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從”,彩禮的去向與歸屬

  在農村,婚前男方送給女方的彩禮表面上是交給了女青年的父母,實際上彩禮是男方送給女青年本人的,只是在女青年出嫁之前由其父母代為保管,在其出嫁之日,其父母再將彩禮錢如數交還給女兒,讓其在婚後作為小家庭的積蓄來使用。彩禮的去向在這裡是指婚前男方家庭給女方的彩禮,尤其是現金部分,在婚後女方父母是否及時交還給女兒的現象,也即彩禮是否及時歸屬於新娘或新婚小家庭。彩禮作為一大筆資金與財產,婚後彩禮的去向也是眾多人普遍關注的話題,當然彩禮的去向——交還與新娘或新婚小家庭或由新娘孃家父母“私吞”,更是婚姻當事人以及婆家人更為在意的事情。在彩禮的去向一般分為三種情況:及時交還、暫時不交還、不交還。

  一、“通情達理”,及時交還

  在農村男家所送的彩禮在婚前是給新娘本人的,婚後則成為新婚小夫妻的共同財產。由於女性地位的提升或“男掌外,女主內”觀念的影響,家庭財產一般是由女性掌控,因此彩禮也往往交由新娘掌管。目前在農村也經常用“當家的”來形容家庭裡的男子,但是目前往往用財產的擁有權來證明“誰在家庭裡當家”,劉村也毫不例外,財產由女人掌管,更不用說彩禮。一般情況下,“明事理兒”的女方孃家在結婚當天,即女兒上花車(婚車)時就會將提前存到銀行卡里的彩禮錢如數交到男方派去迎親隊伍中的一位德高望重的男子手裡,然後由這位男子當著男方父母的面交給新婚小夫妻,並告知裡面的錢數。

  費孝通認為鄉土社會與現代的“法治”社會不同,鄉土社會是個“禮治”的社會,其中“禮”就是社會公認合式的行為規範,鄉土社會中合於禮的行為就是對的,對即合式的意思,鄉土社會中的禮不需要法律來維持,而是靠傳統與鄉民自覺來維持。女方孃家儘快將彩禮錢交還給女兒,對農村民來說就是一種“禮”,是一種合於禮的行為規範。在當地人看來,女兒未出嫁之前,男方送的彩禮錢暫時由女方父母替女兒代為保管,但畢竟是“女兒家的錢”,最終都是要還給女兒的,即使一家人再親,“嫁出去的女兒一一潑出去的水”,終究還是要做“別人家的媳婦”,所以要將錢還回去。“一個人言行是否妥當,社會交往是否得宜,在鄉村輿論中常要歸之於講不講理、懂不懂禮。在這類話語背後,隱然存在著一套禮俗邏輯與公共機制。”如果女方孃家違背鄉村中的這種“禮”,便會招致兩個村裡人的數落與議論,村民會認為他們貪圖女兒的彩禮錢,一旦不交還彩禮錢,村裡人都會認定他們不是在“嫁女兒”,而是在“賣女兒”,因此會被貼上不懂“禮數”的標籤;而且若沒有及時交還彩禮錢,女兒在婆家的地位也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正所謂“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

  村裡的一位男青年劉健在2016年正月十六舉辦的婚禮。在送完親朋好友,並在一切都收拾妥當之後,村裡輩分較高的男子,當著男方家長及眾村人面前,將一張農村信用社的卡交給新婚男子,並說道“那邊(女方家長)專門交代了,裡面有120000(元)整,一分都不少。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新郎將此卡接過,並道謝,隨即將卡交給了新娘。

  二、“有備無患”,暫時不交還

  農村現在的適婚青年,其父母所生年代一般為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因此在其父母婚後正值改革開放之際,家庭生活條件有所改善,但是重男輕女思想依然嚴重,一般每個家庭至少兩個孩子,必須有一個男孩。村民都認為如果家裡沒有男孩就認為“沒有人”,也即後繼無人,他們認為女兒最終都要嫁入別人家,所以有女兒的家庭都至少會有一個男孩。這也造成了豐村甚至整個農村地區男女比例失調以及彩禮日益高漲。對於女兒剛剛結婚並且仍有兒子未婚的家庭來說,此種負擔更重。沒錢總是要借的,“閨女不是外人,拿著閨女的錢先用著,等以後有了再還。”因此,女方父母會暫借或暫用女兒的彩禮錢,來為自己的兒子送彩禮以及置辦婚事,等過了兒子的婚事,再把錢還回去。這種情況下,女方父母會將具體情況告知自己的女兒,甚至會讓自己的女兒將彩禮問題解釋於新郎或婆家,以免給新婚家庭造成不必要的誤解。對於這種現象,新郎或婆家一般都會予以理解,並不會因為這件事影響一家人的和氣。

  三、“不明事理”,不交還

  此種情況在農村很少見,但是確實有之。這種情況分為兩種,一種是新婚夫婦兩個人因為某些原因,結婚幾年甚至一兩年就離婚。家庭財產都由新娘掌管,因此兩個人在離婚後,彩禮錢大部分都被女方帶走,由於農村人維權意識低以及並不想將事情鬧大,被村裡人說閒話,所以在要求對方歸還彩禮錢無果後,也就不再追究。另一種情況便是類似暫時不交還彩禮的情況,嫁女兒同樣也有兒子的家庭,由於彩禮數額巨大,女方孃家在辦完自己女兒婚事之後,沒有足夠的錢為自己兒子送彩禮以及置辦婚事,所以暫用女兒的彩禮錢作為“二次彩禮”為自己的兒子娶媳婦所用。但是,條件本就不好的這種農村家庭是很難將十幾萬元的彩禮錢湊足還給女兒,長久下去,彩禮錢便會不了了之。“打斷骨頭連著筋”,畢竟都是一家人,女兒也理解父母的難處。“一種更為深刻的道德必須不僅僅以群裡壓力和長期利益為基礎,而且必須主要以內化的規範標準為基礎。”

  彩禮的按時交還己經內化為農村的行為規範與準則,形成共同的地方性知識與話語體系,並約束著村民的行動,對於生活於其中的每個村民都應當遵循內心的道德律令,將彩禮及時交還。因此,不將彩禮錢還給女兒家庭的女方父母難免會遭同村人私底下議論,認為他們不講人情、不明事理兒。這在鄉土社會雖不合於“禮”,卻也實屬無奈之舉,不得已而為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