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中諜》系列的中國往事

  湯姆·克魯斯和陳凱歌的共同點,不是都離了N次婚,而是在1986年都拍了一部軍隊題材的電影。

  陳凱歌拍的是獻禮片《大閱兵》,他試圖在閱兵訓練這個嚴肅題材中發掘展示戰士們的個性,雜糅著對秩序的渴望與反叛的衝動。

  《大閱兵》開場就是一個從飛機上俯拍的長鏡頭,攝影師是張藝謀,這是陳凱歌和張藝謀最後一次合作。多年後,陳凱歌認為這部作品是失敗的,影片裡表現的東西是混亂的。回顧第五代導演,這部作品也往往被忽略。

  成的是湯姆·克魯斯,《壯志凌雲》同樣是拍軍隊訓練,但穿插著與女教官的愛情,把個人英雄主義與家國情懷融為一體。24歲的他開著F-14戰鬥機,把一個個性十足的空軍戰士形象樹立成了美國青年偶像。

  電影《碟中諜》在這一年啟動,湯姆·克魯斯拒絕重複自己,就沒有接著拍《壯志凌雲2》。沒人料想到他後來憑藉著《碟中諜》系列成為真正的好萊塢巨星,就像沒人料想到《大閱兵》裡的攝影師張藝謀最後一路成為“國師”,承擔起無論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還是國慶60週年晚會等一系列國家任務。

  1

  (《碟中諜》中國內地海報)

  1996年,第一部《碟中諜》在中國上映的時候,已經比美國晚了7個月,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碟中諜》這個名字出現在杭州市委機關報《杭州日報》上,其中一則是杭州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廣告,湯姆·克魯斯那時候還被稱為:湯姆·考魯斯。

  《碟中諜》與杭州的關聯在多年之後才開始顯現,畢竟那時候馬雲還在往北京的國家體委跑,推銷他的中國黃頁,吃了長相的虧,他常常被認為是個騙子。

  更多的人看到第一部《碟中諜》還是通過影碟機,廣州的《家庭影院技術》雜誌把這部電影稱為“不可多得的試機佳作”。

  這是一份專業的鑑定,他告訴你,如果你的音響足夠好,你會在火車拼死搏殺這段高潮戲裡,伴隨著低音的隆隆聲,你還能聽到金屬碰撞聲,零件的飛落聲和氣流的衝擊聲等細微的真實音響。

  “影碟後半部 , 湯姆·克魯斯飾演的伊頓韓特潛入中央情報局竊取間諜名單一段,故事情節與音響效果配合的十分精緻,當伊頓從天井的散熱空調孔細繩而下時,背景音樂戛然而止,庫內一片寂靜,此時無聲勝有聲。一滴汗一把刀下落的聲音被誇張的放大,令你不禁怵目驚心。該段錄音要求極高的信噪比,倘錄音不佳,將使效果大為減色。”

  《碟中諜》也是湯姆·克魯斯的“克魯斯·瓦格納”製片公司公司第一部作品,全球大賣4.58億美元,名利雙收。

  據說第一部《碟中諜》在中國的票房是4510萬元,當時你走在影院街道上或許還能看到手繪的阿湯哥電影海報。這還得歸功於中影剛剛開始的引進政策,他們每年以分賬的發行的形式引進10部國外電影,也就是後來俗稱的“十部進口大片”。

  1996年內地的票房冠軍是8000萬票房的香港電影《警察故事4簡單任務》,排在《碟中諜》前面的還有《勇敢者的遊戲》、《勇闖奪命島》等。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地觀眾領略了間諜和中情局的形象,真正本土的諜戰劇在此後十年間逐漸茁壯。

  作家麥家在第一部《碟中諜》熱播之前已經寫作了十年,1997年他從軍隊轉業到了成都電視臺做編劇,中國諜戰劇熱潮要到2006年熱播的電視劇《暗算》才真正顯現。巧合的是,麥家第一部長篇《解密》問世時,《碟中諜2》正式與中國觀眾見面。

  2000年,曾對第一部《碟中諜》讚不絕口的《家庭影院技術》雜誌,給了《碟中諜2》相當負面的評價。它在文章《豪華包裝下的狗尾續貂》裡直抒胸臆:我奉勸各位影迷把本片開頭湯姆哥哥不用替身,親自上陣的驚險爬山鏡頭,以及片後幾段激烈的飛車鏡頭錄影下來,留作你家招呼客人作為餘興節目外,其餘部分都可以扔進垃圾桶裡去。

  這部原定於在1999年北美聖誕上映的大片,推遲到了2000年暑期檔,中國電影院的觀眾則更晚了,要到2002年11月才能看到這部中國香港導演吳宇森指導的作品。

  《碟中諜2》的中國票房也一般,只有2500萬元,因為大多數中國觀眾早就在2000年拿到了DVD版,包括《杭州日報》、《大眾電影》等主流媒體,也在那個時候已經做了介紹。

  票房不高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電影市場在2002年已經進入商業大片時代,這個標誌就是張藝謀導演的《英雄》取得了當年票房冠軍,收穫了2.5億元。

  更重要的是,新修訂的《電影管理條例》開始實行,允許國營電影製片單位以外的人員和機構從事電影攝製業務,這結束了電影業計劃經濟、國有企業一統天下的局面。於冬的博納就成為第一家獲得電影發行經營許可證的民營公司。

  (《碟中諜2》DVD封面圖)

  2000年的《碟中諜2》是系列作品中口碑最差的,以至於《家庭影院技術》雜誌批評說,“本片最失敗的是選角,兩個反派人物完全沒有分量,使人懷疑是否湯姆哥哥的片酬太高,都沒有餘錢請到其他大牌明星了,於是隨便在澳洲街頭找兩個小混混充數。”

  即便吳宇森導演3小時版本被砍掉了一個多小時,但《碟中諜2》卻贏得了當年全球票房冠軍。

  片中著名的驚險的攀巖鏡頭,一共拍了七次,導演吳宇森認為該用替身,但湯姆·克魯斯還是親自上陣,只用一根安全繩做保護。與之相映成趣的是湯姆·克魯斯的高片酬,據說他當時每部《碟中諜》片酬都在7000萬美元左右。

  用現在的眼光看,這個”天價片酬“相比國內流量明星確實是理所當然,56歲的湯姆·克魯斯為了練習高空低開,可是敢從7620米高空反覆跳傘125次。

  

  (《碟中諜3》西塘古鎮)

  《碟中諜3》與中國的關係更近一步。

  2005年11月24日,如果你在浙江西塘古鎮水鄉旅遊,你可能會真正近距離感受好萊塢的電影製作。《碟中諜3》在這裡取景,當地的村民還充當了臨時演員。當時還是新京報記者的卓偉,也特意趕去了現場,做了全程偷拍記錄。

  這一年好萊塢票房再度下跌7%,開始在中國尋找新市場,自然是應有之意。湯姆·克魯斯把這部片子的結尾就選在了上海。更重要是,當時的中影集團總經理韓三平也去劇組探了班, 為了談成合拍片,這樣製片方的分成會從10%提到30%。

  中影的確是參與了《碟中諜3》的投資,只是後來的發展卻並不順利。2006年,《碟中諜3》先是取消了上海的首映禮,後來又說擔心審核流程可能會被盜版,遲遲沒有送審。最後的結果其實是卡在了審查,因為片中上海和西塘是恐怖勢力藏匿致命化學武器的地點,形象比較負面,最後不得不刪除了6分鐘,包括湯姆·克魯斯被嚴刑拷打和西塘居民搓麻將等鏡頭。

  等到修改完上映時,已經比美國晚了倆月,《碟中諜3》被動拖進了暑期檔。不僅面對著《瘋狂的石頭》這樣口碑之作,還與《超人歸來》競爭,《碟中諜3》也成了系列中存在感最差的一部,中國票房8200萬元。

  那一年是中國電影豐收的一年,國產大製作佔據票房前三名寶座:張藝謀《滿城盡帶黃金甲》2.91億元、馮小剛《夜宴》1.3億元、于仁泰《霍元甲》1.05億元。

  (2002年-2012年中國內地電影票房一覽表)

  等到《碟中諜4》上映的時候,已經是中國電影產業化改革的第十個年,它面對的是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市場。

  中國當時與美國達成協議,同意在每年引進20部電影的基礎上增加引進14部IMAX或3D電影,美方分賬票房比例升高,這給眾多國內電影製作的生存帶來巨大壓力,但如今回頭看,這無疑刺激了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

  《碟中諜4》沒有再度與中影攜手,票房6.75億元,派拉蒙怎麼也想不到,精心製作的《碟中諜4》會在中國電影市場輸給派拉蒙另一部情懷影片《泰坦尼克號3D版》。後者在中國席捲了9.48億元票房,成為2012年中國海外電影票房冠軍,這與美國市場截然相反。

  事實上,在派拉蒙出品的兩部電影占據著中國電影市場大量份額,優質好萊塢大片瘋狂湧入中國市場之時,國產電影也沒閒著,《人在囧途之泰囧》成為票房黑馬衝進了觀眾的視野中,它以12.67億元的票房成為了當年的內地票房冠軍。中國電影市場也自此開啟了以10億元為計算票房單位的時代。

  低成本、輕喜劇電影獲得超高票房的奇景也就此展開。”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2015年《碟中諜5:神祕國度》上海首映禮,馬雲對話阿湯哥)

  第一部《碟中諜》上映19年後,2015年秋天,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終於和阿湯哥坐在了一起,談笑風生。

  一個稱讚對方帥,一個羨慕對方的成就。

  對了,別忘了當年年第一個發佈《碟中諜》廣告的《杭州日報》,華媒控股如今是杭報集團旗下上市公司。

  就在2015年夏天,華媒控股也和阿里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係,在新媒體、本地生活、文化創意、互聯網廣告等領域開展合作。”此類新媒體產品及服務,將以有利於阿里巴巴生態體系完善、有利於華媒控股媒體升級為前提條件。“ 新媒體業務,也是華媒控股總結年度業績增長時的亮點。

  這是互聯網影業們風起雲湧的時代。阿里影業按照合同約定,將分享《碟中諜5》在全球的票房,它負責了《碟中諜5》的線上宣傳、衍生品銷售、票務三大部分,最後獲得6870萬元的票房分成,這一成績也是當年業績的亮點。

  現在是2018年的秋天,《碟中諜6》在內地票房已經超過7億元,這意味著,阿湯哥主演的電影全球票房已突破100億美元大關,《碟中諜》系列為其貢獻了34億美元。他已經遠遠不止是一個演員而已。

  《碟中諜》系列不是好萊塢最賣座的系列電影,但可能是最直觀見證中國電影市場化歷程的一系列作品,它保持著靈活的身段,又不斷嘗試突破極限。

  阿湯哥說:“我是來這裡娛樂人們的,不帶任何保留,這就是我想做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