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點名曝光科大訊飛,以“AI”之名套利蓋別墅,AI第一股終成笑談

  以“AI”之名套利蓋別墅

  10月13日,央視點名曝光科大訊飛非法侵佔安徽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建設培訓基地為名開發房地產。

  隨著媒體的不斷挖掘,更多科大訊飛宣城違規別墅群的非法性質被爆料出來:

  科大訊飛此處地產名為培訓基地,實為打著高科技的招牌換取地方政府園區類土地,進而形成土地儲備買賣地皮套現。

  也就是說,科大訊飛現在已變成一家打著"高科技"招牌,到處招搖撞騙土地的房地產公司。

  這是科大訊飛繼"同傳造假"之後又一次被公開報道的醜聞。

  那這個成立了十八年,自詡為"人工智能第一股",佔據品牌高地的科大訊飛,為什麼走上了買賣地皮的歪門邪道呢?

  地方政府大力支持

  由於人工智能屬無汙染、高科技產業,正是各地政府求之若渴的緊俏資源。

  科大訊飛打著"產學研"合作的旗號,憑藉"高科技"產業這一金字招牌,因此,受到不少地方政府的大力歡迎。於是科大訊飛處於談判的有利位置獲取更多優惠和資源;

  翻看科大訊飛2017年年報,可以看出,上市公司很依賴地方採購。主營業務收入中,教育產品及教學業務佔比25.54%和2.20%,智慧城市佔比27.3%,政法業務佔比10.23%,三項合計65.27%。

  政法機構和教育機構屬於政府職能部門或事業單位,智慧城市相關採購,很顯然也屬於地方採購一部分。也就是說,科大訊飛幾乎三分之二的營收,都是來自於地方採購。

  來源:科大訊飛2017年年報

  依賴地方政府採購這一點,集中體現在上市公司全資子公司訊飛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身上。該公司2017年營收18.56億元,佔科大訊飛營收比重達34.09%,淨利潤2.75億元,佔比高達63.22%。

  營收佔比達三分之一,淨利潤佔比達三分之二,可見訊飛智元對科大訊飛的重要性。

  而訊飛智元似乎極其依賴地方採購訂單。具體盈利模式,先是科大訊飛與地方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然後再開分公司,最後由分公司收穫地方採購訂單。

  與科大訊飛位於合肥有關,安徽省內相關地級市都積極與訊飛合作。

  從訊飛智元子公司分佈來看,安徽省內地級市佔據很大比重,如淮北、亳州、池州、蚌埠、滁州、宿州、宣城、安慶和六安等。

  在2017年科大訊飛的主營業務收入中,華東地區營收28.56億元,營收佔比達54.14%,由此可推斷,該公司很大一部分營收來自於安徽。此次被央視曝光的科大訊飛別墅群,也位於安徽省宣城市。

  以滁州為例,2015年4月和2017年3月,科大訊飛兩次與滁州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其中,第二次合作的領域涉及人工智能、智能家電、語音基地研發中心建設與智慧產業等方面。

  訊飛“下崽”

  科大訊飛積極與當地政府合作,或與當地政府合資成立分公司,或設立子公司,利用政府資源拿下了大量訂單。

  2017年2月,訊飛智元子公司,滁州訊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2017年12月,滁州市全椒縣一項採購中,滁州訊飛就成了唯一供應商。

  但該項採購內容,似乎只是網上辦事大廳和“一站通”業務,與訊飛擅長的智能語音沒有什麼聯繫。

  來源:滁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

  於是,聯繫上述材料可知,訊飛取得營收的模式,應該是先和地方(如滁州)簽訂合作協議,然後設立分公司,再以分公司名義獲得地方採購訂單。不管是否與“智能語音”相關,只要是“高科技”項目,訊飛的子公司、孫公司都能分一杯羹。

  這樣的好處是,分公司是當地的,稅收回饋當地。

  不過,安徽省內有些地區,並不滿足只收獲稅收,還希望分得利潤。池州、亳州和淮北,就由地方國資與科大訊飛成立合資公司。

  省外方面,合資公司則更為普遍,如重慶南岸區、湖南常德市,就紛紛與科大訊飛成立合資公司。

  地產訊飛

  以搞研發、產學研合作為名,科大訊飛通過半賣半送、資源置換等方式大量拿地,增厚資產。

  業內人士透露,訊飛為了拿下區域項目於是成立了眾多分、子公司。然而這些公司,沒有後續業務開展就關掉撤掉。

  政府以為招商了高科技企業,實際上,根本沒有心思真正地在當地搞產學研合作。此外,科大訊飛在各區域拿了很多地,都是各地政府半賣半送或者資源置換的。

  通過在地方設立分公司,科大訊飛收穫了營收和利潤,地方購買了產品,提供了廉價資源,卻無法獲得真正的產業和研究機構。然後,各地研發基地沒建起來,土地卻拿了不少。

  地方政府白白付出了土地和資源,卻並未獲得產業開發的機遇,更無從談起任何科技研發成果。

  名為搞研發,實為拿地皮,增厚資產。

  在央視曝光的安徽省,就是科大訊飛大面積開展此類合作的重點區域,科大訊飛成立了近20家空殼公司運作拿訂單、拿地,成為其營收的主要來源。這一出"空手套白狼",與當年的樂視如出一轍。

  科大訊飛就這麼打著"產學研"合作的旗號,憑藉"高科技"產業這一金字招牌,利用各地政府招商引資的機會與政府合作,狠狠撈錢。

  那個自詡為"人工智能第一股",在成立十八年,佔據品牌高地後的科大訊飛,就這樣走上了買賣地皮的邪魔外道。

  裝X時代

  這是一個把“科技”當做品牌戰略的時代,這是一個不貼上“科技”的標籤,就無人問津的時代。“AI”正成為很多人裝逼的利器。

  把AI的裝逼價值發揮到最極致的,還是老牌人工智能企業科大訊飛。

  這個號稱中國智能語音與人工智能產業領導者的企業,儘管在成立初期並沒有想到自己可能是個AI領導者,不過是想把中國的語音產業做好而已。但隨著業務的增多和行業大環境的變化,科大訊飛慢慢把自己往AI靠攏,並在語音識別和自然語言處理上一直領跑中文市場。

  深耕了十幾年垂直市場之後,人工智能突然變得火爆,而這個已經上市的語音技術公司,在宣傳上迅速讓自己成為“人工智能”行業第一股。這個套路沒有毛病,畢竟是公關傳播需要。

  但是,科技圈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吃相不能太難看,否則可能會被大家DISS。

  而科大訊飛的吃相似乎就不怎麼好看。

  回顧一下前不久的“科大訊飛同傳造假”,如果不是有人爆料,很多人還不知道科大訊飛壓根不是在搞人工智能,而是在折騰所謂的“人機耦合”,就是人和機器一起去完成一件事。

  但按照科大訊飛闢謠的路徑看,其實他們發佈的這些翻譯硬件產品,人還是佔大頭,機器不過是個載體。

  儘管雞賊的科大訊飛公關迅速做出了迴應,並讓一大波自媒體人站臺解析洗地,但有一點是解析不了的,就是科大訊飛說自己是AI公司這麼多年,每次發佈的產品都是循著這個方向,並任由媒體解讀自己的產品多麼智能,多麼牛逼。而醜聞一出,則匆忙解析是“人機耦合”,本質還是借人工智能之風過度宣傳。

  但,誰也知道,只不過一張窗戶紙,隔著訊飛難看的吃相,背後是其握著“AI”裝逼的模樣。

  對於裝逼為何他們如此執著?

  因為這背後巨大的利益!

  昨日神壇

  科大訊飛是一家聞名遐邇的高科技公司,很多人似乎認為其媲美BAT,是未來人工智能領域的龍頭。

  在這個人工智能只打雷不下雨的時代,科大訊飛在內部演化出了一種“品牌套利”的商業模式——憑藉其在科技領域的知名度,廣泛與地方成立獨、合資公司搞產學研合作,換取承接政府採購訂單,並藉助子公司吸收園區類土地資產,形成土地儲備以備不時之需。

  這與樂視的風光年代的拿地模式並無二致。

  事實上,科大訊飛在語音技術上的確較為領先,然而其取得營收和淨利潤,卻依靠教育及政法部門的採購。具體應用上,英語口語考場的解決方案是做的比較成功的,其中的核心就在於需要有機器進行語音識別並打分的系統。此外,智慧法庭項目,實質上就是替代書記員的工作,利用訊飛的語音識別技術,將庭審過程轉化為文字記錄。

  也就是說,如今的科大訊飛,剝離其研發“牛X閃閃”的外殼,其本質上可能只是一個賣教育產品和乾地產的公司。

  不得不說,科大訊飛打著"人工智能"高科技品牌,通過與地方政府合作換取土地的盈利模式,是個圈錢的好辦法;科大訊飛也藉著研發的名義搖身一變成為坐擁大量地皮的地產公司,躍升AI界首屈一指的"地產股"。

  然而,靠地皮圈錢卻只能加劇資本的逃離:據媒體統計,2018年以來,科大訊飛股價下跌超過40%。

  此次侵佔揚子鱷國家自然保護區違規建設別墅群,更讓這家高科技企業跌落神壇,落下了"不務正業"的笑柄。

  而且,科大訊飛作為這個行業的領頭羊,帶了一個壞頭,號稱高科技企業,但科大訊飛一直以來沒有拿得出手的核心技術和產品。堂堂"人工智能第一股"不過是徒有虛名,"同傳造假門",更讓科大訊飛在AI界丟盡了顏面。

  而面對之前的“同傳”,作為BAT,也許內心不情願,但為了宣傳和擡升股價,也跟著裝逼,從而產生蝴蝶效應,無論是從業者還是媒體,大家都跟著炒作各種各樣的人工智障產品,但所謂的AI時代,卻總是遲遲未來。

  這傷害的是整個行業。

  而且,其吃相未免也太過難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