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俄羅斯會走向何方?是再次崛起,還是二次解體?

  眾所周知,俄羅斯有著無比輝煌的歷史。但這一切都是過往雲煙了。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喪失500萬平方公里土地,國家實力也嚴重衰退,黯然退出超級大國之列。

  當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的俄羅斯,依然算的上是世界級大國。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失,這種大國地位的維持,也越來越顯得艱難:

  就內部而言,俄羅斯的工業體系已經基本崩潰,主要靠出售資源維持。再加上地緣結構存在缺陷(西重東輕),民族分裂隱患(邊疆地區少數民族對國家文明認同感較低);而在外部,俄羅斯龐大的國土面積,身居亞歐大陸北部中央的地緣區位,決定了它跟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強勢勢力都存在結構性地緣矛盾。這種內外交困,決定了像俄羅斯這種國家,幾乎不存在“苟且偷生”的戰略空間,對它來說,未來的發展之路只有兩條:要麼勵精圖治,東山再起;要麼逐漸沉淪,甚至二次解體。今日這種苟延殘喘,絕非俄羅斯的常態。

  那麼,東山再起和二次解體,俄羅斯更有可能走向哪一邊呢?在雲石君看來,後者的可能性,可能略大一些。之所以這麼說,主要是基於以下幾方面考慮:

  首先是俄羅斯的結構性地緣缺陷。雖然就國土形狀而言,俄羅斯看上去還是較為規整。不過,內部卻呈現出明顯的西重東輕格局——國家精華地帶位於國土最西端,東邊的廣袤西伯利亞地區不僅與本部相隔遙遠,而且氣候苦寒,這不僅意味著其難以有效開發,也意味著東歐本部向其投射地緣影響力的難度較大。再考慮到俄羅斯東歐本部本身也不是特別優質的地緣板塊,潛力相對有限,這意味著俄羅斯這種地緣結構,存在著極大的不穩定性。國家強盛時,尚可有力維持。可一旦國家衰落,中樞對邊緣板塊的控制力就會急劇衰落——要麼當地滋生分離主義浪潮,要麼本部難以承受對遙遠邊疆的統治成本而主動將其剝離——蘇聯解體,便是這一點的體現。

  當然,蘇聯分裂後,如今的俄羅斯,內部分離主義傾向已經減弱許多(離心力最強、控制成本最高的地區已經獨立出去了),可俄羅斯西重東輕,東西跨幅巨大的地緣格局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所以這種分裂隱患依然無法徹底消除。如果俄羅斯現實國力繼續衰落,潛在的分離主義傾向就會再次泛起(車臣,韃靼斯坦等地,會隨著俄羅斯衰落而愈發離心)。

  其次。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工業體系已經基本瓦解。雖然普京的上臺,一度遏止了這種頹勢,但並沒有根本上重塑俄羅斯的經濟體系,隨著烏克蘭衝突和美歐經濟制裁,俄羅斯再遭重創,且迄今無回穩勢頭。

  當然,在一些人看來,這只是階段性的困難而已。畢竟歷史上,俄羅斯也曾屢遭重創,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接下來的蘇俄內戰,以及西方長達二十年的孤立,當時俄羅斯面臨的局面比現在嚴峻的多。可俄羅斯不僅挺了過來,還成長成全球第二工業大國——而且在二戰後再次復興,直接成為超級大國。從這個角度來看,俄羅斯雖然眼下困難,但只要能穩住陣腳,等待時機,未必沒有翻盤可能。

  但其實並非如此。今日俄羅斯所面對形勢,跟當年蘇聯建國時已經有了很大的差異。

  在之前的《地緣政治:俄羅斯系列》中,雲石君曾說過,蘇聯建國時,正趕上第二次科技革命成果普及應用的高潮。藉助對新出現的機器化大工業成果的大規模運用,蘇聯對廣袤國土的開發能力大幅提升,由此創造了大量新增財富,躋身工業大國的行列。

  當然,雖然規模坐上去了,但受限於客觀條件,蘇聯工業製造的成色一直不怎麼樣——除了軍工以及相關配套的部分重工業,其他大多數都是些傻大黑粗的糙貨。

  但當時這些問題並不大。蘇聯建國的頭幾十年,世界處於第二次工業革命成果的普及推廣期,代際差距不算大;而且以機器製造為主要特徵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科技含量並不高,所謂之成色差異,主要僅僅體現在單位產量,單位能耗方面——說白了無非就是造同樣的東西,多耗點資源而已。這對日本來說可能是大麻煩,但對蘇聯這種資源土豪來說,簡直就不是事——單位制造能力的差距,它完全可以用工業規模的優勢來對衝。

  但現在不同了。現在的世界,已經經過了第三次科技革命。這次革命跟之前兩次工業革命的區別就在於,科技含量對製造的重要性大大增加——相同類型產品,如果科技含量不同,其價值會判若雲泥。

  俄羅斯除了軍工,工業體系的科技含量先天不足,以前靠著規模和資源優勢,還能夠對衝下,現在隨著代際差距的拉大,再像以量取勝,就有些力有不逮了。再加上第三次科技革命成果的迭代速度超快,這就更讓俄羅斯的落後工業體系難以跟上,跟主流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最終免不了被時代淘汰。蘇聯已經亡了20多年了,俄羅斯的工業體系卻依然在谷底徘徊,這更證明了其在根子上與第三次科技革命的調性嚴重不合。

  而經濟發展模式的變化,也削弱了俄羅斯復興的本錢。俄羅斯最大的底氣,就是那1700萬平方千米廣袤國土。通過對它們的開發創造財富。

  這一套玩法,在蘇聯建國之初還是很有效果的。當時的世界經濟體系還基本上都處於各自為政的狀態。列強通過對自己領土、殖民地的開發攫取財富。但100年後的今天,全球化成為趨勢,經濟發展已經不在侷限於國家、勢力範圍的限制。列強借助全球化,把世界上的幾乎所有已開發地區,都轉化為自身獲取財富的土壤——不管是一開始的美、日、歐,抑或後來居上的中國,都是通過全球化,來獲得國家經濟的發展和財富的增加。

  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俄羅斯的領土規模優勢。

  不錯,俄羅斯國土廣袤,但再廣袤,跟五大洲也沒得比。再加上俄羅斯的領土大多開發程度有限,可開發價值不高,能創造的單位收益較低,從這種地裡刨食,性價比遠遜於對全球已開發地區的經濟整合。

  當然,俄羅斯也不排斥全球化,它也願意通過全球化,在全世界範圍攫利。可問題是,俄羅斯工業體系老態龍鍾,除了賣資源和軍火老本,它實在拿不出其他有競爭力的工業品。這就限制了俄羅斯全球化的空間。再加上近年來全球化對西方負面作用越來越凸顯,美歐右翼興起,對全球化抵觸有所增加,這又從外部限制了俄羅斯靠全球化攫利的空間。

  而從地緣政治角度分析,俄羅斯的未來發展之路,也面臨相當大的問難。

  之前雲石君已經說了,俄羅斯它跟世界上幾乎所有的主要地緣勢力,都存在著結構性的地緣矛盾——這意味著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始終面臨巨大的外部壓力。

  當然,美、中、歐、伊斯蘭這些地緣勢力各有各的算計,不大可能同時攜手對付俄羅斯——比如在美歐聯合擠壓俄羅斯的當下,中國反而會對俄羅斯提供援助。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著俄羅斯就能夠輕易的合縱連橫。鑑於俄羅斯巨大的體量,和橫亙亞歐大陸北部中央的地緣區位,一旦起東山再起,立刻就會對其他勢力構成直接而巨大的威脅——哪怕是曾經的朋友也不例外。這種體量和區位所蘊含的天然制霸潛力,使得所有人都戰戰兢兢,哪怕是在俄羅斯國家衰落,且己方出於自身利益需要拉他一把時,也會因為考慮到俄羅斯一旦翻身不可複製的風險,而縮手縮腳,不敢幫扶太過。一旦發現俄羅斯緩過勁兒來,外援就會適時而止,絕不會沒心沒肺的鼎力支援,最後養虎為患。

  鑑於俄羅斯外部強大地緣壓力始終存在,而外援卻因為其潛在威脅而絕不敢相助太多,這種外部敵我力量的不對等,使得俄羅斯在逆境時想要頂住壓力,上演精彩逆襲,就更是難上加難。

  先天的內部地緣缺陷,對新經濟模式的水土不服,以及外部地緣環境的複雜性,這種種原因,導致俄羅斯的大國復興之路異常坎坷,一直無法尋得實質性突破。而隨著時代發展,其他列強實力和科技水平不斷提升,俄羅斯的蘇聯老本卻逐漸消耗殆盡。這種差距不斷拉大下去,俄羅斯外將失去與其他列強匹敵的資本,內則長期積弱導致國家認同削弱,民眾信心和內部凝聚力喪失,那麼在這種內外交困之下,很有可能重蹈蘇聯覆轍。所以,雖然俄羅斯未來是興是衰,暫時還難以定論,但就趨勢而言,如果俄羅斯不做出根本性改變,未來相較於東山再起,俄羅斯二次解體的可能性,還是要更大一些。

  當然,其中也不排除有變數發生。比如地理環境變化(全球變暖),或許會導致俄羅斯廣袤的西伯利亞領土開發價值提升,甚至開通北冰洋航線。

  那麼,氣候如果真的變暖,具體會給俄羅斯帶來哪些好處?這些好處,是否強大到足以支持俄羅斯走出困境,東山再起?關注微信公眾號:雲石,雲石君會在下一節《地緣政治:北亞對中國的重要性》一節中繼續為大家解讀。

  本文為雲石地緣政治系列25——俄羅斯之第二節。解讀大國博弈內幕,剖析政治深度邏輯,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雲石,收看全部雲石君地緣政治系列文章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雲石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