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砸碎了賈府的百年公侯夢?賈珍這四個字道出了不為人知的真相

  《紅樓夢》中,寧國府的掌門人賈珍是個官四代,同兒媳秦可卿關係曖昧。秦可卿死後,賈珍哭得淚人一般,當眾人向他請示如何料理喪事時,賈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過盡我所有罷了!”賈珍在寧國府一言九鼎,從沒有人敢管他,於是,一場超豪華的葬禮開始了。在停靈的49天裡,光是請來超度亡靈的各類僧人、道士就有幾百人。他還不顧賈政的勸阻,硬是花了一千兩銀子,買下了一副罕見的珍貴棺木;又花了一千兩銀子,找人為賈蓉買了個五品龍禁衛的虛銜。

  賈珍為何要不惜一切代價舉行這一場豪華的葬禮呢?在他請求王熙鳳協理寧國府時,才道出了祕密:“好看為上。”

  經過這個面子工程的大折騰,寧國府捉襟見肘的窘迫相立刻顯露出來。後來賈珍的父親死了,按禮儀來講,這本是應該隆重舉辦的葬禮,卻只好草草了事。為了掩飾這場葬禮的寒磣,他只得大造什麼“喪禮與其奢易,莫若儉戚”的輿論。

  賈元春被加封為賢德妃後,皇帝準其省親,榮國府立刻大興土木,修建了專門迎接貴妃的省親別院—大觀園。榮國府修建這一浩大的面子工程,究竟花了多少銀子,恐怕誰也說不清。不過趙嬤嬤說的一句話,為我們提供了充分的想象空間:“賈府當年只預備接駕一次,把銀子花的像淌海水似的。”榮國府畢竟沒有搖不盡的搖錢樹,也沒有取不完的聚寶盆,為了讓面子工程盡善盡美,連壓箱底的老本也抖落出來了。榮國府存在江南甄家的五萬兩銀子,為採買女戲樂器等物,也分兩次取回了。

  貴妃省親,賈府的確是掙足了面子,可是也讓自己陷入了找米下鍋的窘迫之境。榮國府的大管家王熙鳳只好拆東牆補西牆,越補窟窿越大,半是憂愁半是病的王熙鳳終於倒下了,心高氣傲的賈探春在大觀園裡鬧起了改革,連小姐們每月二兩脂粉錢也被她革掉了。她甚至不顧落下從孩子口中奪食的罵名,斷然地把賈府孩子們買紙筆的八兩銀子也當著宿弊取締了。但是,榮國府的巨大財務黑洞豈是十兩八兩銀子可以填滿的,探春的改革自然也就很快偃旗息鼓了。

  賈府的經濟垮了,上層領導們的好日子算是到頭了,賈府的百年公侯夢自然也就破碎了。

  榮、寧兩府不惜血本去營造那麼宏大的面子工程,難道僅僅是為了好看,圖一時的賞心悅目?俗語說“無利不起早”,賈府拿百年積攢的家業做賭注去贏得一月半日的風光,看似愚笨,實則暗藏玄機。

  國人之所以特別看重面子,因為它是攫取更大利益的資本,投靠權貴的投名狀,也是向別人炫耀的名片!榮國府耗盡心血,修建出一個令人歎為觀止的面子工程,不就是為了向皇帝邀功請賞嗎?因為皇帝一高興,把烏紗帽往上提一提,白花花的銀子就會像海水一樣流回賈府。另外,榮、寧二府本想通過這兩場聲勢浩大的面子工程,打出一個財大氣粗的皇親國戚的聲威,拉大旗作虎皮,這樣既可打擊對手,又可為自己贏得更大的謀利空間。

  人算不如天算,賈元春死後,賈府樹倒猢猻散,為了面子工程而賠上的血本也付諸東流。但是,面子工程的故事卻沒有結束,古往今來,為了爭面子鬧得家破人亡的事例數不勝數。時至今日,這仍是值得認真思考的大事!

  

有趣,有料,有深度
關注公眾號淘歷史,和T君一起讀歷史
作者|曹聲明
來源|《百家講壇》雜誌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