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這個敢罵愛因斯坦的人,到底有多厲害?

  世俗這樣強大,強大到生不出改變它們的念頭來。

  可是無論外界的社會如何跌宕起伏,都要對自己真誠,堅守原則。

  內心沒有了雜念和疑問,才能勇往直前,聽從你心。

  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是一所神奇的大學,創立不到9年,卻出了很多精英。

  在這本熠熠發光的校友錄上,有兩個名字是怎麼都繞不過的,他們就是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楊振寧和李政道。

  

  學霸中的學霸,樸素無華

  楊振寧曾在接受採訪時說:

  “我在物理學裡的深刻感情,主要是在聯大6年時間裡培養起來的。”

  楊振寧是個學霸,16歲那年,他以全國第二名的成績考入西南聯大,是西南聯大那年招收的年齡最小的學生。

  別看他年紀小,他對於知識的追求可不小。

  他常常揹著一個裝滿書的大書包,還因此,被同學們打趣為“小孩揹著個大包裹”。

  年輕時的楊振寧左一和鄧稼先

  從1938年9月28日開始直到1943年底,日本軍隊從未停止過對雲南各地的空襲。

  轟炸的範圍遍及雲南全省,造成無辜群眾傷亡7500多人。

  求學期間,西南聯大校舍被炸,人心惶惶,大家都躲進防空洞逃難,楊振寧家也被日本飛機炸為灰燼。

  嗜書如命的楊振寧,一直惦記著家裡的書,他用鐵鍬在廢墟中挖出幾本可用的書,開心得不得了。

  在困境之中還保持著求知慾的楊振寧,和在戰亂中還傳道授業的聯大精神有一種“神默契”。

  楊振寧對待物質條件十分簡樸,他不在乎吃什麼、穿什麼。

  他總是身上套著媽媽補了又補的舊衣服

  在一撕就破的粗紙上做筆記

  在四面漏風的教室裡學習

  對物質要求極低的他,對待學術研究的要求卻很高。

  楊振寧認為做學問有兩種態度:一種是俯視,一種是趴視。

  在學習的前期你要趴著去學習,去謙遜尊重偉大的學問。

  後期,他主張:對待物理學要站得高,要俯視,不能夠趴視。

  我們西南聯大的幾個研究生對物理學的瞭解已經到了一個相當的程度,知道俯視者能夠切換觀點的好處,能夠看到趴視者看不見的東西。理論物理學是一個猜測的學問,猜測意味著不是邏輯推演,只有猜得聰明還是猜得笨,但是你要大膽去猜。

  大四那年,他選擇了吳大猷教授作為自己的論文指導老師,並將吳大猷曾論證過的原子振動,作為自己的畢業論文研究方向。

  然而寫論文的過程並不順利。

  因為當時關於原子振動的論證,吳大猷都提出過了。

  如果楊振寧只是換湯不換藥,那麼這個研究就沒有太大意義。

  但楊振寧並沒有放棄,在苦思冥想之後,他終於找到了論文的突破口——群論。

  最終,從新的角度確立了畢業論文選題《群論方法應用於多原子振動》。

  同時這篇論文中提到的對稱性在分子物理學的應用,成為後來整個二十世紀後半葉的物理學發展的一個重要支柱。

  源於楊振寧沉下心做研究的態度,1942年7月,他順利本科畢業。

  要知道西南聯大是出了名“嚴進嚴出”的大學。

  在聯大接受過教育的8000餘人中,正式畢業生只有2522人。

  而在楊振寧畢業那年,物理學系最終完成學業的只有9人。他堪稱是學霸中的學霸。

  

  真學霸,都很有趣

  在西南聯大的日子,楊振寧並不只懂得做研究,他還會時不時給自己找些樂趣。

  在當時,看電影是一個極其奢侈的娛樂活動。

  為了在有限的物質條件下豐富自己的課外生活,楊振寧發揮理科生的動手能力。

  他用家裡的舊餅乾筒,自制了一臺“幻燈機”,並找來善於畫畫的同學,在玻璃片上畫上一些人物。

  如此一來,在夜晚打著手電筒,就可以放出一部“小電影”了。

  對此,楊振寧樂此不疲。

  他既當放映員,又當配音演員,看著宿舍大院裡的弟弟妹妹被自己的“小電影”所吸引,他就覺得倍兒開心。

  除了“看電影”,楊振寧在學業之外,還頗愛辯論。

  在西南聯大讀研究生期間,楊振寧和黃昆、張守廉十分要好,被人稱為“三劍客”。

  那時,學校裡沒有供應食水的設備,三劍客便常常到大學附近的茶館,一邊喝茶一邊侃大山。

  在茶館裡,所有話題都會成為他們討論和爭辯的內容。

  不論是歷史還是政治,不論是物理還是文化,他們都聊得不亦樂乎。

  據校友回憶,大家都愛在茶館裡高談闊論,但討論聲音最大的,當屬三劍客。

  在茶館的辯論之中,楊振寧曾語不驚人死不休。

  有一回,黃昆問楊振寧:

  “愛因斯坦最近又發表了一篇文章,你看了沒有?”

  楊振寧說看了,黃昆又問楊振寧怎麼看。

  結果楊振寧一臉不屑地說:

  “毫無originality(創新)。”

  當場的一名老師聽到了,十分驚訝。

  愛因斯坦可是物理學界的超級明星,竟被一個小夥子罵得一文不值?

  很多年後,老師看到了學生楊振寧取得的成就,再回想起當初的那句狂妄之語,便覺得年輕人想超越前人或許就需要這樣的氣魄。

  是的,如果你要走上山巔,你必須要尊重偉人,但同時也不能被他們的光芒壓彎了腰。

  正因為西南聯大學術風氣嚴謹,教學環境兼容幷包,才賦予了楊振寧對待知識既開放又嚴謹的態度。

  楊振寧坦言,自己對物理學中某些方面的偏愛就是在西南聯大的日子裡形成的。

  在西南聯大的這7年,也為他後來的研究打下了無比堅實的基礎。

  天才+學霸的世界

  就在楊振寧研究生畢業那年,李政道進入了西南聯大。

  李政道並不是正兒八經考進西南聯大的,這件事和他之前的求學經歷如出一轍。

  李政道的求學之路因為戰爭原因頻頻受阻,導致他小學、中學都未曾畢業,全靠同等學歷升學。

  李政道和楊振寧

  同意李政道“插班”的是楊振寧的導師吳大猷。

  當時,吳大猷讓李政道隨班旁聽,需要考試合格,才能“轉正”。

  但這件事對於李政道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在學業上,李政道完全就是“別人家的孩子”。他既聰明又努力。中學都沒畢業的他,旁聽大二的課程,一點兒都不吃力。

  對於聞“刷題”色變的現在考生來說,李政道最大的愛好就是“刷題”。

  當課堂的題目難不倒他時,他便請吳大猷給他出更多更難的題目,但是這些題目還是很快就被李政道解決了。

  吳大猷見狀,就直接拿出美國沙爾林編著的《物理學》,讓李政道去解裡面的題目。

  這本書裡的題目,一般只有大學高年級的學生才可以解出。

  結果,李政道又沒過多久就把題目解完了,這讓吳大猷稱李政道為“奇才”。

  年輕時的李政道

  “奇才”李政道身上沒有一點自詡聰明的影子,反之,為人非常謙遜。

  他常常到吳大猷家裡去,幫忙打掃房間、劈柴挑水,有時還替師母捶背按摩。

  吳大猷對李政道十分欣賞,他曾這樣評述道:

  他思維敏捷的程度大大異乎常人。他天資高,亦不需要我詳細講解,自能領會資料和習題的內容。

  這樣的“奇才”自然是西南聯大的“心頭好”,很自然地,李政道從旁聽生順利成為西南聯大大二的學生了。

  年輕時的楊振寧和李政道

  李政道在求知上的精力彷彿是無窮無盡的

  他不僅專注於物理學,還選修了數學、電磁學,同時還旁聽了大三的課程。

  不僅如此,吳大猷給大四學生、研究生開的《量子力學》李政道也學完了。

  所以大二的李政道當時的水平已經相當於大四學生。

  足夠努力的人自然足夠幸運。

  1945年,國民政府打算派員赴美學習原子技術,李政道佔了6個珍貴的“種子選手”中的其中一個名額。

  一名大二的學生被選派赴美學習,這個決定在當時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要知道,當時的西南聯大物理系不僅有在讀研究生,還有不少畢業留校青年教師。

  “論資排輩”,多的是人排在李政道前面。

  但李政道用自己的天資與努力,贏得了吳大猷和西南聯大理學院院長葉企孫的欣賞和力挺。

  他破格拿到了這一名額,也為自己的人生贏得了機遇。

  年輕時的李政道夫婦

  1946年的秋天,李政道從上海乘船赴美,由此開啟了世界近現代科學史上的一個新篇章。

  抵達美國芝加哥後,李政道聯繫上了師兄楊振寧,兩人一起潛心研究。

  1956年,兩人推翻了被物理學界奉為金科玉律的宇稱守恆定律,提出“宇稱不守恆定律”,被認為是現代物理學的重大突破。

  1957年李政道、楊振寧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時的照片

  1957年10月31日,該年度諾貝爾獎物理學獎揭曉,李政道和楊振寧折桂。

  這是華人首次登上諾貝爾獎的領獎臺,此次殊榮也為西南聯大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論是楊振寧還是李政道,他們都成長於中華民族最苦難的時代,都經歷過西南聯大的顛沛流離。

  但他們和西南聯大的精神一樣,對知識有著無盡追求,對祖國有著美好向往。

  正因此,才有了腳踏實地研究的後來,才有了斬獲諾貝爾獎的殊榮。

  才將“東亞病夫”的帽子在全世界面前徹底摘下!

  

  勿忘學霸的貢獻

  這些年在八卦緋聞的世界裡,人們盯著忘年戀裡的楊振寧,卻忘記了一個為中國和世界做出卓越貢獻的楊振寧:

  是他,孤身一人把清華大學的冷原子凝聚態的科研水平提高了幾十年,力挽狂瀾。

  是他,參與建設了中國六十多個頂級的物理實驗室。

  還是他,全身心投入到中國物理學的教學工作,開展了諸多免費講座交流和實驗指導!

  楊振寧中國物理做出無數貢獻,受國家領導的接見

  很多人還誤解楊振寧的妻子翁帆,認為她是為了財富而委屈自己,28歲嫁給高齡楊振寧。

  其實翁帆家境富裕,何談對財富的趨之若鶩?

  她本就是清華的博士,在學霸的精神世界裡,只有更厲害的人才值得自己仰慕!

  2000年世界頂級學術週刊《自然》評選了人類千年以來最偉大的物理學家,全人類只有20多人上榜:

  包括牛頓,愛因斯坦,麥克斯韋,薛定諤,波爾,海森堡等這些逝去的偉人。楊振寧在這個評選中排名18位,他是這個榜單裡唯一一個活著的物理學家!也是唯一一位華人!

  楊振寧改變的是中國的格局,造福於人類。

  回想自己曾經在西南聯大的歲月,楊振寧認為本科時期對物理的感知培養是非常重要的。

  近年,他選擇回國燃燒自己最後的餘熱,在清華大學教授本科生物理學科。並將自己的國籍遷回中國。

  如今已經96歲的他,用一個世紀的經驗與閱歷,指引著中國科學界未來的人才!

  在祖國未來的路上,少年強,則國強!

  而在學術的世界,理想早已超越了國界!

  ∑編輯|Gemini

  來源|今日頭條

  哈爾莫斯:怎樣做數學研究

  扎克伯格2017年哈佛大學畢業演講

  線性代數在組合數學中的應用

  你見過真的菲利普曲線嗎?

  支持向量機(SVM)的故事是這樣子的

  深度神經網絡中的數學,對你來說會不會太難?

  編程需要知道多少數學知識?

  陳省身——什麼是幾何學

  模式識別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曲面論

  自然底數e的意義是什麼?

  如何向5歲小孩解釋什麼是支持向量機(SVM)?

  華裔天才數學家陶哲軒自述

  代數,分析,幾何與拓撲,現代數學的三大方法論

  稿件涉及數學、物理、算法、計算機、編程等相關領域,經採用我們將奉上稿酬。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