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間9起謀殺3起重傷,紅衣殺人狂魔楊樹明的末路

  2014年11月21日是陰曆十月初一,是中國傳統的鬼節。

  在陽泉市礦區賽魚附近的河道里,一聲槍響之後,殺人惡魔楊樹明被擊斃。

  楊樹明從1992年3月起到2004年11月間,以女性為侵害目標,瘋狂實施故意殺人、搶劫犯罪12起,致9人死亡3人受傷,此案當時驚動全國。

  楊樹明其人

  楊樹明,男,初中文化,山西省壽陽縣落摩寺鄉五臺堖村人,原系山西陽煤集團京宇磁材公司二廠工人。

  2006年3月23日,楊樹明接受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測試中心專家的測謊,在對楊樹明進行幾輪測試後,專家丁同春對等待中的陽泉警方微微頷首;

  3月27日楊樹明因涉嫌故意殺人被陽泉礦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同年4月28日,被執行逮捕。震驚全國的陽泉系列殺人案嫌疑人就此鎖定。

  楊樹明因生活坎坷,對社會產生不滿,因此瘋狂作案報復社會,濫殺無辜。在14年裡,致使陽泉馬家坪地區人心惶惶,謠言四起,女性更是心驚膽戰,毛骨悚然。

  經審訊,楊樹明交代自1992年之後的14年內,他已累計殘害婦女12人,致9人死亡、3人重傷。

  系列殺人案9死3傷

  1992年,山西陽泉市,一名年僅16歲的女孩凌晨被人用匕首扎死在馬家坪地區陽泉礦區俱樂部外。當年的3月7日、4月22日、7月11日,又有3名年輕女子在馬家坪被殺死……慘劇一直持續到2004年11月24日,共有9人死亡、3人重傷。

  馬家坪這個面積1.5平方公里的地方,成為陽泉的“白色恐怖區”,天色一暗幾乎無人敢出門,若家中有人上夜班,家人必定早早等在大路邊。有一次,一家人僅因一次疏忽沒出門迎接,女主人就被殺死在距家門不足500米的地方。

  由於幾起案件中受害者穿的都是紅色上衣,一時間關於“紅衣殺手”的傳聞紛紛揚揚,在馬家坪乃至周邊地區,女性甚至連鮮豔的上衣都不敢穿。

  即使是這樣,女性被殘害的案件仍在發生。

  在3名重傷的受害者中,有一名女子是下夜班回家的時候被襲擊,她被一個男子逼到牆角問:“你認識不認識我?我就是殺人犯!”隨後一刀捅在那名女子胸前。

  此時,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恰好經過,聽到受害者的慘叫後立即追趕凶手,看著前面黑影一拐,>摩托車跟過去卻一頭扎進一口無蓋井裡,凶手逃遁。

  那名受害女子因搶救及時逃過一死,但事發時過於緊張,她沒敢擡頭看凶手的相貌。

  另一名被害人也是下夜班回家,路上感覺有人跟蹤,但在樓門口回頭看身後並沒人。當她走到4樓時,突然聽到有腳步聲追了上來,還沒來得及回頭,就被人從後面幾刀捅倒。

  還有一起案件是一名礦工半夜回家,發現妻子被殺死在客廳……

  而影響最大的案件發生在2001年10月。

  10月10日中午,43歲的洗衣工郭某中午下班回家進入馬家坪,從此杳無音信。

  10月13日上午10時許,郭某的屍體被發現。據介紹當時郭某面部被剝掉,身體其他部位也受到殘害……在拋屍地方不遠處,凶手拋下了郭某的內臟。後來警方又在距離不遠處,發現了郭某的另一被拋部位。

  此案一發,馬家坪的恐怖氣氛幾乎到了頂峰。

  警方初步鎖定嫌疑人名單

  從發生第一起案件開始,警方從1992年創建的30多人的專案組14年中從未撤消過。但凶手每次作案後就如同人間蒸發,現場幾乎不留任何痕跡。而綜合歷年受害人的特徵,受害人之間幾乎無關聯性,也就是說找不到殺人者的動機。

  唯一能算上有關聯的,就是除郭某外所有死者年齡均在30歲以下,年輕、衣著光鮮;而根據對郭某的調查,郭某平時總被人誇“穿什麼都漂亮”。另外,凶手作案後既不搶東西,也沒對死者進行性侵犯。

  從1992年第一起殺人案開始,作案者手段越來越殘暴,到後期還連續犯下3起碎屍案,每起案件中都有虐屍痕跡,特別是針對女性性器官。

  據此,警方判斷對方是一個典型的變態殺手,而且殺手的心態越來越不正常。

  該案件也被公安部列為掛牌督辦的重點大案。但苦於沒有直接證據,該案偵破工作一直沒有多少進展。

  2001年10月10日郭某被殺案讓警方終於抓到了凶手的蛛絲馬跡。警方在現場勘察中發現被拋棄的內臟中有很多蛆蟲,而幾個小時後拋出的麵皮卻只有一隻蛆蟲。

  警方據此判斷凶手擁有冰箱、冰櫃一類的工具,同時凶手極可能不與家人居住,或者放置屍體的冷藏設備在另一個處所。從拋屍的時間來看,凶手有可能就在現場附近,看著警察清理完現場後再將另一部分屍體拋出。

  “有冰箱、獨居”,這成為篩查凶手的重要標準。之後幾年過程中,專案組列出25名嫌疑人,最後又縮到19個人,但還是因沒有有力證據,同時對這19人展開偵查難度極大。

  這種情況下,2006年3月,陽泉警方向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測試中心求助。

  心理專家受邀參與破案

  2006年3月20日,心理測試專家丁同春帶領兩名研究生來到陽泉市。

  當天深夜,丁同春到馬家坪實地勘察現場:山坡上密佈著幾百間平房,平房間則是曲裡拐彎的衚衕,不大的地方竟然有53個死角。

  丁同春與當地警方研究案情,分析認為系列案有兩種可能,其一是由兩夥人或兩個人制造,其中一夥或一個製造了多起背後捅刀案件,另外一夥或一個則是碎屍凶手;其二,這些案件是由一個人製造,而且這個人的心理越來越扭曲,從最初的尋找刺激,慢慢有了條件而發展為碎屍。

  雖然大多數人傾向於第二個判斷,但為了確保準確,丁同春還是決定分別根據系列捅人案和3起碎屍案分別出兩套測試題目,但兩套題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3月21日、22日,丁同春帶著兩個研究生翻閱全部案卷後,找出一個極不引人注意的細節,這個細節出自郭某碎屍案———郭某屍體被發現幾天後,一個老太太在路上撿到一個塑料袋,裡面裝著一雙女鞋、一串鑰匙和一個襯衫上的假領子。

  經郭某家人辨認,正是郭某的物品。

  這個情節,除發現者及郭某家屬外,只有警方和凶手知道。測試題目便圍繞這個情節展開。

  為了對嫌疑人進行測試,丁同春共出了76道題,其中有“那塑料袋裡裝的是鑰匙嗎”等。

  測謊儀鎖定連環殺手

  2006年3月23日,第一輪測試開始。第一個走進測試間的嫌疑人就是楊樹明。

  “穿了一件綠色衣服,像是個普通工人,但又不顯得很粗魯,一點都不張揚”,專家丁同春介紹,因為楊的家離郭某被殺案現場最近,而他下崗後自己蓋了一間房在裡面搞電焊,房間裡又有冰箱,符合連環殺手的被懷疑條件,就被列入重點懷疑對象。

  剛一坐下,楊樹明就對測試人員說,他的眼睛在進行電焊作業時被刺傷了。

  在楊樹明表示願意接受測試後,測試開始。

  第一遍測試中,楊樹明頻繁吸鼻子,顯示器上他的呼吸圖譜很不穩定。

  第二遍測試時,他又連連乾咳。

  測試剛結束,楊樹明就吵著要回家,稱有人找他幹活,並答應下午再來接受測試。丁同春分析,楊樹明並不緊張,而刺傷眼睛也不會導致乾咳和鼻子難受,楊樹明是在故意裝緊張。

  通過對圖譜的分析,丁同春發現雖然楊樹明的部分反應不明顯,但在藏屍、碎屍、塑料袋內的物品等幾個重要測試點上,他都有對應反應,極有可能是系列殺人表現出的心理特徵。

  隨後,其他18人先後接受了心理測試,但在關鍵問題上都沒有明顯反應。

  當天下午,楊樹明再次接受測試,下午他顯得很平靜。

  測試重新開始後,可明顯看出,楊樹明在關於塑料袋內物品等重要測試點上有更明顯反應。此外,他還對虐屍的細節有對應反應。丁同春和專案組分析所有測試者圖譜,初步排除了其他18人。

  3月24日,為確保不遺漏犯罪嫌疑人,丁同春又對其他被測試者進行了另一套題目的測試,結果仍是排除了其他人的作案嫌疑。此時,警方已對楊樹明實施了嚴密監視。

  3月25日,專案組與丁同春商量再出一套題,測試楊樹明把凶器藏在什麼地方。

  3月26日,無論警方怎麼做工作,楊樹明堅決不再接受測試。

  3月27日,陽泉市公安局將犯罪嫌疑人楊樹明拘審。

  嫌疑人稱為報復社會

  4月3日,陽泉警方宣佈馬家坪系列殺人案告破,犯罪嫌疑人楊樹明被抓獲。從他的家中,警方發現了20餘把各種尖刀。

  據介紹,楊樹明被抓獲時說:“算你們聰明,從測試到抓我都沒說我是凶手,要不我把你們都扎死。”

  楊樹明落網後,認識他的人都不敢相信他就是肆虐了14年的連環殺手。

  在鄰居們眼中,楊樹明成天笑眯眯的,孝敬父母,對妻子、孩子特別好,沒什麼異常。據說郭某的屍體被發現後,楊樹明也去看熱鬧,回來還跟鄰居說:“誰幹的,太狠了。”

  經審訊,楊樹明交代了14年來的12起案件。得知楊樹明招供,陽泉市公安局局長、主管刑偵的副局長和刑偵支隊主辦此案的副支隊長3人抱頭痛哭。

  4月5日,清明節當晚,幾十名死者家屬到馬家坪,在案發地周圍燒紙祭奠親人,告慰親人在天之靈。

  4月10日,公安部專門向陽泉警方發來賀電,祝賀他們成功破獲這起公安部掛牌督辦的大案。

  4月28日,楊樹明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據瞭解,楊樹明交代他的殺人動機是為報復社會,他認為周圍的人都過得比自己好,社會對他不公平。丁同春把這分析為“綜合性的報復社會的殺人動機”

  楊樹明被槍決大快人心

  11月21日9時50分,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宣讀山西省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和經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核准,裁定判處楊樹明死刑。

  隨後,陽泉市人民法院依法將罪犯楊樹明驗明正身,押赴刑場。

  在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宣讀判決書時,殺人惡魔楊樹明被武警押在車上。記者注意到楊樹明的眼裡並沒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他的頭不時轉動著向周圍看。

  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宣讀執行死刑命令時,楊樹明依然面無表情。

  9點50分,楊樹明被押著從宣判現場出發在陽泉礦區的街道上游行,百姓把周圍的街道都站滿了,不少人的臉上流露出“惡人終食惡果”的興奮表情。

  遊行完畢後,楊樹明被押到刑場執行槍決。

  楊樹明認為看守所是天堂

  11月20日是楊樹明執行死刑的前一天,楊樹明在獄內見到了妻子。他的妻子哭著說:“你一直在殺人為啥也不告訴我?”楊樹明說:“你太單純,告訴你怕你害怕。”

  楊樹明還要求和妻子握手,他握著妻子的手說:“來世再見。”

  楊樹明表示最牽掛的人是自己的女兒。他還要感謝陽泉的民警,因為他自從被抓到看守所裡後,一點罪也沒有受。楊樹明說:“在看守所裡就是到了人間天堂。”

  死前想為妻兒獻血

  楊樹明在執行死刑的前一天請求將自己的鮮血獻出來,他認為自己獻血之後,妻子和孩子生病後就不用花錢買血了。由於看守所沒有獻血設備,他最終並未如願。

  “他平時掩飾得很好”

  歷時14年,殺死9人,捅傷3人的楊樹明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平時對女人有沒有偏見呢?

  記者來到原陽泉鋼鐵俱樂部附近,找到了他以前工作的地方。

  “楊樹明有什麼不良嗜好嗎?”劉老闆說:“楊樹明也沒什麼不良嗜好,不賭博不逛歌舞廳。他唯一喜歡的是喝酒抽菸,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喝酒,而且每次要喝半斤以上的白酒,再喝些啤酒,喝多了也不胡鬧,就是躺在床上睡覺。楊樹明平時喜歡串門,沒事的時候經常和周圍鄰居聊天。

  “而且,當附近幹活的人和楊樹明談到女性時,他並沒有表現出偏見和痛恨,也沒有出現奇怪的反應,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樣。大家談論起馬家坪系列殺人案時,楊樹明對凶手表現得非常痛恨,對死者也特別惋惜和同情,可以說掩飾得很好。

  “公安部門傳訊楊樹明後,聽說對他用了測謊儀,回來後楊樹明表現得有些不正常,第二天工作中竟然出了大錯,把客戶送過來的防護網全部給焊錯了,之後他就出現了心神不定……”

  案件回放

  1、1992年3月2日零時許,家住馬家坪西居民區的鐘蕊(化名)下班途中遇害。

  2、1992年3月7日晚10時30分,24歲的女工張然(化名)在途經馬家坪鹹菜廠附近回家時,被人卡住脖子,左側背部被凶徒用單刃刀連捅四刀,後經搶救脫險。

  3、1992年4月22日晚10時30分,29歲女工時春(化名)途經馬家坪西區石坡處回母親家時,遭到歹徒迎面攔截,腹部被歹徒持單刃刀連捅兩刀,經醫院搶救無效於次日凌晨死亡。

  4、1992年7月11日零時40分,23歲女工李昕(化名)外出返回住處時,在礦區平坦新區居民樓道內,被尾隨而來的歹徒用單刃刀連捅八刀,當場死亡。

  5、1993年12月27日晚9時40分,30歲女工郝花(化名)下班回家行至馬家坪西區運輸二場北側土坡處時,被尾隨歹徒用單刃匕首連捅七刀,後經醫護人員搶救無效死亡。

  6、1998年5月6日晚8時許,30歲的遼寧籍女青年張秀(化名)打著雨傘走進河神廟一拆遷鍋爐房廢墟內時,被凶犯朝胸腹部連捅數刀。就在張秀倒地後,凶犯又先後實施了剖胸、劃臉、捅刀、割乳頭等行為。

  7、1999年5月31日晚9時許,19歲女青年王花(化名)從河神廟華夢歌廳外出,當行至河神廟口“之”字形臺階附近的廁所處時,被凶犯劫持連刺胸腹部、背部七刀。次日早6時被人發現死於馬家坪南區一菜地裡。

  8、1999年11月15日晚6時20分許,37歲女工畢平(化名)回到市委黨校居民樓內時,被尾隨而來的凶犯連刺胸腹部數刀,當場死亡。

  9、2000年11月23日晚9時15分,21歲女工張雪(化名)下班行至王巖溝口石板路段時,被尾隨凶犯採用卡脖子、拖拉等手段攔截,背部被連捅四刀,經搶救脫離危險。

  10、2001年10月10日中午12時許,43歲女工郭沁(化名)在回家途經王巖溝居民區時失蹤,遭到凶犯捆綁、毆打、侮辱、繩勒等,又被剖腹、割臉皮、碎屍等,手段凶殘,令人髮指,3天后屍體被拋出。

  11、2004年11月24日晚,下班回家的青年女子唐蕊(化名)與同事們在礦區俱樂部分手後,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被凶犯連續數刀刺中胸腹部、頸部。

  12、陽泉礦區馬家坪變電站附近致一男子重傷。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