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共同債務認定及財產執行的司法觀點(2016彙編)

  作者| 駱瑩坡 北京榮典律師事務所

  來源|無訟閱讀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侵犯您的權益,請告知刪除。

  歡迎投稿實務文章至:[email protected]

  導讀:本文以“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和“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兩大方面為大家詳細介紹最高院及部分高院的相關規定,“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主要是針對執行中被執行人僅為夫妻一方時如何執行的問題,而“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既可能是審判階段的理論基礎,也可能成為在執行異議階段判案的依據。所以下上整理,希望對大家在今後的工作中有所幫助。

  一、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
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一直是法律實踐中的難點問題,除了法律理論上的爭議,還包括司法背景的變化、夫妻一方利益於債權人利益的衝突等多種因素導致了對於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方面,全國法院始終沒有形成統一的裁判標準,而是部分法院地域內的不同情況,規定了不同的裁判標準。下面,我將以現有法律和司法解釋為基礎,結合介紹最高院和一些地方法院的意見,來更加了解各地法院關於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和裁判尺度。
(一)法律及司法解釋
1、《婚姻法》第41條規定,“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共同財產不足清償的,或財產歸各自所有的,由雙方協議清償;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
本條是夫妻共同債務判斷的核心,下文中的司法解釋及其他觀點,均以“是否用於夫妻共同生活”為標準判斷是否屬於夫妻共同債務。
2、《最高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具體意見》第17條規定:“夫妻為共同生活或為履行撫養、贍養義務等所負債務,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離婚時應當以夫妻共同財產清償。
下列債務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應由一方以個人財產清償:
(1)夫妻雙方約定由個人負擔的債務,但以逃避債務為目的的除外。
(2)一方未經對方同意,擅自資助與其沒有撫養義務的親朋所負的債務。
(3)一方未經對方同意,獨自籌資從事經營活動,其收入確未用於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
(4)其他應由個人承擔的債務。”
3、《婚姻法》解釋(一)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夫或妻在處理夫妻共同財產上的權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任何一方均有權決定。
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他人有理由相信其為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為由對抗善意第三人。”
4、《婚姻法》解釋(二)第十八條“當事人離婚協議或者人民法院離婚判決,就財產分割的處理對夫妻雙方有約束力,但不能對抗其他債權人。夫妻對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的共同債務,應當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5、《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於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附:《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夫妻對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
(二)權威觀點與現司法實踐中的裁判尺度
1、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徵求意見稿2015年12月)
“(三)關於夫妻共同債務認定問題
8)、夫妻共同債務責任財產範圍,應當區分責任基礎予以認定。夫妻一方經營性負債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應以夫妻共同財產以及舉債一方個人財產為責任財產,不應要求非舉債一方以其個人財產承擔責任。
9)、離婚案件中,由以個人名義舉債的夫妻一方負責舉證證明所借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如證據不足,則夫妻另一方不承擔償還責任。
債權人以夫妻一方為被告起訴的債務糾紛案件中,對於案涉債務是否屬於夫妻共同債務,應當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認定。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並非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
2、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關於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覆(2014)民一他字第10號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2014)蘇民他字第2號《關於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的性質如何認定問題的請示》收悉。
經研究,同意你院審判委員會的傾向性意見。在不涉及他人的離婚案件中,由以個人名義舉債的配偶一方負責舉證證明所借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如證據不足,則其配偶一方不承擔償還責任。在債權人以夫妻一方為被告起訴的債務糾紛中,對於案涉債務是否屬於夫妻共同債務,應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認定。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並非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
(觀點總結:在涉及夫妻債務的內部法律關係時,由“債務是否用於夫妻共同生活”來判斷,舉債方如不能證明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則不能認定為共同債務;在涉及夫妻債務的外部法律關係時,除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外,原則上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是配偶一方能夠證明債務非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則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3、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1年民事審判會議紀要認為,依據《婚姻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依該規定的立法本意理解,“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債務,是構成夫妻共同債務的本質特徵。以個人名義舉債所負債務是否構成夫妻共同債務,除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認定外,還要從夫妻雙方是否具有共同舉債的合意和所負的債務是否用於夫妻共同生活等加以判斷認定,不能簡單地將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個人一方的舉債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在舉證責任的分配上,舉債人主張屬於夫妻共同債務的,應當承擔舉證責任,即證明舉債用於夫妻共同生活或夫妻有共同舉債的合意,否則其主張不予支援。
(觀點總結: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舉債時,要從夫妻雙方是否具有舉債合意和債務是否用於夫妻共同生活來加以判斷。舉證責任上,舉債方承擔舉證責任,證明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否則不能認定為共同債務。)
4、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規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日常生活需要是指夫妻雙方及其共同生活的未成年子女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事項,包括日用品購買、醫療服務、子女教育、日常文化消費等。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範圍負債的,應認定為個人債務,但下列情形除外:(一)出借人能夠證明負債所得財產用於家庭共同生活、經營所需的;(二)夫妻另一方事後對債務予以追認的。”
(觀點總結:債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舉時,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範圍的,原則上認定為個人債務,但是舉債方能夠證明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或配偶事後追認的除外)
5、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於執行疑難問題的解答》中指明:“執行依據載明的債務人為夫妻中的一方,對於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形成的債務,除非符合法律規定的個人債務的條件,一般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被追加人主張不是夫妻共同債務的,由其負擔舉證責任。有證據證明被執行人因賭博、吸毒、犯罪等不法行為所負債務,應當認定為個人債務。與家庭生活有關的擔保之債、侵權之債等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與家庭生活無關的擔保之債、侵權之債等一般不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觀點總結:債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舉時,原則上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是配偶一方能夠證明債務非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則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通過以上觀點可以看出,在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對外舉債時,最高院的觀點為要區分案件所處理的是夫妻內部的法律關係還是夫妻與債權人之間的外部法律關係。在處理外部法律關係時,通過舉證責任分配的規定,最高院和江蘇高院更傾向於保護債權人的利益,而山東高院和浙江高院更傾向於保護債務人配偶一方的利益。
二、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
(一)在執行程序中能否直接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前配偶為被執行人?
關於這個問題,一直是司法實踐中備受爭議的問題,各地法院的做法也各有不同,為解決執行難問題,最高院執行局也曾支援過在執行程序中可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做法,但在本月最高院發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中最高院明確了態度,堅持追加法定原則,並且未將被執行人配偶一方列入該規定可追加的範圍內,這就意味著,新規生效後,原則上在執行程序中不能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一方為被執行人,此觀點在“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杜萬華《以夫妻一方名義所負債務是否及如何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問題作出最新解答》”中也得到了印證。
(附: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杜萬華《以夫妻一方名義所負債務是否及如何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問題作出最新解答》(2016年3月3日)--精華摘要:“為什麼社會對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反響這麼大?一個原因是,在執行階段直接認定夫妻共同債務。實踐中確實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債權人拿到法院判決直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有的基層法院直接引用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把未參加訴訟的配偶另一方直接追加為被執行人,這顯然不合適。我們當時制定這個司法解釋本身就是司法審判的裁判標準,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只能在審判階段不能在執行階段。在2015年12月召開的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我們專門強調,夫妻共同債務應當通過審判程序來認定,不能由執行程序認定。因為如果夫妻共同債務可以通過執行程序認定,那沒有參加訴訟的配偶一方就失去了利用一審、二審和審判監督程序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機會,這是不公平的。我們認為,在執行過程中,被追加為被執行人的夫妻一方認為不能執行自己的財產,有權依法提出執行異議;如果該執行異議被駁回,被追加為被執行人的夫妻一方認為執行依據有錯誤,有權依法提起案外人申請再審之訴;對此再審申請,人民法院應當立案審查,鑑於夫妻一方沒有參加原審訴訟,法院可以提審或者指令再審;進入再審後,鑑於原審訴訟遺漏當事人,人民法院可以依法撤銷原審判決,發回重審。”)
在此前,各地法院對於執行過程中能否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及如何追加的實踐操作各有不一,部分法院還專門發佈過相關的規定,各地多是結合自身地域案件特點而做出的規定,下面將介紹以下關於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四個高院對此的相關規定。
1、北京高院
《北京市高、中級法院執行局(庭)長座談會(第二次會議)紀要--關於變更或追加執行當事人若干問題的意見》--
“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人為夫妻一方的,根據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執行法院不能裁定追加其配偶為被執行人。”
2、上海高院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於執行夫妻個人債務及共同債務案件法律適用若干問題的解答》--
“對於執行依據中未明確認定債務性質,申請執行人又提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申請的案件,執行機構在聽證審查中應當嚴格依據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對個人債務性質及範圍進行認定。”
3、江蘇高院
《關於執行疑難問題的解答》--
“5)、申請執行人申請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為被執行人,什麼情形下執行機構應當審查?
答:執行依據中對債務性質已明確認定為個人債務的,不應在執行過程中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以下均包括原配偶)為被執行人。執行依據中沒有對債務性質作出明確認定、申請執行人曾經在訴訟過程中撤回對配偶方的起訴、調解書雖列明配偶為當事人,但是未要求其承擔實體責任的,執行過程中,申請執行人申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執行實施機構均應當予以審查,並作出是否追加的裁定。
7)、是否必須先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然後才能採取執行措施?
答:原則上應先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或原配偶)為被執行人,再執行其名下的財產。但緊急情況下,為了防止其轉移財產,可以在追加的同時採取控制性執行措施。”
4、浙江高院
《關於執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夫妻一方為債務人案件的相關法律問題解答》--
“三、債務性質經判斷為夫妻共同債務的,執行程序應當如何進行?
答:執行機構可直接作出裁定查封、扣押、凍結、變價夫妻共同財產或者非被執行人的夫妻另一方名下的財產,而無需裁定追加夫妻另一方為被執行人。執行裁定書主文部分應當寫明執行的具體財產。”
雖然現階段各地法院可能仍然以地方規定的標準來在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甚至規定有些情況下可以不經追加直接執行被執行人配偶的財產,但是隨著我國執行工作規範化的指導精神,與司法改革“審執分離”原則的深入推進,不排除最高院下一步會將針對此問題嚴格規範各地法院執行行為,統一尺度。
(二)對夫妻共同財產執行的具體操作
1、財產登記在被執行人一方名下的
登記在被執行人一方名下的財產,各地法院均認可直接視為被執行人的個人財產,可以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控制性措施。
如果被執行人的配偶提出異議,認為財產雖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但實際所有人為自己的。對此,上海高院規定執行機構應當進行異議聽證審查,並作出適當的財產權屬判斷;北京高院則規定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關於案外人異議的規定處理。
2、財產登記在夫妻雙方共同名下的
上海高院規定,可以對登記在共同名下的財產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控制性措施並通知被執行人配偶。被執行人在共同財產中所享有的份額由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配偶間協商確定,協商不成的,由被執行人配偶提起析產訴訟或申請執行人代位提起析產訴訟確定。財產份額確定後,應對屬於被執行人配偶份額部分裁定解除控制性措施。
北京高院規定,可以對登記在共同名下的財產查封、扣押、凍結。可執行的被執行人在夫妻共同財產中的共有部分,需要注意的是,對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針對的是夫妻共同財產的整體,無需對夫妻共同財產中的單個財產逐一進行分割。可執行的被執行人在夫妻共同財產中的共有部分,不得超過夫妻共同財產價值總額的一半。
3、財產登記在被執行人配偶一方名下的
上海高院規定,在申請執行人提供證據證明該財產是在被執行人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取得的情況下,執行中可以採取查封、扣押或凍結等控制性措施。但,執行機構已查明該財產為其他生效法律文書確定歸被執行人配偶所有的除外。應當同時通知被執行人配偶並告知其自被告知之日起十五日內可以提出執行異議(聽證審查)。被執行人配偶逾期未提異議的,執行機構可依法處分被執行人在該財產中所享有的份額。
北京高院規定,申請執行人以被執行人的配偶實際佔有或登記在其名下的財產為夫妻共同財產為由,書面申請查封、扣押、凍結該共同財產的,執行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的配偶以該財產為其個人財產為由提出異議的,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關於案外人異議的規定處理。
浙江高院規定,經判斷為夫妻個人債務的案件,應當執行屬於被執行人所有或者其個人名下的財產。
被執行人所有或者其名下的財產不足清償的,可執行夫妻共同財產中的一半份額。如登記在夫妻另一方名下的財產系夫妻共同財產的,也可執行。執行機構可直接對上述共同財產採取相應的執行措施。
夫妻另一方對被執行人個人名下的財產主張權利,或者對登記在其名下的財產是否系共同財產或者財產份額提出異議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的規定處理。
夫妻另一方就財產份額提出異議,或者對被執行人個人名下的財產主張權利,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審理期間不停止執行。
以上是主要結合北京高院和上海高院對於被執行人有配偶時執行中的具體操作,雖然各地法院的具體操作不盡相同,但是大致都可分為以上三種情況,在具體執行時,也應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而產生不同的結果。

  猜 你喜

  萬一被公安人員帶走,你應該知道的12個法律常識!

  這可能是史上最具有威懾力的債務催收函

  無數人吃過借條上這3個字的虧,導致借款有去無回!

  讓"老賴"坐牢的2個條件!(南寧法院首例:判有期監禁1年)

  喝酒掛了,同飲者中誰不擔責?(居然這麼簡單)

  【提醒】工行、招行、建行…明天起這些新變化,不知道就虧大了!

  專治出軌的這些實用法律常識,你知道嗎?

  “我有法”的服務

  免費的人工智能法律諮詢服務,只需通過微信平臺提問,就會得到快速、專業的解答。

  24小時私人法務管家,可隨時發問,法務人員隨時待命為您服務。

  法律援助服務,我有法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服務。

  聘請律師委託案件代理服務,通過法律大數據為您遴選最適合您的律師。

  法律風險防範測試服務,助您未雨綢繆、生活無憂。

  
掃碼加微信,進入律師實務交流群~

  律師&律所合作,諮詢:400-880-2135

  戳“閱讀原文”看“有法君”都推送過什麼?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