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被拼多多緊緊追趕,騰訊的養蠱再次成功

  年初,光子和天美在《絕地求生》系列手游上的廝殺,揭開了騰訊愛玩“養蠱模式”的套路。

  養蠱,就是自家同時開發數個同類競品,讓它們“自相殘殺”,從而培養出最適合市場的產品。縱觀騰訊的發展史,“養蠱”這樣的動作並不少見,早在《穿越火線》大獲成功時就已經有了先例。

  近年,騰訊把“養蠱”對象從遊戲轉移到其他產業,比如說電商,騰訊先後投資京東、拼多多、唯品會等。如今看來效果十分明顯,拼多多作為後來者奮起直追,市值直逼京東,誰是留到最後的那隻“蠱王”,還是一個未知數。

  在大眾津津樂道的騰訊系、阿里系之間的對峙中,以電商起家的阿里在這個領域地位穩固。騰訊自己搞了一段時間電商沒有搞明白,最後經高瓴資本張磊牽線,從此京東進了騰訊系的“家門”。

  即便在2016年拼多多的B輪融資中也能看見騰訊的身影,但彼時拼多多的聲勢還沒有那麼大,京東依舊是騰訊系在電商領域的王牌選手,與天貓有一戰之力,誰也不服誰。

  但兩年時間過去,一向迭代迅速的互聯網行業已是滄海桑田。隨著電商市場逐漸飽和,人口紅利已經見頂,京東、天貓等傳統電商的GMV增速急劇下滑,在流量獲取上已經難以發力,需要尋找新的突破口。但此時,赴美上市的拼多多帶著社交電商這一模式衝進大眾視野,在極具反差的讚譽和貶低中一夜“爆紅”,人們才發現“五環外”已是拼多多的天下。

  同在騰訊麾下,京東和拼多多總是被相提並論,兩者被強行放置在一種微妙的“爭寵”氛圍裡。今年電商圈戲劇性的大事件源源不斷,京東和拼多多的市值差距也一步步縮小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京東正在被緊緊追趕。

  8月底,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一家餐廳裡的32瓶紅酒,把京東推上了懸崖。創始人劉強東面臨個人形象崩塌與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雙重壓力,資本對京東沒有二把手的狀況感到恐慌。近期,第三季度財報又給了京東一記重擊,在營收增速進一步放緩的同時,其活躍用戶數量環比減少860萬人。重重危機下,京東股價連創新低,一度逼近2014年上市時的發行價19美元。

  與京東的沉重對比,拼多多則顯露出了一個後起之秀的活力:儘管NON-GAAP下淨虧損人民幣6.19億元,但第三季度總營收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97%,一年內的平臺GMV同比增長386%。美股行情萎靡的狀況下,拼多多股價在財報發佈後的一個交易日內大漲16%。有人說,這像極了從前的京東。

  一跌一漲下,京東和拼多多的總市值差距一度縮小到26億美元,這是一場意想不到的“逆襲”。

  儘管股市冷靜下來後,兩者差距又再次拉遠,但這無疑給業界、也給騰訊釋放了一個信號:拼多多極有可能取代京東第二電商的位置,騰訊投了一支潛力“蠱”。

  最近有人指出,騰訊開放小程序商品搜索、轉戰TO B的動作,讓其對京東的流量入口扶持失去優勢,或許騰訊開始“冷落”京東。

  這一說法雖然還有待鑿實,但已經熟練養蠱的騰訊是否會轉變扶持的偏向性,這個問題還是相當有意思的,值得持續觀察。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