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掌楸 | 秋天一樹黃馬褂

  最近一段時間都在北京。原以為鵝掌楸是南方樹種,沒想到在帝都還能夠欣賞到它們美麗的秋色。北京的鵝掌楸還真不少,像奧森、植物園都有種植,而且都是大樹。

  鵝掌楸葉片是獨樹一幟的,根本不用擔心認錯,鵝掌楸和別名馬褂木這兩個名稱,都是形容葉片的形態。

  兩個名稱中,我自然是更喜歡馬褂木的。到了秋天,一樹黃葉真是像極了黃馬褂,頗有貴氣。

  ↑普通的葉子

  ↑萌櫱枝上的葉子

  葉片長的很大,樹冠上最大的葉片能有手掌大小。而樹根附近萌櫱枝上的葉片最大,大到真的能給小孩做衣服。

  其實不論是杭州還是北京,園林中使用的鵝掌楸大都是雜交鵝掌楸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x chinense

  它的親本是來自中國的鵝掌楸 Liriodendron chinense 和來自北美的北美鵝掌楸 Liriodendron tulipifera

  這三種鵝的葉片形態是不一樣的。

  中國鵝掌楸的葉片相對瘦長,有四個尖。如果把葉片比作馬褂,那麼四個角恰好是袖子和下襬,腰部略向內收,款式修身,裁剪考究。

  ↑中國鵝

  北美鵝掌楸的葉片相對圓胖,有六個尖。

  ↑北美鵝

  至於兩者的雜交產物——雜交鵝掌楸則介於兩者之間,葉型多變。葉片可以是四個尖、五個尖、六個尖,每個尖角之間的夾角也都不同,很是隨性。

  ↑都是雜交鵝

  說來也是很奇怪。鵝掌楸這個屬,拋開雜交種不談,只有兩個種,這兩個種還分居太平洋兩岸。

  這種現象在植物學裡還有個專門的稱呼:東亞—北美間斷分佈。科學家推測,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與地質變遷和冰川期有關。

  數百萬年前,歐亞板塊與北美洲板塊之間尚沒有白令海峽的阻隔,植物存在跨板塊遷移的可能。在約258萬年前,地球進入了第四季冰河時期,不斷擴張的冰川從北至南吞沒了大片地表,也吞沒了大量物種,而我國長江流域以南地區和北美洲東南部部分地區倖免於難。經歷了板塊漂移和大滅絕的鵝掌楸,最終失去了地理上的連續性。

  ↑樹下尋寶的自然愛好者

  間斷分佈現象不侷限於東亞北美一對。植物學和地質學上千絲萬縷的聯繫,交織成難以否認的證據:在地質尺度上,地球表面所有部分都在不停的流動,人類所依存的大陸,並不比一堆秋天的落葉要穩固。

  當我們踩在鵝掌楸落葉堆上時,清脆的咔嚓聲讓人有肆意狂奔的衝動。

  在落葉層下,還藏著一樣奇特的寶貝:鵝掌楸的果實。完整果序相對來說比較難找,樹高大又很難採摘。為了尋獲一枝完整的果序,一隊自然愛好者在樹下尋寶。

  鵝掌楸的果序由數十枚翅果環繞中軸排列而成,呈寶塔狀。

  它的種子同槭樹一樣,能夠飛行。一頭重、一頭輕的種子將由大風點火發動。一脫離果序,便刷刷刷的轉了起來,如直升機旋翼一般飛走。

  ↑鵝掌楸果序

  在其它三個季節,鵝掌楸的顏值也是出眾的。冬季、夏季,飽滿的塔狀樹冠顯得很精神。

  而在春季,鵝掌楸還會開出美豔的花朵。這也為它贏得了“中國鬱金香樹”的美稱。只是鵝掌楸樹總是太高,要見上一眼花並不容易。我至今都沒能見到花的正臉。

  明年春天再與鵝掌楸樹相約吧。

  作者:蔣某人

  圖片:蔣某人(除註明外)

  本作品採用 (CC BY-NC-ND 4.0) 許可協議進行許可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4.0/deed.zh

  轉載請務必保留以上聲明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