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0還說它敗北,唱衰《白鹿原》有失公允

  

  傳媒內參導讀:專業性、藝術感和收視率,從行業、審美和觀眾的角度,囊括了對一部劇品質和市場的所有測評維度,對不同劇目進行評價的側重點不同。

  

  來源:傳媒內參(轉載請標明出處)

  作者:阿童木

  2017年的國產電視劇創造了一系列“活久見”,先是反腐劇《人民的名義》火爆異常,儘管注水已經坐實,仍然口碑收視雙贏;後是尤其被看好的《白鹿原》剛播出一集即停播,再於5月10日重登衛視。

  這一波稍稍平息,又因為收視率不夠理想屢遭詬病。更有個別媒體拋出這樣的論點:《白鹿原》收視率走低,缺乏對觀眾心理需求的迴應。且不論其過於武斷的態度,連基本的事實性也無法保障。據CSM52城收視數據顯示,《白鹿原》自5月11日-5月25日收視率介於0.54-0.7之間,或有起伏但並無頹勢,5月21日以來更是穩態上升,何來走低之談。

  雖說並未達到火爆程度,但據此斷定其罔顧觀眾需求,不僅不客觀,而且不專業、不公正、不科學。

null

  這場口碑戰贏得漂亮

  專業性與之如影隨形

  作為已逝作家陳忠實最有分量的代表作,《白鹿原》聚焦陝西關中地區一個名為白鹿的村莊,以白、鹿兩家和原上百姓長達半個世紀的近現代變遷過程為線索,將個人、家、國、天下、仁義與人生的真諦凝聚其中,大小交融,氣勢磅礴。

  文學上的成功,是《白鹿原》熒屏之旅的開端。先是電影版由王全安執導,匯聚張豐毅、張雨綺、吳剛、段奕宏等實力派演員,在柏林國際電影節嶄露頭角,後有電視劇最大程度還原史實,再現鴻篇鉅製。無論是影版還是劇版,支撐起《白鹿原》臺前到幕後所有主創的是行業的使命感、專業感,及對藝術的崇敬和嚮往。

  專業性、藝術感和收視率,從行業、審美和觀眾的角度,囊括了對一部劇品質和市場的所有測評維度,對不同劇目進行評價的側重點不同。避開流量咖位、不以明星效應增加熱度,劇版《白鹿原》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利用粉絲和愛豆之間的粘膩感增加吸引力。但從豆瓣9.0的評分與觀眾的有口皆碑來看,它贏得漂亮。

  有多少人看從本質上來講,不能反映是否好看,但能讓看過的人都誇讚,才是真本事。而這種實力的來源在於專業性和藝術感。劇版評分高於原著,則說明編劇改編得當、導演把握精準和演員表演到位。

  老戲骨盡顯表演功力

  聰明人下苦功夫成就品質

  10年立項、6年籌拍、總投資達2.3億元人民幣,全劇共邀94位主演、4萬群演,總計400位工作人員拍攝227天的《白鹿原》,是張嘉譯和導演劉進繼經典諜戰劇《懸崖》後再度攜手,並由張嘉譯親自出任藝術總監。或是出於一種陝西爺們兒關中漢的責任,或是處於一種對錶演的熱愛,這倆人拼了命,也要把《白鹿原》做出個樣子來。

  製作自不必說,演員的表演真是可圈可點,令人感慨。何冰飾演鹿子霖,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陝西方言說的那叫一個流利,表情、眼神和形態,圪蹴在白嘉軒面前的時候,演活了那個自私狹隘、目光短期、迷戀權力、但根本上又不是一個壞人的鹿鄉約。老戲骨李洪濤飾演的長工鹿三,舉手投足間透露出莊稼漢的質樸、憨厚和內斂,都把書中的人演活了。

  對於演員來講,外形只是輔助角色表現的一個工具,神韻才是真正打動人心之處。仙草的韌勁兒、百靈的機靈勁兒、田小娥的風情、寡婦的狹隘,這劇裡的每一個角色都讓人印象深刻,連連出境的二豆傻子,更是演出了神髓。

  而在改編上,刪除過於玄幻和迷信的情結,只保留白鹿意象、白狼叼走百靈卻未吃她的異象,去掉魔幻和過於迷信的色彩,更貼合現代人的觀感。對第三代人、鹿兆鵬的革命情懷、白靈與鹿兆海的生死愛情的擴展,則增加了青春氣和更多純粹的感情線。白嘉軒固執蠻橫稍稍抹去,都更加的符合情理。這些努力,是《白鹿原》在當下找尋現代生命裡的對接點。

  來源於字裡行間的直接感受,存在於讀者腦海中幻想的書中人,在銀幕上獲得新生,是一件頂好的事兒,也是一件頂難的事兒。而一如天下從來就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與成就,成事的關鍵在於聰明人也要下笨功夫,沒有機緣巧合和運氣使然,只有是否真正用心。

null

  長篇鉅製有待厚積薄發

  論斷不宜過急過早

  但現實中有不少的人看到《白鹿原》目前的收視率徘徊在0.5-0.7間,就迫不及待的放言其收視敗北。對於一部近80集的電視劇來說,在剛剛播出到28集的時候就預測它的結局,準確性值得懷疑。

  厚重的故事要在宏大的畫卷中慢慢展開,前戲的娓娓道來講明瞭背景和緣由,白嘉軒、鹿子霖一輩的故事,即將隨著兒輩的長大和動盪的時局交匯。老、中、青的碰撞與衝突,大時代與小家族的變遷打開了一個洞,田小娥這個充滿女性解放色彩的一抹鮮紅還醞釀著一場暴風驟雨,精彩和高潮都將一一展現。

  長篇鉅製與厚積薄發才相得益彰,76集的《甄嬛傳》就是最佳例證,笑得最歡的不一定笑到最後。而將《白鹿原》和《歡樂頌》進行對比,本就是一種錯誤,也是對兩者的不尊重。

  尊重市場,挖掘市場,引領市場是影視作品的世俗理想,但三者並重,絕非將收視率拔高到決定性的地位。觀眾是否關注,《白鹿原》的品質就在那裡。好比一個做了好事的好人,並沒有大張旗鼓到處宣揚,但並不意味著這件好事白做了,在這一點上,時間是最好的證明。

  決定一部作品能否成為經典的,是創建在專業性基礎上的藝術性,《白鹿原》就是如此。

null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