真實”的人們,讚美的到底是真實,還是美?

  時尚應該反映真實,不應該反映美嗎?

  “真實”真的就是美的嗎?

  歸根結底,誰來定義美醜?按照如今爭執不下的局面,要真正讓每一個人都滿意,就必須徹底抹殺掉美與醜的區分——胖和瘦同樣美,光滑的皮膚和滿臉的皺紋要被同等對待。

  解決辦法,似乎就是取消“誰有權決定美醜”的話語權。抹殺在外表上可能製造不平等的因素——以及背後的推動力。

  這樣的理想或許有一個良善的出發點,但卻忽視了審美是一種本能。人們從生物學意義上不可能拒絕對事物作出“審美”判斷。

  如果是古典哲學家在探討美的時候太過於形而上,那麼當代神經科學的發展就進一步確認了這一點。通過掃描人的大腦,神經學者發現,當人們在做審美判斷的時候,最活躍的那個腦區,通常的功能是用來衡量利弊得失。它在進化中非常重要。當人看見一隻果子,判斷能不能食用,就依賴這個腦區。神經學者由此推斷,審美正是從這種趨利避害的天性上發展出來的。

  而當人們判斷是不是美的時候,他們也依據的是生理本能。例如男性會不自覺地將腰臀比作為判斷一名女性身材好不好的原因,而生理學家相信腰臀比與女性的生育能力有關。此外,大眾臉,即與更多人相似的臉被認為是更美的,也與進化相關,因為極端的特徵通常預示著負面的基因變異可能。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審美是一種基於愉悅而誕生的自發情感。

  人類生理功能的進化遠落後於道德標準。儘管人們已經將不要以貌取人列為一條重要的行事準則,但在面對美的事物時,他們也依然會受到本能的控制。經濟學家和心理學家的長期研究已經反覆證明,當候選人的面部特徵更美的時候,面試官更容易表現友好,併為他們打高分。而職場上,顏值較高的人通常也能比其他人獲得額外 10% - 15% 的薪資。女性在其中格外容易受到影響,身材勻稱的女性,比肥胖的女性所獲薪資差距可能達到 3 倍之多。

  

  計算機將大量照片合成而成的平均臉,在參與實驗的人的打分中通常也被認為是最美的。來自 Duck Soup Blogpose

  當代社會拒絕評價美醜,與人們將“不隨意評價他人”視為一種美德有關。這種觀念則大體建立在如下一種對於自由的理解之上,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權利,而不同的選擇之間沒有優劣之分。如同英國政治哲學學者以賽亞·柏林在他的演講《自由的兩種概念》中所言:“如果所有的價值都由人的精神所創造,並且因此被稱為價值,那麼就沒有任何價值高於他們所創造的價值。”

  柏林的立場後來被稱為價值多元主義,並且被許多當代人用以維護自己的生活方式,包括但不限於職業選擇、宗教信仰、性別認同、人生目標等。

  2016 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在確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判例中寫道:“美國憲法在其可及之處給予所有人以自由。這種自由包括特定的權利,允許人在合法的範疇內,定義和表達自己的身份。”這段話也可以被看作是價值多元主義在法律上的一種表達。

  關於美與醜的爭論自然也屬此列。秉承價值多元主義的人們相信,素顏、大碼與妝容、骨感都應是多元價值中的一種,將前者貶低為醜,將後者讚揚為美,就是違背了價值多元的準則,因此他們會批評那些喜愛、讚揚、追求傳統審美標準的人,並斥責他們為壓迫的幫凶。

  然而,與自由派試圖壓制對於審美的判斷一樣,價值多元主義似乎也在近年來走向它的反面。在提倡對於多元價值的容忍之外,它越來越多展現出了壓迫的一面。2012 年 7 月,一位麵包師,出於自身基督教信仰的考慮,拒絕為一對同性戀者製作結婚蛋糕,而被投訴,並被當地的民權委員會處罰。2018 年,《名利場》刊登報道,一名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大學女生抱怨道:“他們(指:自由派)說我們是白人至上者、強姦犯、厭女狂,貼標籤是他們做的第一件事,他們自稱包容,除了對我們。”

  在他們宣揚價值多元主義的同時,他們卻恰恰忘記了柏林價值多元主義定義中的一項關鍵內容。“人們必須找到一種可能性,以使得所有的這些價值能夠以某種方式共存。”也就是說,覺得素顏美的人,需要與覺得化妝美的人共存。柏林承認,這兩個人群之間必然會有衝突,但要共存就必須接受衝突的存在,而任何試圖消滅不和的行為,就會破壞價值多元主義的存在。

  

韓國電影《內在美》中,男主角傢俱設計師金禹鎮每天都會變換一次外表。來自電影劇照

  在柏林看來,要堅持價值多元主義的立場,就是要接受所有不同的價值之間必然會有衝突的事實,並且接受衝突的存在。“不和永遠會是人類生活組成的一部分。”他相信,衝突只能夠被緩和,而不可能被徹底消弭。最終使得所有的價值達成一個微妙的平衡,以避免諸如宗教戰爭、種族滅絕這樣的衝突產生。

  這也就正是同性戀者在起訴拒絕為他們製作蛋糕的麵包師時不妥之處。“這些爭議必須以容忍的方式來解決,不要對真誠的宗教信仰不敬,也不要讓同性戀者在購買商品和服務時讓他們處於難堪之地。”前面那位支持同性婚姻的肯尼迪大法官這次站在了麵包師的一邊,而他提出的容忍也符合柏林的設想。同性戀者不能強迫蛋糕師做蛋糕,相應的蛋糕師也不能因為自己的信仰拒絕他們以同性戀的方式生活。他們只能夠相互容忍對方的存在。

  而將這一原則放在審美的領域中,這意味那些支持與主流不同的審美理念的人,應該做的不是去試圖抹殺美與醜的界限,而是展示自己的審美理念,並通過直面各種各樣的批評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選擇是一種可行的生活方式。價值多元主義的意義也正表現在這個方面,這個社會應該允許每一個人在看到各種各樣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它們的優劣利弊之後,選擇自己想要的。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不同生活方式之間的競爭並非完全公平。在完全的市場競爭下,大型食品公司可能會以低價推銷包裝食品,從而擠壓小型有機農場的生存空間,也使得一些人失去了選擇有機食品的可能。在審美這個問題上,也同樣如此。如前所述,更符合主流審美的人可能會在職場上佔有更多的優勢,這就使得很多人沒有選擇其他審美標準的餘地,而這也就是那些想要取消美醜界限的人所擔憂的作惡的權力。

  如果這確實是一種不公平,柏林也會將其認定為是不同生活方式之間的衝突。而柏林解決衝突的辦法並不在於一勞永逸地從結構上消滅不平等,而應該回到每一個具體的場合當中,去尋找解決的方案。而這也是大法官安東尼在處理麵包師與同性戀者之間的爭議時所持有的立場。他小心地指出,如果爭議發生在其他場合,即使案件的情況大致相似,雙方也必須要在法庭中提供更詳細的陳述。只有這樣,才能使相關的爭議在包容、並且尊重宗教信仰和性取向選擇的情況下得到解決。

  

杜尚的《噴泉》甚至都可以算是歷史上最古怪的藝術作品。來自維基百科

  事實上,審美作為一種價值,也符合柏林對於價值多元主義的構想。他相信,每一個個體都需要證明自身價值的合理性,並不在於消滅其他價值,而在於踐行並發展自身的價值。而哲學家也普遍將審美認定為一種需要發展的能力。

  “人們只有在基於事物本身給人帶來愉悅和痛苦的狀態上,對事物進行反思,才能獲得審美判斷的基礎與能力。”德國哲學家伊曼紐爾·康德在《判斷力批判》中如是寫道。英國哲學家大衛·休謨也在自己的作品中認為:“在其他人感受到美的地方,一個人可能會不正常。每一個人都應該接受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假裝聽從別人的想法。”

  “真實即美”也好,大碼模特也好,“美好肉體”也好,把任何一種體型意識形態化、或者反其道讓審美標準變成一種虛無主義,恐怕都只是在搶奪定義審美的話語權。權力的爭奪,與“什麼是美”無關。

  相關題圖來自 Refinery29;Glamour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