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方承擔債務的,如何執行其配偶名下財產?

  來源|中國執行(最高院執行局微信公眾號)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侵犯您的權益,請告知刪除。

  歡迎投稿實務文章至:[email protected]

  導讀:辛辛苦苦把借出去的錢要回來,除了借款利息外,還可以要求對方支付逾期利息。那怎樣才能要求對方支付逾期利息呢?強制執行中遲延履行利息又是怎麼算的?快隨有法君一起了解 >>

  一、執行中存在的困境和實踐中的探索

  執行依據認定債務人(夫妻一方)對債權人負有金錢給付義務,但未明確該債務是單方債務還是夫妻共同債務,此時如何執行債務人的夫妻共同財產?在主債權為金錢債權的執行案件中,夫妻一方作為被執行人的情況下,是否應當執行夫妻另一方(即執行依據上未列明為當事人的一方)的財產?以及選擇採取何種路徑執行?這個問題成為執行案件中困擾司法界多年的、較具普遍性和代表性的難題。

  審判實踐中,對於起訴夫妻一方承擔債務的(大多情況下借款合同或其他合同上僅以夫妻一方作為債務人),不追加其配偶為被告,也不在判決書中判斷是否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情況大量的存在。究其原因,從債權人的角度出發,因可能導致訴訟中的主張、舉證難度較大,影響訴訟效率,債權人對起訴時將夫妻二人同時列為被告缺乏動因。裁判者也趨向於引導當事人在債權債務糾紛中不牽涉該債務是否為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問題。故此情況下,將夫妻二人同時列為被告判令承擔責任的案例非常少見。而或因既判力理論產生的爭議,或因民事案由規定中缺少對類似情況下債權人如何在生效判決後進一步向配偶一方主張權利的渠道指引,在債權債務生效判決做出後,再判令夫妻另一方應對執行依據中確定的債務承擔共同責任的案例,同樣屈指可數。

  基於上述審判現狀,如果執行中簡單的、機械的不參與認定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共同債務,不執行配偶一方的名下財產,那麼極可能導致被執行人有財產卻無法執行、債權人利益受損,在下一步的訴訟救濟並不完善的情況下,甚至可能直接影響債權人實現其已經裁判確認的債權,並使得執行工作陷入較為被動的局面。

  針對上述問題,實踐中各地法院均有不同程度的探索,筆者通過對各法院在實踐中的做法及相關司法判例進行梳理和總結,歸納最具代表性的觀點及做法如下:

  1.以執行裁判程序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前提下可以裁定追加被執行人,產生爭議時,通過執行異議複議程序處理。申請執行人主張按被執行人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並申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執行機構應當進行聽證審查,並根據下列情形分別作出處理:應當認定為被執行人個人債務的,作出不予追加決定;除應當認定為個人債務和執行中不直接判斷債務性質的情形外,可以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裁定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參見《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於執行夫妻個人債務及共同債務案件法律適用若干問題的解答》(滬高法執[[2005]9號)第2點。)直接追加的做法優點在於能有效提高案件執行的效率,更好的保護申請執行人的利益,同時使得夫妻之間通過轉移財產規避執行的手段失效,但因現行法律、司法解釋中並沒有明確在執行裁判程序中如何認定是否屬於共同債務的程序,如做出追加被執行人的決定,如何保證被追加執行人下一步的救濟權,尤其是是否應當通過民事訴訟程序保證其訴權,是在此模式下不能迴避的問題。

  2.不追加被執行人,也不執行夫妻另一方名下財產,申請執行人主張的,通過其他程序另行主張。因現行法律、司法解釋並未明確規定,不追加配偶另一方為被執行人,也不將另一方名下財產納入執行財產範疇,是比較簡單的處理辦法。因債權依據相同,申請執行人能否向夫妻另一方再次直接提起訴訟,該訴訟為要求夫妻另一方針對債務承擔共同責任的給付之訴,還是確認已經裁判的債務為共同債務的確認之訴,頗值得研究。該問題不在本文的論述範圍內,但是如上所述,司法實踐中暫缺乏明確的訴訟救濟保障。(如浙江高院認為:“若判斷為夫妻一方個人債務,申請執行人對此有異議的,可以提起訴訟,案由為夫妻共同債務確認糾紛。”這是較為少見的針對此類情況下適用何種訴訟案由的表態。)

  3.不追加被執行人,但執行實施中初步審查後能判斷被執行人配偶名下財產為夫妻共同財產的,可以直接執行該財產,產生爭議時,通過案外人異議之訴程序處理。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人為夫妻一方的,不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為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主張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告知其通過其他程序主張。但亦不排除直接執行登記在被執行人配偶名下的財產的情況,申請執行人提出申請的,執行法官做出基本判斷認為該財產為夫妻共同財產的,也可查封、扣押、凍結該財產。(《北京市法院執行工作規範((2013年修訂)》第539條第1款。)配偶一方對執行行為不服的,可以提出案外人異議,此時案外人異議不審查債務是否共同債務,僅審查財產的權屬性質。

  4.不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但執行實施中如能判斷屬於共同債務,可以直接執行夫妻另一方的共同財產甚至個人財產,對債務性質產生爭議時,通過案外人異議之訴處理。執行機構根據相關證據經審查判斷債務屬於夫妻共同債務的,可以執行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共同財產經執行仍不足清償的,可以執行夫妻另一方的個人財產,而無需裁定追加夫妻另一方為被執行人。(參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於執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夫妻一方為債務人案件的相關法律問題解答》(2014)。)夫妻一方以正在執行的債務非共同債務、法院執行夫妻共同財產不當為由而提出異議,系對執行機構採取執行措施的財產概括性的主張實體權利,該異議可視作案外人異議,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的規定處理。這種做法實質是在同一案外人異議中同時審理共同債務和共同財產問題。

  “執行疑難問題問答(二)”中(參見高執研:“執行疑難問題問答(二)”,載《執行工作指導》2013年第2輯。)則建議直接推定共同債務,“執行依據未明確債務為夫妻一方個人債務的,如果債務發生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配偶不能證明非夫妻共同債務的,可以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並可以直接執行夫妻共同財產、配偶(包括已離婚的原配偶)的個人財產。”

  在另一個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對此的態度是:對於屬於共同債務的事實比較清楚,配偶另一方爭議不大的,有在執行程序中直接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並執行夫妻共同財產、配偶的個人財產的做法。但對於事實比較複雜,配偶另一方爭議較大,難以對債務性質作出簡單推定的,應通過審判程序審查確定。這類案件中鑑於僅通過執行異議、複議程序進行審查,對異議人的程序權利保障不夠充分,故以不通過複議程序對是否屬於夫妻共同債務作出最終判斷為宜,而應當從根據案外人異議的程序,由配偶另一方提起訴訟進行救濟。(參見最高人民法院(2014)執監字第106號裁定書。)

  上述觀點各有千秋,然而在執行中如何妥善的、有理有據的解決執行被執行人配偶一方財產的困境,以期在保證各方當事人救濟權的基礎上提高執行的效率,減少當事人的訴累。我們應先從實體法的法理基礎上找到矛盾產生的根源,剝絲抽繭的發現答案。

  二、理論探究——夫妻共同財產的權屬狀態及其與夫妻共同債務的關係

  本文論及的司法困境實則根源於實體法中的兩個問題,即夫妻名下財產的權屬狀態不明晰,及夫妻在承擔共同債務中各自的責任。夫妻共同財產產生的矛盾根源是夫妻名下財產的權屬不清,尤其是當共同財產為不動產時,矛盾更為突出。其現象體現在:房屋等不動產大多數登記在夫妻一方名下,但是不動產的真實權屬狀態與其表現出的公示表徵往往不盡一致,即雖然登記在一方名下,實則為共同財產,也有可能是一方的婚前個人財產,這種現象造成了不動產物權的混亂狀態。德式民法以不動產登記和動產佔有作為物權的公示表徵。我國《物權法》第九條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效力;未經登記,不發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該條文確立了不動產登記要件主義的物權變動原則,登記作為不動產所有權轉移的特別生效要件。

  但如何調和該條文與《婚姻法》第十七條“夫妻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夫妻共同所有”的規定之間的矛盾?《婚姻法》第十七條是否是《物權法》第九條規定的“法律另有規定的情況”呢?

  理論和實務界給出了較為明確的答案,即不同於傳統德式民法強調夫妻間仍應以登記作為不動產物權的取得標準(如臺灣地區“民法典”認為夫妻財產製中,登記於一方名下不動產即為個人財產。),認為只要是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取得(包括購置、受贈等)的不動產,無論是否登記在雙方名下,也無論登記在哪一方名下,均認定為共同財產。如《婚姻法解釋二》第十九條規定:“由一方婚前承租、婚後用共同財產購買的房屋,房屋權屬證書登記在一方名下的,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即從側面印證了上述觀點。

  正因為這種允許“隱名所有”的不動產物權狀態,導致執行中發現的登記在被執行人一方名下的不動產,無法僅僅通過物權表徵——公示來判定權屬狀態,而對被執行人配偶名下的不動產,也同樣無法通過登記來判定是否與被執行人無關。在執行中,當被執行人的配偶提出被執行人名下房產為其夫妻共有,要求阻卻執行相關份額,或申請執行人提出被執行人配偶名下的房產為夫妻共有、應成為執行標的物的時候,簡單的依據房屋的登記狀態確定權屬狀態並駁回上述申請的做法,都是有違基本法理的。應該根據簽訂受讓合同的時間、權屬登記的時間是否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雙方的出資狀況,取得物權的意思表示等因素綜合判斷不動產物權的權屬狀態。除不動產物權狀態權屬不清外,夫妻雙方在共同財產中所佔份額比例不清也是一個極大的難題。夫妻共有是夫妻基於特殊的身份關係對全部共有財產不分份額地享有平等的所有權。在共同共有期間,權利平等,共有人地位平等。但是當共同共有關係解除時,共有物分割常常要考慮夫妻對於財產的貢獻,離婚糾紛時對於共同財產尤其是不動產的分割,採用平均分割的方式是非常少見的,法院大多數會考慮對於財產的貢獻。如對於共有的房屋,法院會根據首付款情況、貸款償還等出資情況綜合判定。(參見《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311頁。)

  故如在執行中認定被執行財產為夫妻共有,如何從其中合理的析出被執行人的財產份額,也是較難應對的問題。而關於夫妻共同債務在執行中產成的困擾,夫妻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的關係問題是癥結之一。夫妻共同債務是指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包括夫妻為共同生活或為履行撫養、贍養義務以及為共同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所負債務等一切應由夫妻雙方負擔的債務。

  一般來講,認定夫妻共同債務,可以從以下兩個標準進行判斷:(孫國鳴主編:《離婚糾紛法律精解——判例分析與訴訟指引》,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第215頁。)

  (1)夫或妻的意思表示。如果夫妻雙方有共同舉債的意思表示,該債務即為共同債務,即使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並非由夫妻共用。(2)所負債務的用途。所負債務帶來的利益由夫妻雙方共同分享,該債務為共同債務,即使夫妻事先或事後沒有共同舉債的合意。如借時以一方個人名義所借,但所借款項用於共同生活,只要雙方承認或債權人能夠證明,即應認定為共同債務。立法將夫妻一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所欠的債務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既能夠減輕財產交易的成本,便於及時合理地解決糾紛,又符合日常家事代理的基本法理。(日常家事代理制度是指夫妻因日常事務而與第三人交往時所為法律行為應當視為夫妻共同的意思表示,並由配偶他方承擔連帶責任的制度。)

  執行依據中的債務被認定為共同債務,是否可以以個人財產償還該共同債務,償還該共同債務是否必須先以夫妻共同財產償還,再以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償還?《婚姻法》第四十一條規定:“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共同財產不足清償的,或財產歸各自所有的,由雙方協議清償;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的離婚協議或者人民法院的判決書、裁定書、調解書已經對夫妻財產分割問題作出處理的,債權人仍有權就夫妻共同債務向男女雙方主張權利。一方就共同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後,基於離婚協議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書向另一方主張追償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援”。

  從以上規定可以得出結論,依據司法解釋的規定,夫妻共同財產不足以清償共同債務時,夫妻雙方則要以各自的個人財產清償共同債務,而不是對共同財產不足清償的部分予以免責。在責任承擔方式上,夫妻對共同債務應當負連帶責任。由於夫妻共同債務的連帶性,夫妻雙方理所當然地應對共同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夫妻任何一方都負有清償全部共同債務的義務,即不論夫妻雙方是否已經離婚,均得對共同債務以夫妻共同財產、個人財產清償。債權人有權向夫妻一方或雙方要求清償債務的部份或全部,不分份額,也不分先後順序,夫妻任何一方應根據債權人的要求全部或部份承擔債務。雖然對於夫妻共同債務的償還,較合理的清償順序為:先以夫妻共同財產清償,夫妻共同財產不足時,以各自法定個人所有或約定個人所有的財產予以清償。

  但是,這種清償順序的標準並不應當是審判與執行中的硬性要求。尤其當夫妻尚未對財產進行析產,夫妻名下的財產權屬狀況不清、尚不能確定屬於共同所有或個人所有的情況下,如能夠確定執行依據中的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時,被執行人及其配偶均不得以應當先執行共同財產為由阻卻執行。從對外關係來分析,夫妻財產作為一個類似於合夥組織的經濟體存在,夫妻雙方以其所有的共同財產及分別各自所有的個人財產作為擔保對共同債務承擔連帶償還責任。

  同理,對於夫妻一方個人債務的執行,也無需先執行個人名下財產部分,再執行共同財產的個人所有部分,當然,在執行中為工作之便利和效率,採取措施會優先考慮對產權明晰的個人財產先行處理。

  三、路徑的選擇——直接執行共同財產和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的雙軌制並存

  綜合上述論述,可得出以下結論:

  首先,夫妻共同財產中廣泛的存在登記在一方名下的夫妻共同財產,登記在一方名下的財產往往難以分辨其真實的權屬狀態;其次,判斷某債務是否為夫妻共同債務本身也是較為複雜、爭議較大的問題;再次,如果認定為共同債務,無論先以夫妻共同財產還是以一方個人財產償還,均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因此,尋找執行中的解決方案時,應當首先保證當需要確認被執行財產的權屬狀態時、或確認執行依據中確定的債務屬性時,務必應通過訴辯、舉證程序較為嚴格完善的民事訴訟程序來處理,而不宜通過異議、複議程序直接做出結論。當然,如何將共同財產和債務的認定問題以合理的程序引入民事訴訟,需要在現行民事訴訟模式下做出較為精巧的設計,同時也應適時的推動新的立法尋找更好的制度替代。

  筆者認為,解決執行案件中是否執行夫妻另一方財產的困局,首先應當明確將被處置財產是否屬於夫妻共同財產和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是否為共同債務兩個問題“分而治之”,通過分別啟動民事訴訟的方式,賦予當事人不同的救濟渠道。

  (一)針對財產是否為共同財產的爭議,通過案外人異議之訴的程序解決。執行中針對被執行人名下的財產採取執行措施的,其配偶認為該財產為夫妻共同財產的,可以對標的提出案外人異議,若不服法院之裁定,可以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的規定提起異議之訴。

  當然法院的審查不能機械的依據登記情況直接確認權屬,而應當通過對產權登記時間、登記狀態、出資狀況等綜合審查,確定是否為登記在一方名下的共同財產。如針對在夫妻雙方名下的財產採取執行措施,將會面臨的問題是無法確定夫妻雙方在財產中的份額,但此時對於法院執行份額不服的當事人,同樣有權利提出案外人異議,該異議之訴的審查範圍就是夫妻雙方在財產中所佔的所有權份額。但也有觀點認為可以直接執行該財產50%的份額,(“執行疑難問題問答”(二)”中認為,“夫妻一方對於夫妻共有財產並不按照份額享有權利,所以嚴格依照法律邏輯,對於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應當先按照物權法第九十九條的規定對共同財產分割,然後再執行分割後債務人的個人財產。但是由於實踐中涉夫妻共同財產執行案件數量眾多,全部以此程序處理,會導致債權人訴累與司法成本的大量增加。借鑑地方法院的經驗,我們認為執行程序中可以先執行夫妻共同財產中的一半,配偶對此有異議的,賦予其通過案外人異議和案外人異議之訴救濟的權利,以平衡執行效率與權利救濟。”參見高執研:“執行疑難問題問答(二)”,載《執行工作指導》2013年第2輯。)

  這種處理方法顯得簡單,但是更具效率,況且夫妻之間的財產關係可以通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方式處理,即在某財產分割上偏向一方利益的,可以在另一財產上進行利益彌補,這也是離婚財產分割時常用的方式。當然在此案外人異議之訴中如何平衡夫妻二人的財產關係,仍然值得更深入的研究。如執行中發現被執行人之配偶名下財產為夫妻共有,則可以直接對該特定財產採取執行措施,無需追加被執行人,此時被執行人配偶提出異議的,同樣可以依據案外人異議的程序處理;但如果申請執行人認為被執行人之配偶名下財產應為夫妻共有財產,應當成為執行標的的,但執行法院經過初步審查認為不是共同財產不採取執行措施的,申請執行人可以通過執行監督程序處理。

  (二)針對債務是否為共同債務的認定,通過“執行追加被執行人——異議之訴”的渠道解決。對執行依據中確定的債務是否為共同債務的認定,可以在執行案件中初步判斷,如認為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可以裁定追加被執行人之配偶為被執行人。如追加被執行人不服,可以提起異議之訴。

  但是,在現行訴訟模式下,通過異議之訴審查追加被執行人的裁定的路徑似乎尚不通暢,《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明確其範疇為“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是否能夠適用於審查追加被執行人的執行裁定尚存疑問。而權宜下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以“執行異議——複議”之模式審理債務是否為共同債務,也不失為一種暫時的選擇。對此,理論及實務界常有創建單獨針對追加、變更被執行人的訴訟模式的呼聲。“對於其他較為複雜的變更、追加,則應通過訴訟程序予以救濟,以實現債權人和第三人之間訴訟權利的對等和利益平衡。”(劉貴祥:“執行程序變更、追加被執行人若干問題之檢討”,載於《人民法院報》2014年7月2日第8版。)

  借鑑臺灣地區的訴訟模式,應屬於債務人異議之訴制度,“執行名義成立後,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執行名義無確定判決同一之效力者,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如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亦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提起異議之訴”(楊與齡:《強制執行法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190頁。)。債務人異議之訴的事由包括:債權消滅、債權妨礙暫不履行、債權不成立及“非執行名義所及事由”,而所謂“非執行名義所及事由”,為債權人對於執行名義所載之債務人或繼受人,或其他因執行名義之擴張所及之人蔘與執行時,涉及實體問題,並非執行中能夠認定,通過債務人異議之訴的模式解決。

  (三)因追加被執行人發生的異議之訴與確認權屬的案外人異議之訴,可以同時進行,並行不悖。針對同一執行案件中當事人就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同時存在爭議的情況下,應當允許兩個救濟渠道同時啟動,分別審查。建構兩次訴訟、分別審查的機制意義何在?相對於直接執行夫妻名下財產、允許其通過案外人異議的程序救濟、在案外人異議中同時審查債務和財產的制度,這種“雙軌制”審查的優越性何在?

  筆者認為,

  首先,通過案外人異議審查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是否為共同債務是不適宜的,案外人異議是法院對某特定財產採取執行措施後啟動的程序,它僅針對特定的財產,不針對特定的當事人,類似於“對物之訴”,其核心和制度設計的初衷是審查被採取措施的財產的權屬狀態。雖然在案外人異議中不排除可以審查債務是否屬於共同債務,但是這種審查的結果僅僅對該特定財產有效,不具普遍適用意義,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的訴累。如執行依據確認乙為被執行人對甲負有還款義務,法院對乙的房產A採取強制措施,乙配偶丙提出案外人異議,如在異議中確定債務為共同債務,但是其結果僅僅是法院可以對房產A採取執行措施,但如果法院要執行財產B,就可能啟動新的程序,丙可以提出新的異議,相較於通過追加丙為被執行人一次性的解決爭議,反而是不效率的。

  其次,將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的認定置於同一程序中,會顯得訴爭焦點不清、雜糅,使得債務人難以把握自己的地位。共同財產的認定是對特定物的權屬判斷,共同債務的認定是對債權債務合同的一方當事人的判定,這原本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問題,在普通的民事訴訟中也是應當分開審理的。而裁定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有明確告知其成為債務人之一、確定債務為共同債務的宣示意義,當事人能夠以更加明確的角色進入訴訟,觀點清晰,以救濟其權利。

  再次,通過認定共同債務追加被執行人和通過案外人異議確定被執行財產權屬的雙軌制,如果能夠利用好其先後順序,可以大大提高執行效率。通過正確的引導,先完成債務是否共同債務的判斷,如果在“追加被執行人——異議之訴”的模式下先行確定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為共同債務,並追加配偶一方為被執行人,那麼無論被執行財產在夫妻任何一方名下,無論財產是雙方共有抑或一方所有,均可成為案件執行標的,那麼配偶一方作為被執行人再提起案外人異議就毫無意義,執行法官也無需判定夫妻名下財產的實際權屬狀態,可將其視為整體一併採取措施。

  綜上所述,在執行夫妻名下財產的案件中,一方面,應允許執行法官參與夫妻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的初步審查和認定,以保證執行的效率;另一方面,亦應當保證諸方當事人有完善的救濟渠道,尤其是通過民事訴訟救濟的渠道。在現行民事訴訟模式下,各地法院都作出了積極的探索,但是也會產生各地司法標準的不一致的副作用。因此筆者認為,通過立法建構債務人異議的訴訟模式已是刻不容緩。

  猜 你喜

  法官大揭密:那些藏在借條名字中的陷阱

  這可能是史上最具有威懾力的債務催收函

  無數人吃過借條上這3個字的虧,導致借款有去無回!

  律師教你怎麼“錄音取證”

  農村宅基地買賣是否有效?合同效力如何認定?

  夫妻名字都在房本上 離婚時妻子為何沒拿到一分錢?

  專治出軌的這些實用法律常識,你知道嗎?

  最高法精選案例:長期通姦可參照同居處理!一方有過錯可判不分割財產?

  “我有法”的服務

  免費的人工智能法律諮詢服務,只需通過微信平臺提問,就會得到快速、專業的解答。

  24小時私人法務管家,可隨時發問,法務人員隨時待命為您服務。

  法律援助服務,我有法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服務。

  聘請律師委託案件代理服務,通過法律大數據為您遴選最適合您的律師。

  法律風險防範測試服務,助您未雨綢繆、生活無憂。

  
掃碼加微信,進入律師實務交流群~

  律師&律所合作,諮詢:400-880-2135

  戳“閱讀原文”看“有法君”都推送過什麼?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