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潔瑛去世了!曾“靚絕五臺山”的美人,受盡人世凌辱,孤獨狼藉而去

  藍潔瑛去世了!!!

  這個慘遭凌辱和傷害的女明星,悲慘又孤獨地離去。

  走時,只有她一個人。家中異味撲鼻,死狀慘烈。

  無法想象,一代美麗絕倫的美人,竟淪落至如此境地。

  也無法想象,這個世界對她如此不公,如此殘忍。

  藍潔瑛生前曾說:“我現在唯一的心願,是死得好好的,下輩子不想再做人,做人無論精神還是肉體上都好痛苦!”

  這是她親眼目睹兩位愛人自殺後,含著淚對記者說的。

  當時的她還以為,這一切終會結束。人生再痛苦,也不會一直痛苦下去。

  但她想錯了。

  這場噩夢,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1

  藍潔瑛是在暴力中長大的孩子。

  她沒有父親,確切來講,是親生父親拋棄了她們母女倆。

  而母親迫於生計,為了給藍潔瑛一個完整的家,帶著尚小的她改了嫁。

  可這一切並未好轉,反而變得一團糟。

  肉體上是有了填飽肚子的食物,身體上卻要遭受一次次辱打。

  藍潔瑛繼父有嚴重的暴力傾向,動則打,不動則罵。

  反正,就是看不慣年幼的藍潔瑛,斥責她是“拖油瓶”。

  尤其醉酒後,像發瘋般往小藍潔瑛身上撲,用腳踹、拳手錘,看見什麼便拿什麼當武器,打得藍潔瑛滿屋子跑。

  母親心疼藍潔瑛,每當繼父要打她,母親會主動用身體擋住拳頭,可繼父,連自己的妻子也不放過。

  據藍潔瑛鄰居回憶:“他們家啊,每天都會聽見哭聲。”

  被暴力肆虐的童年,令藍潔瑛很沒有安全感。

  可她偏偏又生得美。

  這可是大麻煩。

  藍潔瑛小時候最喜歡梳雙辮子,趁繼父不在家,她會搖晃著小辮子,在大排檔巷子左右蹦騰。

  可沒欣喜多久,總會有惡霸大叔纏上來,一把扯住她最愛的辮子,惡狠狠瞪她。

  她很怕,不知如何反抗。

  情急之下,朝那惡霸大叔大罵了一句。

  惡霸大叔聽了,立馬一巴掌扇去,拳頭很重,藍潔瑛當場大哭起來。

  但她不敢告訴家人。母親知道了,肯定會落淚,繼父聽了,得到的,只會是更重的巴掌。

  多年後,藍潔瑛成名,將這件事告訴李力持。

  李力持說:“這件事到今日她仍歷歷在目。”

  藍潔瑛的童年生涯活得很辛酸。在家,要承受繼父的辱打;在外,時不時要經受外人的騷擾。

  所有的一切,她只能憋在心裡。誰也不說,誰也不知道。

  就這樣,她磕磕碰碰長到了20歲。出落得愈加明豔秀麗。

  1983年,楊羚要去考訓練班,讓藍潔瑛陪同,結果交報名表那天,楊羚臨時不想去了。

  藍潔瑛說:“你不去我自己去。”

  她拿著報名表,成了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第12期的學生。和劉嘉玲、吳君如同班,前途一片大好。

  劉嘉玲說:“藍潔瑛成績很優異,人很漂亮。”

  她有這樣的資質,如若學成出來,不是做演員,就是成為主持人。而當時訓練班出來的學生,大多都會選擇做演員。

  藍潔瑛也這麼想。

  不過,最終機緣巧合下她去《430穿梭機》當了主持。因為原定女主持跑去話劇組了。

  她成了替補。

  不過上帝還是很垂青美女的,在綜藝界熬了一年後,她成功當上了演員。

  1984年,她終於圓了演員夢。在《家有嬌妻》、《城市小品》裡和梁朝偉搭檔。

  風采更甚當初。

  據說,梁朝偉曾追求過藍潔瑛。

  其間,她剛出道的《家有嬌妻》令她躋身一線。

  無線很看好這個新人,給她定了“一姐”路線。

  但一年後,合約期滿,TVB想多撈金,續長約。當時,正好有部戲需要藍潔瑛剪短髮,藍潔瑛不願,也不想續長約。

  TVB大怒,將剛冒出頭的新人藍潔瑛雪藏。長達半年之久。

  雖在娛樂圈闖蕩,但她一直不願屈服於規則。

  遇事兒不喜歡,不痛快了,她從不懂得低頭。

  後因要拍古裝,得穿繁瑣長袖,藍潔瑛又不願了,推掉了TVB大型古裝戲。

  高層再次震怒,又將她雪藏。

  他們以為,有了這2次教訓,藍潔瑛會長點教訓,乖乖聽從安排。

  可沒想到,待她復出後,還是如此。

  她去拍片,莫名遲到了好幾次,又得罪了大佬,依舊被雪藏。

  狄鶯就曾在節目爆料:“我有打過那個人,很會耍大牌。”

  她指的正是藍潔瑛。

  屢次復出遭雪藏,又復出,又遭雪藏,幾度顛簸後,她還是被TVB請出了山。

  因為,她雖不聽從安排,但確實很靚。

  他們看重藍潔瑛的名氣,想讓她再次出演電視劇。

  藍潔瑛沒有辜負這個機會,1989年,她接連出演了5部劇。劉嘉玲、張曼玉皆給她做配角。

  有人說:藍潔瑛儼然超越了劉嘉玲張曼玉。

  特別是她在《大話西遊》裡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妖嬈美豔的蜘蛛精,一個是“桃花過處,寸草不生”的春十三娘。

  看多了頂尖美女的黃霑大讚:簡直是驚為天人!

  蕭若元提起藍潔瑛,也是一片仰慕之情:“真是靚,靚絕五臺山,整個香港沒有幾個人比她靚……”

  對於別人而言,“夠靚”或許是好事,但對於她來說,是厄運。

  2

  她這一生最愛的兩位男友,都自殺了。

  皆是死在她眼前。

  出道沒多久,藍潔瑛便遇到了鄧姓鄉坤。兩人很恩愛,但1986年,他一聲招呼也不打,一句遺言也不留,莫名開煤氣自殺了。

  留下藍潔瑛一個人悲痛欲絕。

  那時她還年輕,身邊追求者無數。

  鍾保羅就是其一。

  他憐憫她,呵護她,體諒她,最終,他們祕密相愛。

  有了愛情的滋潤,藍潔瑛很快走出了悲傷。

  不料,這又是個坑。鍾保羅嗜賭,賭很大,欠了很多錢。

  藍潔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沒有幾天是安寧的。

  時不時家裡就會有人來追債。

  每次,藍潔瑛會主動替男友還債。

  但日子長了,她僅有的家當也不夠用了。

  賭債是個無底洞,即便藍潔瑛費盡心血,也填不滿那深淵。

  她很發愁。每天都在想該如何幫男友分擔。

  可惜鍾保羅等不到了。

  1989年,他從公寓跳了下來,當場死亡。去世時,手裡戴著的,是藍潔瑛閨蜜送的戒指。

  多麼諷刺!

  不過3年時間,兩個深愛的人接連死去,藍潔瑛痛苦不堪。

  好友楊曼莉說:“兩個男友死亡,是藍潔瑛揮不去的陰影。”

  後來藍潔瑛透露,她交往的兩個男友中,有一個還性侵了她。

  自那以後,她變了。

  找男友不在看愛與不愛,而是看對方是否真的有足夠的實力,令自己託付終身。

  沒過多久,她遇到了富豪鄭家成。

  當時,鄭家成和鄺美雲正在戀愛,她介入,就是第三者。

  但她不管不顧,一頭陷入鄭家成的懷抱裡。

  鄭家成對她很“好”,願意為她買車買房,拋擲千金。

  可笑的是,在這場三人爭奪賽中,她還是成了失敗者。

  他們複合了。藍潔瑛被踢出局。

  那期間,藍潔瑛的父母也相繼去世。

  她連唯一的後盾也沒了。

  幾度受傷,她以為自己被下了降頭,跑去尼泊爾拜佛。

  可佛也不給答案。

  後來,她又不痛不癢談了幾段情,最成功的,是和一位外籍男友。

  據說,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但男友忍受不了藍潔瑛的抑鬱性格,悄然離去。一點音訊也沒留下。

  藍潔瑛回憶,男友還打過她。

  那時她眼睛剛抽完脂,正在康復期。被外籍男友一巴掌打出了疤。

  男友這一巴掌,令藍潔瑛心如死灰,她開始嗑藥、抽菸、喝酒,想要麻痺自己。

  她說:“我每次拍拖都付出好多,但每次都好傷,我好恨拍拖,愛情對我來講已經是一件奢侈品。”

  自出道以來,她次次感情失利,父母又離世,雙重打擊下,藍潔瑛的事業一落千丈,她沒了經濟來源。

  也消失在大眾眼前。

  3

  後來港媒大幅度報道:藍潔瑛瘋了。

  她瘋了嗎?

  面對漫天猜測,她在2013年說出了真相,

  藍潔瑛面無表情地說:“我被強暴了。”

  20、30年前,她年華正好,美豔絕倫,被一影壇大哥強暴。後來,這個大哥去世。

  90年代初,她趕往新加坡探班,又被另一位影壇大哥性侵了。(這個人在網上一搜就能找到)

  記者問她:真的性侵你?

  藍潔瑛點頭。

  她回憶,當時他們在新加坡拍戲,那位大佬給了藍潔瑛機票,讓她去探班。

  她欣喜而去,等待的,卻是人間地獄。

  邀請她的大佬,為藍潔瑛單獨準備了一個房間。

  藍潔瑛拿了鑰匙,鎖門睡覺。

  但不知怎地,他打開了門,不顧藍潔瑛呼喊求饒,侵犯了她。

  當夜,藍潔瑛一直在哭,一直在哭……

  很多年過去,藍潔瑛說:“我永遠記得他強姦完自己之後,對著自己冷笑的樣子。”

  他在笑什麼?笑藍潔瑛不敢聲張,笑自己預謀得逞?

  在權勢面前,藍潔瑛確實低了頭。

  她沒有第一時間報警。

  藍潔瑛說:“那樣他會惹上麻煩,我也很麻煩。”

  所以,歷經一夜無眠的驚恐後,她跑去看了醫生。為的,就是不懷上性侵者的孩子。

  這麼多年過去,她以為自己把這件事埋在心底,就爛在了肚子裡。

  可她越想隱藏,反而越痛。越想忘記,反而記得越清晰。

  一重接一重的打擊後,她再也熬不住了。

  她情緒不穩,常常自言自語,變得邋遢不堪,自暴自棄,雙目無神。

  那些年,港媒爆出來的,全是藍潔瑛“瘋魔”的模樣。

  1999年,她在家中吞藥,對外嚷道:“家裡有鬼啊。”

  2000年,她在溫哥華機場大吵大鬧,被送到精神科治療。

  2005年,有位退休律師垂涎藍潔瑛的美貌,想要包養她。藍潔瑛拒絕。

  2007年,藍潔瑛宣佈破產,靠政府救濟度日。但政府的援助不過3700元,除去房租3000元,她用剩餘的700元度日。

  2008年,港媒拍到,藍潔瑛為了生存,出入紅燈區,站在大街上等“客人”。

  時至今日,仍不斷有人拍到,藍潔瑛撿菜葉、抽菸、睡大街,頭髮花白,雙目無神,邋遢不堪,宛如乞丐。

  人們都說她病了。

  藍潔瑛也以為自己病了。

  她開始大量吃藥。

  有一次犯病,她很痛,報了警,對警察說:“我心裡住著一隻鬼,他每天對我說,learn to me, fuck to me ……我現在就像是在地獄之中。”

  從始至終,只有她一個人在煎熬。

  那些傷害她的人,從來沒有對藍潔瑛道歉過。

  她覺得自己不乾淨。開始自殘,用刀片,一刀刀割手腕,一連買了10多張刀片,買了又扔掉,扔掉又去買。

  現在她的手腕,佈滿傷痕。

  有人猜到了始作俑者。

  記者問他:你還記得當年的藍潔瑛嗎?

  他淡淡迴應:“很久都沒見過,一直也找不到她。”

  如此迴應,我還能說什麼呢。

  藍潔瑛落難後,劉德華看不過去,救濟了她10萬元,可轉眼被人偷了。

  而她唯一的生存來源,竟是有個內地影迷,憐憫藍潔瑛,每個月借幾千元給她。

  她一直頹靡,一直沮喪,那些年,活在記者鏡頭下的藍潔瑛,令人心疼。

  2015年,她穿上華服,化了妝,染黑了頭髮,去參加一個電視訪問。

  主持人問她:你當年有個稱號,靚絕五臺山。

  藍潔瑛慌忙接過話:“是靚就靚,為什麼要加個絕字?”

  是啊,為什麼要加“絕”,如今,真成了“絕”了。

  《TVB吧》貼出了藍潔瑛最新動態,視頻裡,她剪短了發,身材臃腫,雙目無光,徘徊在各個攤販間。

  餓了,就隨便吃點。

  空閒了,就抽支菸。

  獨自望著深不見底的夜色,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

  這人間再繁華,對於她來說,也不過是一片漆黑。

  如今,她已經離開。一個人,帶著人世的骯髒,和半生的屈辱,含冤而逝。

  願天堂沒有性侵!

  願天堂沒有傷害!

  願一代美人藍潔瑛一路走好!!!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