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鋒基金領投雲學堂C輪融資 企業學習領域會講出什麼新故事?

  在當下遭遇冰點的融資環境中,能夠在細分賽道上拿到過億人民幣的融資,實屬不易。企業學習(培訓)已是老牌行業,但在多年的發展中,賽道中的“選手們”發展仍然過於分散。2017年發佈的《中國培訓行業研究報告(2016-2017)》中顯示,2016年中國企業年度培訓預算總計為3069.01億元人民幣。《培訓》雜誌發佈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企業培訓市場規模已達3818.2億元人民幣。這個市場用雲學堂創始人盧睿澤的話來說,在2011年雲學堂進入時的市場的調研已經顯示,“市場上99%的企業是沒有E-Learning的,我們當時看的時候,中國真正的市場(開發)連0.5%都不到,想象空間巨大。”

  在這個巨大的想象空間中,雲學堂從無到有開創了屬於自己的“平臺+內容+服務”的模式,在7年間服務了包括中國移動、中國建設銀行以及世界500強在內的上萬家企業,覆蓋用戶近千萬人。對於市場來說,這7年來雲學堂對於賽道的選擇、團隊的實力以及獲得的數據成果令投資人產生了期待,也讓如雲鋒基金這樣習慣於“後期入場”的資本看到了企業學習領域新的可能性。

  而對於雲學堂創始人盧睿澤來說,今年也是壓力非常大的一年。在拿出了近80%的精力放在“找錢”上之後,被他形容為雲學堂“生死輪”的這筆融資超出了他的預期,卻沒有減輕他的心理壓力。在當下的融資環境中,錢不好拿。而拿到錢之後,如何能夠實現業務的增長,如何能夠在資本的推動下實現戰略目標,如何培養團隊用足夠強的執行力來完成這個相對來說非常高的業績目標,已經成為了目前盧睿澤和雲學堂團隊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在業內作為領頭羊跑了7年的雲學堂在本輪融資之後,將發展的戰略天平更多地傾斜到了“智能化”領域,在企業學習領域進一步深耕與整合。

  「燈塔“絢星”:企業學習領域的智能新故事」

  企業學習(培訓)領域,用業內人士的話來說,就是“內訓”,主要指面向企業員工的培訓市場。但行業中的玩家,多數都沒有跟上“智”這一需求。許多企業守著小富即安的心態,toB服務模式仍然十分保守。對於有企業學習需求的用戶來說,內訓是無法在短期內看見回報的投入,大部分企業仍然停留在選擇一款內訓軟件來做員工培訓的階段。除此之外,在企業學習領域,較之C端用戶,為B端用戶服務時,往往服務對象的要求更為複雜。而對於提供學習服務的企業來說,既要平衡B端用戶內部不同層級的需求,還要完成培訓中互動與應用的需求閉環,面對多方需求時,企業往往會因客戶的不斷增多而被臃腫的需求拖垮。行業中混亂的產業鏈應該如何進行整合,成了當務之急。

  同時,隨著“中國製造”不斷向“中國智造”轉型,為經濟發展提升高質量動能,提高勞動者的素養成為了每家企業的必修課。近幾年來,隨著數字技術的飛速發展,想要在商業競爭中取得足夠的優勢,企業需要具備利用數字技術改造傳統培訓或者向數字化學習全面轉型的能力。雲學堂商業學習研究院發佈的《2018中國企業數字化學習現狀和趨勢調研報告》中稱,總體而言,中國企業整體上尚處在數字化學習初級階段,但是9成左右的企業表示明年在數字化學習上的投入較今年會增加或持平。傳統企業學習開始向智能化學習進化,在線學習、混合式學習、基於人才發展的學習和持續學習漸成主流。

  在這種需求和知識爆炸的時代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處於焦慮狀態。這種焦慮的來源被盧睿澤描述成了兩方面:一個是知識太多,挑選需要學習的知識反而變得更加艱難。另一方面則是世界的變化速度在不斷加快,在變化中尋求知識,同樣令人迷茫。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雲學堂將自身的品牌進行整合統一,併為之命名為“絢星”。據悉,“絢星”雲平臺是基於雲計算、結合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構建智能化學習平臺,為企業智能學習提供落地支撐,並從內容與服務等多方面為企業建立智能學習運營體系。這次整合是雲學堂將“智能學習中樞”作為未來發展的核心定位的開端。而源起於2016年的“大數據和AI”團隊在經歷了2年的時間後,已經在南京建立了研發中心,團隊業已拓寬到近百人的規模。

  

“那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把我們在企業學習的AI上做的一系列的核心技術,運用到我們的各個產品線當中去做智能化的運用。我們發佈這個新品牌,為雲學堂未來5-10年的走向定了一個方向,相當於一個燈塔一樣。在打造智能學習中樞這件事情上去做雲學堂的投入。”盧睿澤說,“我們的人工智能是做到人工+智能。我們用專家體系來建立不同行業,不同崗位的對應需求。另外我們建立AI,通過這種資源的共享,把所有人的學習經驗聚合起來,形成一個智能化的、基於崗位能力體系的未來的學習體系。這是我們投入的本質的意義。”

  「“雲內訓”開拓者:被投資人偏愛的“事業”」

  一年前雲學堂想要融資,是十分困難的。融資的困難不是因為雲學堂本身業務不夠好,而是企業學習領域這一巨大的未被開發的市場並沒有在投資人處嚴重凸顯出它的價值。盧睿澤表示,“很多人沒有看懂這個市場。因為這個市場太多人在做,賣軟件的、賣課程的、做服務的。”

  但云學堂用互聯網的方式重構了一套企業需要的解決員工培訓這件事本身的服務體系。在盧睿澤的心中,所有與員工培訓這件事相關的,都是雲學堂“應該去做的”。他看準了這塊極具潛能和價值的市場,同時對自己所決定的戰略信心十足。

  “無論是內容用平臺的方式做,軟件用我們自己的方式做,服務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做。這都是企業需要一體化服務的地方。而中國這個企業培訓市場,達到千人這個水準的公司,沒有一家企業不會說自己不需要員工培訓的。”

  這樣的信心和被數據驗證過的商業模式,得到了包括雲鋒基金,SIG等在內的投資人的認可。在雲學堂的戰略品牌發佈會上,雲鋒基金合夥人夏曉燕表示,雲鋒基金此次投資雲學堂,主要是看重雲學堂“產品服務體系完整,客戶規模與質量較高,商業化路徑清晰,與釘釘開展戰略合作打開未來企業級市場拓展空間”等優勢。

  她表示,雲學堂是中國國內較早提出一站式軟件+內容業務模式的企業之一,形成了較為完整和成熟的企業分層SaaS軟件平臺、九大課程體系以及多類創新性功能應用,建立了成熟的上下游業務合作鏈條,並不斷深挖各行業的垂直解決方案,在產品、技術和服務等方面,雲鋒基金也非常認可雲學堂自我迭代升級的核心能力。

  

作為內容領域的捕手SIG,此輪的跟投在盧睿澤看來,是因為SIG和雲鋒基金一樣,都對雲學堂的本質有著區別於“單純售賣軟件”的公司的定義。“這兩家領投的基金對於雲學堂的定位是一家在做培訓這個產業鏈的縱向的整合(的公司)。雲學堂未來大的機會是在職場和企業這一塊的內容生產中,這個市場遠遠大於軟件的市場。如果雲學堂能夠做成行業內最大的職場內容的分發服務商,那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事,這也是SIG繼續跟投的原因。”

  據36氪獲悉,截至目前雲學堂共計獲得五輪融資,包括創始人、團隊和道生資本吳彬等投資的4000萬人民幣的天使輪,2014年獲得由朗瑪峰創投領投的8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以及2017年4月獲得了由SIG(海納亞洲)領投的2200萬美金的B輪融資,2017年11月獲得由喜馬拉雅領投的7000萬人民幣的B+輪融資,以及此次5000萬美元C輪融資。

  雲學堂系列融資表

  資本的偏愛,往往意味著這一領域存在著寫出新的商業故事的可能。據美通社報道,埃森哲聯合G20青年企業家聯盟(G20 YEA)推出《職業學習亟待革新》報告中指出,通過對全球14個主要經濟體進行研究之後可以發現,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大經濟體需要通過積極彌補技能缺口來釋放增長潛力。而當下,教育和企業培訓的不足正成為數字技術推動經濟增長道路上難以逾越的障礙。智能技術將在在多個方面改變未來的工作場景,為此,企業需要加強內部培訓以提高適應性,在多挑戰的行業競爭中脫穎而出。目前中國企業選擇進行定期內訓的越來越多,這成就了企業培訓行業可期的未來。

  雲學堂作為行業中的佼佼者,總共獲得了超過6億人民幣的投資。盧睿澤表示,“我一直在說雲學堂對這個產業最大的貢獻是通過我們的創新的新聞,引起了資本市場對企業培訓這條賽道的強烈的關注。”

  「對話雲學堂創始人盧睿澤:雲學堂的商業模式天生性感」

  對於盧睿澤來說,雲學堂是他個人創業經歷中,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創業,想要做一番“事業”。之所以稱其為事業,是因為他認為這一次他選擇了一條大的賽道,要做成一個對社會有價值的,對行業有引領的企業。

  面對壓力和創業中的“生死時刻”,盧睿澤坦言,他會選擇出去徒步,徒步回來之後回到滿血復活的創業狀態。要永遠熱情滿滿地去工作,也要心如止水地去面對工作。大喜大悲在他身上並不常見,反而“壓力”二字一直被提到。融資融到了,會有團隊後續發展的壓力。但壓力對於創業20多年的盧睿澤來說,也並不會讓他的情緒泛起很大的波瀾。一切都在正確的戰略佈局中發展著,他花了90%的經歷做著三件事:不停地看戰略方式、找人才、謀求資本支持。

  對於雲學堂的期待,盧睿澤也坦言在不遠的將來,讓公司上市是一個小目標。雲學堂在盧睿澤眼中是非常有競爭力的團隊,而這樣的競爭力來自於他與團隊之間明確的分工和配合。這一點即使明年將做回CEO,對他看來只是自己精力偏重上的一點改變,主旨還是要讓雲學堂的團隊高效率地向前走。

  “我首先是一個旗手,看著旗子走在前面的人。其次,我是一個壓陣的人。我顧頭尾,頭部引領方向,把這個隊伍建立起來。沿著正確的道路走。尾部是要求大家的一致,是要求戰略的一致性,去抓執行,把速度提上來。這能夠給雲學堂帶來很強的競爭力。中部是我們的團隊發揮創造力和才華的地方。他們在很多專業領域比我強。中間線路的走法,是團隊決定的,我不過多幹預。我從後面看結果,來推動大家的協作和步調的一致,按照我們的路線向前走。”

  

一切的改變都是為了迎接雲學堂未來2-3年的快速發展。整合了“絢星”智能學習化平臺後,雲學堂在企業學習領域遠遠地甩開了同行業中的多數企業,“忽視對手”進入新的發展維度。而云學堂的商業模式,被盧睿澤形容成“三級火箭”。以軟件作為“尖刀”開路,同時提供優質的內容和服務,即“平臺+內容+服務”。“我們用軟件去做企業的基礎設施並建立我們的管道,後面有龐大的內容變現能力,這就是為何雲學堂可以在這麼快的時間內獲得資本認可。它的商業模式是天生性感的。雲學堂從頭看透了企業培訓領域裡一條縱深的通道,而別人沒有看到。當對手意識到的時候,我們已經遠遠領先了。”

  盧睿澤清醒地意識到,有競爭才能有良性發展的更好更大的市場環境。在7年發展中所積累的數據,令雲學堂敢於挺直腰板面對競爭。作為業內第一家將資本和戰略結合起來的創業公司,雲學堂已經學會了“投資+業務的雙腿前進”。跑到頭部的雲學堂,未來將重點關注的職場人群聚焦到了“腰部力量”,企業的中層管理和骨幹員工的培訓成為了雲學堂的目標服務人群。

  在目前的國家戰略轉型的大環境下,新鮮湧出的依賴互聯網和數字化的企業中,產業形態、組織能力以及員工能力都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這同時也對員工培訓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以適應為了20-30年新經濟發展中的人才需求。面臨著巨大的人才發展的需求,盧睿澤表示,這是雲學堂未來發展的機會,“這也是雲學堂為什麼能夠雄心勃勃去做這個事業。這是為社會帶來巨大價值的事情,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目前整個企業學習領域在盧睿澤看來市場規模能夠達到2000-3000億人民幣。而在走出了智能化的第一步之後,未來整個行業或許將在AR+VR的熱潮下,帶來再一次的革新。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36氪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