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大選季開始,歐洲關於全球化的辯論升溫

null

  隨著歐洲各主要經濟體準備進行大選,關於全球化優勢的辯論繼續在歐洲成為中心議題,一邊是要推進和加強歐盟與海外貿易聯繫的目標,另一邊則需要繼續對聯盟自身進行加強。

  在2月3日週五馬耳他舉行的歐盟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歐盟的未來是主要的議程。早上討論了關於移民及相關問題,下午則是慶祝奠定歐盟經濟共同體的羅馬條約簽訂60週年的慶典。

  英國首相特麗莎梅沒有參加第二場歐盟“27國”集團會議,會上涉及到英國正式脫歐之後對歐盟的方向進行“政治反思”的議題。(《橋週報》,2016年9月22日)

  Tusk表示:歐盟必須繼續發揮“貿易超級大國”的作用

  在馬耳他會議討論之前,歐盟委員會主席Donald Tusk寫信給歐盟領導人,提出了一系列應當在2月3日的“歐盟27國集團”會議上討論的挑戰和機遇。

  非常顯著的是,Tusk指出美國領導人的更替既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又是歐盟貿易領域的一個積極機遇。歐盟正在致力於與多個國家和國家集團之間的貿易協定談判,涉及美洲、亞洲、非洲和大洋洲。

  Tusk主席表示,“我們應當把美國貿易戰略中發生的改變轉化成歐洲的優勢,加強我們與相關合作夥伴之間的談判,同時捍衛我們的利益。”

  他還說,“歐盟不應當放棄作為貿易超級大國的作用,向外開放,同時保護我們的民眾和企業,要記住,自由貿易意味著公平貿易。”

  Tusk呼籲更加有雄心水平的貿易議程,並描述了他認為是歐盟一體化獲得持續成功道路上最大的風險和各種威脅,認為它們“是自羅馬條約簽訂以來最為危險的情況”。

  Tusk列舉了他認為在類型和規模上都前所未有的三種“威脅”,即,在歐盟內外均在迅速變化的地緣政治局勢;日益增長的“反歐盟、民族主義、日漸仇外的情緒”等趨勢;以及在民粹主義壓力上升時期產生的一種所謂“親歐洲精英的思想狀態”。

  Tusk說,“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羅馬大會上最重要的信號應當是27國一定要團結。這個信號是,我們不僅必須、而且有意願團結起來。”羅馬大會指的是即將到來的3月份的峰會。

  同時發生的另一個有關事件是,英國的下議院本週批准了一項法案,授權政府正式通知歐盟脫歐的意向,這個程序將啟動英國和歐洲理事會之間的實際談判。

  在2月6日英國下議院的會議上,特麗莎梅首相就馬耳他會議發表了一項聲明,她彙報說,歐盟領導人們“歡迎”英國政府在上個月公佈並“澄清”了在即將開始的談判中計劃達成的目標。(《橋週報》,2017年1月19日)

  她說,“歐盟領導人們熱切歡迎我們在英國和歐盟之間創建互利的新型夥伴關係的計劃。他們還歡迎英國確認希望見到歐盟的強大和成功,因為這也是有利於我們英國的利益和世界的利益的。”

  大選激烈展開

  影響所有這些討論的一個潛在因素是,在未來一年中,一些主要的歐盟經濟體將進行領導層更替,這將對歐盟大範圍的政治方向產生重大影響。

  28國集團在未來數月中將開始一系列的總統和議會選舉,包括一些主要經濟體比如法國、德國和荷蘭。

  Marine Le Pen是德國極右民族陣線的領導人,她於2月5日正式啟動了競選行動,並重申了其一貫承諾就是使法國脫離歐元區,重組法國與歐盟夥伴國家的關係,阻止移民,以及有可能舉行國內全民公投使法國徹底離開歐盟。

  她還承諾如果贏得大選,將在其大經濟政策框架中倡導採取“智慧的保護主義”的措施。儘管目前的民調顯示她可能在第二輪選舉中輸給前經濟部長Emmanuel Macron,但是這次高調的選舉肯定會是一場激烈的競爭,尤其是鑑於其他地方正在進行的關於地緣政治的辯論以及法國正在經歷的社會經濟緊張局勢。

  大選第一輪計劃將在4月23日舉行,如果沒有人以絕對多數勝出的話,將在5月7日舉行第二輪預選。Macron和Le Pen也將面臨與社會黨候選人Beno?t Hamon、保守黨候選人Fran?ois Fillon以及左翼候選人Jean-Luc Mélenchon之間的對決。

  在鄰國德國,也將在9月24日舉行聯邦選舉,現任總理默克爾將與前歐盟議會主席Martin Schulz以及其他候選人之間展開競爭。這場大選也同樣將會是一場與民粹主義壓力和移民緊張局勢的角力,默克爾在過去幾個月內反覆警告,反對保護主義和其他內向型政策。

  荷蘭也將在3月15日舉行自己的議會選舉,目前民調顯示右翼的民粹主義候選人Geert Wilders將會贏得選舉,儘管可能不會贏得足夠支援以形成組閣所必需的聯盟。Wilders將與現任首相Mark Rutte及其他候選人展開競爭,其中也涉及荷蘭在歐盟中的作用及歐盟前景等引人注意的問題。

  歐盟的貿易主管警告反對保護主義

  本週初,歐盟的貿易委員Cecilia Malmstr?m在布魯塞爾對企業代表們表示,即使在困難的地緣政治氣候下,歐盟仍將繼續努力反對保護主義的浪潮,並期待與其他核心的國家(包括中國)在此方面形成強有力的夥伴關係。

  她在2月6日週一表示,“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看到許多政客對複雜的問題提出了簡單化的解決辦法。但是壁壘和保護主義是一個威脅:對歐洲的開放社會以及發展中世界數十億的生計都是威脅。”

  但是,她還說,這個挑戰也可以是歐盟的“一個機會”,來與其他國家發展更深入的貿易關係——“以證明我們想使我們的國家重新變得偉大的方法是創建橋樑,而不是修牆。”

  她提到了中國主席習近平上個月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的主題演講,認為歐盟和中國可以更好地推進雙邊經濟關係,包括達成一項雙邊投資協定,這項協定的談判工作自從2013年起已經開始。(《橋週報》,2017年1月19日)

  但是,她也指出,歐盟希望中國能夠兌現其在2013年宣佈的改革計劃,以促進深化貿易和投資關係這一目標的最終成功。(《橋週報》,2016年11月14日)

  ICTSD報道;金融時報,2017年2月5日,“Marine Le Pen承諾鎮壓移民和全球化”;路透社,2017年2月6日,“民調顯示法國大選中Macron與Le Pen的對決將會是Macron勝出”;POLITICO,2017年2月8日,“Wilders效應”。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