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暴力,是讓孩子做紳士,還是讓孩子成為野蠻人?

  這已經是兒子在學校裡第N次被打臉了,我從一開始的無所謂,讓孩子自己去處理,到忍無可忍的教育他,要以牙還牙。

  周小虎的媽媽和我的相熟也是來源於孩子共同學習散打。

  至於當初學的目的,和我一樣,都是為了抵制“暴力”。

  其實,如今的治安已經不錯了,可現在的孩子都是家裡的寶貝,一個個脾氣大、性格倔、又都有跆拳道或者散打、拳擊、武術等技能伴身,實在都是“厲害”的角色。

  面對如此“寶貝”,我家從小就奉行聖賢教育的兒子,實在有點有點“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為了讓兒子至少要保護好自己,無奈下,我和老公商量還是去學散打吧。

  打沙包、做速度練習,提高臂力。

  一晃就是一年半,後來,班裡那個大個子又欺負人了,受欺負的孩子裡,只有我兒子一個小個子還了手,結果連我都驚訝不已,對方的眼眶和嘴角都青了。

  我當然也逃不過被老師叫到了學校,和兒子獨自面對大個子男孩和他的家人時,我不卑不亢,也沒有道歉。反而站在兒子面前平靜的告訴他們“以前你兒子打我兒子的時候我可沒找過你們,現在你孩子的情況我也不會理會,至於以後,如果他再欺負我兒子,後果或許比這個還要慘。不過,打傷了人責任我們負,錢我賠,想要拘留,我也奉陪”。

  在對方家屬“慣子如殺子”的罵聲中,我眼看著一大家子帶著大個子男孩離開老師辦公室。

  當然,再後來,我兒子成了學校裡有名的“老大”,沒人在欺負過他。

  今天我說這事,不是為了炫耀什麼,而是要告訴那些“仁義”的家長,不要教育成為暴力行為面前的“紳士”,而是要積極面對壓力,拿出點“痞”,帶出點“橫”,即便是暫時性的成為“野蠻人”也在所不惜。

  不過,這裡面還有一點很重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