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裡無法公佈的細節:人性的薄涼如尖刀

  文 | 緩緩君

  首發 | 緩緩說

  01

  11月11日,江歌死後的第374天,王志安團隊公佈了江秋蓮(江歌母親)和劉鑫(江歌室友)的採訪視頻,這讓“江歌遇害案”再一次成為了輿論的焦點。

  《江歌,你替劉鑫去死的100天,她買了新包包染了新頭髮》

  《劉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誰來制裁人性?》

  《留學生江歌死後294天,母親當面質問室友劉鑫:帶血的餛飩,好吃嗎?》

  一時間,對劉鑫的指控刷爆了朋友圈。

  其實早在8月,我就推送過一篇文章關於江歌事件的文章,但當時我心裡就一直存在著疑問:

  案發現場的那些關鍵細節,有沒有可能在傳播的過程中出現了偏差?

  對劉鑫的指控,是不是完完全全經得起推敲?

  所以這次王志安的團隊公佈視頻後,我仔仔細細去看了一遍,直至內心冰涼。

  對人性的拷問如一把尖刀,一寸一寸插入心臟。

  兩個小時的視頻一共被剪輯成了3段(下文會一一放出),看到最後,眼淚根本就止不住地往下掉。

  據王志安說,採訪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哭了。

  他在《關於“江歌案”:多餘的話!》一文中這樣寫道:

  

  見面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期間劉鑫在不停地道歉、解釋,江媽一個細節一個細節盤問。將近十個月的積怨噴薄而出,空氣中都能聞到四處瀰漫的怨和恨。一起殺人案在歷經300余天後,在兩個受害者之間演變至此,真是太殘酷了。

  我和同事,還有陪同江媽來現場的鄰居,在旁邊都掉了眼淚。

  人世間的悲劇,莫過於此。

  

  而關於案發現場的細節,江歌母親和劉鑫發生了無法調和的分歧。

  真相究竟是如何?

  平復了情緒之後,我通過梳理和對比各方給出的信息,作出了我的分析。

  02

  2016年11月3日,女留學生江歌在日本東京中野區的公寓門口遭人殺害。

  據日本電視臺援引警視廳中野警署的消息稱,受害人頭部遭利刃砍傷,傷口長達10釐米。警方到達時受害者已經倒地,頸部血流不止,並在送往醫院後不久因失血過多而死。

  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叫陳世峰,他是劉鑫的前男友。

  案發前,劉鑫曾要求江歌在車站等她一起回家,因為她怕陳世峰再來騷擾她。

  江歌在車站等待劉鑫,然後兩人結伴返回公寓,再然後就遭遇了不幸。

  案發時,劉鑫因先江歌一步進入門內得以倖存,而江歌則在門外慘遭殺害。

  11月3日下午(案發時是3日凌晨),江歌的母親江秋蓮驚聞女兒離世,她不斷髮消息向劉鑫求證。

  晚上,劉鑫回覆江秋蓮:

  

  “對不起,阿姨,我不知道該怎麼回覆你。”

  

  11月4日,江歌遇害的第二天,江秋蓮來到日本。

  當她在醫院見到江歌遺體時,江歌的嘴巴歪著,眼睛沒有閉合,脖子、前胸上都是傷口,刀刀斃命,慘不忍睹。

  江秋蓮一直追問劉鑫,案發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劉鑫給江秋蓮發來微信:

  

  “阿姨,我知道你現在傷心難過,也很恨我,我也又恨又害怕……我一直都在盡全力協助警察,之後也會把我在調查過程中做的事情都如實告訴你,但是我現在什麼也不能說,請你諒解。”

  

  劉鑫承諾會將實情告知江秋蓮,可劉鑫並沒有兌現她的承諾。

  11月5日,江秋蓮在微博上公開懷疑凶手是“劉鑫的前男友”,這條微博很快登上了微博熱搜。

  11月6日,劉鑫指責江秋蓮私自散步信息影響案件偵破,並威脅江秋蓮說,“如果再出這種新聞,我就停止協助調查。”

  這就劉鑫和江秋蓮之間的第一次衝突。

  03

  第一次衝突爆發後,江秋蓮和劉鑫之間的衝突和怨恨不斷加深。

  無論江秋蓮如何追問,劉鑫始終不肯說出凶手的名字,直至日本警方以殺人罪對陳世峰發佈逮捕令,才證實了江秋蓮的懷疑。

  劉鑫曾承諾會出席江歌的葬禮,劉鑫曾承諾會去機場接機,但她都沒有信守承諾,甚至從江秋蓮的微信中徹底消失。

  直到5月21日,走投無路的江秋蓮在微博上發表文章《泣血的吶喊:劉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來作證!》,那時距離江歌遇害已有200天。

  江秋蓮公開喊話劉鑫,曝光了他們全家的姓名、照片、身份證號、電話等個人信息。

  也就是在5月21日那一天,劉鑫終於主動現身了。

  劉鑫要求江秋蓮撤回文章,否則她“死了也不會作證”,兩人在微信中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在王志安團隊採訪的第一段視頻中,江歌母親在鏡頭中向劉鑫作出了直指良心的詰問:

  

  沒有辦法,我被逼無奈,微信你不回我,你父母把電話全部拉黑我,我沒有辦法,我去到了你老家,我還是找不到你劉鑫。

  我沒有想把你劉鑫怎麼樣,我只想問問你劉鑫,你是當事人,江歌到底是為什麼被殺害的。

  我想知道真相,劉鑫。

  只想知道江歌最後的時刻是什麼樣的劉鑫。

  她怎麼樣對媽媽的不捨和牽掛,你劉鑫連這一點都不能滿足我。

  你們全家拉黑我,就僅僅因為我把你劉鑫的名字曝在了網上,因為你們的名譽,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

  你們的良心在哪?

  

  面對一連串的質問,劉鑫的回答只有三個字:“不是的。”

  

  我被逼無奈,我把你們全家給曝到網上去。好嘛,我凌晨發的文,到中午你就發來了信息。威脅我,限我一天內撤掉文章,否則的話你死都不會出庭作證。這是你說的話吧?

  

  “是,我是說過。”

  

  “5月21號我發佈的文章,5月23號你爸爸打來電話,要起訴我。你媽媽罵我江歌命短,被殺和你劉鑫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是不是事實?”

  

  “那都是氣話。”

  

  “氣話?!我女兒那是一條命!”

  

  劉鑫聲淚俱下地向江歌媽媽道歉,並一直強調她自己也很難過。

  但江秋蓮無法接受劉鑫的道歉。

  

  “除夕夜,我在家裡抱著江歌的遺像,聽著外面萬家鞭炮響,可你劉鑫換了一個新發型的頭像,在那兒玩自拍。你們在滋滋潤潤的活著,你們沒有把江歌的生命當做一回事。”

  

  江秋蓮認定,劉鑫之所以認錯,是因為輿論讓她的生活受到了影響,而不是因為江歌為她付出了生命。

  說到激動處,江秋蓮重重喘了好幾口氣,第1段採訪也到此為止。

  04

  王志安在《關於“江歌案”:多餘的話!》一文中透露了促成劉鑫和江秋蓮見面的一些內幕,最主要的是以下2點:

  1. 當他們一行人前去採訪時,劉鑫一家人非常痛苦。

  2. 當劉鑫父母反對見面時,是劉鑫先表示同意和江秋蓮見面的,這多少能讓人看到劉鑫希望承擔的意願。

  

  身為一名記者,我最能感受到一名新聞當事人願意面對鏡頭接受採訪需要付出的勇氣,這也是我常常用來衡量一個人是否願意承擔的標準。這個社會有太多的新聞當事人應當面對鏡頭接受採訪,但大多數,真的是大多數都選擇了迴避。只要咬牙忍過一週,下一個熱點普遍而來,有多少人還有耐心持續關注?

  劉鑫在過去的三百天裡當然有過逃避,否則,事件也不會演變到今天這一地步。但至少,當我走進她家門時,她最終選擇了面對。

  僅此一點,我尊重她。

  至少她在成長,在反思,在試圖努力承擔。我依然希望各位不要忽視她願意和江媽見面的意願。

  一個良善的社會,應該給一個願意承擔的年輕人機會。至少在她願意和江媽見面那一刻,我認為劉鑫是真誠的。

  

  王志安是我最佩服的調查記者,在每一個案件中,他總是能給雙方提供一個對等的說話機會,他也總是在每一個案件中挖掘案件背後的公共價值。

  所以我很理解他營造良性社會氛圍的善意。

  但劉鑫在採訪之後做的那些事,讓我看到了她聲淚俱下背後的虛偽和自私。

  就在劉鑫和江秋蓮見面的10天后,劉鑫發微博稱:

  

  一個從小不愛吃混沌的人、怎麼可能張口要混沌吃?

  為了陪好朋友吃而約定以後一起去吃、最後好朋友買回家卻變成了、為了給我吃而買的!

  

  在這條微博的下方,江秋蓮留言說:

  

  劉鑫,你現在當然可以說你從小不愛吃餛飩,但我親耳聽到江歌在車站接到你的時候說:少女,我給你打包回來的餛飩,你劉鑫興高采烈地說:哇,真好,我今晚可以吃餛飩了!劉鑫,你可以沒有良心,欺負我江歌不能開口說話了,但是你不能欺負天!人在做,天在看!!!

  

  十天前還是聲淚俱下,為什麼一轉身就吃起了帶血的餛飩?

  我認同江秋蓮說的:

  劉鑫之所以認錯,之所以願意見面,是因為她的生活受到了輿論的壓力,所以她急於和江秋蓮和解。

  在第3部視頻中,劉鑫曾說“我現在只想和你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可江秋蓮明確地拒絕了她。當她發現和解無法達成時,立即又變回了原來的嘴臉。

  再回顧劉鑫一家過去做的事,在江歌遇害的300天時間裡,他們哪一次不是被受到了輿論的壓力之後才現身的?

  每一次都是,甚至還充斥著對江歌母親的威脅和謾罵。

  道歉也好,現身也罷,他們做這些不是因為江歌救了她,而是因為他們急於擺脫輿論對他們生活造成的困擾,他們不願意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所以,劉鑫辜負了王志安的好意。

  劉鑫這樣的人,不值得被原諒。

  我不會原諒她。

  江歌母親更不可能原諒她。

  05

  江歌遇害案有一個極為關鍵的細節:

  劉鑫到底有沒有把江歌反鎖在門外?

  這一點,劉鑫和江秋蓮存在無可調和的矛盾。

  究竟是誰在撒謊?

  先來說說劉鑫的說法。

  劉鑫說,那天她和江歌一起回家,走到樓下鐵門的時候,因為她來大姨媽了,所以江歌讓她先上樓。然後她在廁所的時候聽到門外“啊”了一聲,於是她提著褲子就去開門。當時她把門打開了大概30公分,就被撞了回來。

  

  “撞回來之後,我就去看貓眼,外面到底怎麼了。我邊看貓眼邊捶門。我說三叔(江歌),你別鬧了趕緊開門。喊了好多,我又去開門,根本就開不開。”

  

  “你確定你沒反鎖門?”

  “我真的沒有鎖門。”

  當著攝像機鏡頭,江歌母親一再質問,你真的沒有鎖門?

  劉鑫一再哭著回答,我真的沒有鎖門,真的是被人從外面推上的。

  

  “我想問問老天爺,是陳世峰一看劉鑫要出來,一下子把門關上,不讓劉鑫出來的嗎?”

  “我告訴你劉鑫,我江歌雖然不能開口說話了,但是事實就是事實。12月11號開庭之後,所有的案卷都會面世。全部公佈案卷信息,讓大家都來看到,這個事實是什麼樣子。”

  

  這裡要補充一個非常關鍵的信息:

  2017年3月,江秋蓮拿到了江歌案的部分案卷。但在離開檢察院的時候,她簽署了保密協議,所以在12月11日案件正式開庭審理前,她無法向公眾透露卷宗裡的信息。

  而在王志安對江秋蓮的單獨採訪時,江秋蓮曾用“合理性推測”的方式暗示門是被劉鑫反鎖的。

  於是王局向她求證:“劉鑫反鎖著門,是你自己的推測,還是你從媒體那兒看到的報道?”

  

  “我不需要通過報道來獲取這個信息。雖然我現在跟您說的這是推測,但是總有一天真相大白的時候,您覺得我這個推測不無道理。”

  “我心裡知道很多事,我現在知道很多事。”

  “我還有其他很多的事我都知道,我現在沒有辦法公之於眾。”

  

  所以我的推測是:劉鑫將門反鎖,被明確地寫入了案子的卷宗。只不過,江歌母親暫時還無法公之於眾。

  而支持這一推測的,還有江秋蓮在和劉鑫對峙時的詰問。

  當劉鑫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則她將江歌反鎖在門外後,江歌母親說了這樣一段話:

  

  “你也不用承認你懦弱膽小,女孩子嘛,都害怕,我江歌也害怕呀。江歌倒在自己的家門口,看著那一扇你沒有反鎖,她卻進不去的家門,身上的鮮血一點一點地流乾,嘴裡喊著媽媽,媽媽,對不起。媽媽,我捨不得你。媽媽,我想你了。媽媽,你救救我。”

  

  媽媽,對不起。

  媽媽,我捨不得你。

  媽媽,我想你了。

  媽媽,你救救我。

  除非江歌母親得了精神病(在採訪時,江秋蓮邏輯非常清晰),否則的話,你很難想象,這樣的細節是江秋蓮自己杜撰出來的。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這是江秋蓮在案件的卷宗裡,瞭解到的案發時的細節,而劉鑫,則又一次地撒謊了。

  

  06

  求生是每個人的本能。

  如果劉鑫只是不開門,那是懦弱,並非十惡不赦。

  但在江歌以命相救之後,她卻抹黑侮辱甚至威脅江歌母親,真的是天理難容。

  江歌母親把江歌拉扯大很不容易。

  因為孩子父親極度重男輕女,江歌一歲半時,江秋蓮離婚成為單親媽媽。

  離婚被孃家人認為很不光彩,江秋蓮無奈搬離孃家,獨自帶著江歌租房。

  她擺過地攤,賣過布料,開過超市,艱難地維持著母女二人的生活。

  

  “我感覺特別對不起孩子,這二十幾年跟著我吃了太多的苦。”

  

  好不容易時來運轉,她們母女靠舊房子拆遷,分到了兩套房子,於是媽媽把其中的一套房子賣了,送江歌出國留學,沒想到竟成了永別。

  江歌母親唯一遭人非議的一點是,她曝光了劉鑫一家的隱私。

  但你真的很難去指責這位母親的行為。

  江歌是她活著的唯一希望,可江歌求生的希望卻被她的好室友好閨蜜扼殺在了門外。

  在江歌死後,她是多麼希望知道女兒到底經歷了什麼?

  她只是想了解真相。

  可現實卻是,我女兒以命相救,你卻視而不見。當我抱著女兒遺像在悲痛中熬過春節時,你卻買了新的包包染了新頭髮。

  江歌母親在第3段採訪中情緒失控,失聲大哭(這段把我也看哭了)。

  江歌母親一遍遍地追問:老天爺,你告訴我,這世界怎麼了?

  江歌母親的泣血申訴,是對我們這個社會公序良俗、道德底線的詰問和拷打。

  是啊?這個社會是怎麼了?

  我已經那麼苦了,但我們依然堅守著善良,可是,好人為什麼沒有好報?

  難道好人成佛就必須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而壞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

  (劉鑫對著鏡頭反問王志安,我都知道錯了,你為什麼還在這兒一直在問?)

  一個社會不該對好人太苛刻,對壞人太寬容。

  這樣的社會輿論是不對的。

  如果當壞人遠比當好人划算,那這個社會的壞人只會越來越多。

  所以,必須要讓作惡者付出代價。

  對於這個事件中的輿論暴力,我贊同@鸚鵡史航的觀點。

  

  我一直不贊成網友人肉等行為,不過對於劉鑫這家子,我只能說,下不為例吧!

  

  如果我是江歌母親,當我被逼無路在網上曝出了你的消息時,結果卻遭到了你全家的威脅和謾罵?

  我能怎麼辦?

  我還能怎麼辦?

  你說。

  你說。

  ……

  如果你無法回答,那我說說我的想法:

  1.如果劉鑫不出庭作證,那麼就讓她繼續承受她應該承受的代價。

  有時候,不原諒也是一種正義。

  2.為陳世峰死刑請願。

  我知道在日本判死刑是很難的(可參考我以前介紹過的“福田孝行殺人案”),但不能因為難就不做了。

  江歌母親已經把僅剩的那一套房子賣了,第6次踏上日本的行程,為案件開庭做準備工作。

  江歌母親赴日準備開庭

  

  “我不知道會有多大作用,但是我還是要做。”

  

  江歌母親在網上發起了判陳世峰死刑的請願活動,她正在日本徵集簽名。

  她就像一個戰士一樣永遠衝在最前面。

  但我希望,她不是孤身一人在戰鬥。

  如果你願意,請和我一起為江歌母親請願。

  江歌媽媽發起的請求判決陳世峰死刑的簽名活動——

  簽名方法:

  1.如果大家在國內,可以參與網上簽名,打開這個網頁:

  http://1.13969613663.applinzi.com/homePage.php,按照提示親自簽上您的名字。

  2.如果有人在日本,可以參與日本的簽名:

  你可以用“網上電子簽名”:

  http://1.koukasan.applinzi.com/homePage.php

  你也可以“打印郵寄簽名”:

  http://1.koukasan.applinzi.com/test.php

  日本的郵寄地址如下圖:

  P.s

  善良會傳承,如江歌母女。

  無恥也會傳承,如劉鑫一家。

  但這個社會不該對好人太苛刻,對壞人太寬容。

  緩緩君:985高校工科男,時代華語圖書籤約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觀點;有一點理性,也有一點溫度,新書《我就喜歡這樣的你》已上架。公眾號:緩緩說(huanhuanshuo520)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