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代號、換酒店、電腦加密……瑞銀手段堪比“007”,8年幫法國人跨國逃稅784億

  這個秋天很有意思,國內“陰陽合同”引發的稅務風波淡去後,國外又接棒上演了一出稅務紛爭大戲。本週一,瑞銀集團被法國檢方送上了巴黎法庭,完結一宗扯皮了6年的稅務訴訟案。

  眾所周知,瑞士銀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銀行之一。從政治上看,瑞士的永久中立國地位一直得到外界承認,金融安全不虞受到政治衝擊;從法律上看,1713年,日內瓦大理事會頒佈了瑞士第一部銀行保密法,從此有了瑞士銀行業為客戶堅守祕密的形象,甚至在1987年之前,瑞士銀行還允許客戶開設匿名賬戶,就連銀行客服人員也不知道客戶的具體身份。

  但是,這種“安全”顯然是一把雙刃劍,在保護了正常人金融資產的情況下,也成了不正常錢財的藏汙納垢之處。除了存放黑錢、洗錢之類的行為,甚至還有銀行體系內的人主動承攬違法金融業務。瑞銀這次被法國檢方告上法庭,就是因為他們曾主動拉攏法國客戶,幫他們跨國逃稅。

  根據法國檢方的說法,總部位於蘇黎世的瑞銀集團不滿足於國內業務,大肆派遣員工隱祕跨越瑞法邊境,前往法國境內拉攏客戶。而在這些員工中,有些人根本就沒有銀行業從業資格,還有的人更是連歐洲護照都沒有。據稱,這些人在法國境內主動接觸富商、高官、體育明星等群體,還在法國組織客戶活動,包括高爾夫錦標賽、狩獵郊遊和藝術展覽等,拉攏他們將未申報的資產轉移到瑞士。

  從2004-2012年,瑞銀這種行為持續了8年之久。在解釋為何這麼長一段時間沒能發現和打擊時,法國檢方採用了非常戲劇性的說法為自己開脫:瑞士銀行使用了“類似007的技術”,以逃避當局打擊。

  檢方稱,為了洗錢、跨國逃稅這類違法業務,瑞銀專門為員工編寫了一本《安全風險治理手冊》(security risk governance manual),其中列出了許多“邦德電影”中的原則和手段,比如要使用加密電腦、發放沒有銀行標識的銀行卡,同時提醒工作人員,要像間諜一樣定期更換居住酒店。瑞銀給涉及業務的所有人都安排了不同的代號,比如,客戶顧問叫“獵人”,理財經理叫“農民”,而所有客戶都會用假名,例如“麗茲的朋友”。

  為了掩蓋法國與瑞士之間的資金流動情況,瑞銀還會設立所謂的“陰陽賬本”,也就是真假兩套帳本,“假賬”用於納稅申報,“真賬”才體現真實交易,和國內的“陰陽合同”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終,法國當局之所以能找到瑞銀的罪狀,靠得還是“內鬼”——前瑞銀員工弗利希爾。2009年,身為瑞銀內部審計主管的弗利希爾被解僱,原因是所謂的“重大工作失誤”。但他反過來舉報了該銀行涉嫌設立雙重記賬系統以隱藏資本流入瑞士的行蹤,並表示,“調查將洗淨瑞銀潑給我的髒水。”

  瑞銀集團的法國子公司瑞銀法國,以及包括瑞銀西歐財富管理部門前負責人基弗(Dieter Kiefer)在內的6位高管,都因涉嫌參與此案而接受審判。在此之前,瑞銀否認了所有指控,在本次審判開始時,瑞銀辯護團隊提出了有關起訴書的程序性問題。

  瑞銀在開庭前態度只能用扭扭捏捏來形容。一方面,他們在電子郵件聲明中堅決表示:“經過6年多的法律程序,我們最終獲得了機會,在庭上對媒體常常提及卻毫無根據的指控作出迴應,這些指控明顯違反了無罪推定和程序的法律機密性。”

  一方面,他們又在媒體面前三緘其口:“出於對法國司法機構的尊重,我們不會在審判開始前公開辯論我們的案件,而會為法庭保留我們的論點。”

  面對天量罰金,瑞銀想必會盡一切手段頑抗到底——在法國當局此前的調查估算結果中,法國公民違法存放在瑞銀的資產可能達到98億歐元(約合784億人民幣),按照歐盟法律,瑞銀可能面臨高達一半洗錢金額,即49億歐元的罰款。2014年法國當局曾希望瑞銀提前支付11億歐元的的罰款,如果未來有處罰落下,這筆金額可以抵扣罰款額。然而,瑞銀表示無法承受罰款規模,最終雙方以對簿公堂而告終。11億歐元都無法支付,49億歐元罰款怕是會讓這家老牌銀行破產!

  不過,開普勒盛富證券分析師高亞爾(Jacques-Henri Gaulard)表示,依照匯豐銀行的先例,罰款可能在22億瑞士法郎左右,即不到20億歐元。也有分析師列出了更小的數字。以阿布侯賽因(Kian Abouhossein)為首的摩根大通分析師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如果這次的罰款數目和匯豐銀行相似,市場的接受度會更高一些。

  這裡提到的匯豐銀行議案,是指2017年,法國方面與匯豐控股達成一項3億歐元的和解協議。

  截至今年6月底,瑞銀財富管理部門已經專門為訴訟和其他監管事務準備了5.67億瑞士法郎。目前,他們尚未透露有多少是為此案准備的。

  法國稅務案是目前瑞銀亟待解決的2大法律糾紛之一。回溯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包括摩根大通在內美國幾家大型銀行曾出售“有毒”抵押貸款證券,其中的糾紛至今未能和解,而瑞銀也被捲入了糾紛之中。瑞銀股東之一的Glass Lewis & Co曾在今年較早時發佈了一份報告中,其中特別提到了這些案件。他們表示,這場糾紛遲遲未能達成和解,讓許多股東擔憂。

  事實上,近年來瑞銀出現的多場風波,就起源於10年前他們和美國的稅務糾紛,巧的是,該風波的起源,同樣是“內鬼”所致。2008年前,前瑞銀銀行家伯肯菲爾德(Bradley Birkenfeld)因協助一位資產達億萬美元的美國地產開發商逃稅700萬美元,在美國被捕,並被判處40個月監禁。

  此人很快反水,直接向美國政府供出了瑞銀集團下設祕密私人財務管理部門,幫助其美國客戶通過隱瞞海外資產來逃避美國國內的稅費的事實,還協助調查人員調查了隱藏在海外的約200億美元納稅人資產。

  根據伯肯菲爾德的說法,在法國逃稅案中的方法,比如電腦加密、更換酒店等,都在美國使用過。他還表示,自己只是瑞銀數十名私人銀行家中的一員。這些人每個季度都會前往美國,管理自己的客戶業務。瑞銀還對他們進行了專門的培訓,在過海關時,他們都將前往美國的原因申報為私人原因,而不是公務原因。瑞銀提供的逃稅方法包括開設祕密銀行賬戶、銷燬記錄、申請瑞士信用卡、填報虛假納稅回執等等。

  證據確鑿之下,瑞銀不得不承認曾幫助美國數千名客戶逃稅。為了避免起訴,他們花了7.8億美元和美國政府達成“延期起訴協議”。此後,美國政府追回的欠稅高達50億美元,伯肯菲爾德也獲得了美國國稅局1.04億美元的鉅額獎金。

  此案的影響範圍非常廣,多個歐洲國家也被曝出現了相似情況,當時估計僅德國隱匿在瑞士的祕密賬戶就有約2000億歐元。2014年,德國向瑞銀開出3億歐元罰單;2016年,比利時起訴瑞銀涉嫌稅務欺詐,此外,瑞銀還在2012年牽涉到和法國相關的另一起案件。當年12月,法國前預算部長卡於扎克在瑞士和新加坡的未“祕密”銀行賬戶被曝光,引起軒然大波。法國隨即展開對瑞銀長達7年的調查。

  幾億美元的罰款,對於瑞銀來說或許稱得上傷筋動骨,但不足以致命。但整個事件造成的連鎖反應,卻可能對整個瑞士銀行體系造成毀滅性打擊。

  在德國之後,“查稅風暴”蔓延到全球各地,瑞士銀行業的最大賣點——保密,開始承擔越來越大的非議。當年晚些時候,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0個國家中的17個一致將瑞士列入稅收天堂的黑名單。

  之後,在多國壓力之下,瑞士先於2013年10月15日正式簽署《多邊稅收徵管互助公約》。雖然,尚未宣佈徹底廢除銀行保密制度,但是加入這個公約後,瑞士有義務開展國際稅收徵管協作,打擊跨境逃避稅行為,使得銀行保密制度的最大意義喪失殆盡。

  2014年5月,該國又和經合組織其他46個國家簽署了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AEOI)標準,47個簽署協議國政府每年彼此自動分享財務信息,其中包括存款人的銀行存款餘額、股息、利息,以此計徵資本利得稅。從那時起,儲戶、銀行之外、各國相關機構亦有權力去查詢本國人在瑞士銀行的戶頭。

  而在今年9月底,瑞士聯邦稅務局發佈公告稱,現已與其他國家的稅務機關交換了200萬條金融賬戶信息,宣告了其保密制度的終結。到2019年,如果合作國家滿足保密性和數據安全標準,那麼屆時數據共享方將擴展到約80個國家和地區。

  本文來源前瞻網,轉載請註明來源。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只提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若存在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品牌合作請聯繫:0755-33015062 或 [email protected]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