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長篇鬼故事之鬼市蜃樓7

  雨水不斷澆到那房子上,就見那房子慢慢地傾斜、變形,漸漸地,彷彿融化了一般,慢慢朝下矮去,它的牆壁和屋頂都在緩慢地融化著,整棟房子不斷扭曲,最後終於完全倒塌,在雨水中成為稀爛的一堆。

  “這是怎麼回事?”老婆在一邊驚訝地喊。

  江城什麼也沒說,他忽然就明白了一切。他把頭轉向劉雨和她的父親,他們兩人緊靠在一起,默默地站在雨中,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家徹底消失。

  回家的路上,江城和妻子兩人心情都很沉重。江城耳邊似乎又聽到了劉雨父親的那番話──“你們聽說過鬼市嗎?”

  說這話時,他們仍舊站在雨中,誰也沒有避雨的意思。劉雨的父親顯得格外疲倦:“從很久以前開始,不記得是哪個朝代,我們這一行當就出現了。我們專門給死人扎房子,扎紙人,這屬於下九流的行業,手藝再好,也還是難以餬口。我們雖然給死人紮了很多房子和金銀財寶,自己卻常常沒地方住。後來,也不知道是這行裡的哪個,突發奇想,設計了一種可以拆裝組合的紙屋。這樣我們走南闖北的,隨時可以把房屋拼湊出來,也就算有了安身的地方。只是這房屋再結實,也還是怕水火,也怕風吹。而且到底有忌諱,每次一組裝好,我們就得給附近的死人燒紙,以免被死人佔了屋子不吉利。就因為這樣,被一些人遇到了,就說我們這是‘鬼市’。”說到這裡,他無可奈何地一笑,“到今天我們還是沒地方住,平時都租房子住。但劉雨這孩子好強,聽說老師要來家訪,怕租的房子太寒磣,死活要我給她扎這麼一棟屋子出來,免得丟人,本來挺好的,要不是這雨……”他沒再說話,四個人都擡頭望著天,瓢潑的大雨不斷從天落下,那棟紙紮的房屋越來越破爛,最終成為一攤爛泥。

  “我看到你們進了一家紙人店,那裡的紙人,好像都是用活人做模特?”江城問。

  那男人點了點頭:“因為我們住紙屋,所以經常把自己紮成紙人,也是辟邪的意思。”他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昨天晚上,我們從下塘村出來,時間晚了,就在背風的地方紮起屋子住,沒想到正好被你碰上,還嚇了劉雨一跳──你被嚇壞了吧?”

  江城笑著點了點頭。

  “我們在下塘村幹活的時候,那些村民怕小孩把這事說出去,就把小孩都送到別的地方去了,你們在那裡沒遇到小孩,沒覺得奇怪嗎?”那男人問。

  “我們還真沒留意這個。”江城說。

  “其實你今天上午一進我們幹活的店子,我們就知道了,那店子裡有個地窖,平時就是我們睡覺的地方,不過一般人都不知道。後來看店子的女人說你好像很害怕,劉雨還偷偷笑了好一陣子呢。”男人笑起來。

  “原來如此。”江城點了點頭。

  他沒再追問下塘村的事,很明顯,下塘村那地方從來就沒有擺脫過貧困,但新任的縣長為了邀功,就請了這些扎紙的藝人。用他們祖傳的紙屋來演了一場戲給上頭檢查的人看──這種荒唐的事情還要上演多久呢?有的地方用人扮演綿羊,有的地方用綠油漆把山嶺塗綠,而下塘村則用紙屋來掩飾貧窮,一切都是為了應付上頭的檢查,而這些住紙屋的人們,以及下塘村那些被逼著掩蓋真相、實際上仍舊住在破屋子裡的人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有自己的房子呢?

  在車上,他一直沉默著,雨水噼啪澆注在車頂上,兩邊的建築變得如此模糊,就像是海市蜃樓,似乎隨時都可能從眼前消失。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民間長篇鬼故事之鬼市蜃樓2

    然而,這麼一回頭望,卻正好瞧見月光將半邊山坡照得通亮。他一眼瞧見漫山遍野大大小小的土饅頭。頓時嚇得頭髮直立。那一個一個的土饅頭,全是墳墓!月光灑在漫山的墳墓上,…

  • 民間長篇鬼故事之鬼市蜃樓4

    村長彷彿看出了他的心思,嘿嘿笑道:“我們村可是實實在在的村子,不過你們上午照的那些照片,可能真是照到了‘鬼市’了。”他伸出手,示意江城把…

  • 民間長篇鬼故事之鬼市蜃樓3

    幸好,他的包裡仍舊留著上午洗出來的照片,他掏出照片,就著月光仔細看了看。沒錯,是這裡,一棟棟房屋簇新地矗立在田地之間,和眼前的村子比起來,就像是兩個村莊,完全看…

  • 民間長篇鬼故事之鬼市蜃樓1

    在距離下塘村十里地的地方,車子停了下來。江城走下車,獨自朝前走去。眼前是狹窄的黃泥路,在今天,這樣無法通車的路面已經非常少見了。江城走在其間,眼望著四面的青山,…

  • 真正全心全意幫助日本侵略中華的大漢奸,苟活到建國後才被斃

    在中國近代史上出了很多漢奸,他們大多是為了榮華富貴投靠日本,調轉槍頭對著中華同胞。今天要說的這個大漢奸卻不一樣,他從甲午戰爭時期就投靠了日本人,卻不為榮華富貴,…

  • 劉雨欣自殺後暴瘦28斤,十天瘦12斤瘦脫相讓人認不出

    10月7日,劉雨欣在微博晒出一組近照,她還寫道:“給大家充分展現一下總體瘦二十八斤流線的效果圖,原來可以瘦出馬甲線根本不用練。”劉雨欣此前曾自殺入院,當時她靠吸…

  • 新房“病危”!輕輕一推牆直晃,裂縫手掌寬,住戶們很害怕

    搖搖欲墜的牆壁、巴掌寬的裂縫、塌陷的地基,這可不是什麼陳年老房,而是剛建好一年多的新房。這裡就是鄭州市南曹鄉馬李莊村的拆遷安置房,村裡65歲以上的老人,就在這樣…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