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困庫與蘇籽糕,達斡爾人的鄉愁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 正文-

  又一個驚喜,是在阿穆爾州布拉格維申斯克地質博物館的一個角落。

  它靜靜的,無聲的坐在那裡,以一身木質的原色,不事張揚,不事華麗。一副難以若人注目的落拓。幾乎引得我撲上前去,摸一摸那久違的滄桑的身軀。

  它是多麼熟悉,卻成為在我的生活中丟失了的幾乎相伴了我童年的朋友。

  不知多少年前,哪個年代,誰發現了它。在茂密的林子裡,我的外公?我的外公的爸爸或者爺爺?那一棵粗壯的樹,那麼好的材質,溜直沒有癍結。便把它請了回來,修修飾飾,妝飾成眼前的這個樣子,空心的,桶狀的魯困庫。盛上一粒粒飄香的蘇籽,舂成碎面,夾在小米麵的發糕裡。黑白分明,香酥油潤可口。我們叫它“八爾替舞兔木”(Bar ti wu tu mu)。也就是帶蘇籽的餑餑。

  當然,這樣的餑餑也不是經常能吃到的,要看年成的好壞,要看幾畝地的分配情況。有些富有的人家,是常常繚繞蘇籽香的。通過門戶,通過園子,甚至通過煙囪的煙味兒飄向四方。

  那一陣陣誘人的炒過的蘇籽的油香,便把孩子們的饞涎,也都引了出來。目光和腳步,也尋著香味去了。

  那咚咚的沉悶的聲音,是舂蘇籽的跫音。在深秋,在冬季裡,儲藏之後的日子裡,經過珍貴地炒香,最後,才是那美妙的、富有的、奢侈的、另人羨豔的魯困庫裡的聲音了。

  蘇籽在魯困庫的懷裡舂來倒去,陣陣奇香撲鼻,比之啖食,還具誘惑。

  我沒有常吃蘇籽發糕的奢侈,卻享有魯困庫的富有。它總是在一個不為人注意的一隅,通過木紋的深刻,暗顯生活的幽香;迴盪某一天炒蘇籽、舂蘇籽的笑語,勾勒出母親鍋臺旁,飄曳忙碌的身姿。

  魯困庫也有在街上走的時候,那是誰家也要做蘇籽糕了,自己沒有,借別人的一用。魯困庫就被肩抗起來,穿過一家一家的院門,把滿肚子裡的餘香,散發在路過的人家門外,也留香街頭。一街的蘇籽香飄,一街的蘇籽油潤,便會滋潤那清水寡淡的日子。還沒等啖入口中,人便滋潤起來了。僅那借用和操作的過程,放在鍋裡,濃濃的香味飄起來的時刻,全家的人,就已經香潤得醉了。尤其孩子們過年一樣的手舞足蹈,急不可待的伸手,又怕燙的吸吸舌頭,都融融於廚房和母親的身前左右。

  終於,等到蘇籽一勺勺的放在魯困庫裡,舂倒的聲音,像薩滿鼓錘一樣咚咚響起,巴巴的眼睛便掉進魯困庫裡,饞涎不停的下嚥。第一勺的蘇籽面,舀出來的那刻,帶著鹽的濃香,一下就被那迫不及待的小手,抓入了嘴裡,好香啊好香!後腦勺都浸滿了鬱香!

  待那蘇籽發糕蒸從鍋裡取出,熱氣騰騰、香噴噴的氣味立刻飄散滿屋,就使勁抽抽鼻子。迫不及待地等上了桌,幾口就吃下一塊兒,蘇紫陷加在兩層金黃的小米麵中間,進那色彩就把我迷醉了。然後還要炫耀去揹著大人,偷出一塊拿到街上。在夥伴中,誇張的舉到口邊,一點一點地咬。就像中秋節分到的半輪月餅,點點的、絲絲地啃上一個上午。

  其實,已經飽飽的了,就是讓夥伴們看看,尤其裡邊的黑色的蘇籽。

  好朋友會給你掰一小塊兒的。一般的玩伴,高興了就讓你啃上一點,引出饞蟲來,巴巴的讓她瞅上一會兒……

  而魯困庫,給我童年以滋潤的幽香,是那美好的蘇籽,更美好的舂香,通過空氣,至今還漂浮於我的周圍。

  蘇子餅,是童年的饋贈,鑲嵌在油星淡淡的日子皺褶,而今,它是一道懷舊的麵食,不時在蕪雜的食物回韻馨香。

  如今,我依然能享受的“巴爾替舞兔木”,是偶在家中,通過買來的蘇籽面,做成發麵或湯麵的蘇籽餅。更多的時候,是在飯店裡的早餐,蘇籽餡的發麵餅,幾乎家家制作。這已成了達斡爾人的一個特色食點。曾經到過莫力達瓦的臺灣人士,用自己的語音,把它分解成“八拉提屋圖木”,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生硬又失去了本來的韻味,很逗。

  只是,我已看不見魯困庫這種舂蘇籽的器物了,那渾身樸素、古老而另人充滿自然懷舊的木色,和它帶來的那種淳樸、單純的幾乎也是木色的光陰,都化做了電光火石般的夢境。人生的瞬間,消失得如此殘酷。

  可喜又不免遺憾的是,走進記憶的隧道,竟然是在俄羅斯這異國的土地。在他們已經沒有了的、遠年的一個民族使用過的展覽,他們——曾經的達斡爾人,魯困庫的製作和使用的主人。

  在那個迢遠的光陰,眼前的魯困庫,一定是家家都具備的。因為,那時的林子茂密,那時的人煙稀少,那時的森林比現在浩莽無邊。尤其動物,無所不有,比人稠密,遍佈著山壑野林。

  所以眼前的魯困庫,要比我記憶中的大上兩倍,奢侈的資源。

  然而,達斡爾人流浪去了,撇下了幾百年的故鄉。逼不得已地拋別。留戀的目光刺透了山川,苦難的淚水流滿了精奇里江。是誰顧不得帶上它,把它一個落在了那裡?

  慶幸他沒有被歲月的長河沖走,沒有被失去使用價值而劈成燒柴。人類真的是慈善的,友好的,有美麗而幽古之情懷的。不忘掉人類的祖先,無論什麼顏色的人種,也無論地球的哪一緯度,只要發現,均予以收藏。這是多麼美好的情懷,多麼善良的初衷。

  由此,我又生出感恩!

  注:魯困庫,達斡爾語,一種舂顆粒種子的木質容器,高一尺左右,圓徑半尺左右,空心。

  文 /昳嵐

  圖 / けんたま/KENTAMA,循CC協議使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