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招解困股權質押危機,這對A股的影響有多大?

  曾經一輪轟轟烈烈的槓桿牛市行情,激發了上市公司參與股權質押的熱情。實際上,在一般情況下,只要上市公司股票價格不發生非理性的下跌,市場環境不發生實質性的惡化,那麼股權質押工具還是一種比較便捷的工具,滿足上市公司在發展過程中的實際需求。

  在健康的市場環境下,股權質押有利於上市公司大股東緩解資金面的壓力,他們可以通過股份質押等方式減緩資金面的困局。與此同時,在比較良好的市場環境下,仍然可以藉助股權質押的工具擴大投資槓桿,實現利潤最大化的目的。更有甚者,一些激進的企業還積極藉助多方面的融資手段實現蛇吞象的目標。

  當然,這也是建立在市場環境良好、看好上市公司股票預期的基礎之上。然而,對於股權質押工具,本身還是一把雙刃劍,在市場環境偏暖之際,股權質押工具往往可以發揮出其應有的效果。但是,一旦市場環境發生實質性惡化,恐怕對於過於依賴於股權質押工具的上市公司大股東,則往往會因質押率過高,或無力補充質押物、保證金等問題,而影響到自己的控股權與話語權。與此同時,因大股東對上市公司的影響較大,而其股權質押觸及平倉乃至強行平倉之際,往往會觸發一系列的不可控因素,對上市公司的資金面、經營狀態等因素構成較為深刻的衝擊。

  實際上,經過了之前一輪槓桿牛市行情之後,A股市場上市公司幾乎達到了“無股不押”的狀態,而上市公司熱衷於股權質押的工具,還是看重其工具自身的優勢,且對上市公司自身的發展抱有比較良好的預期。

  但是,對於上市公司過於依賴股權質押等工具,在惡劣的市場環境下,往往容易產生出系列不可控的風險問題。在實際情況下,對於質押率過高,尤其是質押率偏高的民企上市公司,其往往最容易在市場環境極端非理性的背景下,發生系統性風險。

  需要注意的是,對於部分上市公司的股權質押,並非僅僅侷限於一次,而是進行反覆質押,同時還會藉助各種不為人知的融資工具進行融資,企業潛在的槓桿率非常高。由此一來,一旦企業發生了資金鍊的問題,且企業的融資通道發生了實質性的收窄,恐怕就很難迴避問題的爆發。

  最近一段時期內,A股市場的表現非常疲軟,且創出了2536點的新低位置。本來,對於A股市場3000點以下的位置,往往容易引發股權質押大規模觸及預警線的風險,但考慮到滬市市場指數相對失真,而對於其餘市場指數早已創出了調整新低,實際上也意味著股權質押危機爆發的現象會比我們想象中更加嚴重。

  確實,對於上市公司觸及預警線的情況已經比較普遍,而接下來更引人擔憂的,則是上市公司觸及平倉線後,是否具有補救的策略,則顯得尤為關鍵。換言之,如果上市公司發生大面積觸及平倉線風險,卻沒有實質性的補救策略,恐怕將會面臨系統性的問題,而大量上市公司的實控人控股權也可能會發生丟失的風險。

  不過,就在近日,深圳卻率先出招解困股權質押的危機問題,併成立了專項小組,安排了數百億的專項資金,以降低深圳A股上市公司的股票質押風險。

  需要注意的是,對於此次深圳的出招解困,並非簡單的救助,而是強調了幾個重點。其中,一個是強調了市場化的運作,通過市場化的手段完成這一次的處理過程;一個則是強調出招解困,並非義務救助,而是存在盈利考核的要求,納入解困名單的上市公司獲得解困資金後,並非代表著風險就此消除。此外,對於通過股權等方式化解原則,則不以控股為目的,不做第一大股東,不改變實際控制人對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對於此次深圳的出招解困,還是一種帶有盈利目標,非簡單救助的方式。

  即使如此,但這對於深陷困局的上市公司而言,還是一個非常及時的救助舉措,但關鍵所在,還是在於存在質押風險的企業可否納入解困名單之列,尚且有待觀察,而一旦深圳出招解困的方案得到了全國性的示範效應,那麼對於A股市場而言,還是具有非常積極的影響。

  不過,從實際情況下,並非所有城市都擁有深圳的經濟實力,而在實際情況下,即使這一方案得以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恐怕也只有少數經濟實力較強的城市跟風效仿。但是,對於股權質押危機問題,可以解決一時的燃眉之急,但若上市公司自身風險防禦意識不夠,且市場環境進一步惡化,恐怕仍未從本質上消除股票市場的風險問題。

  因此,在深圳及時出招解困的背景下,股票市場同樣需要有配套性的方案給予配合,以提升股票市場自身的風險防禦能力,降低繼續非理性下行的可能性。否則,只有部分地方的出招解困,卻缺乏了全方位的配套支持,可能對A股市場的正面影響還是顯得比較有限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