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諸多名人的“精神類感冒”已可治癒 國內多家藥企仿製出抗抑鬱症藥物

  今天(12月6日),華裔物理學家、斯坦福大學物理學教授張首晟的家人發佈聲明,確認張首晟於當地時間12月1日因抑鬱症意外去世。多年來,諸多公眾人物因抑鬱症去世,公眾對抑鬱症這一名詞已經不再陌生。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目前抑鬱症已被認為是導致自殺的最大原因。截至2018年3月,全球有超過3億人患有抑鬱症。雖然抑鬱症難纏,但專家稱,抑鬱症實際上是可以治療並治癒的,強調“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

  使用抗抑鬱症藥物,是臨床上針對抑鬱症的主流治療方式之一。常見的抗抑鬱類藥物中,五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s)在國內抗抑鬱症藥物中使用量最大,該品類中僅草酸艾司西酞普蘭單一藥物就有近十家藥企持有批號,目前已有科倫藥業(002422,SZ)、復星醫藥(600196,SH)和山東京衛製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京衛)通過一致性評價。有券商研報分析稱,2016年草酸艾司西酞普蘭國內市場規模達10多億元。

  “精神類感冒”可及時治癒

  12月6日,華裔物理學家、斯坦福大學物理學教授張首晟去世的消息傳來,人們無不惋惜。據其家人發佈的聲明,張首晟患有抑鬱症,系與疾病鬥爭失敗後意外去世。而多年來,因患抑鬱症而去世的公眾人物還有作家三毛、演員張國榮、歌手喬任樑等。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抑鬱症被認為是導致自殺的最大原因。2015年,全球大約有4.4%的人患有抑鬱症,而這一數據,從2005到2015這十年間增加了約18.4%。而截至今年3月,全球有超過3億人患有抑鬱症,遍佈各個各年齡組,最嚴重時,抑鬱症可以引致自殺。

  事實上,在如今社會高壓的工作環境中,抑鬱症早已不是從前的“罕見病”,抑鬱症是社會、心理和生理因素複雜的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在生活中遇有不利事件(失業、喪親之痛、心理創傷)的人更易罹患抑鬱症。抑鬱症可導致更大的壓力和功能障礙,影響患者的生活並加劇抑鬱症狀。

  這種疾病危害不小,但專家表示,抑鬱症實際上是可以治療並治癒的,強調“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在互聯網醫療科普平臺,北京回龍觀醫院精神科副主任醫師陳紅梅將抑鬱症比喻成“精神類感冒”,她表示就像小感冒嚴重時能危及生命,“抑鬱症也強調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陳紅梅在科普視頻中介紹稱。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心理門診副主任醫師趙振海引用世界衛生組織數據介紹,中國的抑鬱症患者得到正確及時診斷和治療的患者不超過5%,而實際上,抑鬱症患者可通過心理治療及藥物治療得到治癒。

  “抑鬱症首先我們選擇的是藥物治療。”趙振海在視頻中這樣介紹。

  抗鬱症藥物細分市場競爭活躍

  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網站介紹道,對於中度和重度抑鬱症已有有效治療方法。

  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司天梅在其論文中介紹,SSRIs(五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具有較好的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動力學特點,療效好、安全性高、服用方便,成為我國治療抑鬱障礙的一線用藥。國泰君安證券研報則指出,SSRIs在國內抗抑鬱藥物中佔比超過60%。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SSRIs大類藥物中,國內外藥企在艾司西酞普蘭這一單品市場上競爭異常激烈。

  草酸艾司西酞普蘭最早由丹麥靈北公司研製,2002年在美國上市,該藥物2006年進入中國,由西安楊森進行分裝銷售。而國內藥企山東京衛於2008年首仿該藥,並推出產品“百適可”上市。隨後,包括科倫藥業、康恩貝(600572,SH)、湖南洞庭藥業(系復星醫藥控股子公司)、吉林西點藥業等共9家藥企拿到了批准文號,而目前共有5家國內企業在生產該藥。

  

  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片,進口原研藥與國內部分仿製藥價格對比

  圖片來源:某網絡藥店平臺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某網絡藥店平臺發現,與進口原研藥丹麥靈北公司草酸艾司西酞普蘭“來士普”7片裝(10mg*7)113元的價格相比,國產仿製藥山東京衛“百適可”同規格(10mg*7)只需要54元,另一國產仿製藥康恩貝“泰齊”(10mg*7)報價也僅為60元。

  東方財富證券研報認為,艾司西酞普蘭銷售額已從5.85億元增至2016年的超12億元,三年複合增長率高達28%,增長勢頭強勁。

  而正是因為艾司西酞普蘭巨大的市場空間,儘管該款藥物不在2018年底國家強制要求通過仿製藥一致性評價的289個藥品中,但所有廠家都不敢怠慢,儘早開展評價。目前,已有科倫藥業、復星醫藥和山東京衛三家藥企通過了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片的一致性評價。

  
每日經濟新聞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