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人撞死了電瓶車上的人!肇事者逃了兩年!現在終於…

  對家住楊浦的彭先生和其父親來說,12月9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因為一封遲到了2年的信,終於來了……

  (網絡配圖)

  涉嫌交通肇事潛逃兩年

  2015年2月22日,大年初四。當天下午5時45分許,55歲的範女士吃過晚飯,騎著電瓶車由南向北行駛在雙陽路非機動車道上時,行人趙某走在非機動車道上與範女士同向而行。

  突然,趙某轉身跑了起來,將行駛中的範女士連車帶人撞倒,範女士頭部著地,顱腦重創。經入院治療四十多天後,範女士因救治無效不幸身亡。

  事故發生後,楊浦警方認定趙某未走人行橫道,負事故主要責任,涉嫌交通肇事罪。然而,肇事者趙某卻一直逃避責任,不僅不予賠償,還在事發後離開上海潛逃至甘肅,並以各種理由拒絕配合警方處理此事。

  期間,楊浦警方對趙某展開網上追逃。今年9月,甘肅張掖警方發現了藏匿兩年多的趙某蹤跡,將其控制。得知消息後,楊浦警方立即趕赴張掖,將趙某押解回滬。

  目前,趙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移送檢察機關。

  (網絡配圖)

  發過短信後人間蒸發

  自2015年2月22日事發,到範女士離世,一共44天。

  “這44天對我們一家人來說,身心疲憊。”範女士的兒子彭先生回憶,事發時,他接到電話通知,起初以為是玩笑,當電話那頭傳來“是某某家屬嗎”的詢問時,他頓時感覺大腦缺氧。

  後來,趕到醫院後,彭先生看到頭破血流、身上都是嘔吐物的媽媽,當下就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此後,範女士又進行了多次手術,情況一波三折。彭先生在微博上發文稱,44天內共花費近25萬元醫藥費,但最終沒能挽回媽媽的生命。

  剛剛經歷失去親人的痛苦,彭家又遭遇了肇事者的逃逸。

  據彭先生回憶,彭家在事發後曾去過肇事者趙某的住處,當時雙方仍保持聯繫,“我們看肇事者人比較老實,我媽還沒過世的時候,她還會來醫院看看”。然而,在範女士離世後10天,趙某發給彭先生一條短信,對彭先生一家的遭遇表示歉意,隨後便人間蒸發了。

  被告承擔70%費用

  因一直找不到肇事者趙某,彭先生只能在微博上公開發布他為此事奔走的歷程,尋找目擊證人,協助警方追逃趙某,向法院提起訴訟。這場長達兩年的持久戰,得到了不少網友的支持。

  2015年10月19日,楊浦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系一起非機動車與行人之間發生道路交通事故所引起的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經交警隊認定,被告趙某負事故主要責任,範女士負事故次要責任,故本起事故造成的損失,由被告人趙某承擔70%,支付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護理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逾77萬元。

  今年12月9日,在家中信箱裡,彭先生和父親等來了一封遲到了2年的信,這封由楊浦區檢察院發來的告知書中提到,嫌疑人趙某已被公安機關移送至檢察院,現已處於審查起訴階段:“我和父親很激動,立刻跟公安機關確認,人確實抓到了。”

  彭先生坦言,兩年後他已經逐漸從失去母親的悲傷中走出,但他依然沒法原諒肇事者趙某,因為“她連面對自己過錯的勇氣都沒有。”

  行人也犯交通肇事罪?

  在這起事故中,行人被判承擔主要責任,而駕駛非機動車的人為次責。

  對此,北京觀韜中茂(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葛志浩解釋說,我國道路交通管理法規中,關於責任的認定,主要是參照侵權行為的定性原則,即哪一方在導致交通事故的過程中具有主要過錯,就應當承擔主要責任。這是因為,道路交通安全法是對每一個人平等適用的法律,況且類似於“行人不得亂穿馬路”、“機動車、非機動車、行人各行其道”等交通規則早已作廣泛宣傳,每個人都應當對此有深刻的瞭解。因此,明知而故犯,並導致交通事故,就應當根據其過錯程度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這與肇事者的主體身份或角色無關。

  而且,交通肇事罪的主體,是一般主體。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車輛駕駛人、行人、乘車人以及與道路交通活動有關的單位和個人,都應當遵守本法。”因此,行人若違反該法並造成交通事故,同樣可能觸及交通肇事罪。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