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起票補或被取消 9.9元看電影將成歷史

  CCTV6旗艦欄目 @中國電影報道 13日發微博稱,據業內人士消息,下週起將停止一切線上票補。

  微博截圖

  新規包括:

  一、停止一切線上票補,包括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但不包含影院線下售票;

  二、第三方線上售票手續費不高於2元(含票務系統),院線/影投不得參與分配;

  三、未獲得公映許可證的影片將無法開展預售;

  四、線上售票上對影院的結算週期從今年10月1日開始變成8日內結算,明年十一起要求即時結算。

  9月13日,國家電影局相關人士迴應稱,一切以近期公告為準。新京報多方瞭解,獲悉上述公告預計在今明兩日內發佈。大地影院、博納影業、保利院線、淘票票等稱,已經獲知相關信息,但條款的細節是否調整以主管單位公告為準。

  票補,已成為電影行業熟悉的現象。自從互聯網平臺以售賣電影票為入口爭奪用戶,票補就成為利器,過去幾年,9.9元票價,甚至最低5元觀影,都不時出現在電商平臺。

  據每日經濟新聞消息,2017年559億元的票房,有至少20億元是票補所為。票補並非都來自電商,其中有12億元竟然是片方掏錢買單。

  片方為何掏錢票補?

  其實就是為了爭奪電影院的排片。

  李捷表示,行業整個電影院也就是15%左右的上座率,“大部分影院經營不好,只有20~30%的電影院處在盈利狀態,70%~80%的電影院屬於略平或者虧損狀態,這種情況下,只有兩個趨勢,一是互聯網平臺票補繼續縮小,因為已經完成用戶向線上轉化,另一個就是片方投入票補競爭。因為影院還是靠票價拉動上座率的。”

  哪部影片票補多,影院自然給予考慮多排片,這直接導致片方在票補方面的“軍備競賽”。華誼兄弟CEO王中磊坦言,這種競爭環境下,哪怕你拍了好電影也要掏錢票補,“如果你不掏,我就告訴你友商那裡補了多少錢,你不補的話,電影院不給你排場。”

  

  貓眼

  貓眼評分9.1分的《老炮兒》票補近3000萬元。王中磊坦言,一年12億元的票補對片方是不小的負擔,“我們不想掏這12億,因為每年華誼電影製作發行上面就有近20億元的投入,再有10億元這樣的投入,負擔非常大。”

  “內容提供商有時候就被這些新的商業模式綁架了。今年春季檔不允許低票價競爭,但據我瞭解很多片方用了別的招:我們不降票價,拿出真金白銀買票鎖場!”王中磊說,有的公司甚至把重點功夫放在票補上,“迷信這個可以辦成事,電影拍得好不好不重要。”

  新麗電影總裁李寧表示,現在所有大片都得票補,“變成了我們進入圈套,所有制片市場沒有辦法不得不做。”李寧很明確表示,同意行業取消票補,把更多的錢投入電影創作、宣傳、發行當中。

  2017年整個市場投了20多億元票補

  票補手段最初來自互聯網公司,電商平臺為了爭奪消費用戶大肆燒錢補貼,從此有了低於10元的電影票。阿里影業的淘票票如今已是在線票務的寡頭之一,淘票票總裁李捷毫不諱言,票補已經實現了購票用戶從線下向線上轉型,“現在春節檔有90%的觀眾是線上購票,最高峰大年初二的歷史數據已經突破了92%。”

  馮小剛說票補,“一個電影宣傳費加上票補一個多億,超過電影本身了,這個惡性循環,年輕導演、年輕影視公司的小片怎麼生存,它沒有票補進不了電影院,它一日遊。”

  正因如此,從今年年初開始,國家就逐漸對票補進行限制,包括“春季期間最低票價不得低於19.9元”、“單部影片不得超過50萬張”等。如今上級部門再發新規,線上票補將徹底消失。

  中國電影票補熱潮出現在2014年,線上票務平臺的興起與發展大力助推票補工作進行。

  2014年貓眼主導的兩次票補活動讓整個市場看到了票補的威力,6月底《變形金剛4》上映,貓眼啟動大規模票補;國慶檔期間,貓眼繼續將票補應用在《心花路放》身上,以9塊9超低票價幫助影片創下預售票房4000萬、預售一週100萬張電影票的成績。雖然最終決定票房成績的不是票補,但這兩次接連進行的高調票補,讓整個電影市場重新認識了票補。

  從2015年開始票補熱潮就晉升為票補大戰,風潮最盛的同時,票補紅利也開始消退,白熱化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讓市場和參與者都開始思考票補的真正意義。

  2015年3月《葉問3》票房造假事件之後,票補戛然而止,市場進入冷靜期,但隨著當年暑期檔開啟,票補風潮再起,《捉妖記》《港囧》《煎餅俠》《大聖歸來》等影片背後均有大量票補身影。許多人在牌桌上底氣十足地碼牌,但也有許多人被裹挾著身不由己,“大家都在補,我也不能不補”的無奈聲音陸續傳出。

  

  2016年—2018年第一季度電影票房、人次對比(圖片來源:中國電影報)

  2017年票務平臺投入的票補在8~9億元之間,但片方自己投入的票補高達12億元左右。票補的主體發生了變化,60%的票補來自於片方,以559億元的票房大盤計算,近2%的票房是片方掏錢買的!

  去年春節檔流傳著一句“沒有最低5000萬票補預算,就不要來參加春節檔的混戰”的玩笑,而在去年國慶檔期內,5000萬票補也是戰場當中的平均水平,一年之後的2018國慶檔,潮水真的褪去了,可見這一年以來,對於票補的規範整治進展迅速。

  如今,是又一步,全面取消線上票補,大家都不用玩了。據業內人士透露,其實今年春節檔期間就想直接取消,但怕觀眾接受不了,所以設置了春節檔這樣一個過渡期。春節檔、五一檔及暑期檔幾大檔期票房表現都沒有下降趨勢,電影依舊播得熱火朝天,於是從國慶檔開始,票補便會被正式取消了。

  低價票還會存在嗎?

  看到這個消息,消費者最先關注就是票補消失後,還能買到低價票嗎?

  當然能啊,但是將不會再出現在貓眼、淘票票等線上渠道,而是在線下購買渠道出現。

  本次對於票補的限制,主要是針對“線上票補”,而“線下補貼”以及“其他形式的優惠”並沒有遭到禁止。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影院開始在自身會員體系建設上加大投入,給到會員的優惠額度、福利也在不斷提升,因此如果影院在這方面能夠給予片方足夠大的支持,那麼理論上來說低價票依然會存在,只不過將由線上轉向線下,影院卡、優惠券等有可能再度迴歸主流市場。

  對於觀眾而言,沒有了便宜票,觀眾選擇內容必然更加苛刻,性價比更加成為影響觀眾觀影的重要原因之一,不過大檔期內的觀影熱情依然存在。但是對於不同地域和不同等級城市觀眾群體的影響,還需進一步觀察。

  對影院而言,目前低價票更多以19.9元的形式出現,所以對於四五線城市來說,即使恢復原價,相差額度也不會太大,“對觀眾來說無非就是多花了幾塊錢,影響不大”,影響更多的可能是一二線城市的影院。如今在像春節檔這樣競爭激烈的檔期裡,即使票價上漲,上座率依然很高。

  直接的利益損失其實來自於服務費利潤的損失。新規中,網票服務費將被嚴格限制在2元之內,且院線/影投不得參與分配,以目前週末的出票量來看,下游公司一天可能就會損失數百萬的淨利潤。

  “現階段票補對於觀眾的刺激變小了,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的檔期裡,很多時候觀眾更傾向於選擇高質量、好口碑的電影。”針對票補消失後可能帶來的連鎖反應,有宣發人士同樣表示,觀眾的消費習慣已經被培養起來,除非票價差異特別明顯,否則像19.9元這樣的低價票消失,很難影響到大局。

  沒有了票補助力無疑對創作者和片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本質而言,票補就是一種促銷手段,當超市裡的果汁不再打折,那麼果汁本身就必須要更新鮮才能吸引消費者,同理於電影市場,只有影片內容更優秀,才能獲得更多排片、吸引更多觀眾,從而獲得更高票房和更優口碑。

  而從貓眼、淘票票等平臺方來看,票補消失對於他們的發展無疑更是一次挑戰,他們從曾經的輔助成為主流,而如今,他們的職能和身份或許也面臨又一次的轉變,有人說“電商將回歸其服務平臺的原始價值”,也有人說“他們未來可能重點做運動員了”,但也有人說“平臺很聰明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未來尚不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票補取消對於平臺的革命性改變已經發生。

  來源:北京商報(ID:BBT_JLHD)、@中國電影報道等

  責任編輯:劉麗麗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