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過度包裝調查:偽高檔、造噱頭、霸黑榜

  在剛剛過去的端午假期, “新華視點”記者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採訪發現,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送禮消費減少,市場整體迴歸理性,商品過度包裝現象得到一定遏制。

  新華社廣州6月1日電題:偽高檔、造噱頭、霸黑榜——商品過度包裝“重災區”調查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周蕊、陳寂、高健鈞

  在剛剛過去的端午假期,“新華視點”記者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採訪發現,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送禮消費減少,市場整體迴歸理性,商品過度包裝現象得到一定遏制。但是,保健品、茶葉、酒類商品仍有比較嚴重的過度包裝問題。

  營業員稱茶葉禮盒“自己喝別買”,保健品越貴越“神祕”

  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茶葉一條街的一家茶莊內,“小罐茶”品牌專櫃非常醒目。記者在此打開一盒售價1000元、皮質包裝的茶葉看到,盒內有20個比乒乓球略大的鋁罐,每罐僅有4克茶葉。茶莊服務員說,這個品牌針對高檔市場,算下來一斤茶葉5000多元。說是“一罐一泡”,但一罐大紅袍還不夠衝一泡。

  據一位北京茶葉市場業內人士估算,這種特製鋁罐一個成本6元左右,皮盒子幾十元,整個包裝近百元。他說:“以往茶葉過度包裝,多使用很大的木盒或陶瓷盒。‘小罐茶’之後,市面又出了類似的‘圓罐茶’‘一貫好茶’,從鋁罐到瓷罐,甚至還有鍍金罐,喝完就扔了,比以前更浪費。”

  在茶葉經銷商吳裕泰的一家北京門店裡,禮盒裝茶葉佔據了主要櫃檯。營業員馮女士告訴記者:“禮盒要比買散茶貴很多,都貴在了包裝上。自己喝別買,不值。”

  記者在廣州友誼商店環市東路店北館4層保健品區看到,一種透明罐裝“崑崙美仁”黑枸杞,60克售價288元;邊上“崑崙極”牌高原黑果枸杞,包裝體積是前者的4倍,卻僅含枸杞50克,價格高達1080元。導購員說,這種黑枸杞是新興保健品。包裝雖不透明,但卻因為價格高,反倒有“神祕感”,比“崑崙美仁”賣得好。

  在北京宣武門西大街的同仁堂,記者看到數十個禮盒擺放在店門口吸引顧客,標價從五六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禮盒雖豪華,裝的保健品只有區區一兩個單品。

  記者從上海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獲悉,瀘州老窖、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技術開發公司等生產的酒類產品,長期位列過度包裝“黑榜”;在保健品領域,湯臣倍健、康富來、昂立等多個品牌的產品,數次被發現存在過度包裝問題,其中不少曾經登上“黑榜”的產品甚至長期不進行整改。記者比對2016年和2015年抽查結果發現,湯臣倍健蛋白質粉、昂立西洋參膠囊、金日資生口服液都連續“上榜”。

  “面子消費”成過度包裝溫床,標準模糊導致監管難題

  記者調查發現,送禮“面子消費”成過度包裝溫床。從事教育培訓的北京市民趙冉坦誠,選購禮品時更看重禮品的豪華程度,而不只看性價比。

  浙江溫州一家制造企業負責人說,準備酒、茶葉、海鮮、絲綢等禮品時,都會增加一筆包裝費,讓商家包得“隆重”一些。“茶葉最明顯,1000元左右的茶,包裝貴的要花200元。”

  北京市民班諾認為,正是因為有送禮的需求,才助長了商品華而不實的風氣,“首先廣大消費者就應該轉變觀念”。

  廣州進口葡萄酒代理商張先生舉例說,西部某省份一個酒廠生產的一瓶紅酒賣到三千元,價格與歐洲一級酒莊的普通年份酒相當。“憑什麼呢?就是在過度包裝和明星代言的軟包裝上,不斷加碼擡價。”

  北京茶葉市場業內人說,很多包裝是“架子大、肉少”,全部茶罐打開,茶葉撒在盒子裡還鋪不滿。“而且滿街都是‘大師造’,巨資投進電視廣告,茶罐造價越來越貴,都做成‘土豪’喝的茶了。”

  對於過度包裝問題,目前面臨監管和界定難。國家質檢總局發佈的《限制商品過度包裝要求--食品和化妝品》規定,只要包裝空隙率、包裝層數、包裝成本佔售價比例3項指標中,有一項不合格,就屬於過度包裝。不過,這項國家標準並未對包裝的材質和是否可回收利用提出明確要求,也沒有詳細規定處罰標準,商品範圍也有限。據瞭解,目前僅上海、廣州等極少數城市出臺了帶有處罰規定的地方文件。

  東部地區一位基層監管部門工作人員向記者列舉了一些執行中的難題:造型怪異的酒瓶“耳朵”算不算體積?如果商家以“現買現裝”、加“贈品”、外包裝自選等方式銷售,那麼,如何計算包裝層數呢?

  上海市質監部門表示,上海市面上銷售的九成商品在外地生產,涉及過度包裝的產品來自外地,質監部門就僅能對銷售方進行處罰,對生產廠家並沒有管轄權限,也難以從源頭進行治理。

  華南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包裝工程系主任張欽發說,目前,消費者、生產廠家乃至監管部門,對於過度包裝的危害認識還很不夠,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出臺的政府規章缺乏執行力。

  從制度設計上向過度包裝“宣戰”

  專家指出,遏制過度包裝,需要全社會倡導綠色消費觀。在茶葉、保健品、酒類這種商品定價不夠透明、送禮需求較大的細分市場裡,發揮標杆企業和行業協會的引導作用尤為重要。

  北京京商流通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認為,國內許多廠商陷入“重視包裝材質、忽略包裝設計”的誤區。廣州葡萄酒代理商張先生舉例說,國外有些知名酒莊會找不同的畫家去畫酒標,這種藝術化的設計,本身並沒有在材料上造成浪費,也不會有環保的負擔。

  上海市商業流通中心首席研究員齊曉齋認為,應在現行偏重技術性標準的國標的基礎上,加入更加容易操作和執行的過度包裝判定條款。從設計、生產、流通、運輸、銷售到最終的回收環節都加入一定的限制性條款,對過度包裝進行全環節的監管,同時也提升市場監管、環保等部門的執法效能。

  不少地方和企業正在積極探索綠色消費方式,從生產、運輸到回收的全環節主動減少包裝量級,採用新型環保包裝,減少對環境的負面效應。上海、廣州先後針對過度包裝出臺地方法規和政府規章,從制度設計上向過度包裝“宣戰”。

  《上海市商品包裝物減量若干規定》2013年出臺以來,上海質監部門已經查處了589批次商品存在的過度包裝問題,立案4家次,商品包裝抽樣合格率從2009年的59.1%逐步提高到2016年的91.3%,商品過度包裝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上海質監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於超市、賣場中銷售過度包裝產品,將會對銷售方進行處罰。對上海生產的過度包裝產品,質監部門將對源頭進行追蹤。如涉及過度包裝的產品來自外地,則將通報當地質監部門。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