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則千年的歷史被誤讀,楊貴妃並非是位胖美人,這就是證據

  千百年來,楊貴妃胖美人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可事實真的如此嗎?其實,楊貴妃究竟是胖還是瘦,主要是取決於不同歷史時期的文人們對她的態度。

  正式的歷史文獻中,其實並沒有具體記載楊貴妃的實際容貌。五代人和宋人所修撰的《舊唐書》、《新唐書》中也不過只是用“姿色冠代”、“資質豐豔”等詞彙來描述。不過這裡“豐豔”的“豐”倒很容易被誤認為是在描述一位胖美人,但考慮到這些書都是後人編撰,他們不可能穿越回唐玄宗時期見到楊貴妃,而唐代文人們又並沒有一個詞語是說楊貴妃之豐滿的。

  唐人以肥為美的說法,只是在後來的五代和宋代踢得比較多而已。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不管是不是唐朝,傳統對美女的標準差不多就是“高、白、美”三個字。李德裕在其《柳氏舊聞》中有提到,當時正寵愛著楊貴妃的唐玄宗給太子選妃時,就曾明確提出了標準,必須是“細長潔白”的女性。

  這裡的“細長潔白”正好對應著“高、白”,正好符合漢代的選美標準(漢法八月選女,必身長合度,長白即美德)。風流天子唐玄宗的審美怕是並沒有異於前朝君主,而且再怎麼說,楊貴妃也是位擅長歌舞的女子,並不至於是位肥胖的女人。

  另外,對楊貴妃容貌最有發言權的文人,當屬李白。因為比起大部分同時期靠腦補來描繪楊貴妃容貌的文人來說,他可是近距離見過貴妃容貌的,並留下了《清平調詞》和《宮中行樂詞》為證。不過雖說他的詩句優美,但卻狡猾地迴避了對楊貴妃容貌的任何描述,只留下一份虛無的飄渺之美。

  同時期的杜甫則要老實得多,一首《麗人行》便實打實地描繪出了楊貴妃的容貌,“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脣。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在杜甫這裡,楊貴妃是位身材勻稱、不胖也不瘦,且有著細膩肌膚的美人兒。

  那杜甫的描繪準嗎?不好說,他畢竟是被“命待制集賢院,召試文章”的人,很有可能親眼見過楊貴妃。

  安史之亂後,楊貴妃已是香消玉殞,但貴妃美人圖卻是異常火爆了起來,其中又以長安人周昉的美人圖最富盛名。他是一位善於把所有一切貴婦人全都畫成胖美人的畫家,《陝西通志》稱他“作士女多為穠麗豐肥之態”。

  不過由於之前的中國傳統繪畫中,並沒有以肥為美的傳統,所以北宋年間由官方主編的《宣和畫譜》,毫不客氣的批評“世謂昉畫婦女多為豐厚態度者,亦是一弊”,對周昉的畫風並不讚賞。並總結了周昉這樣畫的原因,說:一是因為貴婦人自然應該有貴態,豐厚的家底就要在豐厚的身材上彰顯;二是因為地域原因,關中美女塊頭都比較大。

  所以,在他筆下就把少數纖弱的婦人全都給批量處理了,全部成了胖美人。

  那麼如此一位體態勻稱的楊貴妃,怎就一步步成了胖美人呢?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人《開元天寶遺事》中的記載,這是一部記載了當時宮中瑣事及宮內外風情習俗的史書,其中稱貴妃“素有肉體,至夏苦熱”,“使侍兒交扇鼓風,猶揮汗不止”,意思就是說貴妃不但胖,而且還愛出汗。

  後來正史《舊唐書》中對楊貴妃“紅顏禍水”的批判態度,更是幾乎奠定了歷代文人對她的抨擊基調。尤其是到了後來的宋朝,文人們更是開始密集地描寫一位肥胖的楊貴妃,且把胖貴妃的歷史形象就此固定了下來。

  詆譭一個女人最為快捷的方式,自然就是攻擊她的身材和容貌了,而事實上,當時的唐朝就已經有不少醜化或是妖魔化楊貴妃的作品,比如《舊唐書》寫楊貴妃“常以假鬢為首飾,而好服黃裙,近服妖也”,之後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元末明初的陶宗儀在其《說郛》中,更是乾脆就把女性染紅指甲這樣尋常的事給妖魔化,說楊貴妃“生而手足爪甲紅,謂白鶴精也,宮中效之”。

  不過有意思的是,楊貴妃的故事很早就已東傳到了日本和韓國。由於並沒有受到中國史書中“女子禍國論”的影響,在這些國家的楊貴妃形象,既沒有妖魔化,也沒有發福變成胖貴妃,倒是在“物語”(就是故事、傳說,日本的一種文學體裁,由口頭說唱發展為文學作品)中,成了一位為愛而困擾的美麗女子。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