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再熱5℃,人類文明就要終結了

  北京的朋友都快熱暈了。

  過去兩週,他們每天在氣溫36℃、溼度95%的環境下行走。乾熱好歹是乾爽的,而溼熱則是變態的難受。

  他們其實是在為70年後的生活作預演。因為最近,麻省理工學院(MIT)發佈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在本世紀末,華北平原或將因為極端熱浪而變得不宜居。

  報告中表示,在「溼球溫度(溼度 + 溫度組合後的溫度)」達到35℃ 的情況下,人類將無法在戶外存活超過6小時。

  而根據MIT的建模推測,在氣候變化和農業灌溉的作用下,2070年到2100年,在華北平原和東部沿海城市(比如青島、日照、煙臺、上海和杭州),各地的溼球溫度將多次超過「致命臨界值」35℃。

  圖自 MIT

  可怕嗎?但這並不是偶然事件。在大連,由於連日持續高溫,往年25℃ 的海水今年升溫接近10℃,大量海蔘被「熱」死,整個養殖產業經濟損失約 68.7 億元。

  2018 年的《中國氣候變化藍皮書》的數據統計稱,自 1951 年以來,我國的地表年平均氣溫平均每 10 年升高 0.24℃,比全球平均增幅還高。其中,北方地區的升溫明顯比南方高;而極端高溫事件自 1990 年代以來明顯增多。

  與此同時,一波異常燙手的全球熱浪也在上演。

  罕見高溫32℃的北極圈

  7月31日,severe-weather(嚴重天氣) 網站發現,位於北極圈內的挪威最北端Banak錄得罕見高溫32℃——這個地方以往的夏季平均溫度只有8℃ 至12℃。

  大家紛紛開始擔憂,擔心40年後等冰層消融,就只能在可口可樂的包裝上看到北極熊了。

  圖自 New Yorker

  放心,32℃的高溫暫時傷害不到北極熊。事實上,Banak 離北極極點尚有 350 英里(約 563 公里),並不是北極熊的生活區域。而以往北極圈也有某些地區在夏季突破30℃。

  據較權威的丹麥氣象研究所數據顯示,暫時北極圈內北緯 80 度以北的地方,溫度仍然在歷史均值的正常範圍內。

  但全球變暖對北極的威脅是確實存在的。今年年初,北極的平均水溫比正常水平高出6℃;而格陵蘭島有超過 61 小時處於冰點之上,比 2017 年多出 3 倍,嚇得科學家們直呼「不尋常」。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氣候報告稱,北極地區的變暖趨勢比地球其他地區要快得多。而 NASA 的氣候變化研究顯示,北極的海冰正以每年 13.2% 的速度在消融。

  北極熊的處境仍然危險。

  急需「消暑指南」的歐洲

  北極圈往南一點點,整個歐洲都因突如其來的「熱帶生活」而措手不及。

  8月4日,葡萄牙中部和西班牙西南部的溫度逼近47℃。當地氣象局預測,這兩個國家很有潛力會打破歐洲48℃的最高溫記錄。4 人在西班牙因熱浪致死,而希臘、葡萄牙和瑞典的森林大火來勢洶洶。

  熱到麋鹿也要到下水乘涼

  見慣了陰雨綿綿的英國,在這個夏天動不動就迎來30℃,部分地區還創下了50天沒下雨的歷史記錄。而因高溫導致瀝青融化,芬蘭和德國的一些路段只能暫時封閉。

  圖自 northnews.co.uk

  大部分芬蘭人家裡都沒有安裝空調,一家連鎖超市於是邀請了100位市民去店裡睡覺。而為免高溫地面燙傷狗狗的爪子,瑞士警方給警犬穿上了鞋子。

  瑞典的最高峰原本是凱布訥山(Kebnekaise)的南峰。但在 7 月期間,南峰有多達 4 米的積雪消融,現在它已經將「最高峰」的榮譽拱手相讓給北峰。

  高溫影響的還不只是陸地,歐洲的河流湖泊等溫度都比平時高出至少5℃。波蘭提醒遊客不要在波羅的海游泳,因為一種有毒的藻類正瘋狂生長。而由於水溫過高無法用以冷卻,法國只能暫時關停4座核反應堆。

  往日熱情擁抱紫外線的歐洲,今天都在認真學習防晒和消暑指南。

  來自牛津大學的氣候模型師Friederike Otto在研究這種異常後發現,氣候變化使歐洲極端高溫發生的可能性增加了兩倍之多。

  野火燒不盡的北美洲

  另一邊,美國的情況稍微複雜一些:在西部是撲不完的野火,而東部則是脾氣暴躁的颶風Beryl和Chris,帶來傾盆大雨、洪水和停電。

  錄得過52℃的加利福尼亞,這個夏天成了「燃燒的加州」。加利福尼亞州林業和消防部門表示,目前山火蔓延的範圍已經達到20萬英畝(約800平方公里)。其中最猛的一場山火摧毀了超過1500座建築物,並造成6人死亡。

  圖自法新社

  而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熱浪加上高溼度導致數十人死亡。理應是雪橇犬之家的西伯利亞,北部的大部分地區氣溫異常高,甚至有超過5天氣溫超過30℃。而野火也同樣襲擊加拿大。

  世界氣象組織(WMO)表示,極端高溫和乾旱讓森林變成極好的易燃物。而北半球的變暖速度比地球整體要快,那裡的森林正以近10000年未見的速度燃燒。

  熱上加熱的亞洲

  7月的東南亞是被暴雨所包圍的。

  老撾一座巨型水壩因為持續暴雨而坍塌,50億立方米水迅速淹沒7條村子,接近7000人無家可歸。菲律賓的連日暴雨直接讓多省份宣佈進入災難狀態,柬埔寨和越南也是一片洪水。

  日本迎來30年來最嚴重的一場自然災害,暴雨、洪水和山體滑坡之中,超過 200 人因此喪生,過萬房屋被摧毀。

  暴雨過後又是高溫酷暑天氣。

  7月22日,日本在埼玉縣錄得破紀錄的41.1℃。官方數據顯示,這輪熱浪已導致超過5.7萬人中暑入院,他們因此鄭重建議「純爺們」出門也打傘。

  在遭遇了十幾天持續高溫後,韓國首爾也在7月31日錄得38.3℃,創下最近20年來的新高。韓國政府正準備將炎熱列入自然災害的範疇。

  氣候變化再也無法開脫

  受大西洋暖流和高壓天氣等多因素影響,每年的高溫、山火和暴雨等現象,其實都是夏季常規的一部分。但科學家們表示,人類引起的氣候變化正使情況變得更糟糕。

  圖自 Quartz

  《自然》雜誌的報道稱,科學家們已經對2004至2018年全球共190起極端天氣事件進行了「歸因研究」。他們發現,其中約三分之二的事件中,研究人員都認為全球變暖增加了極端天氣出現的可能性。

  世界氣象組織副祕書長Elena Manaenkova,對最近的極端天氣事件絲毫不意外:

  2018 年正成為有史以來最熱的年份之一。我們正在經歷的極端高溫事件,與我們對溫室氣體排放導致氣候變化的預期一致。

  這不是未來才會出現的情況,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而隨著氣候變化越來越嚴重,這些極端天氣出現的頻率將越來越高。知乎網友 @捷克甜糖 認為:

  媒體總愛說「百年一遇的洪水」、「百年一遇的高溫」,而事實是,這些「百年一遇」在今後的100年將會越來越頻繁地發生。

  現在,媒體正呼籲去年帶領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特朗普,為極端天氣等惡果負起的責任。

  2015年通過的「巴黎氣候協定」,目標是要將本世紀的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2℃以內。中國、美國和印度正是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大的3個國家,而美國的退出協定,顯然是給氣候變化增加了另一個不安定因素。

  而從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最近發佈的「氣候成績單」來看,2017 年全球的各項指標都不甚樂觀:

  大氣層的主要溫室氣體(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均破紀錄,其中二氧化碳的全球平均濃度為 405ppm;

  全球平均海面溫度接近歷史最高水平,海平面的上升也在破紀錄,甚至在加速;

  南北兩極的冰層繼續變薄消融,其中2017年北極海冰的年度最大值,是近37年來年度最大值裡最小的。

  再不注意減少碳排放,人類的未來不敢想象。

  8月1日,《紐約時報》刊登了可能是今年以來最長的一篇報道,以長達18個月的追蹤和超過100次的採訪素材支撐重現1979-1989年,人類開始意識到氣候變化的關鍵 10 年。

  它的前言,似乎也是對我們未來的預言:

  自工業革命以來,世界已經升溫超過1℃。

  「巴黎氣候協定」希望將升溫控制在2℃,那樣人類只需要面臨熱帶的一些珊瑚礁死去,和海平面上升幾米。

  升溫3℃時,北極的森林和大多數沿海城市都會不復存在。

  升溫4℃後,歐洲將永遠乾旱,中國、印度和孟加拉國的大部分地區會以沙漠為主,美國西南部將變得不適合居住。

  到5℃時,一些氣候科學家警告稱,這就該是人類文明的終結了。

  來源:愛範兒 作者:樑曉憧 題圖:《衛報》

  -END-

  作者:樑曉憧 來源:愛範兒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商界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