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西班牙博物館未能進入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十大博物館?

  

遊客聚集在展於法國盧浮宮的《蒙娜麗莎》前(圖片來自西班牙《日報》網站)

  參考消息網8月21日報道 西班牙《日報》網站8月18日刊登題為《為何西班牙博物館未能進入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十大博物館之列》的文章,作者為納塔利婭·法雷,文章摘編如下:

  在夏天是不可能看到蒙娜麗莎的微笑的,因為在展館的這幅畫像前面總是人頭攢動,相反,你可以在西斯廷教堂看到米開朗基羅的傑作《亞當的創造》,並不是因為那裡參觀的人不多,而是因為這個雕像在教堂的天花板上,擡頭可見。著名建築師和收藏家諾曼·福斯特表示,藝術已經成為一種“新宗教”,博物館則變成藝術的教堂或新的聖殿,接待數量暴漲的遊客。

  根據英國《美術報》月刊提供的數據,2017年全球最受歡迎的排名前20的博物館的參觀人次達到了9200萬,比2013年增長13.5%,當年的參觀人次為8100萬,短短4年間增加了1100萬。其中常年高居聖壇地位的盧浮宮在2017年接待的遊客數量超過了800萬。除了盧浮宮,參觀人次排名前十的博物館還包括中國國家博物館(800萬)、紐約大都會博物館(750萬)、梵蒂岡博物館(640萬),參觀人次達到500萬的博物館包括大英博物館、泰特現代美術館、華盛頓國家美術館和倫敦國家美術館,最後兩名是臺北故宮博物院(440萬)和聖彼得堡冬宮(420萬)。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著名博物館的遊客數量並未進入前十,例如全球當代藝術最大博物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擁有得到世界公認的藝術家如倫勃朗和維米爾作品的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以及西班牙的普拉多博物館等等。

  所以我們不得不問,為什麼有些博物館比另一些博物館更加成功?藝術歷史學家和文化遺產顧問馬內爾·米羅認為,這個問題不能一概而論,每個博物館都有自己的特色和經營之道,同時他認為,按遊客數量將博物館排名的做法十分不利於博物館的發展,“最終這又有什麼意義呢?說明你的市場營銷做得比別人好還是預算更高?最重要的是要了解這些參觀的質量”。

  藝術歷史和傳播與文化遺產專家桑托斯·M.馬特奧斯也持相同的看法,他認為這個排名在方法論上讓人質疑,將有些可以免費參觀與需要花錢買票的博物館的參觀人次互相比較是不合理的。馬特奧斯同時對參觀質量也提出疑問,他表示,有些遊客數量很高的博物館尤其是有具體展品展出的博物館的參觀體驗是很差的,人山人海,過度擁擠,尤其是在暑假。

  許多遊客在觀賞位於西斯廷教堂的壁畫,米開朗基羅在其中描繪了“亞當的創造”。(圖片來自西班牙《日報》網站)

  探尋博物館的成功之道,必須考慮多種因素,目前公認的幾個原因包括,要有吸引人前來參觀的標誌性作品,或者擁有著名藝術家的作品,“有些博物館雖然很小,但是展出作品的藝術家或者館內收藏聞名世界,例如排名第62位和78位的西班牙達利博物館和畢加索博物館”,馬特奧斯說。其他相關原因還有博物館所在城市的人口數量和遊客數量,門票是否免費等,其中博物館是否位於旅遊城市十分重要,如果正好位於旅遊城市中,參觀人數將大幅提升。

  文化習慣是另一個影響因素,米羅介紹說,西班牙人並沒有從小進行博物館文化教育,而在地中海,慈善活動都在博物館進行,在英美,有很多志願者為博物館服務,例如英格蘭有很多家庭博物館是志願者帶領參觀的,所籌集到的資金用於家庭博物館的維護。此外,英美的贊助文化對博物館的成功運營也非常重要。

  贊助或者說資金是非常重要的,預算越多,獲得贊助和舉辦成功展覽的機會就越大。馬特奧斯表示,提高遊客人數的關鍵是舉辦高質量的臨時展覽,展出重量級的作品。臨時展覽對於積累遊客人數的重要性體現在《美術報》的另一項排名即2017年最成功的展覽排名中,在2017年參觀人次最多的20場展覽中,西班牙畢爾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館包攬其中4場,令博物館的遊客數量大增。

  總而言之,吸引遊客前來博物館參觀的因素有很多,但標誌性的作品或藝術家、位於旅遊中心以及大型展覽將幫助博物館成為福斯特所說的藝術新宗教中的大教堂。(編譯/王露)

  【延伸閱讀】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館 排名第一是哪家?

  參考消息網5月17日報道西媒稱,縱觀歷史,人類一直在刻畫我們今天所知的歷史記憶。所有這些藝術和文化遺產都在博物館中得到了保護,昨天、今天甚至明天的生活和經歷以及藝術家打破框架的作品都在這方寸之間得到了最好的展示。

  據西班牙《趣味》月刊5月號報道,1977年國際博物館協會為促進全球博物館事業的健康發展將5月18日定為國際博物館日。從美國到大洋洲,經過歐洲,再到亞洲和非洲,已有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3萬個博物館加入到了這個日子的紀念活動中,國際博物館日也因此成為推動歷史、藝術和文化發展以及加強社會間聯繫的良好契機。

  報道稱,《美術報》月刊每年都會列出一份全世界訪問量最大的100個博物館名單。其中受民眾歡迎的博物館最多的國家是美國,共有18個,博物館訪問量最大的城市是倫敦。下面我們列出其中一些最重要的博物館:

  1.法國盧浮宮。盧浮宮以每年約750萬人次的遊客人數名列前茅。盧浮宮以集考古、歷史、裝飾藝術、美術等藏品於一身而聞名於世。這裡的展品約3.5萬件,藏品總數達44.5萬件。

  2.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位於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型博物館,目前共收藏有300萬件展品,每年參觀者數量高達700萬人次。

  3.英國大英博物館。大英博物館成立於1753年,直到1759年1月才正式對公眾開放,擁有藏品700多萬件。大英博物館2016年參觀者數量超過640萬人次。

  4.英國國家美術館。位於倫敦的國家美術館成立於1824年,收藏了1250年至1900年間約2300件作品(大部分源自歐洲)。2016年國家美術館接待遊客620多萬人次。

  5.臺北故宮博物院。建造於1962年,1965年才落成,館藏文物達約70萬件。2016年接待遊客超過610萬人次。

  6.梵蒂岡博物館(梵蒂岡城)。位於羅馬市中心的天主教國家梵蒂岡的這座博物館擁有12個陳列館和5條藝術長廊,彙集了希臘、羅馬的古代遺物以及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精華,年均接待遊客約600萬人次。

  7.英國泰特現代藝術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泰特現代藝術館是在1982年關閉的一家發電廠舊址上改建的。早在2000年這裡已經成為世界上訪問量最大的博物館之一。2016年泰特現代藝術館接待遊客量超過580萬人次。

  8.美國國家美術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國家美術館成立於上世紀30年代末,館藏藝術品4萬餘件,每年接待遊客超過400萬人次。

  9.俄羅斯冬宮。冬宮坐落在聖彼得堡宮殿廣場上,擁有250多年的歷史和300多萬件藏品。2016年接待量超過410萬人次。

  10.西班牙索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博物館。這座博物館建於1992年,得名於西班牙王后索菲亞。其中的亮點是20世紀西班牙兩位大師畢加索和達利的傑作。博物館2016年接待量超過360萬人次。

  11.英國薩默塞特宮。這座建於十八世紀的建築物位於泰晤士河北岸,是英國皇家美術學院、英國皇家學會、英國文物學會等重要團體的總部。這裡全年開展各種與藝術有關文化活動,平均每年接待量超過300萬人次。

  12.韓國國家博物館。位於首爾市,佔地29.5萬平方米,館藏30多萬件有關韓國曆史文化的藝術品。2016年接待量330多萬人次。

  13.法國喬治·蓬皮杜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這座建築坐落於塞納河右岸,1977年建成,是現代巴黎的象徵。2016年接待遊客330多萬人次。

  14.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建於18世紀,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藏有拉斐爾、米開朗基羅、提香、倫勃朗等大師的作品,以及其他一些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和希臘畫家的作品。普拉多博物館年平均接待遊客300萬人次。到2019年,這裡將迎來200歲生日。

  15.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這裡是規模僅次於大英博物館的英國第二大國立博物館。展出的以歐洲展品居多,但也有中國、日本、印度和伊斯蘭藝術和設計的展品展示。2016年這裡接待遊客量超過300萬人次。

  16.法國奧賽博物館。位於塞納河左岸,坐落在建築師維克多·拉魯為1900年萬國博覽會設計修建的火車站內。館內主要陳列 1848年至1914年間的西方印象派藝術作品。2016年這裡接待量約為300萬人次。

  17.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坐落在曼哈頓城中,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現當代美術博物館之一。館藏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梵高的《星月夜》、達利的《記憶的永恆》等。2016年訪問量超過270萬人次。

  18.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是澳大利亞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美術館。它於1861年在墨爾本建成,此後陸續收藏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近6.3萬件藝術作品。2016年這裡的訪問量超過260萬人次。

  19.日本東京國家藝術中心。它的波浪形透明立面成為這個致力於視覺藝術的博物館的亮點之一。國家藝術中心建於2005年,平均每年接待量超過260萬人次。

  20.俄羅斯莫斯科克裡姆林宮博物館。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築群之一,是文化和藝術古蹟的寶庫。2016年,這裡遊客接待量超過240萬人次。

  (2018-05-17 10:53:23)

  【延伸閱讀】逾半數藏品皆是偽作,這家法國博物館竟成了贗品博物館?

  

坐落於法國南部的泰爾呂博物館(圖片來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站)

  參考消息網5月2日報道英媒稱,一家以收藏泰爾呂的畫作為特色的法國博物館發現自家藏品中有不少偽作。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4月28日報道,泰爾呂博物館坐落在法國南部城鎮埃爾訥,館方發現有82件原本歸於泰爾呂名下的畫作並非出自這位法國畫家之手。

  換句話講,這家博物館超過半數的藏品其實是偽作。

  報道稱,這些油畫、素描和水彩畫是埃爾訥議會花了20年時間為博物館徵集來的。

  幾個月前,藝術史專家埃裡克·福爾卡達聯繫館方,表達了對畫作真實性的質疑。

  泰爾呂1857年出生在埃爾訥,1922年在此離世,但他一生大部分時光是在魯西永度過的。泰爾呂是法國著名畫家、野獸派創始人馬蒂斯的好朋友。

  (2018-05-02 10:04:16)

  【延伸閱讀】美媒:用神奇自拍,尋找博物館裡的另一個你

  

羅斯·W·達芬偶然遇到了自己的藝術雙胞胎——讓·範·拜勒特17世紀的油畫作品中的一名武士。很多人專門去博物館尋找自己的藝術雙胞胎。(圖片來自紐約時報中文網)

  參考消息網2月1日報道 美媒稱,2017年夏天,羅斯·W·達芬在加州帕薩迪納市的一家博物館裡閒逛,他在一幅17世紀的油畫前面停了下來,畫面上是一位穿盔甲、留鬍子的武士。

  “當時我心想,‘哇,太有意思了,他長得跟我一模一樣,'”達芬博士回憶道。然後,他就接著往前走了。

  但他的妻子貝弗莉·西蒙斯卻被這種相似性驚呆了。“她追上我說:‘你一定得回來看看這幅畫!'”達芬說。

  據紐約時報中文網1月31日報道,達芬找到了他的藝術孿生兄弟,於是他們夫婦就做了一件如今成百上千萬人都在做的事情,人們把這當做與藝術互動的新方式——最近幾周,由於谷歌博物館應用程序的一個新功能,這種做法開始爆紅。

  不過,這股風潮畢竟是去年夏天由達芬夫婦因為這次老式的機緣巧合而引領的。他站在諾頓西蒙藝術博物館展出的荷蘭藝術家讓·範·拜勒特的那幅油畫作品旁,側著身,擡起下巴,眯起眼睛,讓妻子用蘋果手機拍下了那一刻。

  “谷歌藝術與文化”是上週末下載次數最多的手機應用程序。早在它出現之前,思考與遠古人類宇宙聯繫的藝術狂熱愛好者、普通愛好者、自戀者和靈魂探索者一直在尋找他們的藝術孿生兄弟姊妹,尋找那些被禁錮在油畫、雕塑或瓷器中的幽靈,它們久已逝去,有時是虛構的,或者不為人所知。

  有些人特地去尋找自己的“孿生”兄弟姊妹,這種令人著迷的娛樂活動成了博物館參觀的新焦點。還有些人和達芬夫婦一樣,是在閒逛時偶然發現了它們。

  任何經常關注社群媒體推送的人都已知道,如今,數百萬人不需要離開家,也不需要跨越國界,就能在某件模糊的蝕刻作品上找到那張熟悉的面孔。他們只需要上傳一張自拍照,剩下的搜索工作交給科技來做。

  該應用程序是於2015年推出,不過藝術匹配功能是去年12月中旬才添加的。它的人氣迅速躥升,從威廉·沙特納到泰勒·斯威夫特,Instagram、推特網站和YouTube用戶大量分享了自己和名人,乃至藝術品的“孿生”照片。據谷歌估計,這一新功能吸引用戶上傳了2000多萬自拍照。

  達芬表示,他覺得自己與那個無名戰士在一起的時刻很有趣,博物館認為那名士兵很可能是神話人物,而非真實人物。他在推特網站上發佈那張照片之後,它被廣泛轉發(轉發時沒有提到他的名字),這對他的生活產生了很大影響。

  “一個月後,媒體上突然出現了大量報導,”達芬在接受採訪時說。他是克利夫蘭的凱斯-西部保留地大學的音樂教授。“一些多年未聯繫的人給我發來郵件,他們一眼就認出了我。”

  人們想通過自拍找到與久遠時光的聯繫,而博物館也在利用這個機會加深與遊客的聯繫。

  

韋斯利·羅韋爾和公元前三世紀的一個身份不明的男子的雕像。(圖片來自紐約時報中文網)

  諾頓西蒙藝術博物館的發言人萊斯莉·C·登克表示,該博物館注意到有些參觀者在上傳自己模仿藝術品姿勢的照片,尤其是在奧古斯特·羅丹和阿里斯蒂德·馬約爾的雕塑旁。

  “藝術具有讓我們穿越時空的能力,所以我認為,從幾個世紀前的藝術作品中認出自己、朋友甚至寵物都是一種樂趣,”她說。

  在波士頓的美術博物館裡,尋找藝術雙胞胎的情況經常出現,所以,它在Instagram上舉辦了“每週粉絲最愛”的活動。參觀者最喜歡合影的作品是埃德加·德加的雕塑《十四歲的舞者》。

  “遊客們經常會在我們的畫廊裡尋找自己的藝術孿生兄弟姐妹,或者模仿藝術作品的姿勢——通常是為了拍到最理想的Instagram照片,”波士頓美術博物館的副館長兼首席品牌官凱蒂·格徹爾說。

  在布魯克林博物館,與藝術品合影自拍也很常見。“谷歌那個應用程序的成功對我來說並不意外,其他任何博物館工作人員很可能也不會感到意外,”該博物館的數字通訊高級經理布魯克·巴爾德斯奇維勒說。“原因很簡單。人們喜歡在藝術品中看見自己。”

  如果說人類痴迷於自拍,那麼“谷歌藝術與文化”應用程序就是幫人們在藝術世界裡實現這種痴迷。它也的確遭到了批評。有些人覺得面部識別軟件令人毛骨悚然,這款應用程序在得克薩斯州和伊利諾斯州遭到禁用,因為這兩個州關於生物計量數據收集的某些法律是全美國最嚴格的,包括自拍照。該應用程序也產生了複雜的結果,尤其是在種族、性別和年齡方面。

  “系統給我祖母匹配的是羅訥德·里根的總統畫像,”谷歌的發言人帕特里克·勒尼漢說。

  在現實世界裡,加拿大舉辦了一個名為“我2000歲的孿生兄弟姐妹”展,希臘-羅馬古董、埃及葬禮肖像以及與它們相似的當代人士被聚集到一起。

  魁北克市的文明博物館從數千張自拍照中挑選了幾十個與藝術品中的人物相似的人,安排他們在蒙特婁接受弗朗索瓦·布魯內爾攝影。布魯內爾之前的項目包括拍攝那些看起來很像但並非雙胞胎的人。

  在紐約市工作的57歲的韋斯利·羅韋爾是活動參與者之一。

  他將和他的藝術孿生兄弟一起亮相,後者是公元前三世紀一個身份不明者的雕像。

  “想想看,在他和住在紐約的我之間,相隔漫長的歲月和無數代人,這有點怪異,”羅韋爾說。“我總是會不斷產生人類的那種需求,覺得自己與之前的一切都有聯繫。”

  29歲的阿曼達·布利斯是一名演員,住在澤西城。她被選中是因為她與刻在公元前300年至201年間的一艘船上的一張臉非常相似。

  

阿曼達·布利斯和刻在公元前300年至201年間的一艘船上的頭像。(圖片來自紐約時報中文網)

  布利斯坐了幾個小時,做頭髮,化妝。“在那個時刻,我能成為她的化身,”她說。她還說這讓她想起了自己的祖先。“我覺得很有趣的是,我是更大的人類群體的一部分,在過去的幾千年裡,這個群體在不斷進化和改變,但總體上是一樣的。”

  俄亥俄州的達芬教授表示,在加州和那幅畫合影後,他沒怎麼再想過自己的藝術孿生兄弟。他還說,如今他習慣了被人誤認為另一個留鬍子的人。

  他說,陌生人經常問他,“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長得像聖誕老人?我的回答是:‘從昨天起還沒人說過呢。'”

  (2018-02-01 11:13:00)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