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彩禮調查:不少農民因婚返貧

  談到兒子的婚事,河南小夥陳杰的媽媽就直嘆氣:“媒人說了,你們家要想娶媳婦,最起碼要比別人家多三成(彩禮錢)”。陳杰家在林州臨淇鎮,家裡幾代農民,家庭狀況不是很好。在當地,有一種“越窮越要”的說法,意思是男方家裡越窮,彩禮就必須給的更多,要給人家閨女一個“保障”。

  天價彩禮,並非一個新話題,卻是一個沉重的社會話題。它往往發生於農村,尤其是一些貧困地區,讓許多家庭不堪其重。隨著十一長假的來臨,農村婚嫁即將進入“旺季”,各地農村地區的彩禮究竟有多貴?近日,記者分赴黑龍江、福建、江西、河南、陝西等地農村進行了調查。

  彩禮不到30年翻了幾百倍 成農民脫貧新負擔

  30-50萬!這是黑龍江一個貧困縣給出的彩禮賬單。

  海倫市位於黑龍江省中部地區,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在這樣一個並不富裕的地區,近年來,農村的“天價彩禮”現象卻大有市場。

  “現在彩禮現錢就得25到30萬,如果再買個車、在鎮裡買套房就得50萬。”海倫市福民鄉海民村村民趙慶山說,兒子大學畢業後馬上面臨婚嫁問題,但他們一家三口年淨收入也就3萬元左右,娶個媳婦至少得攢10年。

  “我們當年結婚時才1000多塊彩禮錢,不到30年就翻了幾百倍。”趙慶山感慨道。

  同黑龍江農村的情況相似,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天價彩禮”現象在各地農村普遍存在,而且根深蒂固,有愈演愈烈之勢。

  在江西鄱陽縣,每個鄉鎮情況雖然有所不同,但彩禮普遍都在10-15萬元,有的地方彩禮甚至可以達到20-30萬元。這對一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有6207元的農業大縣來講,無異於天價。

  據鄱陽縣白沙洲鄉副鄉長汪小芳回憶,實際上在五六年前,彩禮還很低。近三年,不知是什麼原因,鄱陽縣農村的彩禮錢就像插上了翅膀,一年比一年高。

  在河南安陽林州,農村彩禮從前兩年的6萬、8萬元,直接到現在的10萬元打底。除了“真金白銀”的彩禮錢,女方家普遍還要求“一動不動”(“ 一動”是指10萬元以上的小轎車一輛;“不動”是在市區有一套房子)。

  在福建,各地農村聘金則懸殊巨大,從萬元以下到上百萬不等。閩西不少客家農村婚禮聘金都在十幾萬元;閩北武夷山、閩東沿海農村城區聘金“行情”也是十幾萬元;而莆田市沿海的忠門、靈川等地則高達50萬元以上,與莆田其他地方相差6倍以上。

  陝西農村的彩禮每個地方差異也很大,有人對此作過簡單瞭解,關中地區彩禮一般在2-6萬元之間,陝北一般在3-10萬元,陝南一般在4-10萬元之間。一般而言,條件較差的家庭付出的彩禮反而會更高,男方家庭情況好的彩禮反而出的會少一些。

  在採訪中,針對彩禮,男方和女方家的態度呈現出不同的兩面。受訪農村適婚男青年大多都表示:“男女平等,兩情相悅,何必一定要追求彩禮這種形式?”而女方則認為,彩禮是中國傳統儀式的一部分,還是得要的,但多少需視情況而定。

  雖然彩禮節節攀升,但是娶媳婦對於一個農村家庭來講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對於農村有些貧困家庭,哪怕彩禮再高,借錢也要娶。不少村民告訴記者,很多家庭的父母攢大半輩子錢,就為兒子娶一門親事,兒媳婦進家門的那一天也意味著家裡攢的錢花得差不多了,“一門親事掏空一個家庭”的事情並不少見。

  記者在走訪時發現,林州市臨淇鎮某些村莊裡,有的年輕人迫於結婚壓力甚至都開始迎娶“越南媳婦”。

  此外,彩禮只是娶媳婦開銷的一個大頭。汪小芳說,農村的結婚典禮花費也不菲,而且大家都有攀比心理,你家辦得好,我家就要超過你,無形之中造成巨大浪費。

  福建長樂市人大常委會原委員蔣濱建介紹說,婚事排場攀比也造成不好的社會風氣。據介紹,福清長樂一帶不但聘金相對較高,還對請來喝喜酒的客人發放紅包,最多的每人發4千多元。

  陝西省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賴作蓮坦言:“在農村一些地區,特別是在一些相對貧困的地區,由於‘彩禮’嚴重超出居民所能承受和支付的經濟範圍,已成為較嚴重的社會問題,成為不少村民脫貧奔小康路上的‘攔路虎’,不少農民因彩禮返貧。”

  農村彩禮緣何水漲船高?本質上是經濟問題

  “這錢不能不要!”不少家中有女兒的老人在受訪時普遍表示,“彩禮要越多越好,要得越多,閨女以後在男方家越有地位,人就越‘主貴’;要得少了,人家一打聽,多丟人,好像自己家閨女平白比人家閨女‘賤’了很多”。

  通過調查,記者發現,農村“天價彩禮”存在的原因,除了農民經濟水平的提高,錢袋子鼓了起來以外,從本質上說是一個經濟問題,再加上農村根深蒂固的習俗、面子人情文化以及攀比心理的作祟,此外,農村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賴作蓮認為,對貧困的女方家庭而言,因為貧困,未來生活缺乏保障,女方家長希望在女兒出嫁的時候獲得一筆補償,為其未來的生活獲得一些保障。因為在女方家長看來,只能一次性受益。如果女方家長看好男方,對其未來有信心,往往在彩禮上的要價會更低。現實上也正如此,經濟越不好的地方彩禮越高,經濟越好的地方反而越低甚至倒貼。

  河南大學哲學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社會學博士田豐韶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他指出,農村彩禮上漲是婚姻世俗化的表現,彩禮從更多的象徵價值演變為貨幣價值。婚姻貨幣化是人類社會生活貨幣化的集中體現。在城市,女孩出嫁彩禮少的核心原因在於對女兒給雙親養老有很強的預期,而在農村家庭,彩禮一定程度上則是育女補償。

  “一個農村家庭,父母奮鬥大半輩子,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給兒子娶媳婦,傳宗接代,沒有誰家說因為沒錢不娶媳婦的,彩禮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都是根深蒂固的觀念。” 汪小芳說,而對於女方來講,有的家庭嫁女兒高價索要彩禮錢是為了給自己以後生活提供一個保障,也有女方家庭高價討要彩禮是為了貼補自己家娶媳婦的彩禮錢。

  黑龍江省社會學學會副會長、黑龍江大學社會學教授曲文勇說,高價彩禮的出現與農民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思想影響不無關係,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如果讓孩子娶不到媳婦,是父母失職的表現。同時受到彩禮文化的影響。女方家如果收不到彩禮,就感覺沒有顏面,別人看不起。男方家為了讓自己的兒子娶到更好的媳婦,寧願出更多的彩禮。

  江西省社科院社會研究所所長鄧虹認為,農村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也是造成農村彩禮節節攀升的一個重要原因。“改革開放後,越來越多的青年女性進城務工。一般女性在城裡很容易找到另一半,進而進城定居,這更加導致農村女性數量的減少,農村婚齡男青年想要結婚無疑雪上加霜。要結婚,只能掏高價彩禮,從條件更差的地方往回‘買’媳婦。”鄧虹分析表示。

  除此之外,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農村彩禮的不斷上漲,還有一種不可忽視的原因是農村職業媒婆的推波助瀾。和城市的自由戀愛不同,在農村,媒婆在婚姻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按照農村習俗,職業媒婆會從彩禮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回扣作為“中介費”,彩禮數額越大,回扣自然越高。為了獲得高回扣,一些媒婆在說媒時有意擡高彩禮價格,導致農村彩禮價格居高不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