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去南極,過個佛系春節

  2月8日,近500人登上停靠在南美大陸最南端的智利港口城市蓬塔阿雷納斯的“午夜陽光號”,史上最大規模南極遊第三批中國遊客,將乘坐這艘郵輪,啟航前往南極,度過一個特別的春節假期。

  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3月,為南極夏季,也是適合前往南極旅遊的季節。近年來,訪問南極的中國遊客數量,從2008年的不足100人到2016年的3944人,數年間增長了近40倍,中國因此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南極旅遊第二大客源國。而市場機構制定的2018年南極夏季旅遊季,從2018年1月下旬到2018年2月底,共推出4個船期的包船,其中有兩個船期橫跨春節,這意味著將有近1000箇中國人在南極過大年。

  舊時風景 攝

  穿越德雷克海峽

  去南極不需要理由,但中國南極遊客的年輕化,還是著實讓承運本次南極遊的海達路德公司CEO Daniel印象深刻。中國遊客年輕並且熱情、活躍,不管是登陸巡遊還是船上的科學講座等,都具有非常高的參與主動性。

  根據飛豬此前發佈的遊客研究數據,南極遊客中超過一半是80後,其中90後佔比近1/3。

  飛豬介紹,南極遊的人群特徵比較多元,有85後、90後的年輕情侶/夫妻,也有獨自去世界盡頭療傷的單身姑娘,有即將投入創業的精英男,也有趁寒假帶孩子去看南極的父母,在已經結束南極行程的第一、二艘船上,最小年齡的遊客是5歲,年齡最大的是83歲。

  隨船負責遊客登陸的探險隊長Karin在自己的社交軟件Instagram上發帖點贊中國遊客的環保素養,稱此次南極專線的遊客,“是我帶過的最好的一批中國遊客。”

  舊時風景 攝

  從中國大陸不同的城市出發,經過三、四十多個小時的飛行中轉,飛抵智利聖地亞哥,再乘包機前往蓬塔阿雷納斯,登上“午夜陽光號”,穿越德雷克海峽,前往南設得蘭群島和南極半島遊覽,這是南極遊中最經典也是最大眾的旅遊路線,這條路線佔南極遊客總數達98%,(包括從阿根廷烏斯懷亞出發),而南極專線讓這條大眾線路的價格更加親民,將此前10-20萬元的南極線路一下子降到了5萬多元,導致更多的年輕人成為這趟航線的主力消費者。

  如期的登陸和巡遊活動

  智利時間2月1日上午9:30,遊客的登陸活動正式開始。

  在每日的活動說明會上,探險隊員說的最多的話就是“A計劃裡是有安排……”,南極的氣候瞬息萬變,每日的活動行程隨時調整,所以,在南極佛系出行是最好的心態。還好,2月1日的登島活動如期舉行,目標是南緯62°12′、西經58°57′的中國南極長城站。

  舊時風景 攝

  中國南極長城站,建於1984年,是中國在南極的第一個科考站,長城站的駐站人數大約在30人,絕大多數是男性,女性科考員目前只有兩名。科考站的人員通常都帶著項目來,在站裡的時間短則幾個月,長則一年多。

  當天,是南極難得的一個豔陽天,冰封近一年的科考站難得聚攏起了人氣,第一次登島的遊客更是興奮,遊客和島上的工作人員互相交談著,每次有遊客來,隊員們會協助進行一些維護登陸秩序的工作。

  離開長城站之後,“午夜陽光號”穿梭於南設得蘭群島和南極半島的海域,每天則是有條不紊的登陸和巡遊活動。

  2月3日上午8點抵達納克港(NEKO HARBOUR)——南緯64度51分,西經62度32分,這是此次航程中唯一一次登陸南極大陸的機會。徒步登上山坡抵達企鵝岩石,眼前是Andvord港灣的美景,但身後延綿的冰川上隱藏著巨大的裂縫,冰川異常活躍,經常因為突然墜落水中造成危險的浪湧。

  除了長城站,在南極其他三次登陸見到的是一種叫巴布亞的企鵝(又譯金圖企鵝)。然而,雖然品種一樣,由於登陸時的天氣和地理位置不同,企鵝的形態各異。

  舊時風景 攝

  在丹科島,企鵝在飄著鵝毛大雪的岩石上我自巋然不動;中午時分的納克港山坡上,順坡而下排列著七八條企鵝通道,有迷失了方向的呆萌企鵝,不知了去處;第三次在達摩角再見企鵝,又是一個豔陽天,企鵝黑色的毛皮如絲綢般閃閃發亮。

  2月正是企鵝的繁殖季節,有的企鵝寶寶已經出生了幾個月。與身披黑色絲綢大衣的爸爸媽媽明顯不同,企鵝寶寶的毛還很蓬鬆,毛質有點發灰,看起來沒有爸爸媽媽那麼漂亮。雖然個頭還沒有爸爸媽媽高,但身材已經很圓潤肥碩了。據探險隊員介紹,企鵝一般一年會孵一兩個蛋。小企鵝出生後,父母餵食時會先喂強壯的小企鵝,如果有多餘的食物,才會給體質較弱的小企鵝。而在企鵝的棲息地,還有它們的天敵賊歐虎視眈眈地隨時準備襲擊企鵝寶寶。

  將環保進行到底

  遊客在登島之後行走的路線,都是“午夜陽光號”上探險隊員精心安排的,這不僅僅是為了遊客的安全,還為了把遊客對南極的影響降到最低點。

  比如,遊客必須與企鵝保持5米的距離,不要走企鵝通道,別讓你的氣味混淆了企鵝的判斷力,更不要影響了企鵝的正常生活。

  還有,所有的徒步都是在雪地進行,為的是不要腳踩踏了極地的苔蘚,要知道,每一釐米的苔蘚至少需要一萬年才能長成。

  舊時風景 攝

  針對越來越熱的南極遊,國家旅遊局去年12月下發了《關於加強赴南極等生態脆弱地區旅遊活動管理的意見》,要求嚴格出行備案管理,加強對導遊、領隊的教育、培訓和遊客告知、引導、提示等,自覺保護南極等生態脆弱地區環境和生態系統,攜手共建人類美好家園。北京市旅遊發展委員會於近日也發佈了《關於加強赴南極等生態脆弱地區旅遊活動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大旅遊行出團前30天備案團隊信息,同時遊客要簽訂環保承諾書,減少對南極等生態脆弱地區的環境破壞。

  在此次南極之行中,單是環保規範就有30餘項,有些要求堪稱苛刻。比如為保護南極遠離侵略性物種,遊客必須徹底清潔和檢查衣物,登陸前,還要再套上經過消毒的防水靴和衝鋒衣。遊客登陸後的行走路線也必須嚴格遵循探險隊員的要求,不能隨意遊蕩,一旦出現違反要求的行為,遊客本人甚至整船遊客都可能無法再次登陸。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20年間,也是南極探險的“英雄時代”,挪威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在與英國探險家羅伯特·斯科特的極點賽跑中勝出,成功地把挪威的國旗插到了南極的極點上。因此,探險在挪威有優久的歷史,也有豐富的經驗和實力。

  “午夜陽光”是挪威海達路德公司南極遊和北極遊的專線郵輪,有一隻由專注冰河研究的地質學家、擅長海洋生物研究的博物學家、有20年南北極探險經驗的探險隊長等十餘位各方面專家組成的駐船探險隊,負責組織遊客的探險登陸和巡遊活動,還在船上進行多場科學講座,宣傳南極環保理念。

  在南極旅遊熱的同時,中國在南極上發揮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去年5月,第40屆南極條約協商會議及第20屆南極環境保護委員會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南極公約方面最為權威的會議,也是首次在中國召開。12月,中國啟動了第34次南極科考,中國第五個南極考察站開始考察建站。屆時,中國在南極的科考站數量,將僅次於美國,成為“南極一線國家”

  來源:國是直通車

  作者:舊時風景

  編輯:楊佳欣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