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易碎的愛情,輕易就毀滅了婚姻。

  易碎的愛情

  又是一年一度的體檢,哲雄再一次不想參與。一直以來,哲雄自視本身身體素質好,對單位給予的身體檢查的福利從來不屑一顧,覺得那是煩人之事。的確,哲雄不僅身姿高挺強壯,而且自小從沒生過大病,哪怕是小感冒睡一覺就好了。這次當他再次表示不參與時,同事打趣他:“你不是說你沒記住自己的血型嗎?去檢查身體並順道知道自己的血型,不是很好?”哲雄哈哈大笑:“我雖然沒記住自己的血型,但我知道我肯定是B型,因為我的兒子是B型,而我的妻子是A型。”“那可不一定!”一個小夥子故意戲弄他,氣得他幾乎要去追打他。

  不過,嬉鬧歸嬉鬧,這一次,哲雄在大家的勸導下,還是參加了體檢。

  當體檢報告出來時,哲雄一看:果不其然,各項指標不僅很正常,而且近乎完美。他剛想大聲炫耀,猛一低頭,看見自己的血型居然是A型血。他的心,“咯噔”一下,彷彿沉入黑漆漆的大海里。他不再出聲,把體檢報告鎖進抽屜裡,跟主管說家裡有事,早退一會兒,然後急匆匆離開單位。他不相信體檢報告上那個“A型血”,他想去另外一家醫院再查一次,進一步確認。

  當結果出來,進一步確認自己是A型血時,哲雄覺得天塌了下來,他無法想像自己心目中那麼純情的妻子會背叛他,無法接受自己愛護有加的兒子竟然是別人的。他的腦海放電影似地出現一個個鏡頭:妻子嬌羞地依偎進自己的懷裡,對他說:“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縱有男人千萬,我只愛你一人”;夜半三更,孩子一聲啼哭,自己一骨碌爬起來,抱起孩子一聲聲乖乖地哄著,然後手忙腳亂地給孩子衝牛奶,笨手笨腳地為孩子換尿褲,太多太多……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痛苦和恥辱感令他幾乎崩潰,平常不大喝酒的他走到路邊的小吃店,要了一瓶酒,拼命往自己的喉嚨裡灌,似乎這樣就可以麻木自己。

  彷彿中,他似乎聽到有人在嘲笑自己,笑自己被妻子戴了綠帽子還渾然不覺,笑自己傻里傻氣幫人家養孩子,想著想著,他不由自主大喊一聲,將酒瓶掃向地面。服務員上前,他將服務員一把推開,自己跌跌撞撞向著家的方向走去。他的腦海一片混亂,一會兒是人們的指指點點,一會兒是孩子可愛的小臉……

  看見他跌跌撞撞回家,妻子趕緊上前扶住他,嗔怪他:“怎麼喝成這樣?”

  “怎麼喝成這樣,我問你,你的血型是什麼?”哲雄擡起血紅的眼睛,強壓著怒氣,希望妻子的嘴裡能說出不一樣的答案。

  “A型呀,怎麼了?”妻子一臉不解。

  “還怎麼了?兒子呢?”

  “B型呀,你到底怎麼了?”妻子扶著他,更加疑惑。

  “你夠深夠狠!”哲雄終於爆發了,一把推開妻子,又撲向客廳和食廳的隔斷木架,憑藉著酒力,發狠地推過去。“轟”的一聲,木架倒地,木架上所有的擺件和藝術品頃刻間都成了碎片。

  妻子驚恐地睜大眼睛,看著反常的丈夫,大聲嚷嚷:“你發什麼瘋?”

  這時,正在臥室睡覺的孩子被吵醒,“哇哇”地大哭起來。妻子趕緊進去抱起孩子。

  哲雄踉蹌地跟了進去,指著孩子,兩眼通紅問妻子:“說,他是誰的孩子?”

  “誰的孩子?你的腦子讓酒精燒糊塗了吧?”

  “啪”哲雄一巴掌掃了過去:“你騙了我這麼久,還要跟我裝?”

  妻子愣住了,淚水嘩嘩地直往下流。結婚這麼久,他們有過幾次小吵架,但從未動過手。如今,丈夫竟然不分青紅皁白打自己。

  妻子一邊哭一邊迴應丈夫:“算你狠,這孩子你別認了。”然後,抱著孩子轉身就要離去。

  “站住!”哲雄朝著她大吼了一聲,並撲過去拽著她,大聲責問:“說,這個孩子是誰的野種?”

  “你看看,你看看誰的野種?!”妻子將孩子舉到哲雄的面前。哲雄看都不看,用力推開,妻子沒料到哲雄會有這動作,沒抱好,孩子摔到地面上,哭聲震耳。

  哲雄怔了一下。妻子趕緊抱起孩子,一邊哭一邊查看孩子是否受傷。

  哲雄突然不安心冒出一句:“去醫院檢查吧,沒準腦震盪。”

  “你就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妻子很生氣地朝他吼了一聲。

  “是我的孩子嗎?”哲雄的怒火又在往上竄,他好想再一巴掌朝妻子的臉上掃去,但看著她抱著“哇哇”大哭的孩子,他忍住了,狠狠拋出一句:“你夠不要臉,我們離婚吧!”

  妻子擡起頭,吃驚地望著他,然後,咬咬牙說:“你夠混蛋,你不想離我還想離呢。”然後,抱著孩子走了。

  哲雄癱坐在滿地狼藉的地面上。

  妻子在醫院確認孩子沒有摔傷之後,抱著孩子直接住到發小的家裡。她在這座城市沒有任何親人,大學畢業後,為了跟他在一起,不惜拒絕父母的召喚,以及父母為她已經鋪好的路,毅然決然跟著他在這座陌生的城市打拼。幸好還有一個發小也在這個城市,並且沒有結婚,有一套寬敞的住房。

  當她向發小訴說發生的事情,發小嘆了一口氣說:“早就跟你說過,男人都是自私自利、狹隘又暴躁之物,你就不信!”發小是一個偏激的不婚主義者,獨立性很強。她默默流淚了,對發小說:“我暫時住你這裡,事兒解決後我再住回家裡。”“沒事,讓他滾出家門後,你再回去。”發小對她表示支持。

  丈夫這邊,因為感覺被妻子欺騙,心裡火燒火燎,尤其想到出生十幾個月的孩子竟然還是他人的,更是痛不欲生。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蒐集著結婚幾年來妻子的可疑行為。應該說,他和妻子從戀愛到結婚一路風平浪靜,似乎沒有什麼第三者出現的跡象。

  只是記得妻子跟他說過,她在高中時曾經有過一段戀情,讀大學後無疾而終。後來,後來……他想起兩年前曾經有一次妻子跟他說過有遠方的同學到來,要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然後,他們好多人玩了通宵,然後……他越想越發現問題。

  當時因為妻子說是聚會自己沒怎麼放在心上,如今看來,所謂的同學聚會,應該是她的初戀情人到來。還有,他和妻子結婚一年多沒有孩子,可聚會一個多月後妻子就發現懷孕了。“自己怎麼這麼糊塗?”他忽然頓悟,拍著腦門,一種鑽心的痛讓他終於還是落淚。哭過之後,他下決心弄個明白,於是,他找到妻子的高中同學。

  這個同學他見過幾面,算是有點熟悉,所以一見面他就單刀直入發問:“你們怎麼一個月前突然同學會?”“你不知情?是你妻子的初戀情人來呀。”他一聽,臉色沉了下來。

  妻子的同學見狀,趕緊說:“跟你開玩笑的,他們的戀情早已不是祕密,他們的分手更是人人皆知,你不會還有顧忌吧?”後面的話,他已經一句也聽不下去了,他確認一個月前妻子確實見了初戀情人。他現在著急的是,趕緊弄清妻子初戀情人的血型。

  他跑到對方工作的所在城市,通過各種關係,千方百計打聽到她初戀情人的血型,竟然是他最無法接受是B型血,他徹底絕望了。離婚,似乎成了他唯一的選擇。而她的妻子原本想去進一步核實自己的血型,弄清楚為什麼自己A型血,他也A型血,怎麼就生出B型血的孩子?但在得知他一直背地裡調查自己時,很是惱火,她對發小說:“沒想到他竟然這麼不信任我。”她也陷入痛苦和絕望中,去複查血型的想法也被她擱置了。

  就這樣,彼此互不聯繫。冷淡半個月後,他找到她,對她說:“我們還是離婚吧。”她很委屈,也有些不甘,但強烈的自尊,讓她沒有多說一句就簽字了。財產的分割,他給了她較大的照顧,把房產和大部分財產都給了她,獨自黯然離開。

  辦完手續,妻子終於忍不住到醫院重新查了自己的血型,發現自己竟是B型血。她淚流滿面,真不知是以前搞錯,還是自己的記憶出錯。但想不到的是,婚姻中的信任,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一個莫名其妙的錯誤,輕易就毀滅了婚姻。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搞笑段子: 那頓飯之後, 阿姨再沒聯繫我

    搞笑段子1地鐵上,一四五歲的小孩哭著嚷著要玩我手機,我並不認識他所以沒有理,小孩的母親還瞪了我一眼,小孩哭的越來越大聲,這時一個大媽,衝著我噴了一句:借人家孩子…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