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變相販賣用戶數據並打壓競爭對手,更多細節將披露

  英國數字文化媒體和體育委員會主席 Damian Collins 本週三公開了 Facebook 一系列內部郵件。郵件內容顯示了 Facebook 公司在處理用戶隱私問題上的一些重要細節。

  這些郵件是兩週前英國議會以強制手段從美國公司Six4Three 的創始人處獲得的。這家公司正與 Facebook 打官司,其創始人聲稱自己手中掌握了有關 Facebook 用戶隱私政策的內部資料。於是,英國議會在他出差倫敦期間派武裝人員拜訪了他的酒店,向他索取了資料。

  這些文件受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高等法院的約束,按規定是不得公開的。Facebook 也曾在英國議會獲取文件後表示抗議。但是英國議會還是公開了這些資料。

  郵件內容顯示,Facebook 確實曾考慮通過變相販賣用戶數據來盈利,而且曾以不公平的手段打擊過競爭對手。Facebook 已經對其中的部分內容進行了迴應。

  區別對待,對企業開放用戶好友數據白名單

  Facebook 在 2014 年修改了其隱私政策,不再允許第三方開發者訪問用戶的好友數據。但 Damian Collins 聲稱,雖然這一政策已經在 2015 年春季開始施行,但該公司實際上仍然與部分公司保持著“白名單”協議,允許這些公司在此後仍然保持著“完全訪問 Facebook 用戶好友數據”的權利。

  電子郵件顯示,Airbnb、Netflix 和 Lyft 均在白名單之列。Facebook 建立了一個審批系統來決定某些公司是否會被列入白名單,並且在郵件中數次討論了這些公司在平臺上的廣告支出如何,以及該公司是否應該獲得特殊待遇等等。

  這個問題是 Facebook 劍橋分析醜聞的關鍵。因為在該事件中,有開發者與劍橋分析公司分享了 Facebook 用戶的好友數據。Facebook CEO 馬克·扎克伯格週三對公開的郵件內容做了迴應。他撰文敘述了 Facebook 在 2014 年出於安全目的而關閉第三方應用的好友數據 API 接口的思路,也表示 2015 年的政策轉變“是保護我們社區的重要變革,並且我們已經實現了目標。”但是卻隻字未提白名單的事情,也沒有否認它的存在。

  Facebook 官方在另一篇博客文章中對此給出了更詳盡的答覆:“‘好友數據’(friends’ data)和‘好友列表’(friend lists)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們在 2014/15 年更改了平臺政策,以組織第三方應用訪問用戶的好友數據。劍橋分析的歷史教訓證明了這是正確的做法。對於大多數開發人員來說,我們還限制他們訪問好友列表的權利,除非用戶的好友也在使用該開發人員的應用程序。但是在某些情況下,必要時,我們允許開發人員訪問用戶的好友列表。但注意不是好友的私人信息,而只是好友的名單(比如姓名和個人資料照片)。

  另外,在某一功能開放公測前,邀請有限的數名合作伙伴參與測試,加入白名單,也是常見的做法。

  ——Facebook《對 Six4Three 文件的迴應》

  向開發人員收取數據費用

  Facebook 還在郵件中就向開發者收取用戶數據使用費進行了詳細的討論,其中大多數的探討圍繞廣告費而展開。

  2012-2013 年,扎克伯格不止一次地在郵件中描述了收取數據訪問費的可能性,並強調了擴大收入來源的必要性。在 Facebook 合作伙伴關係主任 Konstantinos Papamiltiadis 撰寫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他提出了一種假設:只允許每年在 Facebook 移動端花費 25 萬美元以上廣告費的公司訪問 Facebook 的用戶數據。

  扎克伯格撰文中迴應稱,討論歸討論,Facebook 並沒有真的向開發者收費。

  

  像許多公司一樣,我們進行了很多內部討論,提出了不同的想法。但最終,我們決定採用一種模式,就是繼續免費向開發者提供數據平臺。開發人員可以根據需要自行選擇購買廣告。這種模式運作良好。我們在思考後決定不像 Amazon AWS 和 Google Cloud 那樣向開發人員收取平臺使用費。需要明確的是,我們從未出售過任何人的數據。

  ——扎克伯格

  監控競爭對手和收購目標

  Facebook 旗下的移動端 VPN 工具 Onavo 被發現在後臺祕密監視用戶的應用使用情況,並將數據發回 Facebook。

  Facebook 被公開的內部文件顯示,該公司利用這些數據來監視競爭對手,物色收購目標。該公司通過 Onavo 發回的數據製作了 Snapchat、Twitter、Skype 和 WhatsApp 等公司的增長率圖表。

  歸檔日期為 2013 年 4 月的一張標有“高度機密”的圖表顯示,用戶每天發送的 WhatsApp 消息的數量在快速上升。根據 Onavo 的專有數據,WhatsApp 被用來每天發送 82 億條消息,而 Facebook 自己的移動應用每天只發送了 35 億條消息。十個月後,Facebook 以 19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 WhatsApp。

  “他們不僅評估有多少人下載了某款應用程序,還評估他們使用這些應用程序的頻率。他們靠這些數據來決定要收購哪些公司,以及將哪些公司視為威脅,“Damian Collins 表示。

  關於 Onavo 的數據收集行為,Facebook 迴應稱,這件事一直是公開的。

  

  在用戶下載應用程序之前,我們就告知對方會進行數據收集,他們下載後看到的第一個頁面也會提醒他們這一點。而且人們可以在“設置”中選擇拒絕被收集數據。所有收集來的數據除了用於改進 Onavo 的產品和服務外,不會用於其他用途。多年來,我們一直在使用Onavo、App Annie、comScore 和公開的工具來幫助我們瞭解市場並改進我們的所有服務。

  

  今年 8 月,蘋果公司宣稱 Onavo 違反了隱私規定,於是 Facebook 從 App Store 中撤出了它。

  關於 Facebook 的不公平競爭行為,Damian Collins 公開的文件中還有另一個例子:2013 年 1 月,Facebook 副總裁賈斯汀·奧索夫斯基(Justin Osofsky)在 Vine 發佈的當天給扎克伯格等人發送郵件稱,“Twitter 今天推出了 Vine,它可以讓你拍攝多個短視頻片段,製作時長 6 秒的視頻。”

  一開始,當新用戶註冊 Vine 時,他們可以選擇關注他們的 Facebook 好友。當然,Twitter 的開發者使用了 Facebook 的 API 接口。但不久後這一接口被關閉了。

  “若沒有人提出異議的話,我們今天就將關閉他們的好友 API 訪問權限,”賈斯汀·奧索夫斯基寫道。扎克伯格回信說:“沒問題,去弄吧。”

  Vine 的 API 接口被關閉後不到幾個月,Instagram 就發佈了自己的短視頻製作功能。《紐約時報》稱,許多人認為正是 Facebook 的這一番阻撓導致了 Vine 最後逐漸落後於人。

  Facebook 對這件事也做出了迴應。“我們之所以限制某些構建在我們的開發者平臺之上的應用程序,是因為這些應用程序複製了我們的核心功能。”Facebook 稱,“這種做法在整個科技行業中很常見,不同的平臺有不同的限制。YouTube、Twitter、Snap 和 Apple 都是這樣。最近,我們決定取消這項過時的政策,以保證我們的平臺儘可能地開放。”

  收集 Android 用戶通話記錄

  2015 年,Facebook 與 Android 建立了合作伙伴關係。直到 2018 年 3 月,Facebook 才被媒體發現在未經用戶允許的前提下收集用戶的通話信息和文本信息。

  The Verge 報道稱,一些 Twitter 用戶從 Facebook 下載數據文檔並對內容進行分析,發現裡面存儲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通話歷史記錄。 Ars Technica 則說 Facebook 收集了 Android 用戶的通訊錄、SMS 數據和通話歷史數據,然後利用數據改進朋友推薦算法。

  本次被Damian Collins 公開的郵件內容顯示,Facebook 早就算好了收集用戶數據的利弊,這些行為是在“理性分析”之後進行的。

  “從公關角度來看,這是一件有很大風險的事情。但我們的團隊還是會把它推進下去。”Facebook 產品經理 Michael LeBeau 當時還預測了一個“後果”,比如:一張可怕的披露 Facebook 的 Android 權限的屏幕截圖變成了一個梗(就像過去一樣),在網絡上傳播,引起媒體關注,然後被有探索精神的記者深入研究,然後由他們撰寫關於“Facebook 在 Android 上以可怕的方式窺探著您的私人生活——閱讀您的通話記錄,使用信標跟蹤您的行為”為主題的故事。

  三年後發生的事情與 Facebook 的預測類似。2018 年,經歷了公眾的強烈反對之後,Facebook 宣佈將刪除所有一年前的記錄。

  舊賬被翻出後,Facebook 週三迴應稱,該公司收集數據的行為是在經過用戶許可後進行的。收集信息的目的是在 Messenger 和 Facebook Lite 中對用戶的聯繫人列表進行排名。刪除一年前的數據的原因是,他們發現“太久遠的數據沒什麼用”。

  “當我們運用此類信息去為您列出與您關係最密切的聯繫人時,一週內的通話數據肯定比一年前的更有用。”Facebook 說。

  題圖/visualhunt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