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快過年了,每個人都有自己對過年的感受,過年在你的心中是怎樣的呢?今天我們重溫汪曾祺先生的《冬天》,一起來感受他眼中的過年是什麼樣的。

  

  天冷了,堂屋裡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時卸下來的,一直在廂屋裡放著。現在,搬出來,刷洗乾淨了,換了新的粉連紙,雪白的紙。

  上了槅子,顯得嚴緊,安適,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層保護。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床上拆了帳子,鋪了稻草。洗帳子要撿一個晴朗的好天,當天就晒乾。夏布的帳子,晾在院子裡,夏天離得遠了。

  稻草裝在一個布套裡,粗布的,和床一般大。鋪了稻草,暄騰騰的,暖和,而且有稻草的香味,使人有幸福感。

  不過也還是冷的。南方的冬天比北方難受,屋裡不升火。晚上脫了棉衣,鑽進冰涼的被窩裡,早起,穿上冰涼的棉襖棉褲,真冷。

  放了寒假,就可以睡懶覺。棉衣在銅爐子上烘過了,起來就不是很困難了。尤其是,棉鞋烘得熱熱的,穿進去真是舒服。

  我們那裡生燒煤的鐵火爐的人家很少。一般取暖,只是銅爐子,腳爐和手爐。

  腳爐是黃銅的,有多眼的蓋。裡面燒的是粗糠。粗糠裝滿,鏟上幾鏟沒有燒透的蘆柴火(我們那裡燒蘆葦,叫做“蘆柴”)的紅灰蓋在上面。

  粗糠引著了,冒一陣煙,不一會,煙盡了,就可以蓋上爐蓋。粗糠慢慢延燒,可以經很久。

  老太太們離不開它。閑來無事,抹抹紙牌,每個老太太腳下都有一個腳爐。腳爐裡粗糠太實了,空氣不夠,火力漸微,就要用“撥火板”沿爐邊挖兩下,把粗糠撥松,火就旺了。

  腳爐暖人。腳不冷則周身不冷。焦糠的氣味也很好聞。仿日本俳句,可以作一首詩:“冬天,腳爐焦糠的香。”

  手爐較腳爐小,大都是白銅的,講究的是銀制的。爐蓋不是一個一個圓窟窿,大都是鏤空的松竹梅花圖案。手爐有極小的,中置炭墼(煤炭研為細末,略加蜜,築成餅狀),以紙煤頭引著。一個炭墼能經一天。

  冬天吃的菜,有烏青菜、凍豆腐。

  烏青菜塌棵,平貼地面,江南謂之“塌苦菜”,此菜味微苦。

  我的祖母在後園辟一小片地,種烏青菜,經霜,菜葉邊緣作紫紅色,味道苦中泛甜。

  烏青菜與“蟹油”同煮,滋味難比。“蟹油”是以大螃蟹煮熟剔肉,加豬油“煉”成的,放在大海碗裡,凝成蟹凍,久貯不壞,可吃一冬。

  豆腐凍後,不知道為什麼是蜂窩狀。化開,切小塊,與鮮肉、鹹肉、牛肉、海米或鹹菜同煮,無不佳。

  凍豆腐宜放辣椒、青蒜。我們那裡過去沒有北方的大白菜,只有“青菜”。大白菜是從山東運來的,美其名曰“黃芽菜”,很貴。

  “青菜”似油菜而大,高二尺,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家家都吃的菜。鹹菜即是用青菜醃的。陰天下雪,喝鹹菜湯。

  早起一睜眼,窗戶紙上亮晃晃的,下雪了!

  雪天,到後園去折臘梅花、天竺果。明黃色的臘梅、鮮紅的天竺果,白雪,生意盎然。臘梅開得很長,天竺果尤為耐久,插在膽瓶裡,可經半個月。

  舂粉子。有一家鄰居,有一架碓。這架碓平常不大有人用,只在冬天由附近的一二十家輪流借用。

  碓屋很小,除了一架碓,只有一些篩子、籮。踩碓很好玩,用腳一踏,吱扭一聲,碓嘴揚了起來,嘭的一聲,落在碓窩裡。

  粉子舂好了,可以蒸糕,做“年燒餅”(糯米粉為蒂,包豆沙白糖,作為餅,在鍋裡烙熟),搓圓子(即湯糰)。

  舂粉子,就快過年了。

  

  汪曾祺

  江蘇高郵人,1920年3月5日出生,中國當代作家、散文家、戲劇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汪曾祺在短篇小說創作上頗有成就,對戲劇與民間文藝也有深入鑽研。作品有《受戒》、《晚飯花集》、《逝水》、《晚翠文談》等。

  編輯 / 渠麗華、李靜

  原題《冬天》

  感謝你的閱讀,晚安~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雅庭design,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家人閑坐,燈火可親庭小寶很多年前讀了汪曾祺的《冬天》,裡面的片段已經記不清,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開頭的這句話。"家人閑坐,燈火可親"8個字道出了思念以及和家人在一起…

  • 中國人為什麼一說到過年回家就五味雜陳?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似乎對於任何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極具情感認同。不少單位陸續放假,壹讀君聽到身邊不少朋友都把“好想回家啊”、“我們單位怎麼還不放假”、“不知道我爸…

  • 微言夜讀 | 在這裡,遇見最美冬天!

    白雪皚皚、寒風蕭蕭……你心裡的冬日是怎樣的畫面?又有哪些溫暖美好的景象?今天,讓我們隨幾位名家散文,一起去尋找不一樣的冬日美景&he…

  • 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庭小寶很多年前讀了汪曾祺的《冬天》,裡面的片段已經記不清,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開頭的這句話。“家人閑坐,燈火可親"8個字道出了思念以及和家人在一起泉湧般的愛,愛與被…

  • 夜讀:過年,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快過年了,每個人都有自己對過年的感受,過年在你的心中是怎樣的呢?今天我們重溫汪曾祺先生的《冬天》,一起來感受他眼中的過年是什麼樣的。天冷了,堂屋裡上了槅子。槅子…

  • 汪曾祺:冬天,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文|汪曾祺天冷了,堂屋裡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時卸下來的,一直在廂屋裡放著。現在,搬出來,刷洗乾淨了,換了新的粉連紙,雪白的紙。上了槅子,顯得嚴緊、安適,…

  • 那些文藝而有韻味的句子, 第一眼就被美到了

    愛情答案很長,我準備用一生的時間來回答。你準備要聽了嗎?——林徽因若我會見到你,事隔經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淚,以沉默。——拜倫《春逝》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

  • 重讀經典丨汪曾祺:冬天

    天冷了,堂屋裡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時卸下來的,一直在廂屋裡放著。現在,搬出來,刷洗乾淨了,換了新的粉連紙,雪白的紙。上了槅子,顯得嚴緊、安適,好像生活中多了一…